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节 深层次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节 深层次

  昼大炮被赵国栋问得额际冒也是两难。他当然清略和政府平等坐在一起协商肯定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在这儿扎起,一旦这些人离开,只怕政府那边就会态度大变。但是这些人不离开,协商又不可能,所以他也是觉得进退无据。

  赵国栋见张大炮这般表情。自然清楚其内心所想,进一步道:“张永禄,如果信得过我,就让你那些张家大院子的人都回去。马屯乡这样大一个乡政府摆在这儿,难道还能飞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句俗话你没听说过么?难道乡政府县政府还会因为你这件事情就搬家跑了不成?。

  黄勇也是得到了赵国栋目光暗示。伸手将张大炮攀在了三边去了,而他带来两个伙计也是紧紧缠住张二狗,和他说话,防止这个搅屎棒又在其中煽风点火,

  李长江一直在紧张的关注着赵国栋的一举一动,随着赵国栋和张家核心人员的交涉,李长江也知道事情处于关键时期了,只要能把这一大帮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的老百姓劝退劝散,压力就会小许多,这剩下的两三百人就要好处理许多。

  赵国栋很隐晦的给了李长江一个手势,李长江立时命令已经混入人群中的便衣警察开始行动,有选择性的的劝那些已经站了一下午却又什么都没看到的老百姓。

  “大炮,听我的,就按赵市长的意见办,赵市长大人大面难道还能蒙骗你不成?”黄勇压低声音,“我告诉你,赵市长可不是一般人,马老大知道吧?就因为他和赵市长作对,赵市长撇了撇嘴巴,马老大就只有抛开一切亡命天涯,再也不敢回来

  “那又咋的?我老婆死了这是事实,我们是受害人,难道他还能把我们这些受害人怎么着?”张大炮在怀庆干活儿时也隐隐听得黄勇谈起过怀庆道上三大闻人之首马涂昌落马的事情,也知晓马老大在怀庆的威风,听得这么一说,也知道这位赵市长只怕是市里边能说起话来

  。

  “我说你这脑瓜子怎么这么笨?我的意思是说赵市长是个说话算话的,你有啥要求可以抓紧时间提出来,赵市长不可能一直陪着你在这里耗着,到时候真要交给下边人来和你磨嘴皮子,那还不知道拖到猴年马月,还不如快刀斩乱麻,三下五除二把事情说到一条道上,也好早点让你老婆下葬,到下边得个安息。”黄勇不耐烦的道:“我这是为你好,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自己把握好中间尺度就行了

  张大炮犹豫再三,还是觉得黄勇的话有些道理,人都已经死,了,现在最重要还是处理事情,把自己的条件提出来,再来看政府那边怎么说,反再就像对方所说的那样。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马屯乡政府也搬不了家。

  得到张大炮肯定答复之后。赵国栋立时就让张大炮出面表态表示正在和政府协商,请那些和这件事情无关看热闹的人可以回家了,这边县里组织的干部也开始加大力度劝说围在乡政府门口的那些无关群众各自回家,时间也已经是接近七点钟。也是该到了回家煮饭的时候,人们眼见得张大炮和政府当官的也站在一起宣传,估计也就没啥热闹可看,便开始陆陆续续散去。

  只是张家大院子的张姓族人也还有一两百号簇拥在乡政府边上,这些人都是和张大炮同姓,张大炮也不愿意这些人都走了,赵国栋也能够理解对方心态,知道这种事情也是早断早好,立即指示靖县县政府派人和张家人接触商谈,力争在最短时间内达成协议。

  走到这一步已经步入了赵国栋预设轨道,当赵国栋协调县政府和张大炮几兄弟坐在一起协商时,也就宣示这场风波基本上平息,剩下只是一个补偿也好,救济也好,只是金额大小问题。

  直到这个时候胡廉、丁森和陈英禄才算是真正松下来一口气,一场极有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终于被拆除了引线。

  双方商谈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钟,在赵国栋的强力干预下,靖县县政府基本上按照张家提出的要求达成了一致意见。

  民政将根据予以最大限度的补偿,而张永禄的母亲也将由县医院免费进行治疗,费用由县里承担,唯一一条张家提出要求要当时牵猪的干部披麻戴孝这个要求也在赵国栋和黄勇的斡旋下张家最后没有再提,赵国栋也明确表示对于乡党委政委和具体干部的责任决不袒护,也将有上级党委根据实际调查情况来确定,最终也要把处理意见告知死者家属,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答复,总算是圆满达成一致意见,,必当天就送到靖县殡仪馆火化。直到众个一时候事情才算邀”认

