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一节 斗法 5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一节 斗法 5

  为全省推进这项工作开一个好头!”谭立峰瞅了一眼另一侧面带微芙的市委书记陈英禄,沉声应道。

  “嗯,英禄,这项工作省委相当重视,宁书记和我以及戈部长为推进这项工作进行了专题研究,提出要在下半年全省铺开并且落到乡村一级基层组织,尤其是要针对乡村基层政权的支部书记和党委书记进行专题学习培“提高他们在政治素质,培养和提升他们带领群众致富的能力,让他们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的过程中来锻炼水平树立威信。”

  燕然天目光坚定“这是一项恒久而艰巨的工作,尤其是基层干部素质和能力提升,关系到我党执政基础,根基不牢,地动山摇,这句话就点明了我党在新时期农村工作中将要面临的重要课题。”

  “燕书记,既然省委把这项工作选到了我们怀庆作为试点,我们怀庆市委义无反顾,立峰同志长期工作在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对下边区县情况也十分熟悉,到时候我们市委也打算选择一个县作为先期试点,尽快打开局面,然后再在全市铺开,为全省推进这项工作打好基础。

  陈英禄态度相当明朗,既然省里边把任务交下来,那也是对怀庆市委的信任-,而且燕书记似乎对谭立峰颇为期许,陈英禄也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的角色,自然坚决附和了。迷走了燕然天一行,陈英禄这才匆忙往安都赶。

  今天是贸投会开幕第一天,何照成下午在省政府有个会,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当然也耍到现场去看一看。

  和讯科技签约各种前期工作已经准备妥当,明天就要由怀庆经济开发区和和讯科技签订投资建厂协议,和讯科技一期占地二十五公顷,主要是修建厂房,而二期将会跟进,包括行政办公楼和研发中心都讲在其中,总占地超过八十公顷,三期则还在规划中。

  看来谭立峰也知晓了何照厂成在贸投会一结束就将要到省全党校学习的消息,要不然燕然天也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为谭立峰造势了。

  陈英禄有些烦恼,燕然天已经或明或暗的给了自己一些示意,何照成到省委党校学习之后再回来的可能性就相当小了,他一走,这个市长位置就空出来了,要说如果省里边没有从外边来人的考虑,那么谭立峰就是最理所当然的顺位接班人,但是这其中也有一些变数。

  省里边来不来人现在还不清楚,连戈静都不清楚宁老板心中的打算,但是戈静也同样给了自己暗示,希望冉-己推荐赵国栋。

  陈英禄知道戈静和赵国栋关系不错,就像谭立峰和燕然天之间的关系一样,现在已经形成了二对二的局面,戈静一一赵国栋对阵燕然天一一谭立峰,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推荐看起来似乎很重要,一旦何照成不再回来,省委书记恐怕也要了解征求一下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意见。

  但这只是表面现象,相信无论是燕然天还是戈静都清楚,最终的决定权在宁法手中,自己的推荐并不起多大作用。

  而一地党政主官的决定权也决不可能落于其他人手中,或许一般的副厅级干部甚至省直部门的正厅职干部作为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或者组织部长都能有些发言权,但是作为对于一方社会经济发展有着莫大影响的书记市长角色,省委书记他不能不把这个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无论旁边人施加什么样的影响,对于省委书记来说如果他没有自己的看法,那这个省委书记就是不合格的。

  很显然现在宁书记似乎还没有拿定主意,或者说还在考虑之中,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特殊原因,燕然天和戈静才会不遗余力的从各个方面施加影响,一旦宁法真正拘板决定,二人自然也就不会在让自己作难。

  这个时候陈英禄甚至有些怀念起何照成来,不管怎么说何照成虽然性格方正古板了一些,但是这个人背后没有太深的背景,而且也没有太多心机,而何照成离开,无论是谭立峰还是赵国栋,都不是省油的灯。

