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三节 本恶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三节 本恶


  第六十三节本恶

  从皇城根儿火锅城出来,赵国栋罕有的有些醉意了。

  几个女孩子酒量都不错,但是还不至于能让赵国栋倒下。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记得六年前自己参加首届贸洽会时,也是这样一个夜晚,还是江口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派出所长的自己也是和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怀着兴奋快活的心情一起吃火锅。

  赵国栋至今都还记得那家火锅的名字,山城火锅城,只不过六年过去,昔日红极一时的山城火锅城早已经烟消云散。安都人都是喜欢赶热闹,随便哪家餐饮场所一开始总是宾客盈门,然后平淡中渐渐消亡。

  古小鸥、蓝黛、乔珊、童郁,那时候还是羞涩腼腆的青苹果,现已经长成了足以另任何一个男人为之怦然心动的魅『惑』尤物了。

  古小鸥成了自己的枕畔人,乔珊呢,童郁呢?乔珊和童郁似乎都受到了古小鸥的影响,一点也不着急找男朋友,三个人就这么怡然自得的享受着单身生活,甚至总还能抱着一种玩味的心思戏耍着周围对她们垂涎三尺的男人们,说得多的一句话就是为什么非要嫁人?为什么非要找一个婚姻枷锁来羁绊自己?

  赵国栋无法理解她们的心态,只能说古小鸥放『荡』不羁的自由贵族生活观念害人不浅。

  蓝黛呢?

  赵国栋脑海中浮起这个似乎一直坚守承诺的女子,无论自己怎样劝说对方,直到自己结婚,这个女子似乎仍然毫不动摇的固守着她的信念,她那一句结婚并不代表真的归宿让赵国栋也是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赵国栋知道安都建行不少优秀男『性』都追求这个冷漠高傲的女孩子,但是无一人能得垂青,这让赵国栋汗颜无比的同时内心深处也是说不出的自得。

  蓝黛出现和自己一块儿的时候并不多,但是电话间的联系却也不少,逢年过节蓝黛总会有意无意的闯入自己生活,吃顿饭,喝喝咖啡,聊聊天,有时候瞅着机会,两人甚至还要出去踏踏青,连赵国栋也不明白自己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思和这个女孩子交往下去。

  自己不敢吃,却又不想让别人吃到?吃不了却想把她握手中?这未免太卑劣了一点吧?

  难道说自己天生就是花心大萝卜,还是那一场梦境记忆带来的改变让自己女『色』方面的贪欲大甚?抑或是第一场感情上的挫伤让自己对感情丧失了信心,进而蜕变成一切都无所谓了?

  借着醉意,赵国栋自我反思着,人『性』本恶,也许这才是人之本『性』,放纵还是约束,孰错孰对,谁是谁非?无非是环境下的自我调剂而已,真要到可以掌控一切的时候,谁又不愿意享受那份恣意放纵?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已。

  赵国栋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妥,人生本来就有太多缺憾,何必让自己过得太过憋屈?能大是大非面前把握好自己足矣。

  古小鸥很不喜欢蓝黛,总说蓝黛太有心计,说她守着自己就是想要伺机霸占控制自己,赵国栋想到这儿就忍俊不禁,自己是玩物么?能被人把持亵玩?

  那蓝黛这样守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她与瞿韵白和徐春雁姐妹不一样,她有大好的前程,也没有太多的世态炎凉感受,不应该如此。

  赵国栋觉得这个世界他越来越不明白了,尤其是这些女人的心思,他是真的无法理解了。

  恍惚中,赵国栋拿出手机,翻阅着电话薄,找寻到那个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电话,按下发『射』键。

  高志明打开门,就知道女儿喝了酒。绯红如火的脸颊和眼波流转的美眸,他不禁有些恼怒,狠狠瞪了女儿一眼,然后扭头道:“唐玲!看看你女儿!”

  穿着单薄的睡衣出来的唐玲看见自己女儿这样,惊讶的赶紧扶起有些漂浮的女儿,“怎么回事,高婵,你怎么会喝这么多酒?和谁一起喝的?”

