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八节 难题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八节 难题

  办国栋边看边思索,桂仓立老了讲来。”赵市长。武刀“来。

  “噢,请她进来吧,正好聊聊,交换一下意见。

  。赵国栋放下手中资料,吸了一口气,靖县问题不少,县委书记罗耀祖和县长武紫衫关系不睦,靖县工作也因此受到一些影响。

  走进来的武紫衫穿一身米色风衣,显得格外潇洒,白暂的脸庞微微有一丝红晕,浅浅的两枚酒集笑起来多了几分妩媚,“赵市长,还在忙啊?按照您的意思,我和罗书记这两天可都没有来打扰您

  “我倒是不怕你们打扰我,我就怕你们想要躲着我呢。”赵国栋似笑非笑随手抬了抬,“坐吧。你来了也好,我有个事儿也得和你说说,你也转达给老罗。”

  武紫衫心中咯噔一响,知道多半就是那事儿,这位赵市长走了好几个县,据说每当离开这个县时,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是满头大汗,据说市政府督查室的通报已经发了好几期,她今天来就是专门来说这事儿,陪着赵国栋调研的副县长今天回来就说事情恐怕要糟,所以她才会选到晚上来拜访,希望靖县能逃脱这一劫。

  “赵市长,个啥事儿能不能先沟通沟通?。武紫衫口不应心、

  “怎么了,紫衫县长,心中有鬼?。赵国栋漫声笑道:“有问题通报出来是好事儿,要不怎么能引起你们县委政府的重视?厚此薄彼不是我姓赵的风格,你也甭来说情,我已经让督导室回去整理通报了,明天通报就要出来。你们这儿是第五期专题,你别阴脸,都这样。不敲打你们,我看这情势还得越来越糟。”

  武紫朽脸色一脸几变,话还没出口就被对方封死,让武紫朽心中也是一阵难堪。

  “紫衫,坐吧。”赵国栋没有理睬武紫衫有些难看的脸色,自顾自的拿起手中这的天调研所得,脸色也严肃起来,“今晚先和你初步交换一下意见,明天上午与你和老罗整个县委县府班子交换意见。”

  武紫衫听得赵国栋话语语气似乎有些严厉,一丝难堪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紧张。

  靖县工作不尽人意,她也知晓。罗耀祖在人事上大包大揽,让这个。县长插不进半点手,为此两人经常在常委会上掰腕子,只是罗耀祖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油子,自己这一年来虽然处心积虑想要掰回些局面,却始终难以如愿。

  不过她也知道罗耀祖也一样不好过,谭书记年前来考察班子建设对罗耀祖就没好脸色,这让罗耀祖也收敛了不少,这两个月县委县府关系稍稍缓和了一些。

  今日听得赵国栋这般一说,自然是对靖县工作不大满意,她心中顿时又有些忐忑不安、

  赵国栋见武紫衫坐下,正欲启口,却听得门外一阵喧闹,令狐潮的声音和三个女声闹成一片。

  “着么回事?”

  赵国栋皱起眉头,正欲起身,桂全友已经先行出去,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见一个人影已经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一个匍匐便跪到在地,身后桂全友和令狐潮也被另外两个女子死死揪住脱不得身,一拥而”

  “妈,你这是在干啥?”。后面跟进来两个女孩子中一个见到自己母亲匍匐倒地,顿时眼睛一红。泪水便滚落下来,也是半跪在地。想要扶起地上女人,“咱们凭什么跪他们?这不是封建社会,他们还是不是**的官?”。

  赵国栋早已经站起身来,帮着那女孩子一起扶起死死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那个中年妇人,一边皱着眉头问道:“大姐,快请起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你少在这儿装好人,还不是你们这些当官的把我们一家人逼得走投无路,我告诉你们,真要逼得我们走绝路,我们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也要到京城去告你们!”少女泪流满面,恨恨的用仇视的目光瞪着房间里的其他人。

  “是啊,阿姨,不用跪他们。我看他们也承受不起!”走在后边那个女子目光澄澈如水,言语如刀:“七品芝麻官也要玩格耍派头,外边居然还派人守看来骗我们说不在。难道你们就这么怕见老百姓?是心里有鬼还是觉得解决不了事情?**怎么会有你们这些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禄蠢?!”

