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六节 安排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六节 安排

  瞿韵白身体不及徐春雁那等丰腴娇美,也不如古小鸥那等结实健美,更不像徐秋雁那样饱满坚实,和程若琳的娇柔腻滑也有些区别,但是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但久磁力,牢牢吸引着赵国栋的身心。

  二人从第一次算起,在一起已经有快六年了,赵国栋仍然是无比贪恋这具胴休,从无厌倦之意,无论是在宁陵还是在怀庆,每一次回安都赵国栋想到的首先是瞿韵白,和瞿韵白在一起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愉悦和幸福感。

  瞿韵白有些无奈的看着贪婪的在自己身上逡巡的魔掌,丝绸睡裙慢慢的被掀了起来,赵国栋极富技巧的拨弄着她身体每一处敏感点,两人对于对方都太熟怠了,甚至超过了互相,赵国栋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揉弄着撩拨着,一点一点将她的**之苗渐渐引发起来。

  当怀中丽人轻轻扭动着身体时,赵国栋知道丽人已经做好了迎接自己的准备。

  安芬的细丝无痕内裤被翻卷着褪了下来,浓密乌黑的毛发被修剪得整整齐齐,一道若隐若现的鸿沟潜隐在莎草之中。

  赵国栋摇摇头,这大概又是那个文彦华劝导着干的好事,。

  瞿韵白现在关系最密切的闺中密友就是她了,五一期间两人还一起去了香港和澳洲度假,这等据说流行于上流社会的时髦美体术其实并不新鲜,不少都是女性为了讨好快上人情郎而为,只是赵国栋也没想到素来保守的瞿韵白竟然也能接受这等在原来她怕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吧,看来在天孚集团副总裁这个位置上对她的改变还真是不小,至少在追求美的观念上起了很大变化。

  似乎是觉察到了情郎的目光汇聚之处,瞿韵白有些羞涩的夹紧双腿,宛若蚊蚋般的细声道:“好看么?”

  嗯,挺好看,我喜欢。”赵国栋灿然一笑,手指却已经探了去“去香港时做的?”

  嗯,文姐和我一块儿去做的,贵了一些,但是我觉得值。”瞿韵白分开双腿,一层玫瑰色的红潮渐渐在她白玉般的脸庞上浮起,尽情的感受着情郎的爱抚。

  赵国栋的蜜吻从瞿韵白的嘴唇到耳后,渐渐下滑到锁骨再到**。

  极度的兴奋让瞿韵白的**肿大挺立起来,赵甩栋轻揉细捻,阵阵放电般的酥麻感从**呈放射状向瞿韵白全身传递,瞿韵白身体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那放电般的酤麻味道似乎在全身换绕了一囹回到了自己身体最隐秘处,激起阵阵潮意。

  两人已经有些时间没有在一起了,小别胜新婚这句话形容现在再合适不过。

  赵国栋轻轻翻转瞿韵白的身体,在瞿韵白幽怨的回眸中,凶悍的刺入她的身体中。

  ↓喹!”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火热的花径甬道被野蛮的破开,酣畅淋漓的欢爱大战从客厅演绎到卧室。

  深紫色的床单上,韵白雪白如玉的全身都呈现出一种惊人的玫瑰色,一对雪白丰腻的粉丘摇曳生姿,晃动的螓首脸上那种快活到了极致间夹杂了一抹痛苦的挣扎感,喉间回肠荡气的婉转**,简直就是一味味最好的催情剂。

  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将瞿韵白抛上浪峰云间,瞿韵白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全身像棉花一般松软开来,随着骑在自己身上的爱人纵情筛动,喉间那放荡的声音难道真是自己发出的?瞿韵白简直想要掩住自己的耳朵。

  恩爱缠绵,随着赵国栋身体的变化,虽然身处兴奋极点,瞿韵白还是很警醒的觉察到了,赶紧翻转身体想要从枕下拿出保险套来。

  “韵白,不用,今天不想用。”赵国栋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如此兴奋,也许是瞿韵白的改变所刺玫,也许是今日高婵的出现应先到了自己心绪,总之他只想尽情的享受这份狂欢。

  不,不行,国栋,我还在危险期。”瞿韵白一惊,赶紧想要勒住自己身上这匹野马的缰绳。

  “没关系。”赵国栋伏下身体,温柔而有力的耸动着“韵白,也许我该给你一个孩子,难道你不想要么?

