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二节 感觉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二节 感觉


  高婵来时,赵国栋正和单娉以及一帮子小姑娘们说得正来劲儿。

  单娉的表现让赵国栋刮目相看,落落大方又不失亲和友善,让来往的客人们都对她的印象颇好。当然其他女孩子表现也不错,但有了在文副总理和几位省领导面前的表现映衬着,这单娉就要耀目许多了。

  赵国栋并不吝惜对单娉的嘉许,言语间也是颇多赞赏,这让单娉也是芳心忐忑。

  当初争取来这个机会就是想要表现一番,看能不能寻个好点儿的出路。

  锅炉厂这几年效益不太好,而且一家子都窝在厂里边,现在竞争又相当激烈,厂里考出去的子弟都是些奔不出去的角色,一个个分回来,削尖脑袋往昝政管理部门钻。

  门路广的就想办法到市里机关,门路窄点的也就可劲儿的在厂里管理部门里折腾,让了一伞二流大专出来的她在厂里也是倍感艰辛,家里人没啥关系,要想和那些变着法儿较劲儿的子弟们竞争,实在太艰辛了。

  如果能够跳出锅炉厂这个圈子,那可就大不一般,单娉从来就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这种事情,要想出头,没有别人的优势,邝就只有靠自己的努力。

  而这一次她觉得似乎自己已经绁摸到了命运的门槛。

  这位年轻的赵市长似乎对台己很有好感,单娉知道自己虽然生得漂亮,但是她也知道对于赵国栋这样年轻有为的领导,环绕在他身畔的漂亮女孩子如过江之鲫,对方肯定不会有多感兴趣,从最初隋总来时的表现就可以看出,他甚至根本没有想起自己这个人。

  直到关键时刻匀己挺身而出解围时,赵年长对自己的观感才渐渐好转,尤其是自己成功的在召!导面前把整个怀庆情况一一娓娓道来,如数家珍,赵市长望向自己的目光也从最初的满意变成了欣赏赞许。

  赵国栋的确对这个小姑娘印象颇好。

  原本他对沪江人一直没啥好感,当初赵长川找的对象就是沪江人,赵国栋就不太乐意,但是想到两人感情也是个人自己的事情,他也就没怎么过问,后来赵长川和那女孩子分手,赵国栋也是乐见其成。

  小姑娘长得挺乖巧,而且也挺有灵性,谈话间字里行间也能感受到这个女孩子的工作热情,不乏精明但却没有多少沪江人惯有的小家子气。

  看见赵国栋和单娉谈得挺热乎,另外几个女孩子也有不甘示弱的加入了谈话因,赵国栋平素也借得有这样的空闲和一帮子小姑娘在一块儿闲聊,倒也兴致盎然。

  高婵来时在正碰见了赵国栋和几个长相谈吐最为出众的小姑娘谈得兴高采烈,几个小娃娘大概都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接触市领导的机会,加之赵国栋表扬了几句她们今天的表现,都吆喝着要敲赵国栋竹杠,让赵国栋请她们出去吃火锅。

  赵国栋倒无所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瞿韵白又飞往海南了,估计还得两三天才能回来,顶替乔辉洽谈海口和三亚的几个烂尾楼项目,就像韵白自己说的那样,名义上自己是行政副总裁,但是业务却是哪样都没有撂下,建设方面的,地产方面的,哪里打紧就得让她出面,倒有些像国外政府里的不管部长身份,紧急情况下就能随时顶上去。

  天孚地产虽然还没有正式在海南组建分公司,但是前期的运作却不能撂下。在琼省政府的强力推进下,海口和三亚的烂尾楼处置进度很快,趁着国内地产商们都还对海南地产泡沫心有余悸的时候,天孚地产的介入的确很让海南地方政府感到欣慰,不说其他,只要能有人接手帮助消化掉这些烂尾楼沉淀下来的巨额资金都是一件不小的功德。

  而那些以银行和国有企业为主的债权人已经被拖了几年的这个包袱压得完全没有了脾气,只要能够拿回部分真金白银,其他他们也不敢奢望了,能够尽早扔掉这些包袱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乔辉玖在的确没有多少精力来过问海南这边的事务,他的主要精力放在了京城和沪江的地产项目上,几个项目的旧城拆迁、政府协调以及资金协调调度事物相当繁重,这些事情都压在他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杨天培对地产这一块的大放手让乔辉倍感压力,尤其是现在京城和沪江两边的地产开发业务就进入了高峰期,那是哪儿也不干轻忽懈怠,稍稍出点差错那都是几千万上亿的损失,乔辉也只有咬着牙关硬挺,和赵国栋京城和沪江两头跑,一周下来有三天都得在飞机上,拿他自己的话来说,连国航和东航的空姐们都把他认熟了,乔先生乔先生的喊得格外亲热,让和他同机的其他旅客都是分外眼红,怎么这些空姐他们的态度就不一样呢?