  赵国栋见令狐潮脸一红,知道是他撒谎被别人戳穿了,脸上却是神色不变,小妹妹,有什么事情坐下来,慢慢说,既然你们能找上门来,肯定就是有啥事儿要反映,不急,慢…。令狐。全友。你们再去抽两张椅子过来,房间里挤了儿”将就着吧。

  令狐潮和桂全友见这副情形,估计也不可能把反映问题的三人劝出去,只有去隔壁房间端来两张椅子,让一直哽咽着不言语的那中年女子和两个女孩子坐下。还提三人端来三杯水,二人也寻了个旮旯坐下。

  被两个女孩子扶起来的中年女人看样子也就是四十来岁,穿着打扮也不太像是纯粹的农家妇女,长得也是文文静静,不知道咋突然情绪变得这样激动,赵国栋很有些纳闷儿。

  “大姐,有啥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我想你既然找到这儿来了,肯定也就知道我是谁。我姓赵,赵国栋,怀庆市副市长。”

  能找到这儿来。肯定是有人点了水,不过赵国栋不以为自己是什么包青天,现在下边各种事情层出不穷,按照正理,该哪全部门管的事情还得哪全部门来管。那种清官情结大包大揽只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作为领导你可以关注盯着一件事情,但是未必需要你亲自去处理,在赵国栋看来这就是境界和分寸。

  “赵市长,我们今天来就是找你来了,这件事情只有你能帮我们解决。如果你都不能帮我们主持公道,我们一家人就真的没有办法活了。”中年妇女的语气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但是眼睛中露出的绝然表情却表明她决不是在说虚言吓唬人,这让赵国栋还真有些怕了,难道真是怕出事儿就专门来事儿?

  “大姐,不急。不急,你说,你说!”赵国栋鸡啄米的一样猛点头,“只要符合法律政策的事儿,我一定管!”

  “赵市长,我是青坪县郭店车人,我和我丈夫都是郭店乡民办教师,”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武紫衫先前也有些紧张,这娘仁一看就知道是来告状反映问题的。但是听得对方说她们是青坪县人,武紫衫心中顿时放了下来,反倒是饶有兴致的听着这中年妇女反映问题。

  中年妇女叫郭芙蓉,丈夫董良才,都是青坪郭店乡民办教师,按照省里边政策民办转公办每年都有政策指标,两口子都已经通过了民办转公办教师考试。按照县里边的规定,如果两口子都是民办教师且过了考试关的,去年就该转一个,但是报上去到县教育局就没有了音信,一直到九月,指标已经占完,两口子也没有看到有自己两口子中任何一个。名字。两口子就急了眼,每年指标有限,县里政策也是多变,好不容易轮到一个硬指标。怎么又泡了汤7

  后来两口子跑到县里通过熟人打听,才知道原本是董良才的指标被教育局局长的弟媳妇给占了,这还不算,据说根据县里的政策,鉴于财政困难和教师指标严重超标,县里决定展厅民办转公办,这也就意味着今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民办转公办,而郭芙蓉和董良才两口子年龄也不算小了,再拖几年也不知道会不会年龄又会被卡下来,所以董良才就不服这口气找到教育局,问为什么自己会被搁下来。

  教育局的理由是,乡里反映两口子不服从乡里管理,所以就给搁下,两口子又找到乡里,而郭店乡政府的理由就是修路集资,两口子没有交,而两口子却早已经在学校里交了一份儿,而村上却还要他们交一份儿,理由就是他们户口还在村里,两口子就没有交,于是也就成了不服从管理的依据。

  于是乎,这一个民转公指标就从董良才头上掠过。

  后来事情就更简单了,董良才不服气找到屋屡找到教育局和乡里,对此反映问题之后。教育局和乡里索性就以董良才不认真工作不服从组织管理,把董良才民办教师也解聘,董良才到县政府多次上访,最后被县公安局以扰乱国家机关正常工作秩序拘留五天,拘留回来之后,董良才便被气得一病不起。至今卧床不起。

  郭芙蓉三次到市政府上访均被推回县里,她觉得实在走投无路,而因为一直瞒着大学的女儿,女儿大学寒假里回来才得知此事,便准备去到省到京上访,因为缺路费到靖县一个亲戚家借钱,而这个亲戚恰巧是赵国栋下乡调研座谈对象之一,知道赵国栋在靖县调研。所以就让郭芙蓉来靖县县委招待所来试试。

  以前的伏笔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