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五节 乌鸦嘴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五节 乌鸦嘴


  国栋的态度让许言华颇为心动,一地领导能够这样态du坚决的承诺,这当然是好事,而且对方所言也的确相当实在,行政资源在大陆内地来说非比寻常,已经在大陆考察号-一些城市的许言华当然清楚其中奥妙。

  目前怀庆急于寻找一个能够拉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产业,集成电路产业被他们确定为重中之重,如果自己能够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这无疑会享受到地方政府各方面的扶持政策。

  比起只相差75公里距离的安都来说,怀庆无可辩驳的有其无可比拟的优势,行政资源的全力倾斜,加上无与伦比的空气环境和净水资源,如果他方才所说的在产业基础和人力资源上的政策吸引能够兑现。怀庆无疑是一个令人心动的投资地。

  “赵市长,不能不说您的口才很好,您打动了我,虽然我现在无法给您什么承诺,但我得承认,我很喜欢怀庆这个地方。”许言华笑了起来“不管我们这个项目是否落户在怀庆,我都会向朋友们介绍,怀庆是个值得来一看的地方。”

  “呵呵,许先生,您这话是我听到最令人高兴的一句话,大陆台岛现在经济文化联系日益紧密,我们怀庆有着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千年文宅梧桐书院、霹雳山隘口古军事要塞遗址、雷渡母系氏族社会文化遗址、华夏第一观一一太和观、道家圣地长青山一一七星关古驿道,古城旧址西山古寨土城、也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山水风光,青云岭国家级风景旅游区、青螺湖一一鹧鸪岛省级四a级风景区,我们热忱欢迎台岛同胞来我们怀庆观光作客,感受我们千年古城怀纥的悠久风韵,体会我们怀庆独到的风味名食。”

  赵国栋笑得相当开心,梅冶平一干人也是附和着赵国栋向一帮客人们介绍着怀庆悠久的历史文化,开发区办公室主任虞姬更是兴致勃勃的信手拈来,介绍了怀庆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并列举了遗留下来的历史见证。

  许言华也感受到了赵国栋发自内心的热情,他本来也对怀庆优美的自然环境相当满意,听得赵国栋谈及怀庆历史古迹,也是兴趣大增,虞姬又恰到好处的罗列了几处娓娓道来,更是让客人们兴致盎然。

  “赵市长,真是难以想象您对历史也是如此精通博学,我还以为你是学理工出身,没想到你对人文历史也是如此熟悉。”许言华对赵国栋颇有好感,赵国栋给他留下的印象彻底颠覆了他对大陆内地领导印象。

  “许先生,您不会觉得我们内地干部都是一些思想僵化作风保守的老古板吧?我们**干部也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在市场经济时代我们**要践行全心冬L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当然思想也就要和时代接轨,我想许先生如果能够在我们怀庆多呆一段时间,你会感受到包括我和我的领导同事们在内的怀庆人民对台岛同胞的一片赤诚心意。”

  赵国栋笑语如珠,许言华含笑颌首,两人谈得甚是投缘,会议室里也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氛围。

  许言华一行应邀来怀庆参观考察相当低调,赵国栋甚至连省里边都没有惊动,他不想让人再次摘取桃子。

  市里边他也只是和陈英禄与何照成简单打了一个招呼,称联系到一家台资企业,有到怀庆开发区投资的意愿,邀请对方来参观考察,陈何二人也都没有在意,这都是赵国栋份内事儿。

  许言华一行也是很低调,赵国栋自然知晓其中原因。

  台岛岛内戒急用忍政策为急欲走向大陆市场的台商牢牢的勒上了一道绳索,张轶京到大陆投资也是避开了台岛设限,辗转借助海外资本,但是运营和技术团队仍然依靠台岛人马。

  而许言华从华联电子脱离,很多知情人士也是心知肚明,华联电子要想保住它在台岛积电产业的第二宝座,那就必须要进军大陆,而要回避台岛当局戒急用忍枷锁,那就只能曲线进入,许言华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离职,在一切尚未明确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持低调反倒成了双方不约而同采取的策略。

  令狐潮走进会议窒的时候,赵国栋和许言华正是相谈甚欢的时候。

  令狐潮有些犹疑,这个时候去打扰老板,肯定不太合适,这一帮台湾客人很受老板重视,从一大早开始老板就是专门到安都迎接,然后全程陪同到开发区和市内考察参观,明天一早还要陪客人们一起到安原工业大学考察座谈,足以证明这些客人们的身份不一般,但是电话里的事情也是十万火急,他不敢擅自压下。

