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八节 斗法 2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五十八节 斗法 2

  “任省长。限千展馆空间有限,我们摆在外边的辛要是我们怀庆自然风貌为主,如果是真正有兴趣进行深层次交流的客商,我们也备有专门的几张光碟,随时可以进行演示,而且我们也备有专车,如果有客商感兴趣,我们的陪同人员可以随时带领他们去实地了解考察安然脸上浅笑吟吟,自然大方。

  “而且这几位工作人员都是我们从几大厂和各县区专门选拔出来,提前两个月就开始做毛练准备,她们对我们怀庆的基本情况都相当熟悉了解,而且都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培毛,比如说小张她来自机床厂宣传科,时机床厂情况十分熟悉。我们就重点培了她对怀庆人文自然情况的了解,以便于对任何客人都可以作常规性的介绍交流,如果对与机床厂合作有兴趣的客商,就可以让她进行专门介绍。”

  “噢?”任为峰大感兴趣,没想到怀庆方面准备的这样细致入微,看样子是真的要想在这个贸投会上出出彩,“各县都有专门的准备么?。

  “嗯,每个县都派出了两名工作人员,她们都对各自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情况了如指掌,而且还懂英语,单纯的介绍交流绝对没有问题安然见任为峰如此感兴趣,也是颇为得意,“任省长,这可是我的主意喔

  “唔小安不错,怀庆地处我们安原腹心地区,的确需要有敢为天下先的气魄,贸投会是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不管能否吸引到投资商来,至少你要像客人们展现你们怀庆的风采,让大家对你们怀庆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同时要把你们怀庆最美好最优越的一面奉献给客人们,这样才算成功。”任为峰深有感触。“不要寄希望于这一场贸投会就能吸引到多少项目来投资,那都不现实,你们怀庆的和讯科技项目难道是一场贸投会人家就来投资了?没有前期的充分准备和舟通,人家会来么?”

  安然点点头,“任省长,我们也早就有这方面思想准备,我和赵市长商量过,也就是考虑把我们怀庆的美好一面和优越的条件展现出来,同时也要体现我们怀庆政府工作作风和干部素质的非同寻常,只要这两方面的目的达到了,就算成功了,至于能签到几笔投资。拉来几个。项目,我们并不看重,也没有压力。”

  赵国栋到展场时,安然已经陪着任为峰去看其他展区了。

  怀庆展区在整个安原省的展区中算是比较大的,但是和其他地区展台有些不一样的是怀庆并没有把自己所谓改革开放二十年来国民经济发展情况来…展示,而更多的以图片和文字来介绍怀庆悠久的人文历史和优美的自然风光。

  经常和刘乔以及沿海客商朋友们打交道的赵国栋很清楚这种贸投会虽然名声喊得响亮,但是真正能够直接在这个贸投会上达成签约下单的事情屈指可数。

  对于投资看来说这样在会上草率作出决定,这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表现。

  有哪一家投资商会粗略看看展板,然后和你政府官员随便聊几句就几百万几千万砸下来了,美不死你,这样的投资商只能说是败家子,即便是投资在这里也多半是惨淡收场的结局。

  安然有些来头,赵国栋虽然还没有摸清楚对方来头,但是毫无疑问安然和任为峰也是比较熟悉的。前几次和任为峰在一起吃饭,也听任为峰问及过安然的情况,倒像是任为峰的晚辈一般。

  而任为峰也是从安原本土成长起来的干部,这也就更加深了赵国栋对安然的怀疑,这位安市长多半都应该是安原本省某个政治望族成员,只是这安姓并不多见,赵国栋寻摸了许久也没有想起安原这一二十年里有哪个家族是姓安的,只能怀疑是外戚了。

  赵国栋看了四周,怀庆展区因为要避开安都的风头,所以位置不是很好,稍稍有些偏,不过还算当道,这个时候客人们都已经开始入场,不过多半都是一些走走过场,扮扮形式而已。

  怀庆展区不规利设计也很大方得体,安然在这方面还是花了一些心思。

  在展板内容上赵国栋也力主突出怀庆人文历史的厚重和自然风光的优美,后来也是市里边其他领导觉的这有点脱离了贸投会的主题提出异议,才又适当加了机械工业方面的成果,但是在赵国栋看来反而变得有些不伦不类,所以就把机械工业这一板块混在了改革开放二十年成就里,总共也只占了一小部分。

  “赵市长,安市长她陪任省长去转一转去了赵国栋正在疑惑安然怎么会不在,这开幕式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没准儿那位领导对文艺表演没兴趣,转悠过来,倒不是说一定要有领导在这里候着,但今天肯定得有领导在撑场面才对。

