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一节 握手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一节 握手


  谭它峰举起酒杯很随意的表示了下。抿了,口。然后族,法然名义上这是为两人考察顺利过关道贺,本来说自己即将担任省委副秘书长一职更显光耀,但是他却发现自己在这场灯红酒绿的盛宴中已经沦为了配角。

  考察组没有参加,带队的组织部干部三处副处长高志明和自己也比较熟悉,但是不知道这一次什么原因却显得有些意兴不高,考查程序一结束之后便带队匆匆返回安都了。

  “谭书记,我敬您一杯,祝您步步高升,一路顺风。日后到了省里边,可要多关照我们怀庆这些老下属啊。”

  谭立峰含笑点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自己一走,萧潮这个家伙大概也是瞅上了自己这个位置吧,不过他得面临吕秋臣的强力阻击,或许他要去搏一下赵国栋上位之后的常务副甫长空缺更有把握,但是那若贤只怕有赵国栋的支持,也不会轻易让出这个位置。

  个一发而动全身,自己和赵国栋这一动,立时就引发了整个怀庆政坛上的一番波涛毛

  谭立峰估摸着只怕走后这个位置从怀庆本地产生的可能性不大,多半省委会从外边或者省直机关安排下来一个”至于说赵国栋上位之后的常务副市长倒是有一番拼头,无论是吕秋臣还是萧潮抑或是邓若贤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邓若贤资历太浅了一点,入常时间不长,仅有赵国栋的支持远远不够,巳秋臣和萧潮两人都是陈英禄的心腹,陈英禄怎样来平衡到是很考验人。

  赵国栋也显得有些意兴阑珊。没有了高志明这个凑兴者,赵国栋似乎也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有这么必要么?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和对方计较这些又有多大意思?纵然当面羞辱对方一番又能怎样,逝去的一切还能重新回来么?

  唐谨现在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就像自己直到她一样,她也一样清楚自己也在走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不管什么原因导致了两人的分手,归总一句话那就是有缘无分,那就忘掉那些不愉快的东西,而让那些曾经美好的记忆永藏心间不好么?

  重重的喝下一大口酒,赵国栋站起身来,来到谭立峰身边,异常诚挚的道:“谭书记,平时也没有多少机会和您在一起坐一坐,我来了怀庆也快两年了,今天也算是一个机会,我敬您一杯,感谢这一年多来您对我工作上的提点支持。”

  谭立峰一瞬间眯缝起了眼睛,是来挑衅还是炫耀?!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对方一双眼眸中表露出来的诚意,那是一种逝者如斯的感慨和触动,似乎是什么特别的事情触及了对方的情绪,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对方并没有挑衅的意图,更像是有点儿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味道在其中。

  对方都能如此洒脱看得开,自己又何必执着于那一伤得失呢?说不定哪天两人有可能是在一起的同僚伙伴,当然亦可能还是竞争对手,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干了!”

  “丰了”。

  周围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两人!似乎有些担心两人会不会有些失态,唯有赵国栋和谭立峰两人才能感受到对方心间的喘嘘感悟,握手言欢纵然只是一个过程,但是至少也能表明一种心态,连这点心结都无法解开的,那也就不配成为对手。

  是夜,谭立峰和赵国栋二人都是极其罕见的大醉,双双被扶回休息,这也创造了历史,谭立峰在怀庆官场上号称“永远清醒。”赵国栋内心深处自诩“酒如水但是这一次却破了金身。

  第三天的市委常委会上,市委研究了靖县班子调整,归宁县委副书记、县长芶德健调任靖县县委书记,免去罗耀祖靖县县县委书记职务,调任市农办、任主任,桂全友被免去怀庆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职务,任归宁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桂全友几乎是一路含笑打着招呼过来的。

  这一路上几乎头都点酸了。明知道这无数恭贺声中没有多少是发自真心的,不少人内心深处更是说不出的那种酸溜溜味道,但是桂全友却不得不一一握着对方的手,态度殷勤的邀请对方到归宁来坐一坐。

  “令狐,赵市长在不在?”桂全友推开办公室门,看见令狐潮惊喜的目光,”,“二长,噢。不,桂县长,赵市长在,不过好像在打电话,叭户儿,您进去吧。”

