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三节 因起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三节 因起

  一市长何照成,相反,无论是市委副书记谭立峰还是几名副市长他都多有提及,这也是一个信号。

  何照成给宁法的印象并不深,这个人中规中矩,并没有多少出彩之处,但是往往这种性格的角色却充斥于干部队伍中,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如果能再有一些机缘和关系,一般说来也能在仕途上稳步前进,不过在宁法看来,也许两三年前的怀庆需要一个这样的市长来平衡协调,但是现在却需要考虑谁在市长这个位置上更合适。

  从陈英禄的语意中也能看出何照成在怀庆并没有真正发挥一个市长的作用,他在某个时段是很合格的市长,但是过了这个时段当局势发生变化一个市的中心工作发生了变化之后,何照成并没有跟上节拍,他有些落伍了。

  何照成无疑不太合适了,但是谁既能协助陈英禄稳定怀庆大局,同时又能带动怀庆全市经济持续快速的发展。

  谭立峰?赵国栋?还是从建阳绵州抑或是省直机关里调派一个人去陈英禄同样在小心的观察着宁法的神色变化。

  宁法对自己提出的工作思路看来还是满意的,电子产业和机械工业两条腿走路,不可(8废,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区县推动县域经济发展,尤其是以私营企业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力创造就业,消化城馈和农村剩余劳动力,促进农民增收。

  农业则要大力调整农业产业结构,推动城郊现代生态农业和农村副业发展,从另外一条渠道来促进农民增加收入来源。

  农业这一块有些虚了一点,但是怎样改善农业产业结构,怎样从根本性的来实现农业的转型,怎样实现农民剩余劳动力的最大价值化,这三点在怀庆市委市府的几次工作联席会议上讨论都没有一个让人满意的答案。

  有些意见方向是好的,比如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但是短时间甚至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看到效果,有些意见则是典型的急功近利型,比如发展特色农产品产业,受外界市场因素影响太大,一遇上经济气候发生变化,就有可能血本无归,风险极大。

  很多方面政府都只能技巧性的引导,不能行政干预,而只引导不干预这也就意味着效果不易显现出来。

  “英禄,我看你们怀庆市委市府思路还是有一些,但是要把这些思路想法贯彻落实下去,恐怕你们市委市府还要下大力气推进执行力的建设。”宁法话锋一转“像禁止侵犯农民合法权益的文件每年都在发,但是每年都在犯,难道说你们市委市府不知道?还是县委县府不清楚?我看是置若罔闻才对!”

  “这就是一个执行力问题,上边下发的文件落实到下边就走样了,就当作擦屁股的手纸了,谁也不把它当作一回事,非要到出了大问题才来满头大汗的花大力气解决后事,这是什么原因?”宁法语气很温和,但是陈英禄却丝毫感受不到温和味道,脊背上的凉意被空调冷风一渗,更觉难受。

  “宁书记,您说的我都记下了,近期我们怀庆已经在着手结合清理整治侵犯农民合法权益的专项行动来整顿干部工作作风,这项工作由立峰同志在全力主抓,我们力争花三个月时间来实现干部作风有一个明显转变,提高我们党政机关的执行力,做到政令畅通。”陈英禄脑瓜子也转得很快,立马就跟进。

  “这样最好,英禄,怀庆地处我们安原腹地核心区,基础条件很好,前期由于诸多原因,经济发展滞后,使得整个安原西面都成了经济塌陷地带,省里边对你期望很好,希望你能带领怀庆一方干部群众重铸怀庆辉煌,我很欣赏你在用人工的大胆放权,扬长避短。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作为一个市委书记,事必躬亲那是庸才,怕下属抢了你风头只能说明你底气不足自身能力不够,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你做得很好。市委书记抓什么?抓方向,抓决策,抓干部,前两者是宕观,后者是微观,宏观微观有机结合,你这个市委书记就是成功的。”

  陈英禄听得心潮澎湃,省委书记对自己如此高看让他真有点想要士为知己者死的味道。

  张广润担任常务副省长时陈英禄担任蓝山市常务副市长,并不为张广谰所看好,所以当南华市市长出缺时省委副书记杨天明提名他,却遭到了张广涠的反对,认为他不擅长经济工作,不适合。