  古小鸥去了香港学时装设计,这个丫头脑瓜子总是有无穷尽的念头钻出来追赶潮流,赵国栋不知道她这个念头又能维持多久,也许一个月后她就会丧失信心和兴趣回来,他也只有由得她去。

  好在安都和香港之间早就开通了直飞航线,来回也挺方便,以古小鸥的不安分,赵国栋估计她怕是每个星期都得回来。

  雁南飞会所已经成了安都市里时尚女性圉子里养身健身的新宠,对客人的细致筛选和严格的**保护加上“只献给热爱生活的女人”这句充满阳光和生机的口号噱头为雁南乇赢得了不少眼球。

  徐春雁更是别出心裁的在春节后的旅游空档期推出了雁南飞会员海南五日游活动,抽出了十位会所会员参加有会所组织的海备养生休闲游活动,这在安都市这个行道立即传为佳话,也让雁南飞的人气在春节后急剧猛增,一跃成为安都市专业养生保健行业中最具有影响力的金字招牌。

  现在徐春雁两姊妹都是忙得不亦乐乎,尝到了组织各种丰富多彩活动甜头,这个时候徐秋雁又带着一帮有闲钱没事儿干的会员去了哈尔滨享受冰城之夏,家里也就只有徐春雁一个人扛起,每天晚上都得忙碌到十一二点才能归家。

  赵国$$:发现自己也是作茧自缚,瞿韵白到了天孚,忙得连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少了许多,徐春雁两姊妹搞起了这个雁南飞会所,再也没有以往自己随时回家都可以享受脉脉温存的幸福。

  而程若琳呢?已经渐入佳境e!j她现在在电视台也是声誉鹊起,正在竞争一个颇受欢迎的节目主持人,一个星期也未必能有一晚和赵国栋呆在一起。

  赵国栋觉得反倒是自己似乎晚上却成了最闲的人,他没有玩牌的爱好,也不太喜欢去KTV饮酒高歌,这夜生活似乎一下子就变得清闲起来,有时候甚至觉得回安都也没啥意义,还不如就呆在怀庆,晚上看看书,也算是落得个清静。

  除了桂全友和令狐潮,在怀庆似乎找不到几个能够谈得拢的朋友,像邓若贤和李长江关系虽然不错,但是毕竟人家也有一家人,偶尔在一起坐一坐可以,到了晚上或者周末,谁都想陪家人,自己也就有些形单影只了。

  当高婵出现在赵国栋眼帘中时,虽然对方装作是来逛展览会的模样,但是这瞒不过赵国栋的眼睛和感觉,他感觉得到对方是来找自己的,大概连她自己释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吧。

  赵国栋挥挥手,就像是知道高婵会来一般,显得那样自信,没有一点惊奇的表情,似乎料定自己要来一般,这让高婵有些难堪,尤其是看到他身畔围绕着的那些个女孩子投过来惊讶好奇而又略带嫉妒的目光,高婵也说不清楚自己心中怎么会有一种莫名的得意和喜悦,脸也忍不住烫了起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一到展览中心双脚就控制不住似的往怀

  庆展区这边走,他是自己表姐的前恋人,自己这是想要干什么?

  高婵下意识的提醒自己,脸上也尽量装出一副恬静自若的淡定模样,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中的感觉。

  “高婵,来坐,怎么,你对贸投会也有兴趣?”赵国栋似笑非笑的望着高婵略略有些发红的脸庞,这丫头一迎上自己的目光,便变得有些躲躲闪闪,赵国栋心中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在想,难道真的还想撺掇自己和唐谨破镜重圆?不太像啊。

  “赵市长,这是你女朋友?长得挺漂亮啊,不是大学生吧?”单娉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有些腼腆的高婵,这女孩子不过二十出头,脸上露出的羞涩神色不像是和赵市长很熟悉的模样,而且看那样子也想个学生,这位赵市长莫不是真的还没结婚?

  “呵呵,单娉,你觉得我可能有这样年轻漂亮的女朋友么?”赵国

  栋笑着反问“高婵,她们都说你是我女朋友呢?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