  女儿都大四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主意了,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有时候也一起喝杯酒,但是却从没有见到高婵喝成这样,高志明叹了一口气。

  唐玲倒不觉得这有啥,女儿都是二十二的大姑娘了,而且历来也很守规矩,从不外过夜,再晚也要回来,而且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除了同学之外,也很少和外边人接触,就是有时候喝喝酒去迪厅蹦蹦迪,那也是一大群同学一块儿。

  自己还问过她学校里有没有追求她的男孩子,但是高婵都是不屑一顾,说都是一些没长大的小屁孩,连自理能力都没有,还说什么其他,显然是看不上她的那些个同学,女儿眼界如此之高倒是让唐玲颇为欣慰。

  女儿的婚姻大事父母不可能不『操』心,但是也不能越俎代庖,否则就像唐谨一样,到现都还葳蕤自守,小姑独处,让一家人都是愁眉不展,想到这儿唐玲就禁不住摇头,这也许是一家人现大的伤疤。

  高婵回到卧室里,唐玲见女儿可能真的喝得有点多了,赶紧拿了湿『毛』巾来替女儿擦拭脸部和颈项,扶着女儿赶紧上床休息,见女儿衣裙倒是挺整齐,心中也就放了心,别喝醉了被男人占了便宜那可就不划算了。

  高婵只觉得全身有些燥热,红酒的后劲儿不小,怀庆那几个女孩子以为自己怕了她们,有一杯没一杯的挑衅自己,尤其是那个叫单娉的女孩子,似乎很是看自己不顺眼,故意针对自己,高婵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一下子就和对方拼了三大杯,如果不是赵国栋劝阻,高婵还要和对方拼下去,就算是喝趴下,高婵也不愿输了这口恶气。

  看见女儿这副模样,唐玲也赶紧替女儿拿来睡裙,看到女儿匀称饱满的青春呈现面前,唐玲心中也是一阵骄傲,女儿个头体着丈夫的,但是脸盘子和身子却是和自己年轻时候一样,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日后定能找一个像样的对象。

  “妈,你说瑾姐为什么到现都不找对象,是不是还放不下那个赵国栋?”看见女儿已经翻身睡下,关上灯,唐玲正欲离开,却听得高婵突然问道。

  唐玲全身一僵,转过身来,紧张的盯着自己女儿,“高婵,你问这个干什么?发生什么事情了?”

  “妈,没什么,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只是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瑾姐会舍得放弃赵国栋?我记得他们俩当时都要谈婚论嫁了,难道就因为你们这些外人的干预,她就屈服了?”高婵转过身来,清亮的眸子黑暗中闪动着幽幽的光泽。

  唐玲站门口死死盯住躺床上的女儿,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除了对唐瑾的愧疚之外,多的确是高婵嘴里冒出这些话语的恐惧,高婵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难道是志明告诉她的,还是唐瑾告诉她的?为什么会这个时候问起?

  联想到前些日子高婵到怀庆一个关系很密切的同学那里去打电话回来给丈夫说起同学父亲民办教师转公办教师的事情,扬言要去找怀庆市领导申诉,丈夫无意间就提起赵国栋已经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自己心就有些发紧,总觉得像是要有啥事儿要发生似的,不过高婵回来似乎也没有其他异样,只说事情处理好了,她才放下心来。

  “高婵,过去的事情就已经过去了,所有事情也只有他们当事人自己才清楚,我们外人纵然再是支持或者反对,那也要他们自己才能做出决定唐玲一动不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高婵,你是不是碰见了赵国栋?他和你说什么了?“

  “妈,你不用这样紧张,我和他之间没啥,不过就是有些好奇而已,瑾姐现还是独身,我问他这个问题,他只说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打碎的东西纵然是拼合起来也不可能再是原样,徒留遗憾和怅惘

  高婵轻轻的凉被下抚弄着自己丰挺的左胸,喝酒时被赵国栋手肘碰了一下的『乳』房还有些隐隐作疼,但是却有一种隐藏恐惧背后的兴奋和期待。

  唐玲有些恐惧的感受到自己女儿对谈及赵国栋时的那种若有若无的欣赏,这让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怎么会这样?难道赵国栋这个男人真的就是唐家的魔障?

  “高婵,你究竟怎么了?赵国栋对你作了什么?!”唐玲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喘息着问道。

  “妈!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就是认识赵国栋而已,你怎么这么敏感?!他能干什么,你觉得他会干什么?!”高婵声音提高了几度,“就是你们这种态度才会让瑾姐和赵国栋分手,你们破坏了一段姻缘,知道么?好了,我要睡觉了,你出去把我门带上

  唐玲呆立了几秒钟,才悄无声息的离开,女儿大了,但是带来的烦恼却丝毫没有减少,赵国栋的阴影又笼罩唐家,唐玲不知道高婵怎么会结识赵国栋,难道就是那一次去怀庆?还是自己真的太敏感了?

  唐玲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将这个情况告知自己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