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八节 谋官 2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八节 谋官 2


  国栋在这个、观点上的看法与其他人略略有些不一样,因为这主要是源于他自己就是一个希望尽可能展示自己来谋求最快速度的上进的典范。

  在赵国栋看来,谋官这个词语听起来有些难听,而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买官卖官和跑官要官这一类贬义词,但是赵国栋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既然踏工了仕途这条道路,谁不想踏工更高的台阶,谁不想实现自己心中的梦想,关键在于你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迈步向前。

  马斯洛早就告诉了人们需要的多层次,当人们满足了前几种基本需要之后,就难免需要追求更高层次的需要。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在赵国栋看来只要是踏上仕友的人们都应该得到了满足,而像后几种需要则是根据个体的不同倾向和爱好有所偏重,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第四种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在仕途工的人们表现得特别突出。

  就像是谋官可以用求上进来描述一样,自我实现和获取尊重这两者其实都可以在谋官和求工进这一行为中实现。

  有些人谋官是为了追求一时的虚荣,这其实是自我实现需要的庸俗化和低质化,有些人谋官是为了获取利益,这其实是将自我实现需要蜕变成了某种变异的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这一类的低端需要,这两者都是赵国栋所不屑亦不取者。

  如今世风日下,不少谋官者都属于前二者,以至于跑官要官买官卖官这些现象成为针柜对象,那赵国栋的话来说,你就是要谋官那也得拿出点真本领来,让领导觉得让你工这个位置,的确能够把工作干得更好,这样的谋官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在赵国栋心中,这也无可厚非,毕竟现在也不是那种是金子终究会发光的时代,也许等到领导慧眼识才时,你已经建者老矣。

  段其言在自己这里一坐大半个…小时,名义工是汇报工作,但是赵国栋却知道这位段局长也是有些想法的,但是实事求是的说段其言在苍龙峪墓园项目上是给自己争了气的,虽然有省市两级的关心支持,但是这需要报经民政部审批,这其中的关节程序相当繁琐而又冗长,段其言九飞京城,硬生生的在三个月内把一切手续搞定,这让嘉园集团对其的办事能力和作风相当欣赏。

  去年箭底嘉园集团高层专门在安都设宴宴请市委市府有关领导以及有关部门人员,嘉园黎团董事长宋嘉平和总裁罗宗武都对怀庆方面的办事效率赞不绝口,尤其是对段其言的勤勉专注更是嘉许。

  也许老段户是觉得他在自己面前的表现当得起来一趟的资格,所以才会如此这般,想到这儿赵国栋就忍俊不禁。

  段其言不错,但是财政局长这个职位却不是自己能一锤定音的,虽然名以工财政局是政府组成部门,财政局长自己应该拥有足够发言权,但是实际工像政府系列中的关键部门一把手职位历来都是由党委来研究决定。

  当然赵国栋也知道段其言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帮他美言,他也还不至于弱智到自己就能帮他拍板定局的地步。

  何照成、谗立峰以及自己这一系列位置变化引发了不小的波澜,尤其是两个原本占据显要位置的角色摇身一变成为市长助理,那么市政府秘书长和财政局长这两个即将要空缺出来的位置必然会引发一番争夺。

  在这两个位置中,陈英禄已经暗示过自己可以在市政府秘书长这个人选上尊重自己的意见,这无疑是对自己的莫大尊重,赵国栋甚军可以想象得到吕秋臣大概会为此暴跳如雷,但是这个由头抛出来,也含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财政局长人选自己恐怕就得表示支持了。

  赵国栋目前并没有在人事工想要和谁较劲儿的意思,自己还只是一个主持市政府工作的副书记、副市长,还远远谈不工对人事问题就可以指手画脚,有些事情可以顶风逆行,但是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却知道分寸和底线。

  自己和陈英禄的搭档还刚进入磨合期,以往自己深得陈英禄信赖,那是建立在自己对对方毫无威胁,甚至不得不依靠对方的情形之下,现在虽然仍然是他强己弱,自己甚至还不是市长,但是总体格局已经确定下来,在许多问题工自己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力量。

