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八节 造势 4 感激中!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六十八节 造势 4 感激中!

  谭立峰狠狠的将遥控板按下。电视机噗嗤一声,再没有了声音。

  他努力想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却发现胸中那团火焰却如水上油一般熊熊燃烧却又挥之不去。

  制怒,制怒,这个词儿已经在心中默念了无数遍,但是他才发现,真正能制下的怒只能说那就不是真正的怒了。

  来到卫生间的水龙头上,捧起一捧冷水浇在脸上,再是一捧,连续三捧水浇在脸上,连整个发梢都浸润湿透了,谭立峰才算是喘着粗气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用这种方法来克制内心的愤懑和怒火了,好像是十年前自己竞争县委副书记失败之后吧?

  安原电视台的这一期《视点》节目选择了怀庆,选择了怀庆消化转移农村劳动力,促进农民增收的这个话题。

  不能不说这个节目的选择点切入点相当精妙,怀州、庆州,这两个区似乎在这方面都有高招。

  怀州的私营企业发展,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政府出台各种优惠政策扶持,协调银行贷款支持,简化各种手续程序。私营企业芝麻开花——节节高。

  庆州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有力到位,城郊型现代生态农业基地蔚然成形,花卉基地规模初具,蔬菜基地也已经步入良性发展轨道,两家来自山东的脱水蔬菜生产企业已经正式落户庆州,年内就要正式脱产,仅这两家脱水蔬菜生产企业仅第一期就能直接吸纳五千亩蔬菜地所产蔬菜,并且还将在本地招募三百人进入企业务工。

  要换了其他时候其他人,谭立峰甚至会抱着一种欣赏的心态来看这个节目,问题在于这个节目背后隐藏的深意。

  那个在电视画面中不断闪耀的身影,和民工们一起吃饭,和农民们一起在田间地头察看蔬菜长势,还有那画外音的不断提示,虽然也有陈何二人的画面,但是很明显那两人都成了陪衬,这是公开的宣战!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有针对性的节目,他刚打过电话询问张果喜,张果喜对此一无所知,这个整日只知道喝两口小酒的蠢货,连省电视台什么时候来采访制作都毫不知情!

  要么省电视台就是直接下到了区里,要么就是张果喜已经对市电视台失去了控制,市电视台为了捧赵国栋的粗腿可以无视张果喜这个主管领导了。

  无论哪种可能都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赵国栋没有坐等,他也在出手了。

  谭立峰深深吸了一口气,能够在省电视台这个节目播出,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在怀庆即将发生人事变化的时候。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不知晓,但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燕书记......?

  谭立峰不敢再想下去,但是现在他该怎么办?

  他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决不能这样沉沦下去,他必须要发起反击,但是从何处着手?

  ***************************************************************************

  宁法关上电视,站了起来,无声的在客厅里踱起步来。

  是该有一个决断了,再这样下去,良性竞争恐怕就要演绎成恶性争斗了。

  从其他地市或者省直机关厅局下派一名去主持工作无疑不太合适,一来何照成尚未正式离任,这样安排下去意图太过明显,这都还是其次,二来,他斟酌再三,还是觉得在怀庆现有班子成员中产生更妥当一些,他征询过陈英禄意见,陈英禄也倾向于在本地产生,这样可以最快速度接手工作,而不需要花费一年半载来重新上手。拿陈英禄的话来说,怀庆在这关键时刻需要争分夺秒,实在是耽搁不起了。

  陈英禄没有明确表示谁更合适,看来他也是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影响和压力,也难为他了。宁法想到这儿不禁微微一笑,但是他也注意到了陈英禄话语中的含义,希望省委考虑人选要以怀庆发展大计为基准,围绕这个目的来选择谁是最适合的市长人选。

  这话语说得很灵活,围绕发展来考虑,这也有些迎合自己的观点,但是在这个时候也隐隐带有一些倾向性,谁是更能引领怀庆发展前行的角色?

