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五节 公私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五节 公私

  熟悉妁身影跃入眼帘。

  “今天下午,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姚文智在锦江酒店会见了中华联合投资集团常务董事刘乔、沧浪集团常务副总裁屈直、天孚集团副总裁瞿韵白一行,姚代市长对沧浪集团旗下沧浪置业与安都天孚地产联手进军安都商图表示欢迎,姚代市长表示安都是全国内陆地区最大经济最活跃的城市,也是整个内陆地区的区域商业中心,安都欢迎有实力的外资和民营企业来安都发展,并将营造一个最适合非公有制经济企业发展的环境来打造活力之都,…””

  赵国栋看见姚文智那笑容可掬的脸就觉得气闷,怎么沧浪和天孚突然想起来要进入安都的商业地产了?姚文智这个家伙还真是会把握机会啊。

  其实赵国栋是知晓这个计划的,沧浪置业和安都天孚地产联手开发城南核心区最大的一块地皮…葫芦洲地块,双方已经草签了协议,中华联合投资、沧浪置业和安都天孚地产三家协议取得了这块面积约二千二百亩的超大黄金地皮,而三家将联手与安都市政府共同开发这一集会展、商业和居住为一体的黄金地块。

  其中中华联合投资、沧浪置业和安都天孚地产将在三年内耗资二十个亿为安都市政府建设一座现代化的新国际会展中心,其中包括一座巨型歌剧院、一个艺术展览馆、一座历史博物馆、一座多功能音乐大厅,而且还将在一期结束之后的三年内为安都市政府建设一座现代枨柏城市综合文化艺术中心。

  这种以建设方投资为政府建设公用设施来换取土地开发权的方式并不少见,但是像这样超大规模的投资力度在国内也相当罕见单单是沧浪和天孚两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中华联合投资的介入成就了这一大伟业。

  只不过赵国栋也没有想到沧浪和天孚也会选择在贸投会期间来演这么一出,毫无疑问这也是姚文智搞的名堂,选在这个时候将这个项目来签约,无疑可以凸显安都招商引资的成果,尤其是中华联合投资来自香港、沧浪置业来自沪江,更足以证明安都招商引资的广度和力度。

  门厅处响起细碎的脚步声,瞿韵白走进屋就看见了赵国栋似乎用一种怪异的目光在瞅着自之,瞿韵白讶异的看了看自己衣着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这才娇嗔的瞥了赵国栋一眼:“怎么了,我穿这一身没有啥不妥吧?”

  “没有,我只是刚在电视上未见了你的光辉形象,想看看你本电视上和在下边有什么不一样。”赵国栋站起身来“屈直这个家伙来了?”

  “哦?新闻里都出来了?安都电视台?”瞿韵白脱下皮鞋换上拖鞋,然后走进卧室换衣服。

  “嗯,韵白,你和屈直可真是会替姚文智造势啊,怎么,打算贸投会期I旬签约?”

  “是啊,姚市长这么要求,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不就是凑凑热闹,造造气氛么?”瞿韵白换了一身真丝睡衣出来,只要回到家中瞿韵白就不想出门,一身轻松,看看书,写点东西,没事儿看看电视,最惬意不过了,只不过自从到了天孚之后,这种时间就少了许多了。

  “这年头都学会这一手了,咱们怀庆也是把和讯科技这个项目留在贸投会其间最为压轴戏,据说省里也是这个意思,看来大家都是故足了劲儿要比一比啊。”赵国栋无奈的摇摇头。

  “哦,对了,圄栋,和讯科技既然投资规模如此之大,既要见厂房,还有研发和行政办公大楼,我们天孚建设也想来投标这个项目,不会影响到你吧?”瞿韵白也是在商言商,既然到了天孚,她也就一门心思替天孚着想,也就顾及不到赵国栋这边了。

  “天孚真的缺这个工程?”赵国栋皱起眉头,他最不希望见到天孚进入自己工作范围之内的领域,这样很有可能有瓜田李下之嫌。

  “国栋,这不是天孚缺不缺这个工程的问题,我们是打算光明正大的竞标,华芯国际项目的建设工程我们拿下了一半,公平竞争所得,你们怀庆和讯科技项目也可以拿出来公开竞标嘛,我们天孚若是没那本事拿下来,拘拍手就走,我们只希望有一个公正的平台而已。

  ”瞿韵白并没有因为赵国栋的话语而退缩,毫不客气的道。

  赵国栋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瞿韵白嫩白的娇靥,见对方没有半点开玩笑的神情,不禁啼笑皆非“韵白,你似乎忘了我在怀。庆当常务副市长,而天孚集团我父亲却有相当股份?如果说有人就此发难,我怎么解释?