  副省长位置离开到安都市担任市委书记时,他才起来当了篮山市市长,而很快又裱宁法相中到了怀庆当市委书记。

  看来宁书记对自己也是相当了解,经济工作自己虽然不擅长,但是自己能够用擅长搞经济工作的干部就行。

  “宁书记,感谢您的教诲,我以党性向您保证,回去之后一定当好班长,团结市委市府一班人认真领会省委的意图,争取在今年让怀庆经济更上一步。

  “唔,英禄,安原现在面临一个很好机遇,如果不好好把握,那你我都要成为历史罪人。华芯国际和和讯科技的进入使得安都…怀庆这个电子走廊隐然成形,而安都和怀庆在科研教学资源上的优势也可以很大程度为这个电子走廊助推,怎样科学规划合理布局,让电子信息产业成为我们安原经济核心区的支柱产业,我希望你们怀庆和安都都要有一个清醒的分析认识,这也需要你们两地携起手来,实现优势互补,双嬴共荣。”

  随后宁法有很随意的问起了怀庆班子成员的情况,陈英禄也…作了介绍,他感觉到虽然宁书记没有明确细问,但是作为省委书记像这种了解班子成员情况的情形还是很少见,似乎是有些意图,只是这种事情就算是他有预感,也不干妄自猜测,毕竟目前怀庆班子搭建时间也不算长,要说调整似乎也显得早了一点。

  +“+““。d。”““““r“+“r“哎哟!”

  刚从戈静办公室出来的赵国栋一直在琢磨着戈静话语中的含义,怀庆班子可能要动,谁要动?怎么动?自己呢?

  只是戈静忙着要去开会,语焉不详,只是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让赵国栋怦然心动。

  整个脑子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充斥了,下楼时候也就是埋头疾走,没想到转角处却一下子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赵国栋劲儿何等大,软玉温香扑鼻也只有一瞬间,上来的人一下子就被撞了个骨碌碌往下滚,赵国栋心中一惊,赶紧丢下自己手中包,忙不迭的去抓往下滚的的女孩子,却未曾想到只来得及抓住对方的裙袂“哗啦!”一声脆响,半幅裙袂都被撕了下来,女孩也没有能站稳,摔了个倒仰,雪白如玉的长腿露了出来,一条半透明的紫色真丝内裤跃入赵国栋眼帘。

  “啊!”女孩子强忍住疼痛一边拉着破烂的裙袂遮掩着自己的下体,一边支起身来。

  赵国栋头大如斗,赶紧上前想要扶起对方,女孩子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正要怒声呵斥,两人Q光一月巨,都是一怔:“是你?!”

  “哎呀,高婵,真是对不住,是我不好,对不起,真是对不起!”赵国栋忙不迭的道歉,一边环顾四周,还好这会儿没有谁是楼梯,都是坐电梯,这也是两人都没有在意的缘故。

  疼得直咧嘴抽冷气的高婵眼眶中泪珠转了几囹,还是没有能忍得住,终于落了下来,倒不完全是因为疼痛,在一个大男人面前摔了个四仰八叉,裙子也被对方撕掉半幅,内里春光乍泄,委实让人羞愧难当,这又羞又痛又气之下,这泪珠就忍不住汩汩往外冒。

  “你是怎么在走路,怎么连路都不看?!”高婵下意识的蹲了下去,一边抬起头来带着哭腔道。

  “真是不好意思,脑袋里想事儿,也没有注意到还有人和我一样走楼梯,我的错,我的错,你脚没啥吧?”赵国栋透过光线注意到对方膝盖处已经被蹭掉一大块皮,血丝顿时浸润了出来,看上去还真有些触日惊心。

  “你说呢?”高嫦被赵国栋这一提醒,更感觉到膝盖处疼痛难忍,再一看,除了膝盖处蹭掉一大块皮外,连左腿的大腿内侧也被瓷砖棱给刮了一道粗粗的血印子,血珠已经慢慢的渗了出来。

  看见高婵泪光盈盈,赵国栋知道只怕自己这一撞还真撞出麻烦来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有问题赶紧医,没问题也包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