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一节 犯众怒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一节 犯众怒

  心国栋一时间也有些解释不清楚自己的感觉。

  事实上并不是从年前自己心情似乎就不是很好。准确的说应该是从十月婚后,自己情绪就不怎么高,虽然说不上萎靡不振,但是自己似乎就像是干事情有些提不起精神来了,再说一句丑话,就连和女人作那事儿似乎兴致都消减了不少,惹得雀韵白和徐春雁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在外边另外招惹了什么女人了,他也懒得解释。

  本来华芯国际项目让他稍稍振作了一些,没想到最终上演了这样一出戏,这就更让他心烦意乱,虽然从某个角度来说对自己个人更有利,但是赵国栋却不属于用这种手段来为自己博取什么,姓赵的真要在这一点上做文章,那还是很有自信的。

  桂全友见赵国栋似乎有些感触,在想些什么似的,也就知趣的没有打岔多问。

  究竟是什么原因呢?赵国栋扪心自问。似乎还是因为结婚这桩事儿,虽然只是一个法律手续,但是法律层面上自己已经是已婚了,无论是自己到翟韵白还是徐春雁抑或是古和程若琳那里,理论上这都是一种不道德行为了。

  赵国栋忍不住冷笑,不道德,中国几千年,岂不是只有一百年才算是道德,其他几千年都是不道德的?

  原来自己也不是这样,但是和唐谨之间的那段感情似乎彻底粉碎了自己的认知观,对于感情自己似乎一下子就变得随便甚至是放纵起来,无论自己和翟韵白还是徐春雁她们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但是如果没有那段破碎感情的影响,赵国栋觉得自毛也许不会像现在这样。

  感情这个东西究竟能维系多久,在外界诱惑下会不会褪色,赵国栋无法获知肯定答案。因为他为之努力过的一切却被无情的现实粉碎,既然无法获知真实答案,赵国栋也不可能去为了这个问题去试探什么,那么就让这一切随缘了。

  人生太过丰富多彩,你怎么能不及时把握?这是谁说的?

  随缘,一切就随缘,能走到一越七是缘分。

  蔡正阳和柳道源都提醒自己在这方面要谨慎。反到是熊正林的宽慰让赵国栋很感动,他知道兄长们都是为自己好,但是熊正林的话却更让他熨帖。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也是该是自己在仕途上的方向,而在生活上的,那就是走自己路,别人也别说,这也许就是自己想要的。

  赵国栋如是想。

  见赵国栋步伐依然沉稳如故的向外迈去,桂全友禁不住有些发急。

  当令狐潮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桂全友时,挂全友就知道以赵国栋的性格只怕难以劝说下来,一旦他下了决心的事情,除非外部条件发生巨大变化,一般说来很难改变,但是桂全友又不得不来提醒一下对方。这可能会遭致很多意想不到的反对,也就是说。这可能会是竖立很多不必要的敌人。

  “赵市长。您再考虑一下,我看你能把这份报告改一改,语气和用词稍稍委婉一些。您这样莽头莽脑的抛出去,会引发很多人的不满和反对的。”桂全友苦口婆心的谏言道。

  “全友,我并非不知道其中的利害,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谁也不待见,只怕连陈书记心中都会有些不舒服,何市长只怕就更恼火了,不过若是我下去走了这么一遭,半个同时间的调研,拿出一片平淡如水的东西来,你好我好大家好,那我下去还有什么意义?“赵国栋脚步微微一滞。回过头来:“放心吧,我不是热血青年,何况先前我也和陈书记汇报过。常委会上摊开来说,并不针对具体个。人,而是针对我们整个党委政府的工作,包括我自己的工作,不敲重一点,不足以引起大家的警醒。”

  “唉,赵市长。话虽这么说,但是何市长会如何着想?”桂全友叹息着道。

  赵国栋也是微微一顿,他已经专门和何照成交换过意见,但是何照成对于自己的调研得出的看法并不十分赞同,认为自己有些危言耸听,只是要求自己把调研报告转给钱元辉,要求市政府督导办加强对县区乱收费乱摊派工作的监督检查,比并没有从根本上意识到问题的症结。

  或许他也是意识到了,却下意识的回避,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这些问腆口然不容易。但是若是你连解决的规划都不考虑,那你火够解决?