  令狐潮当然知晓桂全友和赵国栋的关系,桂全友出任全市最富庶的县份一归宁县的代县长,让他充满艳羡之情,不过他并不嫉妒,因为桂全友的前景也就预示着自己的前程,桂全友走之前也专门和他两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两个人也算是交了一番心。

  令狐潮本来就是在桂全友手上招入成为赵国栋专职秘书的,而且两人也是一前一后跟着赵国栋到了怀庆,只不过桂全友要比令狐潮高得多,令狐潮现在也就是一个副科级,而桂全友在担任西江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时就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到了怀庆又担任了一年多市政府副秘书长,下去到县份上担任正处级干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到归宁担任代县长。还是让很多人都有些意外。

  归宁县是怀庆市经济最发达、财政最富庶的县份,就连怀州区都要略逊一看,私营经济相当活跃,加之邻安都,交通便利,区位优势相当明显。一直是怀庆六县二区的排头兵,这里的县长一般说来也就是其他县县委书记的候选人,而县委书记一般说来也是市领导过渡位置。

  历任归宁县委书记除了因年龄原因而直接到点外,其他县领导都是升为了市领导。谭立峰、孔敬原这些都是从归宁县委书记上来的,也有传言称现任县委书记顾永彬可能会直接进市委常委兼任归宁县委书记。

  桂全友在离开时专门叮嘱了令狐潮一些事情,谨言慎行,这四个字是桂全友送给令狐潮的临别语,同时谨言和慎行的丰富含义桂全友也给令狐潮阐释了一番,让他明白了这简单四个字并不光是字里行间这么单纯,让他对这位自己的师尊也是充满了感激。

  桂全友轻轻敲了敲门,里边没有回应,若是以往他也就推门而入了,但是现在他却想了一想,稍等了片刻,直到里边传来赵国栋声音时,才慢慢推开门。

  “全友啊,快进来,进来坐,怎么到了县里还变得生分了不成?”赵国栋刚刚放下电话,看样子心情不错,“让令狐给你泡杯茶,这是美哥网送给我的正宗峨眉竹叶青,夏天喝竹叶青真有一种如处峨眉仙止。竹海中的感觉,比起啥大红袍、铁观音来要清爽得多

  桂全友知道赵国栋口中的美哥是千州市市长王甫美,他也见过这个人,省政府副秘书长下去的,赵国栋和此人关系一直相当密切。

  “我自己来吧。懒得劳烦令狐了。”桂全友也不客气,自己从橱中拿出茶叶筒,倾出一撮茶叶,然后在饮水机面前注入沸水。

  “怎么样。感觉如何?这一个星期味道不一般吧?”赵国栋也从大班桌背后走了出来。和挂全友并排而坐。桂全友已经下去一个,星期了,按照惯例是由组织部长吕秋臣带去上任的,这一个星期桂全友都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估计是忙得够呛。

  “一个字。忙!两个字,具体!一冉话,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但是很富有挑战性。”桂全友用相当精辟的话语来归纳总结自己在归宁工作这一周时间里的感悟。

  “嗯,具体说说赵国栋满意的点点头,桂全友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是精神状态不错,也不像有些人上任之后就叫苦连天。

  “拿顾书记的话来说,那就是归宁虽然是一个县。但是却不是普通的县,特殊的的理位置和历史成绩,注定在归宁当书记县长不能像其他县区当领导那样轻松,你得自个儿往自个儿身上加担子,自己把自己的工作目标和要求拔高一截,只有这样你才算是合格。”

  桂全友捡了顾永彬和他见面之后的交心会上谈的观点来阐述,赵国栋微微点头,顾永彬有些本事,孔敬原走之后顾永彬接手的归宁其实是个虚架子,私营经济发展虽然迅猛,但是却晏得大而无当,呈现出一种无序发展状态。

  地方政府缺乏规划和引导能力,使得归宁经济呈现一种不健康的发展状态,尤其是在经济领域黑恶势力渗入得相当深。顾永彬接手之后花大力气整顿经济秩序,取得了一些效果,但是仍然没有能够完全消除孔敬原在任时留下来的影响。

  持之以恒的求票,追兵近,战火烈,月票,推荐票,两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