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九节 节外生枝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七十九节 节外生枝


  ”国栋,你不知道我们是荣院人,我们可知道你在荣陵懈颇妈赫赫啊。”庄权朗声笑道:“前些日子我回了老家一趟,晓岚县长提起你可是赞不绝口啊,我知道她是你在西江栽培出来的干部,但是当地干部群众对她在苍化这两年工作评价相当高。”

  “我不瞒你,我老家还有一些亲戚,这些话都是我从亲戚那里听来的,晓岚县长一个女人为了发展苍化经济,跑省跑部,硬生生为苍化弄来两个像样的项目,而且引导县里农民发展山地畜牧业,现在光…

  明集团已经正式选点苍化作为鲜奶加工基地,和花林的伊利集团基地相抗衡,我看宁陵都快要成为全国奶业巨头们的近距离搏杀场了。”

  庄权的由衷感慨勾起了赵国栋对宁陵的怀念。

  他还没想到魏晓岚在苍化如此得民心,这既让他感到有些意外,又让他说不出的开心,魏晓岚终究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在苍化站稳了脚跟,而且能得庄权看重,那也是一种机缘,这为她日后走上更高的位置也算是预埋了一个伏笔。

  “庄部说笑了,晓岚县长能走出西江那也是她自身能力,肥年抗洪救灾中她一介女流可比我们很多男子汉表现出色得多,连当时文副总理和燕书记来视察时都对她的表现赞不绝口啊,她当苍化县县长也是对她工作能力的最大肯定。”赵国栋含笑道。

  “唔,抗洪救灾尽职尽责这是从政治素质和品德修养层面上体现出了她的德,和,勤”但是她在苍化县两年时间的确让苍化县局面有了长足改善,这就是用,能,作出了,绩”我老家的亲戚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不会在这些问题工为什么人唱赞歌,那得真正做出点实实在在的事儿才能让他们感受到变化才行,魏晓岚在这一点上做到了,而据我所知,前几任县长都没有能做到。”

  赵国栋心中暗叹,这刻是机缘,只怕连魏晓岚自己都不知道她就凭她在庄权中留下的这个深倒印象日后都会受益匪浅。庄权不仅仅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这么简单,他还和燕然天保持着较好的关系,准确的说他更像是燕然天和戈静之间的一个缓冲气囊。

  燕然天和戈静的个性都比较强,两个人在施政理念和用人观点工都有些不一致。

  燕然天强调用人首重德,要求政治素质必须过硬,组织协调能力要强,掌握大局的魄力要够,尤其喜欢用从组干这条线上起来的干部。

  戈静则不然,她的用人风格秉承了宁法的观点,德固然重要,才也绝不可偏废。

  她认为在目前发展改革的大环境下,作为一级领导光有德远远不足以驾驻和引领一地局势,必须要有才,而且更需具备在搞经济工作工的能力,纵然是做不到精通专长,那也必须要熟知了解,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在面对千变万化的社会经济发展局面时不至于懵懵懂懂束手无策。

  正是这样的原国使得相当善于灵活协调的庄权成为了燕然天和戈静之间一座隐形的桥粱,以至于在许多时候庄权的这个常务副部长提出的观点和意见往往能同时被双方所接受。

  “呵呵,能听到庄部这番评语,连我都替晓岚县长高兴,改天我一定要把庄部这番话转达给晓岚县长,让她随时铭记庄部的期望,把工作做得更好。”赵国栋乐呵呵的道。

  “哟,国栋,你这话倒是有些像宁陵市长的味道,现在你可是准备接怀庆市市长位置呢。”庄权打起道。

  “嗨,老庄,老何到党校学习三个月,难道赵市长就得等三个月?

  好像不太符合规矩吧?”贝铁林是当兵出身,性格相当直爽,说话也不怎么顾忌。

  “从一般情况下来说,到党校短期学习是不免现职的,虽然老何不会在回任,省里也基本上确定老何要留省里,但是究竟到那个位置现在还没有确定下来,所以这还得看省里边怎么来安排。”庄权缓缓道:

  “我估计应该就在这一两周内就有个比较明确的意见出来。”

  “赵市长,我看,贝铁林话尚未说完,就被赵国栋打断,,贝厅,你比我年龄长,今晚你我和庄部也是一见如故,如果不见外,你刻,直接叫我国栋好了,我叫您贝哥或者贝厅怎么样?”

  赵国栋一脸诚挚,让贝铁林相当高兴。

  “行,老弟,我就喜欢爽快,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小程,倒酒!”