  赵国栋无意毫无来由的挑战陈英禄作为市委书记的权威,就像他世相陪伴英禄不会无谓的插干市政府职责权限的具体下作…样。但是并不代表作为市委副书记他对人事安排没有一点发言权,这和市委对于市政府重大事项一样拥有决定权一样。

  这就是一个相互尊重的妥协,任何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或者说领导都具备一个特点,那就是善于妥协,陈英禄无疑如此,赵国栋也在尽力的让自己适应这个角色。

  他对段其言有好感,但并不代表他就认同段其言是担任市财政局站这一职位的最佳人选,当然如果他能够说服陈英禄支持他出任这个职位,赵国栋乐见其成。

  ………………………………………………………………………………………………………………………………………………………………………………………………”,庄部,来,我敬您一杯。”赵国栋站起身来,端起酒杯,笑呵呵的道:“贝局长都发话了,我若是还坐着装疯卖傻,那可就是对领导不尊重了。”“对,屁股一抬,喝了重来。”贝铁林面泛红光,连连击掌“庄部,赵市长敬你这杯,全心全意,你得干了。”“国栋,你有没有搞错?今天谁是主宾?矛头怎么指向我了,老贝和我多年老朋友了,他的酒量我还不知道?怎么,你看他这猪肝脸就放过他了?我告诉你,这叫脸红正喝得,你就是再敬他十杯八杯,他也一样能开车回家。”庄权一摆手“我们俩喝也行,老贝,你得作陪,你和赵市长还是第一次吧三就凭这,咱们位也得干一杯!”场面工气氛仁热闹,赵国栋一饮而尽,让庄权和贝铁林都是砸舌不已。

  这三瓶三牙…红特曲下芸了,两位女士虽然也参与了但是都是浅尝控止,助助兴而巴,倒是三位男士先前都是谦逊得紧,但经不住两位女士的频频煽风点火,战火一经燃起便无法熄灭。

  倒是程若武和罗冰心里都有些担心,赵国栋今天气势惊人,连番挑战目标直指第一次见面的省广电局局长贝铁林,而贝铁林也不时把庄权拉入战团,三人时而连横,时而合纵,最后程若琳和罗冰都被搅了进来,一连下了好几杯,两人都借故工洗手间才算是躲开战火。

  “庄部,瓦可真还不知道您和贝局都是宁陵人,我在宁陵工作期间就有人说咱们宁陵地方虽然经济差了一点,但是人杰地灵,那是出人才的宝地,看来此言不虚啊。”赵国栋笑着解开胸前衬衣第二颗纽扣,空调已经压不住身工的热意,这顿酒看来吃得不冤,贝铁林看样子是个爽快人,庄权也说贝铁林是个值得一交的朋友,那罗冰的事情估计也就没啥问题了。

  程若规已经几度为罗冰的事情和赵国栋在赵国栋耳边聒噪了,罗冰后来也亲自打了一次电话问赵国栋是不是一定要她亲自求他才肯帮忙,这话说得有些重,慌得起国栋赶紧解释原因,是想要替罗冰安排好单位和合适的位置,并保证在一个月内搞定这件事情,才算是安抚下来。

  既然承诺下来,赵国栋也就说做就做,罗冰在广电系统工作这么多年,她只是希望能够有一个比较宽松而又愉悦的环境,其他倒也不奢求,赵国栋琢磨着看能不能把罗冰调到省广播电影电视厅,只是广电这个行业他不太熟悉,也就打电话问了问庄权。

  庄权倒是相当爽快一口答应下来,邀约着和省广电厅厅长贝铁林见面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赵国栋自然满口答应,多个朋友多条路,自己即将就任市长,这日后和省里各部门打交道时候还很多,而自己在省直各部门和地市级横向的人脉都很欠缺,正需要积极和各方大员们熟悉。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庄权会是苍化人,而贝铁林则是土城人,这见了面一提及才是分外亲热,赵、程、罗三人虽然都不是宁陵人,但是都有着在宁陵的工作历史,说起宁陵风土人情自然是格外热络,这气氛也一样子就营造起来了。

  席间庄权给贝铁林提了提罗冰的工作问题,贝铁林甚至连问都没有问罗冰的情况便一口应承下来,只是要求罗冰要敬庄权三杯,罗冰也是舍命陪君子,一连三杯下来,也是面不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