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七节 下沉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七节 下沉

  池姓赵的是在搞些什么名堂?!”钱元辉愤愤不平以儿丁;一份文件往桌案上重重一扔,“他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一点吧?招呼也不打一个。!何市长,如果他真的想把一切事情管完,我求之不得!他想去管就去管好了,我正好落得个清闲,反正农业这一块也是些吃力不讨好的麻烦事儿”。

  何照成皱起眉头,他能理解钱元辉现在的心情。

  赵国栋从一开年就显得很忙碌,这大半个月来一直在调研农村工作,在市委常委会上和市政府办公会上他自己提出的想法是落实一月份中央关于农村工作政策精神,想要先把全市农村情况摸一个底,先前还以为这个,家伙不过是想要走走过场,出出风头,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沉得下心来,这一下去就大半个月,听说真还就一个县一个县的调研。

  在武”呆了两天,在澄江也呆了一天半,而在靖县和古楼甚至史无前例的一呆就是一个星期,据说他也不要县委书记县长相陪,只要了分管农村和农业工作的副县长作陪,一起拉着农业局、科委以及财政局一帮子人深入到乡镇下边,几乎每个县至少要看三四个乡镇,拿下边人反馈上来的消息说,赵国栋称他要看三种乡镇,一种是条件最差最困难的乡镇,一种是条件比较好的乡镇,一种就是最普通最典型的乡镇,了解这些乡镇各方面具体情况。

  何照成很是好奇赵国栋究竟想要调研什么内容,作为常务副市长的分管工作并不包括农村和农业工作,他这样煞费心思的去农村调研,针对什么?难道真还是那所谓中央农村工作会议精神?!那才是真的滑天下之大稽!他姓赵的若真是突然变得这样关怀农村工作了,那才真成了天方夜谭。

  赵国栋究竟调研什么内容还尚未彻底搞清楚,市政府督导室的文件却已经下发了几份,都是针对几个县出现的农村基层乡镇乱收费乱摊派问题,要求各县政府立即深入基层,下大力气予以纠正,市政府督导室将严格监督,决不允许此种现象的蔓延。

  其中自然有和钱元辉关系密切的把这桩事情捅了上来,钱元辉脸有些搁不下,便来到自己这里发泄。

  何照成也有些作难。要说赵国栋下去清理这些破事儿也是好事,从去年开始全国各地都在频发因为涉及乱摊派乱收费问题逼出人命案,导致不少领导落马,赵国栋自寻烦恼去摊上这种事情他自然求之不得,但是钱元辉这个时候跑来自己这里抱怨,他也不能装聋作哑。

  毕竟这一块不属于赵国栋分管,他利用市政府督导室的名义进行查处通报这也有些越权的嫌疑,至少他也需要和自己打个招呼,这样放肆的为所欲为,的确有些过火,不敲打一下,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

  “老钱,冷静一点,有啥大不了的事情,值得你这样大动肝火?出了问题让督导室督察通报一下也是好事,至少可以帮你我减少不少压力不是?难道真要弄得像其他地市那些逼出人命案的事情你心里才舒坦?。何照成定了定神,才慢吞吞的道。

  “何市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赵目栋他想出风头挣表现,我也能理解,毕竟么,这么年轻,华芯国际项目又被别人抢了,再不找点新鲜的亮点,咋能引起领导注意,挽回一点面子?”钱元辉满脸不屑,“可是他只是常务副市长,不是市长,我是分管市长,干啥之前,你为啥不给我打个招呼?要不也该和您说一声不是?就这么大马金刀的来了,真觉得他一己之力就能救全人类于水火之中?我呸!”

  钱元辉有些失态,但何照成也能理解,邓若贤入了常,分管的工作却又被许乔夺了去,原本钱元辉一直希望能分管国土城建这一块,他管农业这一块时日也不短了,想换换,但是却被赵国栋和邓若贤两人极力推举许乔。原本何照成也应允了他来分管国土城建,结果陈英禄卑同赵国栋的观点,这事儿就算黄了,这让钱元辉心里一百个不痛快,现在又出这么一桩事儿,难怪他怒不可遏。

