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四节 斗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四节 斗

  川,飞天放下电话半晌不语,似乎在思索什么。身旁女二瞅着自己这个“平素行事相当稳健利落的丈夫,“怎么了,然天?”

  “没啥。

  燕然天摇摇头不语。

  “还没啥呢,几十年的老夫妻了,难道说你还能瞒得了我?”中年女人笑了起来,顺手将注满水的茶杯递了过去,“这个电话不寻常。”

  燕然天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笑笑:“啥事儿都瞒不过你这双眼睛啊,你老公我工作这么多年,都说我这人脸上不显山露水,看不出喜忧,咋你就能啥都明白呢?”

  “哼,几十年夫妻如果连这一点做不到,我这个当妻子的未免太不称职了吧?”中年女人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怎么,觉得做人很失败?”

  “呵呵,哪有,若是啥都隐藏得太深,那是不是也太累了点?”燕然天回到沙发上坐下,但是脸上依然有沉思之色。

  “谁来的电话?我看你开始挺高兴的,怎么后来就厂中年女人知道自己丈夫心里肯定有事儿,而且肯定是难以抉择之事,所以才会有这种表情,平素丈夫是很少把工作上的事情带回家里来的。

  “刘拓。”燕然天淡淡的回答道。

  “哦?刘拓?好像他已经到辽东省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了吧,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来?”女人惊讶的扬起眉毛问道,随即马上反应过来:“是为了怀庆市那个市长的位置?”

  “唔,电话里没有明说,只是问了问赵国栋的情况,言外之意那还不清楚?”燕然天嘴角浮起一丝哂笑,“这年头,蛇有蛇路,鼠有鼠踪,到这个时候,十八般武艺都使将出来了。”

  “那你怎么回答他?”女人皱起眉头问道。她当然知道自己丈夫和刘拓关系不错,党校时是同桌,一直有联系往来,算得上是知交。

  “他没明问,我螃,没有明着回答。”燕然天抿了一口茶,想了一想才道:“我想他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女人脸上浮起一丝忧色,“然天,你的意思是说他明白你的意思了?会不会?”

  “你别想那么多,赵国栋起来够快了,这今年龄有几个能当上常务副市长?就算他有点能力本事,可中国有本事有能力的人多了去,谁该上,谁该稳,那就得权衡利弊,综合考虑,省委也有省委的想法和意图需要贯彻。”

  “你不是说宁法还没有表态么?”女人知道自己丈夫的想法,但是

  “嗯,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还不好说。”燕然天沉吟了一下才道:“我还是会按照我自己的意思表明意见,赵国栋跟戈静走得很近,估计划静会推赵国栋,不过戈静也应该知道我的意见。”

  “戈静这个女人性格看上去挺温和,但是做起事来耳半点都不软啊,我听说我们省机关事务管理局老周要尽心机,结果在组织部部务会上说免就免了,霸气十足啊。”女人笑着道。

  “哼,当组织部长没有点霸气,怎么管干部?那是组织部分内事情,算不上什么。”燕然天摇摇头,“戈静一个人翻不起什么风浪,我是担心宁法的态度,我向他很清楚的表明了我的意见,不过他没有明确表态。”

  “会不会他要征求一下那边那位的意见?”女人扬扬头。

  “当,宁法的性格你还不知道?这种事情上他需要征求那边的意见?”燕然天连连摇头,“现在就要看宁法自己心中有没有合适人选,这是关键,如果没有,就要看他觉得谭赵二人给他的印象更好了。”

  “可是你不是说赵国栋的表现很出色,招商引资很有一套么?”女人蹙起眉头。

  “嗯,这小子的确有点本事,被苗振中和姚文智算计了一把,摘了桃子,这马上又卷土重来,气势更盛,苗振中和姚文智都不好再做手脚。”燕然天微微一笑,大椎是觉得这件事情颇有意思。

  “哦?苗振中和姚文智还想故技重施?”女人显然也是对省里边这些事情熟知,讶然问道。

  州,这不是明摆么?老宁想要打造安都这个内陆经济中心噱头,顺便也给姚文智添彩,苗振中也想借机露脸,一拍即合的事情,只不过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过了,安都方面希望和讯科技项目也落户安都高新技术产业区,说什么打造集成电路产业的双子星座,还不是一句话,想摘桃子,自己没本事,却总想借着这个副省级城市的名头捡便宜,但应东流断然否决了这个意见。”

  女人知道自己丈夫和苗振中素来不睦,甚至听说在常委会上也屡屡有过争执,丈夫甚至还在常委会上公开批评有些地方针插不入水泼不进,政令不二二刑、家都是心知肚明指的是什么地方。众此都是女人从土旧六二听来的消息,不过丈夫倒是从来没有提及他自己和谁的恩怨。

  “应东流敢和宁法叫板?。女人真的有些震惊了。

  “你把宁法想成什么人了?”男人不悦的瞅了女人一眼,“幼稚!宁法会为这些事情明确表态么?。

  女人大概也觉得自己的确问了一个蠢问题,岔开话题,“然天,老严的事情怎么样?”

