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一节 癞蛤蟆上公路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一节 癞蛤蟆上公路


  罗锐凌厉的目光落在来人身上,眼睛略略眯缝起,似乎想要看看来者究竟是何人,口气竟然这等张狂无比。

  作为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负责接待的副主任,罗锐平常跑外边的时间太多了,大风大浪经历不少,高官富豪一样也见识太多,眼前这个斜睨着自己的家伙三十岁左右,和小冰年龄相仿,胸前衬衣半解,脸色虽然也还正常,但是流露出来的浓烈酒气一看就知道是喝了不少,看样子应该是和小冰她们一起的。

  罗锐不想理睬这种人,一看就知道多半是个多金的官宦子弟,玩主,埃及棉衬衣是国内并不多见的意大利先驰,脚下皮鞋也是非同凡品,没有任何LOGO,罗锐一时间也还看不出来是啥牌子,但是可以肯定价格绝对不便宜,腕间那块欧米茄也是价格不菲。

  当这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可不简单,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来来往往接待的都是政斧部门领导和企业家,不少都是来自国外的投资商,这眼光上的要求颇高,初一接触的几个来回你就得把客人的底细爱好了解清楚,从着装、饮食、嗜好等诸多方面来判断和分析客人的层次和倾向,在这一点上罗锐颇以自己的观察力细致和分析判断准确自豪。

  眼前这个家伙要说不太像是政斧干部,但是举手投足间却又有着那一股子不一样的气势,罗锐判断这多半是借着父母余荫捞了两个钱的纨绔子弟,不过玩格的味道倒是够足了,也像那么一回事,只是小冰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在政斧部门工作就算不顺,也不该和这种人走在一起才对。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我不能代表谁,我只是提醒一下诸位在言行上注意尺度就行了。”罗锐不想和这种人斗嘴皮子,毫无意义,而且自降身份。

  赵国栋可真是被眼前这个倨傲不群的家伙给气乐了,自己居然也沦落到被人视为下三滥的角色了,这可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我可真不知道我们究竟干了啥被人这般折辱,若琳,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卡密码不对?”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这个家伙看来还是一个打抱不平的角色,那个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笑话的家伙才是正主儿,“不就是卡拿错了一张么?怎么觉得我们是付不起帐还是感觉我们像一群骗子?”

  “哼,人家倒没有把你们当作骗子,而是觉得我和冰姐俩像骗子,像吃了饭还骗了财物就想抹嘴巴走路的角色。”程若琳见赵国栋出了面,就把主动权交给赵国栋了,“瞧瞧,你这张卡的罪过!”

  “你是前厅经理?半年没来这里,好像都换了人不认识了啊,小张呢?”赵国栋印象中这文华酒店餐饮部负责人似乎姓张,这里是建行接待高端客人的主要场合,赵国栋还在安都时和郑健来的时候比较多,后来在宁陵和怀庆工作时,有时候回来和郑健他们在一起,偶尔也会选择这里,但最近一段时间还是有将近一年没有来了。

  前厅经理也是轮班值班,今天这一位担任前厅主管时间并不长,所以对自己这个位置很看重,听得收银台那边一传话就忙不迭的赶来,本以为可以制止一起可能给酒店造成损失的事件赢得高层的表扬,却没有想到会招惹上一桩麻烦事儿。

  听得对方这样随意的轻松称呼餐饮部经理,前厅主管头皮有些发麻,尤其是对方举手投足的那份气势更是带来一种说不出的压力,让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按照对方所问回答问题其实在罗锐出现替来两个女子买单时他就知道这两女子不可能是骗子,可能只是一时手中拮据而已,如果说那时候心中还略略有些优势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这位前厅主管就真的是忐忑不安了。

  前厅主管略到讨好的笑着道:“张经理这会儿不在,前厅这一块今天由我负责,真是不好意思,可能是有些误会,两位女士的信用卡可能出了一点技术问题,”

  “我看你们酒店的服务质量可能才出了问题,难道说信用卡拿错了也能让你们浮想联翩,那你们的联想能力也太丰富了一些,我真不知道你们酒店难道就没有对你们灌输过顾客就是上帝这个理念么?”赵国栋淡淡的道:“如果真有什么问题,那也应该耐心细致的询问了解,而不是无端猜疑客人,至于付不付得起帐,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付不起帐,还敢大模大样的来这里走一遭,难道还真的能指望什么人大发慈悲施舍我们一回?”

