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节 恩怨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节 恩怨


  玲注意到了回到家中的丈夫脸阴沉的神煮,知道办宝五处叉遇上啥不顺心的事儿了。这两天她也总感觉心惊肉跳,像是要发生啥事儿似的,可这家里除了女儿高婵之外似乎也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高婵放假了,这几天也没怎么出门,让她和同学一块儿出去旅游,她也说天气太热没兴趣。整天就猫在家里,想要放手不管,听凭她随便出去吧,又怕真的出点啥事儿,其实也就是担心她要去招惹赵国栋。

  唐玲探过自己女儿的底,不咎高婵显得很平静自然,似乎感觉不出啥来,看样子只是对自己两口子当初拆散了赵国栋和唐谨之间的好事儿有些不满。

  耳那时候也不是自己两口子。还有自己两个兄长,他们才是主角。只不过最后是由志明来最终才把赵国栋的信心击溃的罢了。

  高志明把包丢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想着事情。

  不能不说赵国栋这个家伙的经历太富有传奇色彩了,七年钱自己是省委组织部的科长,现在是副处长,而七年前这个家伙也不过是一个连级别都不够的股级干部。现在却已经是正经八百的副厅级,而且还得由自己替对方考察晋升正厅级的种种程序,想到这儿高志明就真有点,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一夜之间便是沧海桑田的感觉。

  “怎么了,志明,出啥事儿了,你脸色咋这么难着?。唐玲关心的问道。顺便瞥了一眼女儿半掩的房门。

  “唐玲,你怕是想都想不到吧?。高志明沉吟良久才淡淡的道:“部里让我明天到怀庆去考察干部,你猜考察谁?”

  “谁?!”唐玲心中一紧。丈夫这样刻意问自己,还能有谁?

  “赵国栋。

  高志明摇摇头”“谁也想不到啊,七年前那一幕我感觉就像是昨晚的一场梦一样,历历在目。当初我们嫌他没前途,要拖累你们唐谨,现在如何?现在他已经被任命为怀庆市委副书记了,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你能想象得出么?”

  “你是说他要怀庆市市长?”一惊之下,唐玲也是组织部出来的角色,当然知道其中奥妙,“他现在是代市长了?”

  “不,还没有,以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身份主持怀庆市政府工作,但是这也没啥两样了,何照成在省委党校学习三个月,三个月一结束之际他就要到其他部门,赵国栋就要顺理成章就任代市长等到年底的选举接任了。”高志明无可奈何的笑道:“唐玲,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连我都要替他去捧臭脚了。”

  唐玲知道丈夫心中唏嘘感慨良多,但是现在她心中满是震撼之意,却也顾不得安慰自己丈夫了。“志明,这个赵国栋究竟是考上那棵树了,怎么就能爬得这样快?他也就只有三十岁吧,比唐谨大一岁,现在就要到正厅,省里这些领导究竟是在想什么?柳道源和蔡正阳都走了,难道这些人还能把手伸回来干涉安原的人事调整不成?”

  高志明摇摇头,默然不语。

  赵国栋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肯定不会是简单考上哪棵树那么简单,他在宁陵的表现堪称卓越。不仅仅是他在抗洪救灾表现出来的风骨,更重要的是他在两个县区担任一把手时交出的答卷。

  当然光是自身努力也不能说明一切,赵国栋和戈部长、庄部长关系都相当密切,这也是主因。据说为了赵国栋上这个位置,戈部长和燕书记还在私下里较量了一番。足以见得他们之间关系。

  高志明就是想不通,据他所知戈部长原来和赵国栋并不熟悉,怎么就能在这一两年间发展到这样密切的关系,这让他又羡慕又嫉妒又疑惑,如果自己能有这份关系。也许就是戈部长一个念想的事儿,自己就能外放在那个地市捞个实职副厅当一当,远胜过在这部里干熬。

  “志明,你去考察就考察。怕什么?这也是他求你的时候。”唐玲也许觉得自己底气不足。语气稍稍变得强硬一些,“你可以警告他,让他自己安分一点,别招惹我们家高婵,否则,”

  高志明的思路又被妻子打断,不耐烦的抬起头来,“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么?我去警告他。他不予理睬怎么办?我还能否决他的考察结果不成?你也不想一想,这是组织上确定了的事情,只要没有原则性问题,这都是一个形式而已,何况还有纪委的参加,我还能把这些私人纠葛拿出来作为理由不成?”

