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六节 交心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六节 交心


  第七十六节交心

  “到沿海打工几乎是咱们中西部地区每个省市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大出路,很多省市甚至也鼓励劳动力输出,但是我个人一直认为这并不是一条好路子,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饮鸩止渴的策略

  钱元辉顿了一顿,似乎斟酌说辞,赵国栋也很想听一听这本来是人口大省或者说劳动力资源富足大省解决农民增收的常见也是见效的一种方式,怎么钱元辉看来却不是佳方式?而且用了饮鸩止渴这个有些刺耳恶毒的成语来形容,那什么方式才是佳方式?

  “这其实是让我们中西部地区培养出来的劳动力资源被沿海省市来使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打工农民增收了,有极少数还能学到技术经验和创业意识,但是从深层次的现实和客观来说,就是我们中西部地区的廉价劳动力资源为东部沿海地区做贡献

  “看看沿海地区的飞速发展,日月异的变化,哪一处没有我们中西部地区这些被视为二等公民的民工做出的贡献?问题是他们付出辛勤劳动甚至是牺牲健康之后却并没有获得公正的待遇,劳动保险、医疗保障以及养老保险这些社会保障都没有,而那些享受着他们劳动带来的服务和税收的东部沿海地区给了他们什么?城市户口还是居住资格或者是子女就学条件?”

  钱元辉的语气变得异常尖刻而又冷峻。

  “哼哼,没有,一样都没有,他们抛妻离子,离家千里,辛苦工作,到后人老体衰,那就只有返回原籍,他们的青春和汗水奉献给了东部沿海地区,后还得回到生他们养他们的老家渡过余生,而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地方『政府』难道还能对他们不管不问?”

  “这就是一个怪圈,东部沿海地区享受国家政策优势,吸纳我们中西部地区培养出来的劳动力资源,却不需要承担任何义务,而且现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已经出台,首先就提出的西气东输,紧接着还有西电东送,也就是说要把西部能源向东部发达地区输送,啥好处都被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占了,我们中西部地区怎么发展?难道东部沿海发达地区是大妈生的,我们中西部地区就是二娘养的?”

  赵国栋微微皱眉,他没有想到钱元辉竟然能够这些问题上想得如此深远,而且甚至有一点愤世嫉俗的味道其中,作为一个党的干部对中央西部开发战略都抱有这样大的怀疑,而且还敢于自己面前表『露』出来,他是真的信任自己还是觉得希望用这样一种坦率的方式来赢得自己的尊重?赵国栋觉得是后者可能『性』大一些。

  “赵市长,可能我扯得有些远了,我只是想表达一个看法,那就是其实农村剩余劳动力对于『政府』来说从一个角度来说可能存着解决这些剩余劳动力就业出路的压力,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他们也代表着一种资源,劳动力资源,廉价的劳动力,他们沿海地区一样挣得少,而且离家远,每年还得花费大量时间和费用路途上,家里有个什么事情也无法照顾,为什么他们不能就近消化呢?”钱元辉舒了一口气,似乎是因为把自己内心所想倾泻出来感到无比舒畅。

  “你是说希望我们怀庆本地能够消化吸收这些劳动力?”赵国栋咂着嘴巴反问。

  “对,赵市长,我想当赞同你怀州和庆州的做法,怀州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有了一定基础,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够融资和政策上予以倾斜,我相信以怀州特有的地理区位,这个地方的制鞋、箱包、成衣这一类企业应该还能有一个相当大的发展空间,这对于吸纳我们本市城镇和农村的剩余劳动力都有莫大的好处

  见赵国栋望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异,钱元辉也知道问题出哪儿,咧嘴苦笑道:“赵市长,您别用这种目光看我,我虽然对于东部沿海地区这样享用我们中西部地区的廉价劳动力资源而又不付出任何代价颇感不满,但是现实就是如此,如果我们不能选准切入点发展我们的制造产业,就无法创造多的吸纳劳动力就业的机会,我们怀庆的剩余劳动力也一样要像外流,而且我们还得努力的帮助他们外流