  谭立峰还是赵国栋?两个人各有千秋,应该说谭立峰能力更全面更均衡,而赵国栋优势和劣势都更明显,这倒真是一个令人难以取舍的难题。

  ***************************************************************************

  应东流放下手中报纸,笑了起来,看来这怀庆市长之争还真有些意思,燕然天和戈静本来就不对卯,两人在这个问题上又针锋相对,闹得怨冤不解,老宁只怕也被这事儿给困扰得不轻。

  当然应东流也知道宁法不会因为燕然天或者戈静的意见而改变自己的态度,但是这样一来,总得有一些平衡妥协才是,燕然天个性很强,而戈静则是外圆内方,原则问题上也绝不会让步,这场争执还有得看。

  不过这件事情估计也应该就在这两天就要画上句号了,何照成马上就要到党校学习,谁来主持市政府工作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这件事情还不至于上常委会来研讨一番。应东流相信宁法会在下个星期的常委会之前就把各方面关系协调好,燕然天也好,戈静也好,这种事情上也是知进退的,怎样拿捏自有分寸。

  “省长,甘省长过来了。”

  “请她进来吧。”应东流点点头。

  “应省长,我来了。”

  “嗯,来,坐吧,东西带来了?”应东流站起身来,走到沙发边上,延手示意对方入座。

  “带来了,这是农业厅和科委的一些想法,我把这些揉在一起,让办公厅加工了一下,我看了看觉得还行,应省长您先看看,如果哪有不合适的,我们再修改。”甘萍微笑着把手中文件递了过去。

  应东流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仔细的翻阅起来。

  “嗯,我觉得可以,农业产业结构调整是个老问题,但是老问题怎样做出新花样。结出实实在在的硕果,我觉得恐怕要花点心思。”应东流放下手中文件,“你们的意思还是在宁陵和怀庆两处搞试点?宁陵我知道,花林县的山区畜牧基地和茶叶基地很有特色,而且农业产业化发展势头很猛,但是怀庆这边有什么优势产业么?”

  觉得应东流话语中似乎有些怀疑的味道,甘萍坦然一笑:“准确的说,现在怀庆这边农业结构调整还处于发展的初始阶段,但是我感觉到怀庆市政府有意将促进农民增收与农业结构调整和农业产业化发展这两项工作结合起来,我觉得这个想法相当好,因为这正好符合了今年省政府提出的将三农问题列为重中之重的意图。如果能够将这三项工作有机结合起来并取得比较好的效果,可以成为我们安原今年三农工作的一个极大亮点,也可以在全省尝试推开,所以我觉得可以将怀庆列为试点。”

  “就这个原因?我看其他地市也有一些新的提法出来啊。”应东流微微蹙眉,似乎在玩味甘萍话语中的含义,甘萍是本届政府组建以后从原来分管教科文这一块调整过来分管农业和科技这一块的,甘萍风评不错,在宁法和应东流印象中都相当好,**党派人士,又是女性干部,但是在省政府里说话一样具有相当分量。

  “省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感觉怀庆政府对这项工作抓得很紧,也落实到了实处,也有些成果出来,不像有些地市只是在年初发发文件,提提意见,调子拔得高,但是实际工作中并没有落实到位,选择这样的地市没有多大意义。”甘萍并不掩饰自己的观点。

  应东流点点头,选择怀庆和宁陵中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宁陵农业产业化搞得不错,突出表现在花林县,应东流也知道赵国栋主政花林功不可没,但是怀庆这边的农业结构调整和农业产业化比起其他地方并没有突出优势,难道就因为赵国栋在花林的表现给甘萍留下了很深印象,还是有其他原因?

  处于这个关键时候,他就不得不多想一些,虽然不太清楚甘萍和赵国栋私交如何,但是这项工作省委省府相当重视,省委也专题研究过如何调整农业产业结构、促进农民增收这项工作,这个意见自己审阅下发之前是要送到宁法阅示的,而且也会送到其他省领导手中,而这份报告对宁陵和怀庆的这项工作评价相当高,这种敏感时期有这样一个动作,难免就会让人觉得有些暗示的色彩在里边。

  “甘省长,我看可以,不过这份报告适当精炼一些,把前面介绍评价这方面的文字斟酌删减一些。你觉得呢?”应东流想了一想,不禁哑然失笑,自己是不是有些谨小慎微了?一件本来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弄得有些吊诡的味道在其中,自己还真觉得有些不像自己的风格了,在文件抬头上签署了自己名字,“算了,就原文照发。”为了方便访问,请牢记bxwx小说网,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