  啊?”瞿韵白身体骤然一紧,抬起目光,却见得赵国栋眼中满是柔情蜜意,深深的压了下来将她的嘴唇堵住,没等她惊醒过来,一股热流已如潮水一般冲入她的身体中。

  缠绵绻缱,轻怜蜜爱,瞿韵白有些失神般的蜷缩在赵国栋怀中,似乎久久没有从先前的欢爱中清醒过来。

  “为什么?”良久,瞿韵白才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该因为我而失去当母亲的机会。”赵国栋泰然道“我感觉得到,韵白,你想要个揍子,那我就给你一个孩子,不好么?”

  瞿韵白身体一颢,不能做母亲大概是每个女人的终生遗憾,瞿韵白不想结婚,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不想要孩子,但是和赵国栋在一起她却不能考虑许多,没想到赵国栋的观察力竟然如此细腻入微,居然能够知晓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私密,此刻她内心不由自主的涌出一股暖流。

  赵国栋似乎感受到了瞿韵白此时内心的心情,将瞿韵白搂得更紧“韵白,其实我希望你离开政府机关也就有这方面的想法,这样一来我虽然有限制,但是你却没有了限制,现在你可以移民到香港或者美国、澳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如果还想多要一个孩子,一样不成问题,我相信我们俩的身体都不是问题。”

  瞿韵白有些羞涩的拍打了赵国栋**的脊背,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子宫里仿佛已经有了一个新生命在其中孕育,今天虽然不是排卵日,但是也刚过两天,也不知道今天的欢爱是否会真正怀孕。

  见瞿韵白只是默默不语的蜷缩在自己怀中,赵国栋也能理解,毕竟突然遇到这样大的事情,她也的确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国栋,我现在还不想要孩子,我才到天孚,工作刚刚上手,如果怀孕,那也就是说最迟今年年底我就得接下工作,而且还得办理移民手续,这些都会牵扯很多精力,我觉得要不再等两年。”瞿韵白将自己脸贴在赵国栋胸前,幽幽道。

  “韵白,你都快三十四了,再过一年你可就是高龄产妇了。”赵国栋提醒道“男人没啥,六十四都能行,可你们女人不行,年龄大了,一来到时候想要孩子未必能要上,二来怀上了也有风险,所以我建议你最好能尽早要。”

  “至于办理移民手续,运算啥问题,难道还要你去亲自办不成,现在多的是代理公司,你只需要找一家正规代理公司,资料交给他们,哉付够,到时候一切都替你办得妥妥帖贴的,至于你想要工作那还不简单,就算怀上了,前几个月你也可以一样工作,只是需要注意别劳累少出差罢了。”

  听得赵国栋这般一说,瞿韵白才是心中落定,她原本有些担心赵国栋是嘴上说说而已,却没有想到赵国栋替自己想得这样细致这样深远,显然也是早就在考虑琢磨这件事情,心中更是感动,只是她素来不喜欢形诸于表面,心中虽然柔肠辗转,却也只是紧紧搂住情郎虎腰。

  “不说这事儿了,做人工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成的,今天未必就能成功呢。”赵国栋抚弄手一把瞿韵白半掩的胸房,一边恣意把玩,一边道:“你想移民到哪儿先要考虑清楚,香港还是美国,或者澳洲?”

  “我还没有考虑清楚呢。”瞿韵白娇嗔的白了赵国栋一眼。

  “香港应该最合适,毕竟都是自己国家,来往也方便,同种同族,澳洲环境气候最好,美国呢,我不太喜欢,不过很多人似乎移民都首选美国。”赵国栋随口道:“我看还是香港最好。”

  瞿韵白却岔开话题:“国栋,我看你今天好像有些J事?”

  “哝,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把你肚子里的事情解决了,我就哈心事都没有了。”赵国栋手滑到瞿韵白温润腻滑的小腹上调笑道:“真想看看韵白肚子鼓胀起来的时候是个什么样。”

  被赵国栋戏谑的话语逗得又有一些意动神摇,瞿韵白好容易才克制住自己的情思“国栋,别打岔,我知道你有心思,是不是工作上的事儿?”

  “没啥,就是咱们怀庆班子要有调整,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动,我就在琢磨我的定位该在哪儿。”赵国栋手从瞿韵白身上收回枕在脑后,靠在床头,若有所思的道“在怀庆一呆就快两年了,总觉得没有在宁陵那边干得顺心舒坦,如果可以的话,我真还愿意选择回宁陵。

  “是不是觉得怀庆这边没有能说得来的一句话的朋友?”瞿韵白反问道。

  “说不清楚,也许是我自己还没有真正融入这个群体,嗯,或者说我自己没有完全摆正位置吧。”赵国栋笑了起来“我倒是觉得我更适合当一把手,当副手真不太适合我,恐屈得慌。

  赵国栋一句话出口,把两人都逗得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