  。

  看到几辆中巴车到来把张氏族人拉往殡仪馆,马屯乡政府门口终于没有人,在场的几级领导才算是放下心来。

  丁森和胡廉也忙着向省领导汇报,陈英禄拍了拍全身被汗水浸透又吹干的赵国栋肩头,“国栋,辛苦了。”

  “陈书记,您和我不也一样?我虽然在里边,只怕你们领导在外边比我还焦急吧?我心里有底。你们心里没底啊。”赵国栋笑了起来。

  陈英禄点点头,赵国栋说得没错,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嘴巴都快有点干愕有点口臭了,但是事情一分钟没解决好,这个市委书记就一分钟得承受来自各方压力,让他手中握着一瓶矿泉水都没有心思喝。

  连几个熟悉的周邻地市领导都打电话来问情况,两个省委常委扎在靖县现场一下午坐镇,这份殊荣可不简单,明天保准全省各兄弟地市领导都得知晓,自己只怕还的专门到省里去作检讨。

  见到陈英禄脸色慢慢阴沉下来,赵国栋知道这一次恐怕靖县班子恐怕得有些麻烦,但是靖县基层组织和干部的确存在相当大问题,现在把事情初步解决,并不代表具体涉案干部和乡镇主要负责人就可以脱责,只是处理需要过程而已。弄不好罗耀祖和武紫朽甚至刘连昌都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违规收取提留,基层组织涣散,毫无战斗力,乡政府毫无威信,干群情绪对立严重,县委县府临场处置不当,酿成重大群体**件,这一系列问题中前几个只要没有发生事情之前都能糊弄得过去,但是一旦和最后一个问题联系起来,那就是不可饶恕之过了。

  “陈书记,我知道我的话有些不中听,这个。时候再提起这个话题恐怕还会有人说我是蹬鼻子上脸,但是我还是想说一说。”赵国栋吸了一口气,他知道陈英禄的心思现在是放在怎么考虑调整靖县班子问题,没有心思考虑其他,但是他担心发生类似问题,祸不单行,福无双至,这句俗话有时候很灵验,你不小心应对,那就得当心还有祸患临

  。

  “你说。”陈英禄重重的点点头,盯着赵国栋。

  “陈书记,我还是那句老话。现在农村情况很糟糕,尤其是乡村基层四乱现象相当严重,基层干部素质低劣,为了完成任务甚至一己私利,违规到农民家中拉粮食牵猪牵羊,而农民现在本来就相当贫苦,增收无路,全靠土里刨食,这种矛盾日积月累,爆发是迟早的事情,如果我们不果断采取措施制止和解决这些问题,我担心像张永禄老婆这种悲剧还会重新上演,这也是我们领导干部的悲哀!”赵国栋字斟句酌,他知道这种话可能会有些刺耳。甚至可能会让陈英禄不悦,但是从良心来说,他不得不说。

  “我觉得无论于公于私。于情于理,我们市委市府都应该拿出果断决心和毫无妥协气魄,开展一次彻底的整顿活动,目的就是彻底制止全市农村存在的四乱现象,坚决保护农民合法权益,坚决杜绝侵犯农民利益现象,如有违反,坚决追究相关领导干部责任,认真整顿思想提高认识,切实做好密切干群关系这项工作,可能我们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具体问题,但是这都不是我们逃避的理由!”

  陈英禄默默点头,良久才道:“国栋,你说得很好。虽然我们可能会面临这样那样的具体困难,但是这都不是回避或者拖延解决这些问题的理由!”

  “四乱现象如此严重。说实话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干群关系对立到这种程度,同样也让我触目惊心。局势已经到了不得不痛下决心整顿的时候了,方才我和立峰就在这个问题进行探讨,明天上午我要到省委去做汇报,我已经让市委办紧急通知,明天下午开紧急会,各区县党政一把手和分管组织的副书记以及政法委书记参加,不得缺席,要切实整顿工作作风,彻底制止侵犯农民权益的一次专项活动。”

  “农村真穷,农民真苦。农业真危险,陈书记,这话说得很尖锐,但是我觉得只怕也确实是我们现在农村情况的真实写照,和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相比,我们农村变化的确令人心酸,我觉得中央和各级地方党委政府在这方面恐怕都需要总结一下经验,做出适当调整才行。”赵国栋目光深沉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