  这都是各单位各区县千里挑一选拔出来的,说得难听一点也就是代表着一个单位一个区县的形象,贸投会上来自五湖四海的各地客商都有可能要来,怎样凸显提升怀庆品味素质,这也让赵国栋和安然煞费苦心,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以往传统的模式,转而用这种以工作人员一对一式的介绍服务,外加多媒体演示来介绍怀庆。

  “我是中南锅炉厂的,赵市长我见过您,上一次您来我们锅炉厂调研时我就见过您

  中南锅炉厂是三线内迁企业,是由沪江锅炉厂部分内迁后建设起来的企业。其中大部分都是沪江人,一走进沪江锅炉厂就感觉像走到了沪江。到处都是一片咖唯呀呀的沪江话,外人根本就听不懂,后来进入七八十年代陆续在安原本地招工,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善,但是目前这家企业主要管理层和技术人员还是以沪江籍为主。

  女孩子皮肤生得白净细腻,眉目如画,眉宇间一股子灵性劲儿,嘴角挂笑。一身统一的白色短袖衬衣外加一尾时尚花色小领带,下边一条半截短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皮鞋,初一看和其他女孩子没啥差别,但是唯有胸前一枚中南锅炉厂的铭牌证明她的身份。

  当初安然就坚决要求统一服装,几大厂都不同意,希望排出的人员能够穿各自的厂服,这样可以表明各自的身份,但是安然坚决不同意,称既然是以怀庆一个整体的名义参展。那就必须要步调一致,双方争执不下。最后还是赵国栋出面协调,统一看装,但是各企业可以佩戴自己的全业标记。

  “噢,锅炉厂的啊?准备好没有,听说国家经委邀请了南亚几位客商要来,估计可能会到我们怀庆看看你们中南锅炉厂,没准今天就要到现场来看看呢赵国栋随口道。

  “放心吧,赵市长,我们准备了这么久,胸有成竹了。”小姑娘一挺胸脯,白色衬衣下浅粉色的文胸花纹也是若隐若现。

  见赵国栋挺随和,原本有些在后边休息间和旁边的女孩子都凑了过来,能和领导在一起说说话,加深一下印象谁不愿意?何况赵国栋人这么年轻,又是常务副市长,没准儿啥时候就能碰上一段机缘呢?

  一下子莺莺燕燕来了一大帮,簇拥在赵国栋身畔,这都是各县区奉企业里千挑万选出来的女孩子,绝大部分都是大学生。而且人才口才那都是没得说。代表着各自形象,看的赵国栋眼花缭乱。这左一句右一句,问的赵国栋也是应接不暇。

  好容易才摆脱这一帮女孩子,让她们各自归位这文艺表演一结束,客商们和领导们都会下来到各展馆看一看,虽然不太可能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但是这也是展示地方形象的机会,也不能忽视。

  “赵市长,您怎么亲自在这儿啊?”

  陪着几个肌肤黝黑一看就知道南亚客人而来的斯文中年人老远就和赵国栋打招呼,“隋总,您纳税人都来了。我们是公仆还能不来,怎么陪几位客人来看看?”

  “嗯。几位巴基斯坦的客人,他们先过来看看,下午要去我们厂里。我就陪他们过来小单表现不错吧?”

  隋扬是中南锅炉厂副总,和赵国栋也比较熟悉,赵国栋三次到中南锅炉厂调研,都是他主陪,也曾经和他开玩笑,说他另一个名字叫淫君,姓隋本来就够少了,名字还叫扬,这隋场帝杨广,荒淫无道的昏君。

  “嗯。小单?你说你们厂里那个小姑娘?嗯,挺灵性的,表现不错赵国栋笑着点头。

  隋扬把巴基斯坦客人介绍给了赵国栋。寒暄之后便带到中南锅炉厂展板面前,而那位小单早已经把影碟机准备好,开始介绍完毕就要放影碟。

  “赵市长,是不是在这儿等宁书记和应省长?”隋扬一边关注着姑娘的介绍,一边随口问道。

  “哦?宁书记他们要过来?不会吧。他们上午都得忙着接待会见吧赵国栋也没在意。

  “是么?刚才我去接客人的时候,文副总理正在会见来参加这次贸投会的一些外国客人,这几位客人就是跟着他们商务部长来的,文副总理也接见了他们商务部长,好像文副总理一会儿要下来看看,我估计宁书记和应省长得陪着吧?”隋扬笑着道,“这可是面圣的好时机啊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嘴上却是笑着却道:“呵呵,面圣?我面前不就是一个圣么?隋场大帝,胡天胡地?!”

  “去年的!不和你闲扯了,我得去陪客人了。”隋扬和赵国栋握握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