  谭立峰城府深,在怀庆人脉广,根基深厚,情况熟悉,又有燕然天的支持,如果担任这个市长职位,很快就能上手,也能很快就把一帮干部凝聚起来,他有这份能力,缺点是这个人性格有些刚硬,不太听得进人言,另外在经济工作上也不及赵国栋那样思路开阔方法众多。赵国栋呢?和自己一样也是空降干部,虽然来了一年多,但是工作还是放在了政府部门这一块上,对你的情况不够熟悉,尤其是对f部情况不熟,也就是说缺乏人脉基础,如果担任市长可不就是像一般的副市长那样单抓某几项工作那么简单了,需要综合考虑政府部门的工作,同时还要考虑谁来担负起某项工作更合适,没有一个较为熟悉的环境,这个市长位置可不好坐。

  别看到何照成这个市长似乎当得有些窝囊,这一年多来都没啥出彩之处,但是就是这样换了赵国栋未必能达到这个水准。

  正职和副职之间的差别不仅仅是一个字,用人和做事这之间的区别在正职和副职之间显得特别明显,当副职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而当正职,工作你永远做不完,你就需要用好人,这就是区别,而陈英禄觉得,赵国栋在用人工似乎还欠缺一点火候。

  抛开省里边来人的可能性自己无法预测,这两人中间,如果让自己来选,自己会选择谁?陈英禄扪心自问。

  选择谭立峰无疑是最为稳妥的,陈英禄不认为谭立峰担任市长一职就能给自己带来多少麻烦,无论是资历还是政治驾驭能力,陈英禄都丝毫不担心谭立峰可以挑战自己,聪明如谭立峰,他只会积极配合自己,摆正位置,全力协助自己把工作拿起来,争取早日把自己送走。关键在于谭立峰具备这份能力么?

  要说潭立峰当这个市委副书记没的说,驾轻就熟,游刃有余,但是市长不一样,尤其是怀庆处于这样一个关键阶段,发展经济是政府的主责,尤其是要肩负起怀庆经济振兴这个重任,仅仅是依靠经验和人脉是不够的,而自己不想在怀庆市终老,那就得让怀庆打开扇面,在这一点上自己掐经济本来就不擅长,就必须要有一个能够锐意进取的角色!从这个角度来说,赵国栋无疑最合适,但是选择赵国栋同样有莫大风险。

  赵国栋搞经济有一手,但这个家伙喜欢剑走偏锋,做事用人也有些情绪化,这都是当一把手的大忌,就像是冶金机械厂改制之争一样,其实完全可以利用省纪委对国有资产流失的动作来达到意图,但是这个家伙却利用公安在怀庆乘势掀起一股打黑狂潮,弄得满城风雨,至今都还没有完全收口。

  作为副市长来说,这也许勉强能说得过去,如果是一市之长,那就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以赵国栋的性格,陈英禄也不认为他就可以在担任市长之后就能收心敛性,变得成熟稳重起来,没准儿一旦遇上个啥事儿,又得像马蜂蛰了一般,暴跳如雷,掀起一场风雨。

  想到这儿陈英禄忍不住摇摇头,自己操这么多心干什么,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能左右,只有-听其自然了。“

  高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就会转到这里来,自打那一日分手之后,高婵心间总是有意无意的浮起他脸上那种深沉的痛楚和寂寞的怅惘,这个男人似乎心里似乎还保留着表姐的一份位置。

  但是就像他无意间感慨而出那句话一样,覆水准收,好马不吃回头草,过去的就只有让它过去了,一切都不可能回到从拼了。

  这几天高嫦都是心神不宁,赵国栋优雅自如的风度和忧郁痛楚的表情都像是一块砖石一般牢牢的吸引着她,在表姐的描述中他的家庭相当一般,甚至可以说属于中下层,否则舅舅舅母也不会以门不当户不对坚决不同意两人交往下去了,他是怎么从一个普通警察几年之内就能当到副市长的位置,这让高婵无比好奇。

  自小生活在干部家庭中的高婵可知道这官场上每跨出一步的艰难,自己父亲为了这个正处级,那可是奋斗了整整二十年,而赵国栋却在断断几年间就已经到了副厅级干部了。

  知道赵国栎可能会在贸投会怀庆展馆时,高婵就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意愿,双腿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上了车,径直往展览中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