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三节 厚颜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三节 厚颜

  罗锐眼睁睁的看着一行人就这样寒暄之后各自离去,小人物不入他们法眼的,让罗锐内心窝火的是先前那个姓赵的家伙在自己面前百般挑衅,可是当领导们出现之后这个家伙却连半句话一个眼色都懒得投给自己,这让他感到无比的屈辱和愤懑。

  你这时候哪怕是来怒骂或者是在领导面前说两句自己坏话也行啊,至少能够让领导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可这个可恶的家伙却一点机会都没有给自己,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各自离去了,罗锐简直有一种要样拳击柱的冲动。

  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琢磨罗冰怎么会在这种场合下出现。

  毫无疑问省委组织部那位庄部长和那个姓赵的关系不一般,从他们之间的称呼就能感觉得出来,虽然姚市长和卢书记也叫那个姓赵的家伙名字,但是这和庄部长叫那一声“国栋”味道明显不一样,其中亲近程度至少差了两三个级数。

  省广电厅厅长和姓赵的关系也不及庄部长和姓赵的那么熟悉亲热,感觉他们接触时间并不长,但是也能够感受到他们很投缘,纵然是在外人合前,也没啥顾忌。

  庄权是何等人物,连姚市长和卢书记都不得不保持相当尊重,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虽然定不了像姚年长这样副省级干部的命运前途,但是对卢书记这种厅级干部却有不一般的影响力,这也难怪卢书记老是拉着庄部长的手不放了。

  问题的关键在于罗冰怎么也能参予到这样的场合中去,这让罗锐百思不得其解。

  罗冰受到那场风波牵连之后毕业就被分配到了宁陵那边一个山区县里,因为她缘故,父亲的竞争区长候选人受到了影响,最终仕途上的艰难跋涉只能戛然而止。止步于这个常务副区长位置上,最后到人大当了个副主任,这让全家都是遗憾无比,如果不是罗冰这桩事情,父亲也许就还能在仕途上走得更远,这也是罗冰和家里决裂的关键。

  这么多年幕罗冰似乎一直在记恨当年家里冷落她的事情,而后自己也和她联系过,但对方始终不予理睬,多次联系未果之后,包括自己在内的家里人似乎也就失去了在联系罗冰的热情和兴趣,西罗冰后来结婚之后又闪电般离婚的消息也让家里对她颇多微词,使得原本希望罗冰在结婚之后能有所改观的关系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罗锐实在想不通这一点,罗冰在那个偏远的格林县广电局,怎么能有资格和庄权这样的角色坐在一起,难道她是广电系统的英模通过贝铁林介绍给庄权认识,以便日后能提拔或者调动,罗锐下意识的摇摇头,这种想法也大荒谬了。

  这些都不重要,罗锐的琢磨一下罗冰这个意外因素的出现能够给自己带来什么。

  自己已经三十五了,迫在副处级干部阶梯上苦苦挣扎,原来还觉得自己这个年龄能够上到副处级位置上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但是今天看到那个姓赵的那股子纵横捭阖的气势,他才会深深感觉到失落。

  他罗锐不是没有本事,缺少的就是机遇和人脉,罗冰今天在这种场合的出现击罗锐的机遇缝隙透进了一道阳光。

  想到这儿罗锐就有些说不出的兴奋而烦躁,高新区的办公室主任也就是自己的领导即将到碧池区任职,眼前瞪着这个办公室主任位置的人不少,另外两个竞争者费历都比自己深,能力也不差,罗锐自认为和另外两人竞争也是三三开,若是能得到卢书记的青睐,这办公室主任位置那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弄不好坐稳之后瞅个机会还能进党工委班子弄个党委委员当一当也不是痴心妄想。

  只是谁来打通卢书记这个关节?

  想起今晚庄权和卢卫红之间的把臂密语,想起那个姓赵的家伙和卢书记相谈甚欢,罗锐心中就噗噗猛跳个不停,罗冰能和这两人在一桌子吃饭,自然交情不会太没,如果能够瞅准机会帮自己谋一谋,也并非虚无之事。

  至于说今晚这一场小小的冲突罗锐到不放在心里,大丈夫能屈能伸,若是那姓赵的能帮自己一把,自己便是承认个错误道个歉又算啥?