  他也就这个性格,喜欢结交朋友,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脑子。赵国栋不简单,庄权也给他提及过,赵国栋这个人恩怨分明,值得一交,庄权眼睛刁毒,看人很准,贝铁林素来信服。

  调动一个人算个屁,能帮赵国栋一把结识这样一个朋友,这才是最重要的。赵国栋三十岁就要上正厅,光凭这一点在座他和庄权拍马都赶不上,别看现在三人都差不多,再过十年,三人造化就要大不一样。

  程若琳皱了皱眉,却又不敢拂逆贝铁林的兴头。

  不说帮不帮罗冰,贝铁林也算是安原广电系统的头号大佬,安原卫视也就是安原电视台下边的一个频道,而安原电视台台长也还只是安原广播电视厅党组成员之一,说难听一点的话,那就是程若琳领导的领导的领导。

  虽说程若琳身份不一样,也算是~个频道栏目中颇有名气的主持人,但那是在老百姓心目中,对于贝铁林这种大佬来说,要捏死你这种小主持人那也是易如反掌,随便撇~下嘴巴,那你就得在一边凉快去。

  赵国栋被贝铁林的热情所感召,又不得不喝下三杯,他这才感觉到贝铁林酒量果然称得上海量,难怪说庄权吆喝着要联手对付贝铁林,真还是这么多年自己见到的第一海量。

  这一番酒喝下来赵国栋也是觉得有些刹不住车的感觉,庄权和贝铁林两人都是有些醺醺醉意,程若琳和罗冰见这副情形赶紧让服务生安排榨好的鲜甘庶汁和绿豆红糖醒酒汤来让三人服用解酒,又坐了一阵一边聊天一边休息,才算是满满稳住。

  贝铁林也是个急性子人,一边闲聊也就一边打电话给广电厅人事处处长吩咐星期一便去和宁陵广电局联系办理罗冰调动手续,话语间根本不说什么原因,简单几句话便挂了电话,估计这人事处长要么就是他的心腹,要么就是早就适应了老板的工作风格,可谓雷厉风行。

  言语间谈及广电系统现在的管理体制,贝铁林也是感触甚多,由于这广电系统涉及诸多敏感部门,下辖事业编制单位不少,牵扯多方利盖,要说日常业务管理属于省政府这边的分管副省长管理,但是在组织人事和宣传方面却更多的受省委宣传部指导,这种双重管理体制对广电厅的约束甚多,饶是贝铁林性格火爆直爽,也是受夹磨不少。

  趁着三人谈得正欢,程若研和罗冰也就一到出门结账。

  程若哦知道这文华酒店也是赵国栋常来之处,她也曾经和赵国栋单独来过两次吃西餐,赵国栋从来都是刷卡付账,赵国栋那张卡的密码程若琳也知道,所以赵国栋也就把卡交给程若琳来处理。

  没想到程若琳把卡交给收银员之后,两次输入密码都是错误,这让程若琳也有些不解,而服务小姐也把怀疑的目光投了过来“…小姐,请问这是您的卡么?”

  程若琳犹豫了一下才摇摇头,不是,不过我用过这张卡,密码一直是这个啊,怎么会不对?”

  “那能否请您在回忆一下,如果还是无法回忆起,那就只能请您让卡主来或者改用现金付账。”服务员虽然态度似乎很周到,但是程若琳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怀疑。

  “若哦,我来吧。”罗冰见程若琳没有带包,赶紧道“多少钱?”

  “一共是三千六百六十元。”

  服务小姐的回答让罗冰一下子动作迟疑起来,她也不知道这种场合消费竟然如此高昂,包里只带了三千来块钱,没想到却一下子消费掉这么多,包里这点钱恐怕不够。

  程若琳立即觉察到了这一点,不用,冰姐,还是我来,我们先回去那我的包。”

  收银员飞快的向旁边一个收银员使了一个眼色,另外那人立即查看了一下清单,不为人觉察的点点头。

  “…小姐,我陪你们一块儿过去吧。”一名收银小姐面带警慑的紧随而来。

  “什么意思三难道说你们还怕我们跑了不成?”程若琳立时反应过来,勃然大怒,来了安都两年多,她可从来没有受过如此侮辱。

  “对不起,两位小姐,你误会了。”收银小姐虽然口工道歉,但是却不肯离开,紧跟着程若琳两人。

  程若哦站住不走,美眸圆睁:“我今天就还不回去了,还真没有遇到向你们这样的服务态度,如此怀疑客人,简直是闻所未闻。”

  那名收银小姐大概也是被程若捧凌厉的气势所震慑,有些吃不准,不敢再多言,但早就有人将此事报告给了前厅主管,很快前厅主管便带着几名保安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