  “国栋,我觉得这不是问题,第一,天孚集团是你父亲的股份而非你的股份;第二,天孚集团的壮大发展和你本人手中的公权没有任何联系,这一点可以通过调查获知;第三,像和讯科技这样的纯台资和外资的项目,我相信按照惯例都会实行公开招标,这不是政府项目,,开招标那就是优胜劣汰,由业主自己说了算,难道这也不行?”

  瞿韵白含情脉脉的靠着赵国栋坐下,两人似乎都越来越忙,瞿韵白出差时间也开始增多,而赵国栋这段时间也是忙得晕头转向,经常两人都碰不到一起,有时候瞿韵白回来,赵国栋又回来不了,而有时候赵国栋回安都了,瞿韵白又在外地出差了,往日的一周两会三会,渐渐降低到了一周一会,更多的时候都只能用电话来聊解相思之情了。

  “韵白,我说不过你,不过我想问一问,葫芦洲地块你们不是已经取得了开发权,我看今后几年你们天孚建设只怕都会扎在这项工程里吧,还能有多少精力去外边承揽项目?”赵国栋好奇的问道。

  “国栋,我说你是真不知道自己家底呢还是咋的?还要我这个外人来给你解释。”瞿韵白娇媚的瞥了自己情人一眼“先不说这样大一个项目是多家投资,刘乔的性格想必你也知晓,怎么可能拿给天孚建设一家做?这样一个项日仅仅是一期开发我估计就会超过八十个亿,除了三家投资外,银团贷款也会占相当大一部分,所以肯定会通过公开招标,当然我们天孚建设自信可以在其中拿下相当份额。”

  “韵白,你是外人么?”赵国栋笑了起来,很随意的道:“我打算把天孚一部分股份转让给你。”

  “什么?!”瞿韵白大吃一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不说天孚集团现在发展势头正猛,仅仅是目前天孚资产也在五十个亿以上,净资产也r至少有三十个亿,按照目前发展势头,天孚两三年后资产过百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赵圄栋这一句话可真是惊天动地,让素来理性冷静的瞿韵白也是心旌动摇。

  “韵白,你这是怎么了?这好像不像你的风格啊,难道说你和我还有什么区别么?”赵国栋瞥了瞿韵白一眼“这也值得你这样?”

  “国栋,你这是什么意思?”瞿韵白脸色有些微微发白。

  赵国栋立即意识到对方有些误会了,连忙把对方揽尽自己怀中,但是瞿韵白身躯显然有些僵硬,赵国栋知道自己不把话说清楚,只怕今晚就别想好过了。

  “韵白,你不要误会,我有两个意图。”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自顾自的道:“一来我盘葬过,现在我父亲其实也就是我在天孚中占有百分之二十八左右的股份,培哥的股份大概在二十五,辉哥大概有百分之十八左右的股份,我们三人所占股份就超过了公司股份的七成,我打算把第一大股东位置让给辉哥,所以我打算把百分之五的股份转让给你,这样可以避免我父亲也就是我的暴露几率。”

  瞿韵白的身体渐渐柔软起来,她意识到自己有些多心了。

  “二来你也是集团副总裁了,你见过哪个像副总裁这样的高层没有持有公司股份?一方面集团股东们不会放心,而来你自己也就欠缺一点影响力,所以持股是必需的,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股份,连林维东都有百分之二的股份,我想百分之五的股份算是够分量了。”

  林帷东也是天孚集团副总裁,主要负责建设这块业务。

  百分之五,那也就意味着两个多亿的资产转移,瞿韵白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赵国栋的这个提议。

  “怎么了?韵白,不至于吧,我们俩还在乎这个么?”赵国栋笑着打趣瞿韵白“你整个人都是我的,难道还这么计较这些?”

  虽然和赵国栋同居了这么多年,但是瞿韵白还是有些受不了赵国栋这种放肆的话语,娇嗔道:“谁是你的人,你的人在京里。”

  “说好不提这个的。”赵国栋佯怒道:“你知道我心就足够了。

  “哼,知道你心的人多了去,我看你这心也大丰富多彩了一点。”瞿韵白不动声色刺了自己情郎一句,揶揄道。

  “韵白,我投降了还不行么?”赵国栋招架不住,举手告饶,见瞿韵白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知道对方是故意,索性就一把将对方揽入怀中,恣意亲昵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