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四节 往事如烟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四节 往事如烟

  我这个样子怎么走?他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语疼,脸顿时红了起来。

  赵国栋倒没有注意这么多,只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连走路都能撞伤人,而且还是一个他绝对不想接触的人。

  不过对方裙子也的确是自己手忙脚乱之下下意识之举,这裙子质地也大不结实了,这一拉也能撕成两半!

  赵国栋下意识的瞅了一眼,女孩子半边裙子都被撕开,小半个屁股和一条大腿都裸露了出来,虽然高婵竭力想要遮掩住,但是角度原因,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左侧的臀部也暴露在赵国栋的眼帘中。

  “我把车开到楼下,你直接上车,我迷你去医院检查,顺便找家服装店替你买一条裙子,怎么样?”摊都摊上了这事儿,赵国栋见脱不了身也就只有三下五除二,老在这儿呆着,被人看见「真还说不清道不明了,若是让高志明看见,那还得了?还真要以为自己对他女儿有啥不轨呢。

  高婵也觉得只有这样,加之膝盖也是疼得厉害,便应盘-点头。

  赵国栋鬼鬼祟祟的将车开到楼下,瞅瞅四处无人,赶紧下车,扶起躲在门边的高婵一瘸一拐的上车,然后跳上车一带油门,飞快驾车逃离现场,几乎要赶上做贼一般,动作之敏捷,反应之灵活,赛过自己当年在派出所当警察的时候。

  在安都街上寻摸了半天,总算找到一家服装店,可高婵腿疼得厉害,赵国栋只好买了一条裙子让高婵就在车上换。

  这车上空间就只有这么大,赵国栋也只有下车让高婵就在丰里换了裙子,这才寻摸着找到一家临街医院,搀扶着一瘸一拐的高婵到医院照了张片,还好,骨头没伤着啥,就是皮外伤和大腿肌肉拉伤,得休息几天。

  “不想回家?不想回家你想上哪儿?”赵国栋警惕的皱起眉头这小丫头想干啥?

  “天气这么热,回家还不是只有秦电视?”高婵百无聊赖的道:

  “还不是因备你,如果我没有受伤,我还打算去游泳呢,现在我怎么办?只有呆在家里,连澡都不能洗!”

  赵国栋啼笑皆非,这个女孩子似乎还真的粘JL自己了,自己似乎和她并不熟悉,自己也还有事情,可要这么把别人丢下也说不过去,说到底也还是自己把对方撞伤了。

  “那你想去哪儿?我送你去,我还有事情,不能一直陪着你在这儿干耗啊。”赵国栋挠挠脑袋。

  “哟,我知道你是市长啊,大忙人,好了,你就把我在这儿扔下来算了,我自己走!”高婵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事儿自己算是给摊上了,自己怎么就和这唐谨一家如此有缘呢?到靖县调研要碰上这么一桩事儿,到组织部来一趟也能把这女孩子给撞伤,这难道是冥冥中的天意?

  高婵游目四顾,赵国栋站在角落了通着电话,她瞅了一眼,见对方似乎神色很严肃,估计对方是真有正事儿。

  这个家伙原来真和自己表姐是一对儿,难怪自己看得面熟,回到家中琢磨了许久,直到陪董葳去感谢这个家伙时才隐约感觉到似乎他就是自己表姐原来那个男朋友。

  不过那都是六七年前的事情,那会儿自己还刚刚上高中,啥都不懂,除了感觉到表姐似乎相当幸福甜蜜之外,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个家伙,倒是有一日在表姐寝室床垫下看见一打避孕套,吓了一大跳,这才知道表姐早就和这一位有过那种事情了。

  但是后来就再也没有听到过表姐提及过这个人了,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表姐生活中出现过一般,自己问起表姐,表姐也只是淡淡的道说分手了,而问起母亲,母亲也是支支吾吾不愿多说,当时自己也很奇怪,表姐和那个男人都已经有过那种事情了,怎么还能分手?

