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五节 探讨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五节 探讨


  第七十五节探讨

  职业教育一直是赵国栋关注的焦点,从到花林县挂职开始,赵国栋就一直主张大力发展职教事业,西欧国家尤其是的德国发达的职业教育给了赵国栋很深的印象,拿德国某位职教专家所说的话,正是发达完备的职教体系支撑起了德国的工业产业发展后劲。

  对于像中国这样逐渐步入后工业化阶段的国家来说,想要一步越过后工业化阶段不太实现,而要走重化工业化将是不可避免的道路,而要想支撑起以重化工业为主的制造业体系,那就必须要构建完备而有力的职教体系。

  赵国栋看来,这个问题对于怀庆来说显得严峻和紧迫,无论是日后机械制造产业的复苏振兴,还是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都急需大量有一定技术基础的熟练工人作为后盾。

  而传统的熟练技术工人培养大多是依靠企业中实践逐渐培养起来,这种方式无论是从时间效率上还是专业能力的提升养成上,都不如通过职教体系系统培训后再进入企业进行实践锻炼成长的方式,而怀庆这方面也有着一些优势。

  安原工业大学、安原建筑工业学院两所省内乃至中部地区都颇具影响力的理工类大学,再加上市里也有几所职教学校,如何把这几个分散的职教学校凝合一起提升实力,打造品牌效应,充分适应目前怀庆经济发展势头,这就是赵国栋所希望的。

  这一点上,赵国栋也和安然达成了一致意见,为了服务怀庆经济发展大局,将全市几所职业院校进行资源整合,培植壮大整体实力,塑造一块职教院校的金字招牌,这就是教育这一块的重中之重,也是安然目前工作的重心。

  另外赵国栋和安然也旅游产业发展上作了一些可行『性』探讨,赵国栋看来怀庆的旅游资源,尤其是历史人文旅游资源比起宁陵条件来无疑要强太多,但是怀庆的旅游产业分散而单薄,或许是长期工业立市的主导思想束缚了历届领导的思路,所以即便是陈英禄和何照成执政期间也没有人把旅游产业视为一个发展经济的亮点。

  赵国栋看来,怀庆是一个典型的旅游资源大市,但是却是一个旅游弱市,可以说怀庆市『政府』对旅游产业根本就没有一个像样的产业发展规划,这固然和市委市府主要领导的思路观点有关,但是市旅游局一帮人也绝对难辞其咎。

  如此优越的发展环境和资源条件,作为旅游局你不能充分发掘利用起来,没有让领导意识到旅游产业大有可为,那就是旅游局领导班子的渎职。

  赵国栋内心早就打定主要要调整旅游局领导班子,要把一个眼界宽、思路广、懂业务、有冲劲的领导放这个位置上,要着力把旅游产业培养成日后怀庆第三产业发展的一个支柱型产业,为此他也和安然隐约提起过这个想法,要求安然这方面考虑合适人选。

  “老钱,来坐,尝尝正宗峨眉竹叶青,喝一口,让你如登仙境

  钱元辉知道这是赵国栋正式主持市『政府』工作之后的交心座谈,只不过这是单对单,和以往一把手上任时的风格有些不一样,以往诸如何照成上任之后也都是大家一起坐下啦各自介绍,然后再是有针对『性』的单独沟通,没想到赵国栋却是先来单独沟通交流,这也许和他现名不正言不顺有关。

  “赵市长,真正峨眉竹叶青产量相当有限,就像大红袍一样,哪里可能人人都能拿得到?”钱元辉抿了一口,点点头,“不过味道不错,应该是上品

  “嘿嘿,没错,一个朋友的朋友从四川带回来的,分了一点,我感觉不错,和我们罗坪的青针相近赵国栋的话题就要从茶叶上开头,“峨眉竹叶青因为注册了这个著名商标顿时声誉鹊起,据说是这竹叶青品牌就是于陈毅元帅的一句话,现竹叶青成了峨眉山茶叶的金字招牌,闻名遐迩,也许原来只能卖到三十块五十块钱一斤的茶叶,顿时就能增值十倍,这就是品牌效应

