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七节 直面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七节 直面


  陈英禄来得很快,他几乎是不停歇的催促着司机再开快一点这样大一件事情一旦酿成大规模群体**件,那作为一把手毫无疑问是要承担巨大的政治责任的,必须要抢在事情尚未恶化之前将问题解决下去,这是唯一的出路。

  陈英禄不得不佩服何照成的好运气,省里边组织各市党政一把手到珠三角地区考察,市委书记和市长二选一,陈英禄没有去,让何照成去了,这倒好何照成走了,自己却碰上了这样一桩甚至可能影响到自己政治命运的棘手事儿。

  和陈英禄一起赶到的还有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丁森,他受省委书记宁法和省委副书记、省长应东流的委托前来现场指挥处理这件事情,而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胡廉也已经奋赶往怀庆的路上。

  事情已经报告到了省委省政府,这样大规模的群体**件在奂原省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如果处理不好,就将严重影响到安原的政治局面。

  无论是宁法还是应东流都高度关注着这件事情,丁森走后,宁法仍然不放心,胡廉也是受宁法委托要来实地了解现场情况,随时向宁法汇报。

  丁森和陈英禄赶到时,赵国栋、李长江与谭立峰和刘连昌四人已经就如何处置达成了基本一致的意见,这个时候无论谁与谁之间有什么隔阂嫌隙那都得抛在一边,真要出了大事,现场这几个人没有哪个能有好果子吃,刘连昌这个分管综治维稳的政法委书记更是首当其冲,所以在这个事关大家乌纱帽的大是大非问题JL,刘连昌也是全力支持配合。

  “你们有没有把握?”丁森的目光落在赵国栋脸上顿了一顿,又鄙到旁边的刘连昌脸上。他和赵国栋并不熟悉,只知道这个年轻人很有些不凡之处il前年抗洪救灾的大英雄,搞经济很有一套,却又被省纪委调查,据说很得宁书记的看重,这是一个矛盾混合体式的人物,而这种人物往往到任何一个地方也是焦点所在。

  刘连昌看了赵国栋一眼,有些迟疑的道:“我们商量过,张志远是张家老辈子,但是这个人因为是从财政局副局长到政协一个专委会下边当副主任,这几年一直有些情绪,我有些担心他去不但起不到正面作用,还会起到反作用。”

  “如果是那样,为什么还要让他去出面?”丁森厉声问道“难道偌大一个靖县就找不到一个可以去做群众工作的人去面对群众,靖县县委书记呢,县长呢?”

  “县委书记罗耀租还在和一些工作人员在做外围群众工作,县长武紫杉先前已经三次和家属对话,都遭到了死者家属的谩骂和围攻,一度被家属在人群中两个小时,还是以上厕所才勉强脱身,现在仍然还在乡政府里边。”李长江赶紧解释道“马屯乡因为地理位置较偏,地处我们怀庆和蓝山交界处,再往东南过去十公里不到就是蓝山市的合鄞县县境了,经济相当落后,乡政府工作作风不细,所以才会导致这种事情发生。

  “我这个时候不是来听你们检讨的,这件事情局势到了目前这种境地,可以说已经成了影响我省原本大好的政治局面的头等大事。下个月第四届中西部地区投资贸易洽谈会将在安都举行,这是今年我省最重要的一项活动,绝对不能受到任何不良影响干扰,所以我受宁书记和应省长委托,务必要将这件事情影响缩小到最小!”

  丁森目光阴冷,从陈英禄脸上再到谭立峰,最后又落在刘连昌脸上“老刘,你说这个张志远既然不可靠,那你有什么建议?”

  “赵市长建议让死者丈夫打工的那个建筑公司包工头去侧面做工作,同时由政府领导出面正面接触,另外我们可以从另一方面督促外围那些与此事无关者离开,三管齐下。”刘连昌心中微微一凛,略加思索之后,很巧妙的把责任推在了赵国栋身上,这本来也是赵国栋的意见,他这样说也没有错。

  “哦?小赵,你觉得这个私人包工头就能把这些人招呼得住?你有没有把握?”丁森对于赵国栋稍稍客气一点,但是话语中仍然有强烈的质疑味道。他听出了市里边似乎不倾向于让靖县领导出面,这中间肯定有些啥问题,只是现在他不好多问。