  “够了,老钱!瞧瞧你说些啥话,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绍律性和政治觉悟?!”何照成厉声道:“不管出了什么问题,那都是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在会上提出来讨论嘛,这样像话吗?!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钱元辉气哼哼的离开了,只着下何照成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这事儿还真不好处理,何照成隐隐约约记起赵国栋下去调研时也和自己含含糊糊的打个招呼,说要顺比缪钥下各具基层农村债务和日常收支情况。顺便也要屯:示云政府依法行政,自己当时也没有在意,没想到赵国栋这一下子动作就来得这样凶猛,市政府督导办的文件一连串,自然让有些县就觉得丢脸了。

  想了一想,何照成觉得还是得有所动作,要不然这赵国栋气焰会更嚣张,自己虽然没有打算和对方直接对抗,但是有些事情却不得不做,否则脱离了轴心线,那政府工作就会失控,而自己就不合格了。

  ,,

  督导室一行人的离去并没有影响赵国栋的兴致,跟着自己下来半个月了,这些人都有些恋家了,何况这也是何市长打招呼来的,什么环保方面需要市政府督导办配合省政府的一个专项检查小组检查,不过是一个借口,赵国栋也不在意。

  何照成这样做也正常,看来自己的动作的确触及了不少人的痛处。不过赵国栋知道在这个问题上如果自己提前下狠一下,只怕今年各县,尤其是像青坪、武”古楼以及靖县这些农业县就要出问题,而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一出那就是通天的大事儿,就是只为整个怀庆局面着想,他也得提前介入使劲儿敲打敲打,让他们头脑清醒一下。

  赵国栋之所以没有先给钱元辉打招呼,就是考虑到钱元辉分管农业时间太长,和下边各县分管这一块工作的领导们都太熟了,真要和钱元辉一说,他保管又要替那个这个的说情缓颊,若是松口,那就没有意义了,这种事情你不让这些县里领导们长长记性,保不准这小春收获季节一来,那就要出事情,所以赵国栋宁肯得罪一下钱元辉,也得把这件事情力度拿够。

  市政府督导室是以正式文件直接下发到各县,而且要和各县全年目标考核挂钩,这涉及各县干部的年终奖,而且通报中语气空前严厉,这大概也是引起各县震动和不满的缘故,但赵国栋却是很满意这样的效果,要不不痛不痒的说几句,这通报还有啥意义?

  赵国栋舒展了一平身体,仔细的分析着这大半个月来了解到的情况。

  合金会清理之后基层乡镇的财政几乎一下子就被摧毁了,巨大负债压得这些乡镇喘不过气来,加上这两年乡镇企业的日趋不景气,可以说各县的情况都大同小异,就是一个字,惨!

  各县财政都陷入困境,每年为了偿还从省市两级的清理合金会专项贷款就压得各县都喘不过气来,尤其是像青坪和靖县这种纯农业县,财政基础薄弱,还要偿还债务,而基层乡镇更是寅吃卯粮,现在更是有连卯粮都吃不上的架势,唯有变着方法增加各种名目的税费提留,干群关系已经到了极度紧张的状态,如果说再不想办法解开这个死结,只怕就真的要出大乱子了。

  基层村一级组织更是艰难,每年各种任务不断,收粮收款,专宫引产,征兵修渠,各道路义务工,调处纠纷,村上就几个。干部,全是得罪人的活儿,完全依靠村级提留来维持运转,村干部收入毫无保障,而且群众反感情绪浓厚,这种状态下,你很难激起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

  而农民同样是怨气满腹。

  赵国栋这一段时间走了不少乡村,甚至直接绕开乡镇一级直接到村上,面对面与村组干部和老百姓座谈,他也知道自己这种方式可能有些出格,很容易引起县里的反感,但是他却不得不如此,否则就很难最真实的了解到基层第一线的具体情况。

  农民的农业税和水利费以及乡村两级提留压得老百姓喘不过气来,种田已经成了一种根本不赚钱的行当,纯粹就是为了挣回一家人的粮食。

  而现在乡镇企业不景气,外出务工也困难重重,缺毛必要技能培,出去之后也是难以找到合适工作,而且外出务工每年来回的车旅费都是一笔不小负担,种种因素制约着农民务工的积极性。

  赵国栋走了不少乡镇,沿途都看见乡村小茶馆里都是成群结队的中青年坐在茶馆里,打麻将,玩扑克,要不就是在一旁吆喝助威,大量剩余劳动力留在地方上,不但无法增收,而且沉迷于赌博酗酒中,极易产生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