  “嗯,农业这一块根据目前的局势来看,如果单纯要从粮食种植来实现增收的确难度很大,不仅仅是我们怀庆,全省乃至全国都一样钱元辉也是有备而来,既然赵国栋要找他沟通交心,那他自然也要做够充分准备,否则若是拿不出一点货来,被对方看轻,既不利于日后自己开展工作,对自己市『政府』圈子里形象也是一个矮化。

  “嗯,的确如此赵国栋点点头,他也是想要听听钱元辉搞了这么多年农村工作的真知灼见,而不是一些大而化之的废话。

  见赵国栋期待下文,钱元辉也就不再客气。

  上一次靖县风波之后两人关系的到很大改善,赵国栋的公允解释也为他省委调查组面前分解了不少压力,这虽然不足以让钱元辉一下子就对赵国栋心服口服,但是至少赵国栋展示了他的胸襟气魄,如果一个年轻人都能有这般胸怀,自己却还小家子也说不过去,不过要想让自己服气,那也得拿出一点真材实料才行。

  “目前从中央到省里对三农问题看得很重,而随着法治观念的普及,农民的法制观念也不断提高,靖县事件就是一个证明,前几年有没有这种事情?一样有,比现还多,可是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现不一样了,保护农民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政治高度来看待,所以谁碰上这种事情谁倒霉

  钱元辉注意到赵国栋脸上并没有『露』出不悦或者不以为然的表情,心中略略放心,“我并不是说我们的工作没有问题,准确的说,我前两年对这方面的工作也不太重视,但是归根到底要解决三农问题,并不是靠上边注重保护农民利益这样治标不治本的一些政策文件就能解决的

  “哦?”赵国栋听出来一点味道,饶有兴致的道。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上层建筑反过来也影响经济基础,农村如此贫瘠,农业如此薄弱,农民如此贫困,三农问题为什么迟迟得不到重视?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农业国民经济地位中日益滑落,农村二元制经济结构中地位明显失衡偏弱,连人大代表选举中农村代表的比例都低得可怜,这样怎么可能扭转三农的颓势?”

  这一连串犀利入骨的剖析让赵国栋忍不住眉『毛』一挑,自己有些小看钱元辉了。

  甭管这番言语是否真的是钱元辉自己的观点看法还是他道听途说而来,能够说出这番话来就代表此人还是有些思想的。

  不过光凭这一番貌似标立异的言语就能证明他钱元辉与众不同能力超群,那还不够,当一个分管农业的副市长不是光靠一些虚头滑脑故作高深的言论就行的,那需要切切实实有针对『性』的措施办法。

  怀庆农村工作农业工作怎样搞?怎样实现怀庆农民的增收?这些才是关键,若是光有一番好高骛远的理论,那中央、省里的理论政策研究室的人才多了去,个个拉出来都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说上一大套,但是要落到实处,做出实绩,那可是两码事儿。

  “老钱,你说的都是深层次的东西,我也知道,改革开放本身就是一个『摸』中前进的过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本来就充满了坎坷,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也很正常,现中央也已经注意到了这方面偏差,开始纠正,问题于我们怀庆现该怎么做?或者说我们能不能先行一步走到前面?”赵国栋抛出问题。

  钱元辉点点头,这也是两人探讨的核心问题,“我们怀庆自然条件全省都算是较为优越的,怀州、庆州、澄江、归宁都是传统粮食生产大县,靖县、武川、古楼三县虽然半丘区半平坝,但是农业基础条件也比较好,只有罗坪属于纯丘区县,但其发展经济作物和多种经营也有相当良好的条件

  “问题于虽然我们怀庆自然条件好,发展农业的基础也很好,但是同时我们怀庆也是人口大市,农村劳动力丰足,传统的粮食生产或者经济作物生产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劳动力。而这几年粮食油料价格持续走低,农民要增收只能依靠到本地乡镇企业打工和本地城市打工,或者到沿海地区打工,随着乡镇企业的不景气,剩余劳动力本地的出路日益狭窄,也就是说出了到沿海地区打工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多的出路

  钱元辉一点一滴分析着目前怀庆农村现状,这和赵国栋掌握的情况大体差不多,问题的关键是怎样解决这个矛盾,这也是赵国栋想听一听钱元辉这个分管农业好几年的农业工作老手的看法和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