  识时务者为俊杰,罗锐从来就不觉得这句话其中有些诋殁气节的含义。

  在仕途上你从来不要去把什么面子里子这一类虚无缥缈的东西太过看重,否则那就是自寻烦恼,罗锐一贯原则就是该低头时你就得毫不犹豫的低头,否则你就会捧得头破血流,最终结果那就是你还得低头。

  满怀心事的罗锐一直回到家中都无法摆脱今晚这一幕给他带来的种种冲击,如果说最初还只是沉浸在姓赵嗍啄给他带来的刺激中时,那么到后来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细细的揣摩审视该怎样利用昨晚获知的东西来帮助自己了。

  丈夫脸上的虽然竭力压抑着心事,但是妻子还是毫不费力的观察到了这一点。

  “怎么了?出是什么事情了?”

  罗锐接过妻子递过来的蜂蜜水小口小口的抿着“没什么,记得我妹妹么?”

  “你妹妹?呃,罗冰?在宁陵那边一个山区县里的那个?”

  “嗯,今晚我在文华酒店碰上了。”罗锐目光死死锁定面前的蜂蜜水,似乎是要看穿蜂蜜水究竟是什合成分构成。

  “文华酒店?啊?你是说罗冰她去那种地方…””女人惊讶中夹杂鄙屑的捂住嘴巴“这怎么行?”

  “你想什么呢?”罗锐目光一下子凌厉起来“罗冰再不争气也不至于做哪些事情,你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啊?那她在那里干什么?”女人也为自己内心的阴暗感到一丝羞愧。

  “吃饭,结账时候我们碰上了。”罗锐轻轻舒了一口气“你恐怕想象不到她和谁一起吃饭。”

  “和谁?”女人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了,自己丈夫眼光素来很高,三十五岁的副处级干部,而且极有可能要当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室主任,这个年龄能走到这一步能有几人。

  “哼哼,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省广播电视厅厅长,还有怀庆市的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另外还有一个女的,我想起来了,是安原卫视那个生活》栏目的女主持人。

  “啊?这怎可能?罗冰不是一直在那个山区县?怎么会突然跑到省城里来了?还和这些人在一起吃饭?”

  女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自己丈夫有一个妹妹她知道,具体因为什么原因而没有往来她却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和丈夫结婚时,对方没有来,却托人送了一份礼,丈夫另外一个弟弟结婚也没有见到罗冰的身影。

  当时自己还在想,就算是在山区里混得不好也不至于连哥哥弟弟结婚都不来吧,后来才隐约知道似乎因为什么事情和家庭里闹了很大矛盾,有一点子和家庭一刀两断的味道。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又能说得清楚,听他们说他们是宁陵老乡聚会,庄部长和贝厅长都是宁陵人,而罗冰他们是在宁陵工作过的,看来罗冰这几年际遇也不一般啊。”罗锐有些感慨的道。

  “那位庄部长很管用?”女人对自己丈夫的心思十分清楚,丈夫这个人啥都不热衷喜好,唯独对政治上进步情有独钟,专门提及这庄部长,自然有其中道理。

  “哼,你说呢?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副省级以下的干部升迁都在他职权范围之内,有时候他一句话也许就能决定一个人一辈子的政治命运。”罗锐悠悠的道:“这种角色像我这样的副处级干部你连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那你没有抓住机会…”“”女人急忙问道。

  “哼,那种场合能有我说话的份儿?姚市长、卢书记他们都在呢,我真还没有想到罗冰还能有这本事攀上高枝了,居然能和姚市长和卢书记他们站在一起。”罗锐一阵唏嘘感叹。

  “那让罗冰帮帮你啊。”女人言语中一副理所当然的味道“都是兄妹一家人,就算是以前有啥不愉快,难道还能记仇记一辈子?老公,你不是说这办公室主任竞争很激烈么,这个时候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啊。”

  罗锐沉吟了一下,微微点头,自己老婆虽然心思没有那么复杂,但是言语却是很中听“可是我和小冰都很多年没有说话了,现在这撂下脸去…”,唉,另外还得和爸妈说一声,爸妈原来一直对小冰很不谅解,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了,有啥气也该消了。”

  “要不这样,你给我小冰联系方式,我先和她联系上再说,探探她的口风。”女人闻弦歌而知雅意,知道丈夫是想要让自己出面打前站“爸妈那边我去说,这事关你的前程,现在爸妈也帮不了你了,那也不能耽搁你不是?”

  “嗯,你看着办吧,小冰联系方式我还没有,得找人问问。”罗锐满意的点点头“我还得想一想,真是想不到小冰能有这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