  赵国栋并没有耀武扬威的以势压人,而只是平静的指出对方的态度问题,这让前厅经理也是冷汗涔涔,越是这样的客人也就意味着越是不一般,这个时候前厅经理才发现在即先前似乎是猪油蒙了心,这个时候再仔细看一看,这两位女士哪一点像骗子,一个雍容大方,一个优雅迷人,只怪自己当时有些被收银员一说就有点子先入为主,幸好还没有造成什么大的问题。

  罗锐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对方的表演,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他也不想知道,对方在那里装模作样的教训前厅经理让他很不是滋味,这有点指着和尚骂秃驴的味道,这个家伙倒是牙尖嘴利,居然还指桑骂槐的影射自己,他也还是第一次遇上。

  “年轻人,不要学到这样尖酸刻薄,想要学着在女士面前显摆,那也得有点层次行不行,涵养,气度,不是有两个臭钱就觉得可以高人一等为所欲为的。”罗锐是真有些怒了,也有些替自己妹妹担心,他不知道小冰和这个男子是什么关系,不过小冰纵然再是不争气,那也是自己妹妹,和这种人混在一起,让别人知道是他罗锐的妹妹沦落到这种份上,“眼睛放亮一点,这年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比比皆是。”

  赵国栋听出一点味道来了,感情这位俊朗有形的男子还有点替两位女士抱屈的味道,难道自己的形象就这么不堪,怕两位女士羊入虎口鲜花插在牛粪上?赵国栋真有点乐了。

  “哟呵,还真没看出一位真龙天子站在这儿呢,我是败絮,请问您是哪位高不可攀的金玉啊?”赵国栋冷哼一声,双臂环抱,遥视对方。

  “我没有必要向你介绍我是什么人,就像你也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显摆什么,我们不是一路人。”罗锐微微皱皱眉,有些冷淡的道。

  赵国栋被对方冷淡背后的倨傲着实噎了一下,见过高傲的,却没有见过这样自命不凡的,难道自己这一身打扮真的很逊?

  “国栋,算了,没有必要和这个人争什么。”程若琳注意到已经有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了这边,还好这会儿结账高峰期已经过了,要不就这么一会儿还不得引来周围人注目,靠近赵国栋小声道:“他好像认识冰姐,嗯,你看他是不是和冰姐模样有些相像?”

  赵国栋本来还真有些咽不下这口被人轻视鄙屑的恶气,听得程若琳这么一说,才注意到一直一言未发的罗冰脸色黯淡。

  再仔细打量一下两人相貌,立时可以肯定罗冰和眼前这一位肯定有血缘关系,赵国栋听罗冰谈及过她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都在安都市政斧部门工作,而且混得都还不错,只不过罗冰和他们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来往,看样子眼前这一位应该是罗冰那位哥哥才对。

  想起罗冰这个家庭因为罗冰参加了那一轮风波而被家庭所冷落的缘故,赵国栋心中无名孽火顿起,但他尚未发话,对方却已经冷冷的对罗冰道:“自重一些,和这种纨绔混在一起你也不怕辱没了家风。”

  “家风?我有家么?”罗冰也被兄长的话语所刺痛,脸色也是变幻不定,幽幽的道:“不知道是你健忘还是我失忆了,我还有个家?”

  被罗冰的话一刺,罗锐脸色顿时变得阴冷,冷哼一声,“哼,不知好歹!”

  赵国栋耳朵很尖,被对方一句纨绔和辱没家风都给刺得不轻,自己啥时候变成纨绔了?和自己以及庄权、贝铁林在一起吃饭就算是辱没家风了?如果工人阶级因为是领导阶级以至于所有工人都变成了领导,那这个纨绔的范围就未免太大了。

  赵国栋真不知道这罗冰的哥哥怎么会如此强烈的优越感,居然可以把自己视为纨绔,似乎他天生就要高人一等。

  “我说你这人似乎真还有些马不知脸长了,你算个啥东西,在我们面前趾高气扬耀武扬威?”赵国栋再也忍耐不住了,罕见的爆了粗口道:“赵某人长这么大形形色色的人见识了不少,却还没有见过你这样无耻的,真他妈癞蛤蟆上公路——你还愣是冒充迷彩小吉普了!你以为你是谁?在我面前装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