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四节 齐人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四节 齐人

  权是坐贝铁林的车老了,赵国栋自然就要送程若琳和臣叭

  也许是受到今晚付账这一桩事儿的影响,罗冰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定,赵国栋和程若琳虽然都没有刻意去安慰罗冰,但是也都关心着罗冰会不会有啥意外。

  “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没啥。”黑暗中坐在车后排右座的罗冰终于开口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真还还没有想到和他见面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冰姐,你哥是在高新区管委会?”程若琳明知故问。

  “嗯,高新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罗冰淡淡的道。

  “罗冰,贝厅长已经答应了。星期一就要去办调动,甭管他给你安排到哪儿,总算是回了安都了。我看今天你哥似乎也有些意动。看样子本来是想和你说什么,我看你冷着脸不想理睬他,所以也就没留。你是怎么打算的?”赵国栋斟酌着言辞,尽量避免刺激对方。

  “哼,他想和我说什么那也是看着庄部长和贝厅长和我们一块儿吃饭,都是沾了你的光。”罗冰脸色变幻不定。看不出喜忧,“他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一门心思都指望着政治进步,我敢打赌,虽然我们十年没有联系,但走过了今天。他要不了多久就要来通过各种方式来我和联系,原因无他,因为觉得我能为他所用。。

  “冰姐,你也别说得那么难听,今天的事儿也怪不得他。咱们也的确有些令人起疑,他帮你付账也是好意。”程若琳相当一个和事老,她知道罗冰现在孤苦伶竹,回了安都之后也一样没啥朋友,如果能够和家里言归于好,那也是一件大好事。

  “若琳,和今晚这事儿没关系。我只是公允的评价他这个人,当初我卷入了那桩风波之后你没见他那气急败坏的模样,名义上说是怕影响了我爸的政治前程,其实更主要是怕日后我爸每发展前途了,冉接也就影响了他政治前程,我还不知道他那点心思。”罗冰语气平淡中隐藏了一抹说不出伤痛,似乎又勾起了她昔日的辛酸。

  “罗冰,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们还是应当向前看,不要过多的纠缠于往日的种种。作为在仕途上奔走的人,难免不对这些有些敏感,就算是当时有些过分,也过了这么多年,也许你兄长心中也早就懊悔,只不过脸面上抹不下来而已赵国栋也是渭然叹道:“我看这也是一个契机,你总不能和家里呕一辈子气吧?”

  “家?我不是说过了么?那个家还属于我么?”罗冰语气变得有些激动,“那是属于罗锐和罗铿的,我不过是一个过客。”

  “罗冰,你这是什么话?!父母始终是你父母,就算是他们势利,就算是他们当初万般不对。时过境迁,你也该抱着一种宽容平和的心态来看待这一切,把自己封闭在怨愤的心态中只会让你变得更偏激更痛苦。”赵国栋放慢车速,提高声音道:“你好好想一想,不要只想到父母家人的不好,也想想昔日他们对你的好!”

  虽然赵国栋也有些看不起罗冰父母家人当时的做派,但是他也知道罗冰内心的孤独寂寞。渴望家庭亲情的心情不是哪个人能够拒绝的。尤其是像罗冰这种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单身女人更是如此,他需要帮她破除这个心结。

  罗冰似乎第一次听到赵国栋这样声色俱厉的呵斥自己,怔了一怔之后平静下来,胸脯急剧的起伏,把脸扭向一边望着窗外的不再言语,程若琳赶紧轻轻抚住罗冰的肩头,小声安慰劝导对方。

  赵国栋车开进小区。有些犹豫今晚是不是在这里住,程若琳却早已瞪了他一眼,“快下来,冰姐醉了”。

  果然这一路行来罗冰把车窗打开一敞风,原本已经被醒酒汤压下去的酒意顿时就翻腾起来。赵国栋赶紧把车泊好,下来帮着程若琳扶着罗冰一起上楼

  程若琳住的是十二楼。这是一幢十八层的电梯公寓,两人几乎是搀扶着罗冰进房,一进房。罗冰扑进卫生间哇哇吐了起来。

  赵国栋还一直在琢磨着罗冰酒量是不是见涨了,这酒桌上也敢和庄权连干三杯,虽说是托人办事,但是有自己在,实在不行也可以让自己代劳,却没有想到罗冰这等耿直,一下子就连下三杯,而且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结果却是在这个时候发作起来。

  罗冰吐了之后神智就清醒了不少,只是身体还有些瘫软无力,两人也把罗冰扶到床上躺下休息。

  “今晚咋办?”赵国栋随口问程若琳。

  “没事儿,就让冰姐住我房间好了,我们俩住客房好了,你先去洗澡吧。呆会儿我在和冰姐两人洗。”客房没有卫生间,程若琳也是担心罗冰如果还不舒服要吐,可以就在主卧卫生间里,不用跑出来到客厅卫生间解决问题。

  “也好。

  赵国栋也不愿意孤枕独眠。难得回来一趟,也想和若琳恩热一晚,反正罗冰也对两人的事情早就见惯不惊了,先前两人还遮遮掩掩阅隘最薪罩节就湛泡书凹刚刚刚口阳孙昭比们芥垒,蟒后来也都渐渐习惯了罗冰的存在,都是此成年男女。当熙也柑道两人在一起是代表着什么。

