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九节 上访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三十九节 上访


  又是一件扯不清楚的麻烦事儿民办教师转公办教师本来就牵扯太多人一辈子的生计,僧多粥少,每年指标只有那么多,而伸长脖子等着入围的人却太多,考试过关只是最基本的第一关,至于能不能转,那需要学校和教育局根据教师教学能力和现实表现以及资历来进行量化考核,谁该转谁不该转,其间也有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容。

  至于其中又牵扯到摊派集资问题,翻出来又是一包烂账。

  你要说这是乱摊派乱集资,但是县乡两级财政如此薄弱,当地党委政府想要改善本地基础设施建设,不想办法让农民集资出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一届党委政府无所作为,整日坐等,自然又成了尸位素餐的典型,这一点赵国栋当县长县委书记时已经深有体会。

  你不能说这些乡镇干部都是些横征暴敛的角色,屁股决定脑子,目下的政绩观决定了他们必须弈通过各种渠道推进治下环境的改变,而农民作为最朴实最弱势的群体自然也就成了最方便用来役使的角色。

  赵国栋耐心安静的听着母女俩陈述着事情原委,看样子这母女俩似乎对自己还有些了解,或者说是指点他来找自己的人对自己的行事风格有些知晓,要不然以自己一个副市长,这种事情怎么也不该轮到找自己头上来,既非自己分管,而自己也不是一把手,要么该去找陈英禄或者何照成,要么也就该去找安然。

  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耐心听完对方的控诉,然后好言安抚一番,最后表示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落实人认真调查核实情况,最后给母女俩一个公正的结果,同时让令狐潮做好记录,回去之后转给安然了事大吉。

  “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赵国栋显得格外的认真耐,r,关键时候总还要伺两句,让母女俩颇为感激,这位赵市长虽然年轻了一点,但是碓和气,而且也是很认真在接待自己,不过旁边那个女孩子却是虎视眈眈的盯着赵国栋,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赵国栋能解决这桩事情。

  “赵市长,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您也知道我父母当民办教师不容易我爸我妈教书育人二十年,兢兢业业,得的奖状都能贴满一面墙,可是为什么轮到他们转公办教师就没有份儿了?难道说局长的亲戚就有特权?他们通过正常信访渠道反映问题,凭什么把我爸拘留?凭什么解聘?法律依据在哪里?”

  女孩子眼睛略略有些红肿,不过嘴角微微翘起,俊俏的脸蛋涨的通红,羽绒服下鼓胀的胸脯也是急剧起伏。

  赵国栋在心中叹气,这些事情那是一时半刻说得清楚的,一面之词,委实也让他无法做出明确的回答,只能不痛不痒的宽慰应承几句。

  “郭姨,你别听这个人的虚言糊弄,这件事情情况如此简单,你看他根本就没有诚心帮你解决问题,纯粹就是在敷衍搪塞你,我觉得我们还是只能到省里去反映问题,他们凭什么把董叔解聘?解聘民办教师是要有依据的!还把董叔拘留了,董叔犯了哪条哪款,公安局就以扰乱国家机关正常工作秩序拘留董叔,董叔一个人去反映问题难道就是扰乱国家机关正常工作秩序?简直太荒唐了!”

  旁边那个女孩子的话一下子就让母女两原本有些平静下来的心情又激荡起来,赵国栋皱起眉头,仔细打量了这个女孩子一眼。

  对方穿着打扮明显和郭芙蓉母女不一样,虽然也是羽绒夹克,但是一看就知道档次比郭芙蓉女儿的羽绒服高不少,运动裤和运动鞋都是耐克,而且还应该是正品货,并非仿货,一看就知道家境相当不错。

  “小妹妹,你说这话不对,我怎么敷衍塞责了?就凭你们一面之词我就能判断事情是非,我就不做任何调查,就是包青天办案也不是这样吧?你们说是青坪县教育局局长利用手中权力为自己弟媳妇G了董良才的名额,那我来问一句,那位局长的弟媳妇是不是民办教师,如果是,考试过了没有?如果过了,她是不是具有转公的资格?我记得你们叙述是董良才因为不服从乡里管理,理由是没有缴纳村上的集资款,所以也就是说如果没有那位局长的弟媳妇,这个指标也会轮到其他人,不会落到董良才头上不是?”