  “现在还说不上这边来,怎么,才当副厅长多久,就觉得自己眼界高了,屁股底下位置低了?”燕然天没好气的道:“刘兆国都还没有动,哪轮到他在那儿胡思乱想,你告诉他,自己夹紧尾巴,踏踏实实工作,等他在厅里把工作拿起来再说其他事也不迟

  女人大概也知道这事儿时机不成熟,自己丈夫也不愿在提起,所以又换了方向,“然天,我听老严说赵国栋那个人作风不怎么好,而且匪气十足,是个得志便猖狂的角色,这种人要说真还不能让他上,但是刘家那边你怎么好交待呢?日后经常抬头不见低头见,怕以后见面尴尬啊

  “我说你别听老严那些话,要我说,那也是他和赵国栋之间的私人恩怨带来的偏见!”燕然天不屑一顾,显然是对严立民和赵国栋之间的私人恩怨知之甚详,“赵国栋这个人有些匪气桀骜不驯不假,但也不是什么中山狼的角色,问题在于我觉得他不符合我心目中的怀庆市长职位,怀庆日后将是安原腹心地区城市圈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健康发展也将直接影响到整个安原全省,我的想法就是在这个市长人选问题上,一定要慎重。刘拓和我只是私交,在这个问题上我并不打算改变我自己的立场

  赵国栋先前也不知道刘拓也在为自己的事情努力,当他从梦境中被手机的蜂鸣惊醒过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睡梦中。

  摩托罗拉小巧的机身显得太过于秀气,不过很多人都很喜欢这种时尚潮流的机型,赵国栋自然也不能免俗。

  翻开盖板,赵国栋发现是刘拓的手机号码,瞅了一眼身旁睡意朦胧的女孩子,再检查了一下子的衣着,还好,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只是自己的手方才似乎放在了女孩的大腿上,这让赵国栋有些尴尬。

  “大哥,这么晚了,有事么?”赵国栋清了沽嗓子才小声问道,酒精的刺激让他嗓子有些发痒,他竭力克制着,旁边的女孩子已经醒了过来,无声无息的递过来一杯清水,他喝了一口润润喉咙,感激的向对方点头示意。

  刘拓在电话里声音很半稳,赵国栋微微蹙眉,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燕然天那里是走不通的,刘拓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透露了一点,燕然天是个性格坚执的人,认定了的事情很少改变。

  赵国栋放下电话,感觉到自己太阳穴有些发胀,下意识的按了按自己的额再两边,也就是说燕然天这条路已经彻底封死了,连刘拓出面前没有得到一个甚至是模糊的承诺都没有,这也就意味着燕然天不但不会支持自己,只怕还会给自己制造不小的麻烦。

  赵国栋没有想过要让刘拓出面,在他看来,目前刘家方面发挥影响力还嫌太早了一些,何况安原省情特殊,宁法和应东流两人,一个属于强势的少壮改革派中坚,一个属于性格坚执强硬学者真民生派官员,都是那种对于外界力量相当反对的角色,这种情况下刘家通过其他一些渠道施加影响只会适得其反。

  难道说自己就真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个绝佳机会溜走?不,这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刘拓在电话里也很光棍的点明,关键还是在一把手那里,燕然天也只能是参考。

  淡淡的幽香在自己身后浮动,一双灵巧的纤手在自己两边太阳穴轻轻揉弄起来,赵国栋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脑后那柔软坚挺的峰谷,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没有这无限斗,一切都顺风顺水,生活岂不是太没有意义,赵国栋胸中涌起一阵豪气。

  兄弟们,上月吃亏吃在月初上,没有能达到目标。

  本月俺要争取冲击都市类月票榜首,今晚就郑重其事的求保底月票,望老瑞的书友们铁杆们兄弟们给予全力支持,明早还有一节,老瑞争取爆发来回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