  看见令狐潮出现在会议室门口赵国栋不禁皱起眉头!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令狐潮不是不懂轻重的人,自己专门把手机留下,就是不想有人在自己和客人交谈时被打扰,以免给客人留下不好印象,没想到令狐潮却跑了进来,看那模样恐怕就不是什么好事。

  附在赵国栋耳边小声几句话,赵国栋脸色顿时一变。

  坐在一旁的桂全友也注意到了赵国栋脸色变化,虽然赵国栋神色马上恢复了正常,但是熟悉赵国栋的桂全友却知道肯定是出了大事,否则以赵国栋的定力,绝不会在台岛客人面前露出那一抹焦急紧张的神色。

  许言华也注意到了赵国栋神情变化,相当理解的示意赵国栋有事可以先忙,赵国栋这个时候也不干怠慢,吩咐桂全友全权代表自己负责陪好对方一行人,然后疼步走出会议室。

  “什么情况?”赵国栋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焦灼惊怒,沉声问道。

  “陈书记电话中说他正在从省城以最快速度往回赶,请您也马上去现场了解情况,谭书记已经往靖县去了,电话刚挂,李市长就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现场,但是进不去,现场老百姓估计超过了五百人,已经把乡政府围得水泄不通,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老百姓群情激奋,极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群体**件。

  ”令狐潮言简意赅。

  赵国栋心中一紧,超过五百人,人数还在增加?

  “起因是什么?”起国栋已经无暇乒想了,一边飞快出门,一边接过手机。

  “听李市长简单介绍,应该是因为马屯乡收取农业税问题引发,据说死者已经缴纳了本年度税费和提留,但是还有历欠和今年乡里修路集资款尚未缴清,所以乡里干部要求对方这一次必须要一次缴清,死者不同意,于是发生争执,后来乡干部强行将对方家中一头猪牵走,死者想不通跑到乡政府门口喝了农药,乡干部发现时将死者送到乡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而死者母亲也因为死者死亡原因受了刺激,精神失常。

  死者丈夫是在外地建筑工地打工的民工,其家族是当地一个大姓,回家后带着一大家人找到乡政府理论,很快就演变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别克车迅速驶上通往靖县的公路,赵国栋一边和靖县方面联系,一边也和已经到了现场的副市长兼公安局长李长江取得了联系。

  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围在乡政府大门外的老百姓已经增加到了近千人,靖县公安局先期三十名干警和靖县县长武紫杉被围在马屯乡政府群众的情绪相当波动,已经有人扬言要将尸体从卫生院中抬出来,而乡卫生院里有靖县公安局二十名干警守住,但是一旦群众情绪真的失控,那二十名干警根本无法阻挡,而一旦尸体被抬出来,那也就意味着事态将全面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老李,武警要作好充分准备,但是不要介入,对,暂时不要到现场,避免刺激群众。嗯,还是我的意见,你和谭书记说一说,陈书记很快就要赶到,我已经到了靖县,很快就到马屯。对,武警不要到现场,现在还没有到最坏的那种境地,民警可以去,要有组织,警察要以便衣为主,注意盯住那些有意挑头闹事的人,做好证据收集。”

  “原因我大致清楚了,现在不谈这些。你马上了解一下死者丈夫在哪里打工,据说现在闹腾得最来劲儿的就是和他一起打工的那群人,嗯,都是他们张家大院子的人,他们应该一起在某处打工,估计应该在怀庆境内。你马上安排人了解,然后找人把他们的老板叫来,通过各个渠道做好安抚工作。先把情绪控制下来,只要当事人情绪控制下来,其他就好解决了。”

  “嗯,马上把他们的社会关系摸起来,尽可能的找到他们张家能够说起话的老辈子,对,先把他们思想工作作通,表明党委政府态度,罗耀祖呢?在外围?这件事情就交给他,让他马上去作!”

  赵国栋狠狠的把电话加上,重重喘了一口粗气,就这么一会儿,背上衬衣已经湿透了,极度紧张夹杂着脑袋的高速运转,让他嘀巴有些发苦,直到令狐潮把水杯递过来,他才反应过来,大大的诱了一口。

  该来的始终要来,这句话似乎都是乌鸦嘴说的,看来自己这个乌鸦嘴不幸而言中了,赵国栋忍不住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