  当喘息声渐渐平静下来之后,程若琳贪恋的将自己的脸贴在赵国栋厚实的胸膛上,赵国栋的手指细细的捻磨着她的**,一阵酥麻感从胸前向全身扩散。

  “国栋,你过去吧。”良久。程若琳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赵国栋怔了一怔。才低下头来看一动不动贴在自己胸前的丽人,丽人晶亮的眼眸在黑夜如同两枚乌钻。赵国栋看程若琳不像是在故意调侃自己,下意识的挠挠头,“若琳。你。

  “我是认真的。冰姐也是一个苦命人。我和冰姐亲若姐妹。啥体己话都说过了。我也知道她心里对你有些意思,她这人在有一点上和我差不多,死心眼儿。宁肯不找,要找就要找最好的。你也不是没动过她的心思,你别不好意思,你那点心思还能瞒得过我,我也知道你也没有打算瞒过我。”程若琳脸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赵国栋一阵张口结舌。

  “你们男人为什么都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别给我说什么茶壶茶碗说。我也不想听那些。这人生本来就是这么短短几十年,青春易逝,敢恨敢爱也是性情中人。”程若琳双手缠绕着赵国栋虎项,柔软修长的双腿也缠在赵国栋腰间,细长的舌头轻轻舔纸着赵国栋耳垂。“记愕一会儿把冰姐抱过来,我想看看她被采椒之后的羞人模样。”

  赵国栋无法理解程若琳的奇异心态,但是偷香窃玉的心思压倒了一切。他只知道程若琳走出自真心就足够了。

  赵国栋推开主卧室的门时才发现主卧室的壁灯居然是亮着的,昏黄细腻的灯光将床上这一具浮凸饱满的优美躯体映衬得更多了几分魅惑动人。

  罗冰穿的一条肉色的真丝吊带睡裙,睡裙裙摆很短。正常情况下大概也是堪堪遮住亵裤。颇有点儿情趣内衣的味道,只不过侧卧的她似乎不怎么老实。睡裙裙摆早已翻了起来,乳白色的真丝亵裤仅仅能包住臀沟间那一抹。最让赵国栋忤然心动的臀瓣大半都裸露在柔和的灯

  下。

  赵国栋几乎是屏住呼吸般的靠近床畔,侧卧的罗冰脸上眼角处似乎还有一抹泪痕。细密的呼吸声显示对方已经进入了熟睡状态,微微敞开的睡裙领口将胸前那对惊人**挤压出来的乳沟显得深不可测。

  好一具睡美人。

  罗冰发现自己又陷入了那令人烦恼的梦境中。

  男人那副有魔力的手掌又再度光临到了自己的胸前,仿佛自己胸前那对雪丘就是他的毕生最爱,富有节奏而有力的揉弄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明知道这只是一场春梦,但她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陷入进去,哪怕是在梦境中享受一番也是好的。

  胸前的乳肌被男人像发面一般不断的挤压抚弄,手指肚细细的摩挲着自己的**一点。罗冰感觉到自己似乎全身毛孔都要被这种感觉刺激得舒张开来,这一次的梦怎么会这么真实?

  她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梦中的男人似乎感受到了自己想要什么,手指温柔的沿着小腹下滑探索着,一点一点的触及到了自己那从未有过人踏足的禁地。

  赵国栋有些惊讶于对方的表现,就算是喝了一点酒也不至于这样沉睡不醒,而罗冰给自己的感觉也不像是没有一点反应,当他的手指沿着那温润如玉的小腹探索到那丛林深处时,他甚至能觉察到对方的**似乎在期待着自己的到来一般。

  亵裤终于被慢慢褪了下来,赵国栋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近距离欣赏着这副**动人的画卷。

  银盆般的两瓣臀瓣交合在一起,淡褐色的那一抹鸿沟被稀稀疏疏的茵草所遮掩。一抹银丝般的水液从花径间渗出,闪动着迷人的光华。

  罗冰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怎么这一次的梦境这样真实而细腻。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但是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快感却让她忍不住想要沉浸其中不愿自拔。

  “啊?”当罗冰终于睁开眼睛之后,才发现自己早已经被脱得一丝不挂,揉弄着自己胸房的那只手是那样熟悉。

  “不,不行。”惊惶恐惧让罗冰睡意一下子消失无踪,“国栋,不行。”

  对方带着哭音的声调和剧烈的挣扎差一点就让背后的赵国栋就要乘势挺进。但是他知道对方内心的心结是什么。

  “罗冰。若琳知道。”

  这一句话如同镇定剂一般让罗冰顿时安静下来。“是若琳让你来的?”

  “不,是我自己想来的赵国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这一句话回答错也许就是另一种结局,在这方面上没有人愿意接受什么人的施舍。再亲密的关系也不行。

  “可是若械。

  “今晚我要吃了你。没有人能阻挡我。”赵国栋将自己嘴附在罗冰耳后,轻笑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