  “丁书记,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打包票?我和那个包工头在电话里通了话,谈了谈,他表示愿意配合我们市委市府做工作,现在正在路上,估计马上就要到了,有多大把握我不敢说,他自己倒是拍了胸脯,但是有多大可信度,我也没谱,毕竟更好,现场老百姓对本乡和县里领导抵触情绪很浓,我先前和谭书记、刘书记以及李市长商量过,县里领导现在出面对话效果恐怪不太好,只有市里领导出面效果可能好一些。”

  丁森目光回到陈英禄脸上,陈英禄微微皱起眉头,似乎是在思索什么,如果何照成在,肯定何照成出面最合适,而自己作为市委书记出面和群众对话肯定不太合适,一旦话不投机谈崩了,就没有退路了。

  谭立峰?谭立峰口才恐怕欠缺了一点,这种场合七嘴八舌,没有点口才不行;刘连昌倒是可以,只是政法委书记这个身份显得敏感了一些;赵国栋倒是各方面条件都合适,但是年龄太年轻了一点,很难让老百姓信任。

  似乎只有李长江更适合,他在靖县当了多年县委书记,不少人应该知晓他,但也有不少人知道他调到市公安局当局长去了,这个身份一旦暴露出来,在这种特殊环境下,也很容易引起群众的敌视和反馘厂,甚至会起到副作用。

  陈英禄犹豫的一瞬间赵国栋开口道:“陈书记,我看还是我去最合适,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下去,就是我们刚才商量那一会儿,那帮家伙都有些躁动,在大门口闹腾了一阵,我担心冉拖下去就要出事情,他们肯定也知道这个时候是给党委政府施压的最佳时机,如果我们不主动接触,就怕他们一旦把群众煽动起来,只怕就不是他们能控制得住的了,到时候只怕连他们自己都只有成受害者。”

  赵国栋的话让丁森和陈英禄心中都是一个激灵,赵国栋的话很有道理,这老百姓在特定环境下极易被人煽动起来,而一旦情绪失控,你想要压下来引导他们走上正轨那就是妄想了。

  “好,老陈,我看就让小赵去!”丁森也是一个果决人物,一旦拿定主意就不再犹豫“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嗯,等那个包工头一到,我就和他一块儿过去,这边还要请刘书记和李市长马上安排务乡村三级干部以及便衣警察跟进,要求无关人员回家,另外备好的武警和特警做好最还打算的准备。”

  赵国栋知道这个时候也不是客气的时候,斟酌了一下才道:“丁书记,陈书记,我估计肯定要谈到索要赔偿的问题,作为死者,她是自己喝农药自杀,从责任划分上来说,乡里可以说没有责任,但是涉及收取双提和集资,肯定也有些问题,政府若是应允赔偿肯定就意味着政府有责任,所以我建议不能谈赔偿,这是原则问题,但是可以从人道主义从死者家庭困难情况来考虑民政补助救济,这样变通一下,也可以做到进退有据。”

  丁森和陈英禄眼中都是流露出一抹赞赏之色,点点头,陈英禄立即道:“可以,我赞同你的意见,一切由你根据现场情巽『来决定就行了。

  “唔,小赵,你自己要把握好节奏和分寸,宜顺不宜激,宜解不宜结,宜傲不宜聚,掌握好这个原则,我马上向宁书记和应省长汇报你们的处置意见。”

  丁森也是满意的点头,目光不动声色的瞅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刘连昌一眼,别管合适不合适,你连主动面对群众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政法委书记拿来何用?

  包工头终于来了,这家伙姓黄,叫黄勇,而且还带着两个伙计,赵国栋没有想到这个包工头居然认识自己,而且还对自己印象很深,这让他很是惊讶,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无暇多问,只是和对方简单的谈了几句,对方也表示一定配合赵国栋做好工作,争取早点把事情处理好。

  乡政府大门外的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势的变化,尤其是组织起来的县乡两级干部以及早期就进入了的便衣警察开始表明身份,要求外围无关人员离开,人群顿时开始骚动起来了,尤其是核心圉子里那二三十人立时就觉察到了,纷纷开始动作,赵国栋知道该自己出面的时候了。

  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挥手,黄勇带着两个工地上的伙计,紧跟着赵国栋身后,另外还有市公安局四个便衣特警以及乡里一个副乡长和县里一个副县长一道,径直往那核心圉子里几十人走去。

  新的一天了,兄弟们每人又有几张推荐票了,自动生成的,不投就浪费了,兄弟们订阅结束就赶紧砸给俺吧,月票榜位置不稳啊!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