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九节 一剑能挡百万兵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四十九节 一剑能挡百万兵

  赵市长,必须把那两个人全叫出来当面说清楚,看看他们心是不是黑透了?不把他们叫出来,我们咽不下这口气,我嫂子就是死不暝目!”张二狗见自己兄长似乎六神无主的模样,硬着脖拳红着脸道“必须要把那两个人叫出来让我们看看!”

  “对!必须要把那两个人叫出来让大伙儿看看!”“我们要看看那两个人长得啥模样!”人群中顿时附和着吼了起来,声浪一下子大了起来。

  赵国栋飞快掠了一眼群情沸腾的人群,心中暗自焦急,人肯定不可能叫出来,一来本来就和两个干部没有直接关系,二来就算是有关系也不可能让他们来承担责任,这个时候就该是领导来扛起责任来面对这一切的时候。

  黄勇接收到了赵国栋那一眼的信号,立时站起身来怒吼道:“吼你妈个醒!吼就能把事情解决了,人家赵市长都没有开腔,你们闹个屁!听赵市长说话!”

  黄勇果然还是有些野劲儿,声音有些嘶哑,但是却很有杀伤力,一下子就把张家十来个在他手下干活儿的男子馈住了,其他人看到张家那十来条汉子似乎都很听这个不认识的家伙招呼,虽然有些诧异,也就渐渐安静下来。

  赵国栋环视四周,猛然提气亮嗓:“乡亲们,如果大家想要来解决事情,想要听我说说意见,那我就要约法三章,要么你们先说个够,要么就等我先说完,中间别打岔,大家觉得我说的话中听,那就按我说的办,觉得我说的不妥,那再来说,要不我就呆在这儿听大家说!”

  赵国栋一亮嗓子,声音宏亮清越,直入众人耳中,而且气势十足,根本没有半点被老百姓围住的味道,反倒是有一趿子气压众人的架势,连黄勇都暗自佩服这位年轻的副市长够劲儿,难怪马淦昌这种在怀庆道上厮混了十来年的牛人都被他歪歪嘴一句话撂翻了。

  所有人都被赵国栋这一亮嗓子给震得不轻,站在赵国栋身旁几人更是觉得耳朵里发痒,下意识的想要去挠挠耳朵,两名紧贴着赵国栋的特警一时间耳朵里嗡嗡作响。

  “行,赵市长,甙们听你的。”张大媳”被黄勇推搡了一下,下意识的道。

  “好,那我先说。”赵国栋一挺胸,环视了周围一眼,毫无怯色“我现在不说张永禄老蒌死了谁有多大责任,反正事情摆在运儿,光天化日之下,人喝药死了,死人为大,既然人死了,我们就要尽早安排后事,不能让人躺在这儿不下葬!”

  见张二狗又要插话,赵国栋狠狠的盯了对方一眼,凶狠冷冽的目光压得张二狗嘴巴张开都没敢说出来,黄勇也是在下边给了他一脚,瞪了他一眼,他才有些不甘的闭上嘴。

  “事情出了,现在就不说责任是谁的,反正是你马屯乡的人,是靖县人,是靖县马屯的子民,那么党委政府秀匕要管起来。”

  赵国栋这一句话出口,立即就赢得了周围老百姓的点头称是,大家都觉得这位赵市长说话水平是不一样,也能为老百姓着想。

  “那么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是不是就在这里就能处理好?需不需要商量?谁来代表死者作主和当地党委政府协商?是不是就在这坝子里鸡一嘴鸭一唱的大家都来摆龙门阵,说上几个小时?还是张家选出代表来找个僻静地方和地方政府协商解决后事?”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顿时引起周围老百姓一阵引论纷纷,张家人不少,但是能够代表死者自然也只有那几个,尤其是张大炮是死者丈夫,自然也只有他才能代表,其他人也不过就是帮腔接言而已,最终拿主意还是得他。

  赵国栋始终扭着一个原则,解决问题,他也知道对方现在心情斯斯平静下来就会意识到最终还是要通过协商来解决问题,所以有意识的引导着对方向这个方向想,这么多人在这里能不能解决问题,这一点相信无论是张大炮还是张二狗心里都有谱儿。

  张二狗附在张大炮耳边窃窃私语,张家其他人也是交头接耳,似乎被赵国栋的的问话弄得没有了主见。

  赵国栋也不催促,他知道这帮人肯定也要商量一下对策。

  陈英禄有些焦急的踮起脚向乡政府门口那边观察,距离还有几百米,看不太清楚,而且这个时候也无法用电话联系,只能隐约看见赵国栋一行人被周围数百人死死围住,反倒是乡政府大门上人少了许多。

