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一节 影响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一节 影响


  电话。中法的神煮略略一松,但是随即脸煮却罕有品厂示起来,看得应东流也有些不解。

  从对方接电话的内容来看,应该是胡廉或者丁森来的电话,而且事情似乎已经平息下来,宁法却没有多少轻松表情,看来是有些想法。

  “东流,怀庆这件事情给我们敲了警钟啊。”宁法将身体靠在沙发中,目光却落在对面的照壁上,语气略略有些阴郁,“中央果断调整政策必有其因,今年把农村工作提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看来也是注意到了目前农村情况的危险,我们似乎有些轻忽了。”

  安东流没有开腔,他在琢磨宁法话语的真实含义。

  宁法历来就是一个唯发展论者,强调没有发展便没有一切,邓公那句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名句被他运用到了极致。

  当然应东流也承认在宁法主政时期安原经济的确有了很大的发展,安都市凹已经从原来十六个副省级城市中的第七位上升到了第五位,与第四位的成都市距离也相差不大,而增速则高居十六个副省级城市中榜首,而安原省的经济实力也从全国第八位迅速攀升了全国第五位,仅次于粤、苏、鲁、淅四省,这份成绩有目共睹,这大概也是他能以四十三岁便能成为全国最年轻的省委书记的主要原因。

  但是不容忽视的安原省在经济发展取得重大成就的同时社会矛盾也走出现了快速上涨的势头,国有企业改制,城市建设拆迁,环境破坏加剧,农村四乱现象突出和基础设施落后,这些都引发了大量不稳定事件发生,但是像怀庆这样规模超过千人的事情却也还是第一次。

  宁法也注意到了自己这位撕山没有吱声,歉然一笑:“东流,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口不应心?”

  这话有些重,应东流不好在不搭话,他随意笑笑:“宁书记,这其实是在改革开发发展中不可避免要出现的问题,毕竟改革开放和发展经济对于我党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挑战,从计划,经济时代像市场经济时代转轨,我们党委政府在其中该居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我们**人该怎样驾驻引导,这对我们党来说都是新课题,邓公那句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最真实写照。但是老人家也说过中国的问题归根到底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宁法点点头,应东流话虽然很隐晦含蓄,但是两人已经搭档两年多时间了,他对于这位搭档的脾性还是相当清楚,对方是在变相提醒自己需要适当调整工作重心,将精力向农村工作倾斜,不要一味盯着工业发展这一块。

  两人已经过了最初配手的磨合期,进入了合作的稳定成熟期,而且他也感觉到自己这位搭档虽然和自己有些观点不一致,但是却决不是那种肚里没货的角色,在常委会上经常拿出来的观点都能让人耳目一新,实际工作中也颇有独到之处,他甚至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应东流和自己似乎天生就是搭档,总能弥补自己工作思路中一些难以考虑到之处。

  “东流,既然怀庆事件已经给我们敲了警钟,我想省里边恐怕需要认真对待,我也从内参中看到周邻其他省市从呕年以来都陆续发生了多起类似事件,有些还造成了极大损失和及坏影响,我们不能掉以轻心。省委应该就农村工作尤其是目前农村基层乡镇中面临的种种问题进行一次专题研判,既要治标,又要治本,怎样从根本上来解决这些问题,有什么更好的对策和建议,我想先让省委和省政府办公厅联合发文,然后让省委政研室花一些时间进行一次深入细致的调研,综合各方面情况,提出意见和建议,为我们省委省府决策提供依据。”

  宁法的从善如流让应东流很高兴,对方对中央政策风向变化的捕捉能力还是相当强,而且也能够敏锐的观察到本省情况的特殊性,并且做出应对之策。

  安原省经济发展极不平均,安都市一家独大,绵州建阳颇具实力,而现在蓝山和宾州也在崛起,但是像通城、年州仍然挣扎在贫困线上,而荣山、卢化在全省经济地位却在缓慢滑落,两座老工业城市大量的下岗工人已经成了困扰两市党委政府的最大难题。

