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三节 收回拳头是为了更好的打击敌人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三节 收回拳头是为了更好的打击敌人


  河市长和吕部长的看法很中肯。政法委在年前办讲行,叭专项不稳定因素的排查,主要就是针对企业改制、城市拆迁以及农村中“四乱,情况可能导致的不稳定因素。根据反馈回来的情况显示,目前在我市不稳定因素还是以城镇建设的拆迁占地带来不稳定因素为主,也有部分县份上的国企改制涉及的买断工龄问题,农村“四乱,问题虽然也有反映,但是现在还不明显,这和赵市长调研报告中的反映可能有些出入。”

  接上话的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连昌,语气虽然相当和缓,但是言语中的态度却很肯定:“当然这可能和我们调查了解的侧重方向不一致,但是从各县政法委反馈回来俐情况,在这方面各县都还没有发现反应特别强烈的事件和问题。”

  赵国栋很想反问一句,难道说非要爆发出来才算是问题?那些潜伏在深层次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一定要造成严重后果轰动影响才能引起大家的重视?

  不过这样一来就显得自己太没有涵养了,刘连昌他也只是代表政法委的意见,说得中规中矩,自己纵然不同意对方意见,这个时候也只能听着。

  三人的次第表态一下子就把赵国栋推到了悬崖边上,尤其是吕秋臣的表态无疑就是一个风向标,表明素来支持赵国栋的陈英禄对赵国栋在这个问题上的危言耸听小题大做也有些不以为然,尤其是常委会作为专题来讨论,显然有些过分,这顶多也就算得上一个,附带议题而已。

  赵国栋本人倒是漫不经心模样,邓若贤却是有些心焦,只是他毕竟进常委不久,排列末尾,很多情况下都是一个带着耳朵旁听的角色,但见何照成给了赵国栋迎头一击,而吕秋臣和刘连昌却又落井下石,自己和赵国栋素来同气连枝,若是不帮言一番,于情于理也是说不过去。

  只是他也不知道陈英禄态度如何,秋臣的插言让局面显得有些混乱,照理说在这种情况下吕秋臣不应当针时赵国栋,但这种事情却又发生了,是吕秋臣揣摩到陈书记的意图发难,还是陈书记授意而为?

  只是一瞬间,那若贤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得帮言两句。

  “陈书记,何市长,我倒是觉得赵市长的话很有预见性。”邓若贤一边含笑点头,一边插话:“我们怀庆不比其他地方,两极分化相对较重,像怀州和归宁以及庆州县域经济发展较快,农业已经不占主要地位,农村剩余劳动力消化也好得多,但是像其他几个县,尤其是青坪、靖县和古楼三个丘区农业大县,经济发展历来较慢,合金会清理之后,许多乡镇事实上已经陷入了资不抵债的破产境地,这种情况下,连县里都揭不开锅,根本无暇顾及乡镇一级,乡村两级的提留、摊派和集资也就成了基层赖以运转的主要来源

  “我老家就是古楼农村里,春节期间老家来了一些亲戚说起现在乡村上的收取的提留和集资名目繁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不少人都要求退田,但是乡里村里不同意,一样按照人头点数,而且乡村组干部作风粗暴,动辄就要牵猪搬粮,而且还让公安出面协助,据我所知古楼那边至少已经出了两三起因为干部催粮催款打伤群众的事情,也有群众打伤干部而被拘留的事情,如果这种情形不引起足够重视,真的有可能要酿成大祸。”

  那若贤的插言顿时让只秋臣和刘连昌变得安静下来,目光却都膘向了何照成。

  两个入常的副市长态度一致,这无疑是对何照成对驾驻市政府能力的一种挑衅和蔑视,所有常委们都下意识的感觉到可能要出问题,如果仅仅是赵国栋一家之言,何照成也许不会那么敏感,而这个时候邓若贤的插言,那就味道不一样了。

  何照成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扫了邓若贤一眼,邓若贤含笑相对,似乎感觉不到何照成的怒意。