  不过高婵知道表姐似乎后边的感情生活一直不太顺,后面接触了几个对象也就都是见了几面就没有再来往,到这两年表姐更是一心扑在了工作上,现在已经是天河分局的户政科副科长了,据说马上就有可能提拔为科长,成为天河分局最年轻的科长。

  高婵一直很怀疑自己表姐和那个消失在表姐生活中的家伙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可是表姐不愿多谈,而母亲则是多问几遍便要发火,似乎有点心虚气短的感觉,倒是父亲态度平和,只是叹气,但是也不愿多说,只说表姐和对方无缘,而那个人现在是前途无量,这让她很是好奇。

  只是后来自己高三压力越大,而上了大学之后自己表姐似乎也走出了阴影在工作上颇为出色,这桩事情也就渐渐淡忘了,没想到自己却又会以那样一种方式和这个男人见面。

  董葳她家里的事情总算是解决好了,董蒇父亲重新回到了岗位上,而县教育局方面也同意在明年的民转公指标中专门拿出一个指标解决她父母中一人,至于公安局拘留的问题,好像是公安局主动撤销了,当然董葳家也放弃了追诉赔偿的要求。

  这个男人说话算话,兑现了他自己的承诺,这让董葳一家人都对这个已经贵为副市长的男子感激涕零,这让高婵很有些不忿,这年头老在演什么《包青天》,似乎这个姓赵的也就成了包青天一类的人物。

  当赵国栋回到茶座旁坐下时,高婵才如梦初醒般从浮想联翩中回过神来。

  “你好像真的很忙?”

  “是有些事儿,还有几天就是贸投会开幕了,免不了有些事情,得安排好。”赵国栋小心翼的回答道,这个丫头的嘴巴很是尖利,稍不注意就得被她给套进去。

  “你要真忙,你就去吧,不用管我-0”高婵瞟了对方一眼,淡淡一笑道。

  赵国栋越发警惕,赔笑道:“都安排好了,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弄得你成这样,不会破相吧?”

  “破啥相?就是腿上有点伤。”高婵有些脸红。

  “呵呵,现在有些女孩子很讲究这些,若是留下瘢痕岂不遗憾?”

  赵国栋随口道,却发玖这个女孩子似乎有些神思不属,望向自己妁目光也与上一次见自己时大不相同,总有那么一抹若有若无的怪异之色,似乎是想要看穿自己什么似的,赵国栋对此也是相当敏感,约莫猜测出这个丫头是不是觉察出了什么,只是不知道这丫头究竟从哪一处知晓自己,是唐谨还是高志明唐玲两口子那里?

  高婵也注意到了赵国栋好像是在仔细观察自己,脸一红,将目光闪开,赵国栋更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还有些拿不准对方今日这样纠缠于自己究竟有何由头,往日的种种似乎又慢慢浮起在心头,只是往事只可追忆,却不可能在回到从前了。

  “高婵,你知道什么?”赵国栋陡然的发问让高婵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突然间腿部的剧痛又让她“哎哟”一声突然歪倒在座位上,慌得赵国栋赶紧扶住对方腰肢肩头,清新鲜活的少女气息这一瞬间也传递入赵国栋鼻腔间,颇是惑人。

  扶高婵重新坐好,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坐回自己位置,淡淡的道:“你不用掩饰什么,我知道你,就像你也知道我一样。”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高婵脸色绯红,少女情怀此时正在冉冉绽放,鸟黑油亮的眼瞳却是忽闪动人,眉蔡春山,唇若涂丹。

  “嗯,就是那一夜,你走后我就在琢磨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后来就想起了,在唐谨的相册里见过你,不过那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小丫头。”赵国栋也有些无言的感慨,有些事情不是想忘记你就能忘记得了的,铭刻在心版中的每一笔每一划都如铁划银钩,深入骨髓。

  高婵也很敏感,她觉察到赵国栋这一瞬间的迷惘和伤痛,迟即问道:“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姐?”

  赵国栋怔了一怔,仔细打量了一下高婵的神情,看对方不似作伪,这才淡淡的苦笑道:“这个问题你该问你表姐才对。”

  “可我表姐和你表情一样,都是这种苦笑表情,不肯多说。”高婵越发好奇“我知道你当时和我表姐应该都要谈婚论嫁了,我表姐也爱你爱得死去活来,每个周末都要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你会离开我姐?”

  “爱得死去活来?”赵国栋抬起目光望向窗外,窗外江水如碧,河畔枝叶摇曳,昔日宁江江畔那一幕幕花前月下,下意识的摇摇头“往事如烟,此情只可成追忆了。”

  不管高婵怎样刨根问底,赵国栋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已经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他不想再生出什么;&&A澜,自己的感情已经够复杂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离不开和唐谨运段感情。

  不过从高婵嘴里知道了唐谨现在的情况也让赵国栋心中微颢,户政科长,又是一个独身,难道说和自己有过纠结的女人都选择了独身?赵国栋不相信自己魃力如此巨大,但是他有些惊讶而又羞惭的发现自己在得知这个消息时竟然从内心深处生出一抹得意和喜悦,这让他为自己的卑陋感到无比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