  唐玲脸上浮起一丝怒意,“志明,我只是要你旁敲侧击的提醒他下而凡,叉没有让你怎湃钾。难道这也不行?”

  “。言,你觉的他是这种我说两句他就乖乖听话的角色么?几年前那一次我们是怎么做的?如果不是唐谨自己软弱退缩。我用这个由头打击他,他怎么会自动退出?何况我了解了,他现在和高婵之间本来就没有啥,就是碰巧见过面知晓对方身份而已。”高志明不高兴的道。

  “他结婚没有?”唐玲想起一个重要问题,紧张的问道。

  “都要当市长的人了,能不结婚么?”高志明没好气的道:“他妻子是外交部的一名驻外官员,一直在国外。”

  集本听到说已经结婚了稍稍放下心来的唐玲听得说赵国栋妻子一直在国外,心里又悬了起来,“啊?那不是他一直两地分居?”

  “你管别人这些事儿干什么?”高志明真有些无语了。

  “你自己是男人还不清楚?若是没有个女人在身边,这么久还能管得住自己?”唐玲狠狠的瞪了一眼丈夫,提高声音,“他还不望着出来打野食?这种男人最危险,道貌岸然,又会花言巧语,把女孩子骗上床对他们来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高志明也得承认妻子说的是事实,像赵国栋这样才三十岁的妥人,一年半载妻子不在身边,你要说他能忍得住不偷食,他也不太相信。

  联想到那时候赵国栋和唐谨在一起时妻子就发现了唐谨在用避孕套,也就知道两人是早就有了那种事情了,现在过了几年,难道说赵国栋还能洗心革面对这方面心如死灰了?

  高婵一直就在卧室里听着母亲和父亲的对话,她知道母亲的话里含头,赵国栋已经结婚了,让自己千万不要上这个男人的当,她只是觉得好笑,赵国栋啥时候骗过自己了?

  自己也从没有和赵国栋之间发生过什么,只不过自己觉得当初赵国栋和表姐之间这样姻缘就活生生被折断了有些遗憾而已。

  不过她停到父亲说起赵国栋现在居然要当市长了,也不由得涌出一抹喜悦,这种感觉她也说不出来,但是就是高兴。

  也许自己该去祝贺一下他

  ”

  赵国栋接到高婵的祝贺电话时,高志明正带着考察组在怀庆市委

  察。

  赵国栋在电话里对高婵的祝贺幕示了感谢,并欢迎她来怀庆作客,高婵在电话里很高兴。甚至很认真的告诉赵国栋,既然他邀请了他,她就一定要来,而且要玩个痛快。

  考察虽然只是一个程序,但是却必须要每一步都要走到,组织部和纪委各司其责。该到位的都得要到位,民主评议。个别座谈,领导评价,组织交换意见。这一套下来也得要大半天时间,而且对谭立峰的考察也是同时展开。市委将在晚上设宴款待考察组一行。

  赵国栋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妙,奇妙得令人觉得就像是演戏一般。

  七年前高志明犀利如刀的言语迫使自己从和唐谨之间的恋情中退出,固然有唐缱的软弱原因,但若是没有这些帮闲者的百般施压,自己和唐谨未必不能熬过那最艰难的时候。

  当时对包括高志明和唐玲在内的一干人的痛恨可谓深入骨髓,一直到见到高婵之前这种痛恨仍然深深的隐藏在内心深处,不时浮起。

  不过高婵的出现似乎消释了自己的这种负面情绪,让历史的斑驳渐渐褪去。

  赵国栋一度有一点想要报复高志明和唐玲的心思。高婵很明显对自己有些好感,赵国栋甚至有信心即便是高婵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他一样可以把高婵骗上床。对付这种单纯的女孩子实在有太多的方法来博取她们的放心了,不过最终赵国栋还是放弃了这种心思。虽然高婵长得的确挺靓丽可爱。

  高志明并没有和赵国栋正面接触,在没有完成既定程序之前。两人见面也不合适。

  赵国栋很期待最后和高志明见面那种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也变得这些翠陋,这种有些无聊的心态实在不太健康。但是他却真的很期盼这一玄的到来。

  追兵甚紧,后面几位都只差几票到几十票就会赶上来。兄弟们有票的就奉献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