  “老邓,情况没有那么夸张吧?老刘那边都没有接到反映,难道这么大的事情县里就敢吃雷不报?。

  “政法委的确没有接到这方再的报告刘连昌连连点头。

  “何市长,可能是情况不是很严重,也就是一些皮外擦挂伤,但是这的确是一个不好的征兆,所以我觉得应该引起高度重视邓若贤淡淡的道。

  何照成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再言语,在这种场合下再争执下去,只口亚他对市政府那边的控制驾驻能力。

  陈英禄也没有想到局面会走到这个状态,虽然这看上是对何照成权威的打击,但是何尝不是对自己这个主持会议的市委书记的一种潜在的挑战,吕秋臣利哼连昌似乎也乐于见到何照成的权威被削弱,这并不好。

  “其他你们几位还有没有什么不同看法?”陈英禄点燃一支烟,放下打火机,很随意的问道。

  谭立峰、萧潮都摇摇头,掺和到这里边的纠葛中去没有意义,尤其是在陈英禄本人态度也是暧昧的情况下,宣传部长张果喜本来就是一个老好人,自然更没有多余话。

  “那好,我来说说;”陈英禄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烟雾从鼻孔中缓缓喷出,“今年中央把农村工作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估计大家都已经感受到了,我市农村工作中的问题不少,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好的。”

  所有常委们都意味深长的点头称是,包括邓若贤在内,只有赵国栋低着头挥笔疾书,似乎没有注意到。

  陈英禄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按照自己思路往下说:“主流是好的,但是并不代表没有问题,国栋副市长调研报告中所列举的问题都比较典型,但是这些问题就像照成市长所说,都是多年历史遗留下来延续而成的问题,一时半刻想要彻底解决也非易事,最终落到实处,我认为还是要一心一意发展经济,从根本源头上来解决这些问题。”

  “财政薄弱也好,产业结构问题也好,农民增收也好。归根到底还是要大力发展工业经济,吸引外来投资办厂,吸纳消化农村剩余劳动力,促进农民增收,当然我们也要多措并举,比如鼓励发展副业,推进农业产业化发展,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发展城郊现代型农业。”

  常委会散了之后赵国栋显得很平静,就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一般,欣欣然回到自己办公室,只要尽了力,赵国栋自己也就心安理得了。

  的确如陈英禄和何照成所说,要解决这些问题非一日之功,但是目前情势的确有些严峻,几乎每个县这种现象都很普遍,群众和干部之间对立情绪相当浓厚,稍稍有些过火行为,也许就会酿成大祸。

  赵国栋印象中力00年应该是因为三农问题而导致群体**件频发的一年,记忆中在江口也发生了类似情况,只不过当时处理得当,没有引发更大的事端,赵国栋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在怀庆。

  很显然常委会上的在座诸位都清楚下边的这些情况,但是没有人相信情况已经到了那种境地,对于下边干部素质的盲目信任使得他们觉得纵然有些小矛盾小苗头,也能化解处理在萌芽状态,但是他们都忽略了长期以来干部和群众之间都积累了相当大的怨气,这就像一堆堆干草,也许一个火星子就能引发一场大火。

  陈英禄在常委会最后讲话中很明显的提醒了自己,抓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要脚踏实际,不要贪大求全。

  赵国栋想到这儿就忍不住想要冷笑,看来华芯国际项目的失手对自己好不容易塑造起来的形象影响很大啊,原来一直对自己颇为信任看重的陈书记也对自己有些失望了,可他应该知道决定权不在于自己是否努力,而取决于怀庆是否是具备和安都相媲美的政治条件,比如是否是副省级城市,他是否是省委常委才对。

  也罢,自己已经尽?心,至于其他还是交给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吧,自己还是把心思放在自己手上的事情才对。

  就像陈书记和何市长所说,归根到底,要解决这些问题,还是得发展经济,培植税源,壮大财政,这虽然是套话大话,但是确是实话。

  而落实到实处,就是要进一步招商引资,放水养鱼,培养一批支柱企业,为中小企业发展营造好的环境,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吸收本地剩余劳动力,来促进农民增收,也只有这样,所有问题都才能被发展带来的种种好处慢慢化解掉。

  兄弟们,推荐票下滑,即将滑出榜外,焦急中!订阅的兄弟们请没人支持三张推荐票,让《弄潮》继续保留在榜上,老瑞奋力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