  赵国栋终于笑了起来,钱元辉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些意思,虽然前边说得慷慨激昂,但是那只是一种政治理想愿景,真正落到现实上,此人还是十分理智冷静的,不至于为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感慨而误入歧途,想想也是,如果真是那种愤青类的人物,又怎么能够坐上这个副市长位置?自己倒是多虑了。

  心中放下石头,两人的话题也就随意了许多,赵国栋感觉到钱元辉对于农村工作有相当深刻的了解,尤其是对怀庆六县二区各地具体情况都相当熟悉,甚至对各县一些主要乡镇的具体特『色』和主要领导情况都了如指掌,这没有足够的积累是无法做到的,这也足见钱元辉这个副市长分管农村和农业工作并非只是纸上谈兵,那也是扎扎实实下边花了些心血和功夫的。

  赵国栋也很想听听钱元辉的一些评判和想法,自己既然要找他,他肯定也得拿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来,要不自己提前和他约好今日这个会面,没有点像样的货『色』拿出来摆弄,他脸上也搁不下去吧。

  钱元辉也没有赵国栋藏着掖着什么,有什么就说什么,从庆州区发展以菜蔬和花卉为主的近郊现代农业,到食用菌种植和黄背木耳的培植,从归宁的大棚蔬菜基地兴衰到苗木种植业形成气候,从青坪县的茶产业为何难以形成规模到靖县的烟叶种植遇到的困难,娓娓道来,可谓如数家珍,连赵国栋都是听得叹为观止。

  赵国栋敢断言,没有五年以上的时间,没有沉下心来抓农业工作的恒心,钱元辉根本作不到这个程度,这让赵国栋对钱元辉的观感大为好转。

  先前还只是停留于表面层次,但是通过这一番了解,赵国栋能够确定陈英禄和自己交换意见时所谈及对钱元辉的看法,那就是此人虽然不是合适的副市长,但是绝对是合适的分管农业的副市长。言外之意也就是钱元辉对于农村和农业情况相当熟悉,而且也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就看有没有人能够给及他足够的支持。

  令狐『潮』知道老板谈正事,所以来办公室或者打电话约见的都一概推谢了,他印象中钱元辉似乎和老板关系并不好,但是老板似乎对这一次谈话相当重视,看那模样,其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和邓市长、许市长的谈话。

  赵国栋的成功对于令狐『潮』来说当然是让他欣喜不已。

  他记得有人说过,秘书虽然人格上要保持独立,但是却不可避免的讲政治命运系了自己服务的领导身上,领导走得越高,秘书的身价也会倍增,怎样利用身处领导秘书这个特定位置来丰富自己人脉学识,提升自己应变处置能力,历练经验,这就是作为一个秘书必要的觉悟。

  如果不出意外,老板即将登临市长位置,这应该是老板政治生涯上的一个难得巅峰。

  先前宁陵担任市委常委,这边担任常务副市长都是一个铺垫,他一直觉得老板西江担任区委书记时工作起来是为得心应手的,西江区一年就是大变,不但干部精神作风一振,而且社会经济发展立时呈现出昂扬向上的势头。

  到了怀庆虽然位置高,但是由于所处特定位置,受到制约因素也多,做很多事情都不得三思而行,甚至做出妥协,很难把老板的远见卓识和胆魄决心一面展现出来。

  令狐『潮』虽然不敢说有什么政治野心,但是他也期望着能够适当的时候被外放出去,当然现自己这个年龄和资历可能稚嫩了一些,但是假以时日,未必不可以下去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来历练打磨一下自己。

  老板给令狐『潮』的印象相当独特,他不像其他领导那样喜欢那些通过吃吃喝喝来应酬和密切人事关系,也没有抽烟打牌这些不良嗜好,平时除了工作之外,似乎多的时间就是看书,堪称典范。

  当然老板也非圣人,也有七情六欲,令狐『潮』不知道老板的另一半是怎么回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婚姻并不美满幸福,令狐『潮』也不知道究竟是老板婚前的感情生活影响了婚姻质量,还是婚姻本身就对老板来说只是一个点缀,总之,两『性』感情上,老板显得不太严谨,好老板自己也对这一点相当注意,几乎避开一切可能产生麻烦的因素。

  桂全友临行之前又把谨言这个词再度强化送给自己,沉默是金,令狐『潮』自然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