  “他如何着想那是他的事情,我只是作我自己应该要做的事悄。”

  “赵市长,”桂全友还欲再说,但是赵国栋已经挥断:“全友,我知道你的意思。若是换了其他事情,也许我忍一忍就过去了,但是这事儿不一般,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们不及早预防和解决问题,只怕要出大事儿。”

  摊上预感这种说法,桂全友也就没有话了,他只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我一共走了十三个乡镇,三十二个村,上中下三等都有,就村级债务、乡镇企业和乡村提留款收取支出情况,以及县乡财政状况都作了一个详细了解。六

  常委会议室里静悄悄的,所有常委们都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陈英禄面色如恒。目光深沉;何照成面色平静,只是偶尔闪过一丝不耐,倒是吕秋臣脸色有些晦暗。目光却望向窗外,似乎是在想这什么。

  赵国栋一律无视。自顾自的道:“乡村两级财政负债累累,已经处于相当危险的边缘。乡镇一起为了消除合金会债务,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现在是捉襟见肘,拆东墙补西墙,每到年关,便是四处告贷卫生,而村级组织现在失去了基本来源收入,完全依靠统筹提留来支撑,而那点经费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一级组织运作,乱摊派乱收费已经成了常态性运作。”

  “十三个乡镇。三十二个村,不同程度的存在着违纪现象,乱收费乱罚款,坐支挪用。财务制度混乱,有些村级组织连农民到村上盖个章也有收取五块钱的盖章费,可谓闻所未闻

  “综上所述,我认为现在我们怀庆农村情况已经到了非常糟糕相当危险的情况,归纳起来有几个方面,一是农村乡村两级债务沉重,财政薄弱,运转困难,村级组织经费保障不到位,干部人心涣散。缺乏战斗力,难以起到沟通上下示范带头作用;二是乱收费乱集资乱摊派现象眼中,干群关系紧张。部分地区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境地。”

  “三是乡镇企业效益差,污染重,运行困难,夫多处于半关停状态;三是农业结构调整缓慢秀,力,根据数据统计,目前单纯粮食种植已经不赚钱,仅能维持农民自身粮食需求,农业科普不到位,农民发展副业缺乏科技知识和资金扶持;第四,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困难,农民缺乏必要技能培。外出务工愿望虽然强烈,却苦于无路。或者务工渠道不畅,打工收入低。六

  “下边我就表现出来的问题做一个分析判断”

  赵国栋低沉有力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使得整个会议气氛似乎都变得有些压抑而沉郁。

  陈英禄耐心细致的作着记录,虽然脸色看不出什么。但是他内心沉重之余也有些不悦。他知道赵国栋的这份调研报告不会有多少水分,赵国栋为人行事他还是信得过,这份报告也的确把目前怀庆农村的危险境况暴露出来,这应该是一个目前全省乃至全国农村的普遍存在现象,只不过有些地方暴露得突出一些,有些地方隐藏得深一些而已。

  他对报告本身并无异议,而且赵国栋作了这样细致认真的一次调研应该说工作扎实值得肯定,但是他对赵国栋的这种做法有些不太满意。

  先前赵国栋下去调研之前,只说调研县级财政状况和农民收入状况,他也没怎么在意,毕竟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对农村工作重视,也需要从各个方面来调查了解目前农村情况,有这样的积极性也是好事。

  没想到赵国栋的调研范围一下子拓展到了这么宽泛,从县到乡再到村,收支和债务情况。基层组织工作情况,干群关系和社会稳定,乡镇企业运行情况,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甚至连工业污染状况都作了一个调研,这几乎涵盖了整个政府工作,甚至可以说是还有一部分属于市委方面的工作。

  你是一个常务副市长。不是市长,更不是市委书记。也不分管农业,这样下来。而且还拿出这样一篇洋洋洒洒上万字的调研报告放在常委会上来,你让何照成和其他常委如何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