  可以说整个安原省十四个地市的发展就像刀四从高到低的斜线。前端者发展越快。后端者越发滞七,二,永梁和宁陵这两个地市睁开了那种恶性循环的怪圈外,这个恒定律始终笼罩在安原省发展滞后几个地市身上。

  “宁书记,解决农村中存在的种种问题非一朝一夕之功,这需要大力发展经济这个本和政策资金有意识的向农村发展倾斜这个标相结合起来,我觉得省委省府既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也要有要解决火烧眉毛的当务之急的动作。”应东流卓点头。

  “嗯,东流你的意见很好,本与标不可偏废,本是根源,但是很难立竿见影,标是表面,但如果不治标,那标也许就会恶化,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极大被动,影响到的本的推进,就像这一次怀庆事件一样。”宁法赞同应东流的观点。

  “是啊,宁书记,所以这标也不敢贻误啊,先发文让各地先自行清理整顿,避免类似事情在我省再次发生。”应东流站了起来,“老胡和老丁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恐怕这会儿才网吃饭吧,事情刚刚告一段落,老丁和老胡他们都和陈英禄一直守在第一线,赵国栋在前面身先士卒打前站直接面对群众,总算是没有出大问题,整个晚上我都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向中央汇报,幸好没有出大问题。”宁法面色稍稍多了一抹轻松的笑意。

  “哦?赵国栋这么东轻,陈英禄也不怕他压不住场子?”应东流微微一蹙眉。

  “没办法,何照成不在,陈英禄也不能亲自上阵啊,只有赵国栋最合适,东流,别小看了这个小伙子,公安出身,在应对这些场面上还是有些经验的,没有让人失望啊。”宁法笑了起来,“东流也知道吧,这家伙娶了刘老家老三的女儿。”

  “嗯,我听说了。”应东流心中微微一动,宁法和两人之间从来不谈及这一类的事情,刘家虽然已经不属于共和国的红色主流家族,但是其潜在影响力仍然不可小觑,许嘉宁和刘仲平的熠熠生辉,刘拓、刘岩两兄弟的冉冉升起,尤其是刘老仍然在世,军政两界中依然有不少后辈子弟。

  宁法也只是一提便转开话题,两人便谈及其他事情。

  ,”

  赵国栋一觉睡到八点钟才醒过来,一看表之后赶紧收拾,好在令狐潮早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洗漱完毕便赶紧上路。

  上午的安排是要陪许言华一行人考察安原工业大学,并要和安原工大方面有关人士座谈,商讨怀庆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规划前景,探讨怎样利用安原工大的科研资源和怀庆电子产业进行对接,实现研发和产业的良性互动。

  一上午的考察座谈进行得相当顺利,安原工大对于怀庆发展电子信息产业自然是持积极欢迎态度,毕竟能够将教学科研成果与产业实践结合起来,也能够极大的促进安原工大打造电子工程专业这块王牌,使得安原工大在这方面的名声更为凸显。

  宾主谈得很投机,许言华与电子工程系主任路鑫更是颇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中午饭也是就在安原工大教学食堂中就餐,足见双方的投练

  一直把许言华一行送上茁国道,赵国栋才真正松了一口气,从昨天到今天,他就没有真正松弛一下,许言华对怀庆印象很好,但是影响他们投资的因素还有很多,最终会不会选择怀庆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他也没有刻意向陈英禄和何照成汇报,以免最后太失望,但是赵国栋自觉已经尽力,问心无愧也就足够了。

  赵国栋内心深处还是相当渴望能够把这个,项目做成的,记忆中集成电路产业日后将成为各大城市争夺的焦点,如果怀庆能够先行一步就可以占据先机,在日后这个产业竞争中就可以脱颖而出,怀庆和安都之间完全可以结成同盟对抗沿海那些城市,实现产业互补,硬件和软件之间的协调发展,在赵国栋看来迟早安都和怀庆之间会出现差异化的比较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