  赵国栋知道大概这个丫头才是这母女俩的靠山,若是处理不好,这丫头真要撺掇着这母女俩去省里上访,那就成了自己的罪过了。自己不碰上则罢,现在碰上了如果还出这种事情,那就全是自己的责任了。

  “至于说董良才被解聘一事,目前我无法发表意见,如果他真如你们所说那样,只是一个人去找有关部门上访反映问题,我个人看法以这个理由解聘董良才是不合适的,这一点我可以过问,法,你们如果不服,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你们俩都是大学生,应该清楚这其中道理。”

  赵国栋知道这个时候既不能过分松口,那样不利于真正解决问题,很多人原本只是希望问题得到解决,但是一旦发现你态度大过软弱,肯定就会狮子大张口,虽然现在还看不出这三人有这种表象,但是不得不防。

  但是也不能不给对方一点念想,否则对方极有可能就要横下心走绝路,最好的办法就是既要让对方看到一点希望,但是也要留有余地,以便日后的解决。

  赵国栋已经大略能估摸着迳件事情的真实棂埙,0事实上这种事情在基层不胜枚举,不管其中有没有教育局局长弟媳妇牵扯其中,董良才被搁下肯定不符合政策,而至于说集资问题,赵国栋可以肯定这种集萋都是毫无法律依据,即便是拒绝缴纳,也不能把对方干啥,至于说因为对方民办教师身份就要交双份,那就更是过分了,以这个理由来把董良才两口子排斥在外,其中肯定免不了有外界因素介入。

  只是这种事情就算是体现在去查,又能查出个什么来?又有多大意义?“巧舌如簧!以你这么说,董叔被解聘被拘留都是活该了?你刚才说了这么多,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回去安安心心该干啥就去干啥,是不是?”女孩子言辞犀利,语气更是激昂“你觉得这种情形下,郭姨和量葳能安安心心的工作和上学?别说是她们,就是我这个外人都觉得难以自抑,难道说你们**的领导f部就是这样替群众解决困难?”

  “小姑娘,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偏激呢?赵市长有这样说过么?你不要断章取义随意发挥好不好,既然是大学生,想必也应杭懂一些基本的行政程序,你要赵市长怎样表态?马上给解决民转公,还是要平反昭雪?别说赵市长没有这个权利,就是有也不是这样的解决程序!”

  武紫杉也感觉到这个女孩子可能有些不一般,但是她也知道赵国栋这个时候不太适合和对方发生争执,但是如果态度太过软弱,难免又要让对方产生一些其他想法,所以这个时候她这个外人来介入插话好一些。

  “你是什么人?”女孩子毫不客气的A问道。

  “我姓武,是靖县县长,刚才你们来的时候是在和赵市长讨论工作。”武紫杉显得很平静而又温和,语气也是淡淡的“我想我作为一个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的外人,方才那一番话也是由衷之言,我看小妹妹你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非要这个时候让赵市长表什么态,你应该知道不可能,赵市长承诺会就董良才被解聘问题过问,这就足够了,你们既然来找赵市长,就应该信任他才对。”

  女孩子被武紫杉不卑不亢的话语顶得一时间找不到合适话语来反击,有心发作但是又觉得对方态度很诚恳温和,只是现在却又觉得脸搁不下来。

  “哼,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一丘之貉?我只知道董叔和郭姨他们受了这么大委屈,现在竟然反映无门,董叔卧床不起,你们光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语,没有半点落实的东西,董叔的民办教师!格,民转公的问题,还有被拘留的冤屈,难道就这样一直拖下去?剔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这些手法,就想大事拖小,小事拖了,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会罢休,如果你们不管,我会让你们知道总会有人来管!”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要不这样,你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或者我给你留下一个电话号码,我承诺会在半个月之内就这些问题给你们一个答复,也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平静的心态来看待这件事情,既然事情已经出了,我们就来把这件事情处理好,好不好?”

  赵国栋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似乎在哪里见过,刚才他就一直在回忆,但是始终想不起来,而且这个女孩子一听就是安都口音,而且语气中那股子有悖无恐的味道难免就不会有些问题,如果只是一般人,赵国栋也不惧,就怕遇上哪位领导的亲属子弟,真要给捅上去,上边来调查,那就不太好处理了,而且事情经过自己手,弄成这样,市委市府里边那些人会怎么想?赵国栋也是暗叹自己晦气,在靖县也能遇上青坪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