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节 癞蛤蟆打呵欠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节 癞蛤蟆打呵欠


  厅弄管是个高瘦的青年男子。件合体精致的衬衣刻出华伦天奴的化0,彬彬有礼背后却是一抹挥之不去的轻蔑。

  “怎么回事?”语气冷峻中略带轻慢,青年男子沉声问道。

  “李经理,这两位女士来付账,可是刷卡提示密码错误,请她们现金付账,她们就要离开称要回去拿包,我们说我们陪她们一块儿过去,免得她们再跑一趟。可她们又不愿意。”跟随的收银小姐倒是牙尖嘴利,几句话看上去似乎就把事情说清楚了,但是言语间表露出来的意思却是模棱两可。

  程若琳在安都打拼了两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立时就觉察到了收银小姐话语中的陷阱。冷声道:“你倒是挺会说话呢,怕我们多跑一趟,你有这么好意?你那言语态度中的意思难道我们不明白,是不是怕我们付不起钱想跑路?怀疑我们是来骗吃骗喝的骗子不成,里边还坐着几个人呢,难道谁还能跑了不成?你们这是怎么刮练的,如此怀疑客人?”

  青年男子立即明白了收银小姐的担心。

  前些时日这里也发生类似事情,两个打扮华贵入时的漂亮女子带着一大堆人来消费,吃了不少不说。名烟、名酒要了不少,最后几个女人都使了金蝉脱壳的手法溜之大吉,剩下几个喝得酪面大醉的男人留在房间里。

  结果付账时候这几个男人都说是那几个女人邀请来谈生意的,该那两个女子付账,再一问,这些男子根本就不熟态那两个女子,都是为了一笔生意谈判所以才会到这里,还真以为那两女子是什么大老板,结果是被骗来当了槽头,这下子可好,几个男子都不愿付账,最后还是请了派出所来协商解决,几个男子指天发誓的诅咒了半晌也只凑了不到账单三分之一的费用,酒店损失了好几千。

  后来听得行业协会通报这一段时间安都市区高级饭店酒店已经连续出了多起这种诈骗事件,估计有好几伙这种骗子,这才引起大家的高度警惧,莫不是这帮家伙又来了?

  青年男子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程若琳和罗冰一眼,程若琳双手环抱,杏眼圆睁,倒是气势压人,异是旁边那个身材丰满高大的女子却是有些局促不安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个雏儿,弄不好还是第一次来干这种事情。

  也不知道这两女子是怎么想的,论身材有身材,论长相有长相,那气势汹汹的女子谈吐风姿不俗,找个大老板包养也胜过吃这碗刀口舔血的活计,而另外那一个雏儿,就凭这一副丰腴的身段那也是能让人垂涎三尺,再加上那光滑如玉脸庞以及唇边那颗美人痣,简直就是天生的勾人想入非非的胚子,有这样先天的资本不知道利用,却还想着干这种事情,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心里有了先入为主的感觉,青年男子就越发觉这两个女子可疑,只是现在没有证据,自然不能随意陷人以罪,不过早已经给几个一直关注着事态的保安悄悄打了个手势,让他们注意,防止这两个女骗子逃脱。

  “两位小姐,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我表示歉意。”青年男子脸上笑容里隐藏着虚伪和鄙屑,嘴角那抹笑意更是说不出的令人不舒服。

  “你表示歉意?就你这种态度也叫表示歉意?”程若琳何等伶俐的角色,自然觉察到对方彬彬有礼背后的不屑,心中更怒:“让你们老总出来,我倒是要和他交涉交涉,让他好好教一般服务行业应该怎么学会尊重客人。”

  “对不起,我们老总不再,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做主。”青年男子越发得意,对方越是如此就证明对方越是心虚,“小黄。她们是哪个,

  “李经理,她们是黄山套房。”收银员立即回答。

  “黄山套房?”青年男子心中冷哼,这帮女骗子可真够大胆,还专门这酒店最好的包房,消费起价都是一千六,还真以为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怎么的,“谁在包房里服务?”