  围着赵国栋的人不清楚他徂寂竟在说些什么。

  丁森已经用电话向省委书记宁法汇报了现场情况,宁法和应东流都指示丁森要随时掌握现场动态,灵活布置警力,防止最坏事态的发生,要绝对保证现场人员的安全,又不能激化事态,这可是一件技术活儿,相当考究这临场指挥员的现在判断能力和指挥艺术。

  胡廉也赶到了现场,但是这个老狐狸明确表示他只是来观察现场动态,现场一切指挥工作都有丁森来负责,把所有责任都推得干干净净“老丁,你看会不会出什么问题?”胡廉两鬓雪白,看上去似乎年龄不小了,但是实际上他是少年白,只不过现在年龄大了更明显而已,要说年龄他也不过五十出头,这一届省委秘书长下来,还可以到省人大那边去过度几年。

  “胡秘书长,我看问题不大,赵国栋人虽然年轻,但是脑子很好用,而且胆大心细,没有十足把握他也不敢深入虎穴。”

  丁森也是在给自己打气,这现场近千号人群情激愤,虽然县委书记罗耀祖指挥着一帮子人在外围劝说无关老百姓离开,但是效果并不好,在没有听到核心圉子里那帮人的态度之前,这些人都还不想离开,都还指望着能看看热闹。这么多人围在现场,稍稍有些风吹草动都要酿成大患:“怕就怕有些事情是事先预料不到的啊。”胡廉目光也是一直随着门口那人群而动,心中绷紧的弦是半点不敢松懈“临来之前宁书记再三叮嘱万勿出事,下个月的贸易投资洽谈会文副总理要来,一旦受到影响,只怕宁书记脸上都无光啊。”

  “嗯,这桩事情就算是处理好了也得好好总结一下教“为什么这一年来类似事情频频发生,先前已经有了这方面的兆头,省委政法委也专门给各地市释发了排查这方面不稳定因素的通知,要求他们务必高度重视,好生摸排梳理,务求把隐患处理在萌芽状态,我看有些地市不是置若罔闻就是心思没有放在工作上,才会出现类似状况。”

  丁森语气也是毫不客气,在葫廉面前他就没有那么多遮掩,听得胡廉也是一阵摇头叹息。看来老丁对怀庆印象不太好,尤其是政法维稳这一块,在自己面前如此不避讳,以丁森的脾性,估计回去之后向宁老板汇报时就得谈及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谁会存这场风波中载筋斗。

  胡廉隐约感觉到宁老板原来对怀庆还是抱有相当大的期望的,但是近期似乎宁老板的态度有些变化,但是胡廉还没有观察清楚宁老板究竟是对怀庆哪方面的工作不太满意,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宁法对怀庆有些看法,而这一次的群体**件恐怕会更加深省委省府对怀庆方面的不好印象。

  如果丁森回去之后在这么来一出,只怕省委调整怀庆班子的意向就会真的化为实际行动了。

  “老丁,现在下边也不容易,尤其是基层农村的具体问题很多,工作不好开展啊。”胡廉也清楚自己说这番话有多大意义,他只是希望丁森不要把火烧得太猛太大,牵扯太深太宽对他自己也一样不利。

  似乎是感受到了胡廉内心的忧虑,丁森默默点点头,不再言语,是该有人为此付出代价,至于说是谁来付出,这就不是他丁森所能决定的了,也许宁书记和应省长内心早就有了敏了,只可笑胡廉还在这里杞人忧天《僵持了十多分钟之后张大炮终于基本上同意了赵国栋的意见,愿意和政府方面协商解决这件事情,尤其是尽快解决死者的火化问题。这个天气再拖下去,尸体就要**了,谁也拖不下去了,但是张大炮也明确表示必须要由赵国栋出面来承头,他不相信靖县县政府,必须要赵国栋来直接谈判。

  赵国栋假作犹豫了一阵才逛:“张永禄,这件事情本不该由我来接手,我们在这一边说,你老婆喝农药自杀和政府究竟有多大关系?你自己摸着良心想一想!但这会儿我们不说这些了,人死比天大,人死了,我们就本着人道主义来解决问题。我可以出面,但是你们打算怎么谈?难道说让我和你们这几百人一起来谈?那得谈到什么时候,明年还是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