  “李经理,她们没有要人服务。说是要谈重要事情。”

  果然如此,是怕服务员觉察出端倪,这帮骗子手脚倒是做得挺干净,还要来收银台假意转悠一下,打打掩护,果真是高手。

  “那好,小姐,您看这样行不行,我陪你们过去,征求一下客人们的意见,看看对我们的菜肴有没有什么意见,您看怎么样?”青年男子故作优雅的道。

  “等等!”程若琳气冲斗牛,她已经看出来这位前厅主管把自己和罗冰看作是什么人了,先前还以为是对方怕自己付不起帐,现在才知道对方竟然把自己和罗冰狸沏编子流的角色了,谅简真是莫大的侮辱习“小姐。怎么了?难道这样也不对么?”青年男子朗声笑道:“如果两位女士真有什么不方便,可以提出来,但是我们不欢迎恶意的行径蚯灶吐7”

  连罗冰都被对方有些嚣张的口气给气坏了,纵然自己这边走出了一点差错。但也不至于被人当作骗子之流,这家酒店还说是五星级酒店,程若琳更是义愤填膺,这就是五星级酒店的素质水准?是什么让他们这般张狂无忌,难道就是会说一“北吐?还是觉得自己有外资背

  ?

  程若琳正欲发作,却发现罗冰脸色骤然一变。变得有些灰白,望向自己背后的目光变得激动、愤怒、感触、痛楚、黯然还有悲伤,程若琳从来没有见到过罗冰脸上一瞬间浮现出混合了如此多感伤的神色,这让她惊诧莫名。

  转过身来。却见一名三十多岁的高大青年男子走了过来,远远望向罗冰的神色也是一种怜惜中多了一份冷淡和无奈。

  “怎么一回事?”高大男子气宇不凡,走过来时那股子气势就能让程若琳感觉到对方来自官场上的那股子居高临下和优越感,这让她很不舒服。

  “罗主任。没事儿,真是让您见笑了,这两位女士刷卡密码错误,准备回房。我陪她们回房去。”前厅主管脸上浮起殷勤的笑容,这位罗锐罗主任可是酒店的金主儿,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对外接待都是这位罗主任来联系,也是酒店的重要客户。

  “钱没带够?”罗锐扫了一眼两女,罗冰的脸上时而激愤,时而悲哀,时而黯然,时而孤傲,十年了,还是这样,罗锐心中也是一阵莫名的感伤。自己这个妹妹就是这种执拗性格,当初自己百般明说她,她却执迷不悟,最终沦落到这种境地,连正处于关键时剪的父亲也受他牵连不小李,多少钱,记在我的单子上。”

  “里主任。您认识她们?”前厅主管吃了一惊,瞅了一眼二女,连忙道:“三千六。”

  罗锐皱了皱眉,难怪人家把她们当作骗子。消费这么多,却又付不出帐。

  他也听说这一段时间有些女骗子在外采取引人来上钩趁机拿些名贵烟酒玩金蝉脱壳的把戏,但是自己这个。妹妹虽然是在偏远山区,但是也绝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多半是一时间身上没带这么多钱,她旁边这个。女子倒是看上去有些面熟,但罗锐也想不起这是谁来了。

  “没事儿。记在我单子上就行了。”罗锐不动声色的道。

  程若琳看了看眼前这个颐指气使的家伙。简直觉得不可理喻,这个家伙他以为他是什么人,把自己两人当作来五星级酒店混吃骗喝的油嘴狗么?嗬。还挺大方啊,三千六说寄在他单子上。可程若琳却是怒意盈胸,本来喝了两杯酒有些酒意,这个家伙表现出来侮慢和自大让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轻视的程若琳简直无法忍受。

  “喂。你什么人啊?谁要你付钱了?瞧瞧。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怎么,别用那副悲天悯人的目光看我们,我们消费我们付得起帐,用得着你来穷显摆?!”程若琳言语锋利如刀,尤其是看到罗冰那失魂落魄的神色,她虽然没有明白过来其中究竟有啥古怪,但是对方这种自诩优越居高临下的态度却让她无比反感。

  罗锐被眼前这个美女蛮不讲理的话语给气得不轻,自己看在妹妹的面子上替她们解围,这个女人看上去挺有气质,怎么说起话来却是这般刺耳难听?

  “小姐。我还真是第一次尝到狗咬吕洞宾的滋味呢,呵呵,行,你们能付得起那你们自己付啊,那就别在这让丢人现眼!”罗锐也是怒极反笑,瞅了一眼旁边一位路过的外宾,“这里是涉外酒店,别在这里丢中国人脸!”

  “哟呵。谁口气这么大啊,我可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我们来消费还能给人丢脸了?我倒是想要瞧瞧是哪位能代表中国人的领导能把我们这帮人给侮辱得这么惨?”赵国栋一副悠哉游哉的模样走出来,“不就是拿错一张卡么,也就上升到了给中国人丢脸的政治问题高度?”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兄弟们订阅之余劳烦您退回到书页页面,然后把宝贵的推荐票最后一栏全部投给本书吧!俺要继续冲榜,在这一刻,推荐票高于一切,兄弟们请支持老瑞,明早俺希望能看到《弄潮》排在前十,这全是你们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