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五节 刮目相看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八十五节 刮目相看


  江国栋和程若琳都是第次听罗冰泣样详细的介绍自引柬,下意识的放下手中面包倾听。

  “罗锐在工作上很努力。加上我爸有些路子,所以还算是走的比较好,可我爸退了二线之后。罗锐的步伐就慢了下来,再加上他这个人有时候锋芒太露,有些领导也不一定喜欢他这种性格,大概也是这几年才渐渐收敛下来。”

  赵国栋心中暗叹,都以为罗冰和家里一刀两断了,但是实际上罗冰却从没有放下过自己家庭。像罗锐这几年的情况她都如此熟知,若不是刻意了解,怎么会知晓如此清楚?而如果不是割不断丢不下,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又怎么会去专门了解?

  “你还有一个弟弟?”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问道。

  “嗯,罗铿在安都市公安局莲湖分局治安科工作,他是安原公安专科学校毕业的,他比你小两岁。你们应该是校友才对。”罗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现在好了。把这些都说出来,我心里也就像是放下了一块石头,这么多年来,就一直压在我心间,让我没有片刻轻松。”

  罗冰脸上阳光般的笑容让赵国栋和程若琳眼睛都为之一亮,从未见过罗冰如此发自内心的喜悦笑意,如冰山解冻,如雪莲盛开,让两人都禁不住为之目眩神迷。

  这个女人有一种勾魂荡魄的绮丽雍容。尤其是笑起来时唇边的那颗痣更是说不出的媚惑,原本如满月般端庄秀丽的芙蓉玉面顿时凭空多了一份媚丽妖娆气象,赵国栋一股子火气就像毫无来由的就从小腹间窜起来,恨不能在抱着她立即上床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罗冰似乎也觉察到了赵国栋的神情变化,白了赵国栋一眼,然后道:“若琳,我若走过来了。还是住你这儿吧,等以后”

  “等啥以后?!难道说我这里还住不下你?”程若琳杏眼圆睁,“除非有人嫌我碍事儿,你想要…厂

  程若琳一脸坏笑的又瞅了一眼赵国栋,顿时让罗冰脸呼啦一声红了起来,“死丫头,你这张嘴巴咋这么缺德?”

  “嗯,谁知道昨晚是谁的嘴巴缺德,唯巾呀呀的叫个不停,弄得人家一晚都没能安枕?”程若琳格格娇笑起来,反唇相讥。

  罗冰毕竟还是初经人道,如何能与程若琳这已经在安都市里风里来雨里去打滚了再年的女人相比,这等荤话一说出来,罗冰立时就吃不消,红着脸站起来,就要来扭程若琳的嘴巴。

  饭厅里回荡起一阵娇嗔笑骂声,倒是赵国栋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嬉笑打闹,颇有卓坐享齐人之福的味道。

  ,,

  “甘省长,请您放心。既然省里选择了我们怀庆作为试点,我们怀庆肯定不会给省里丢脸,钱市长也是搞了多年的老农业了,对于我们怀庆的情况相当熟悉,前段时间我和他做过一次交流,我们俩的观点比较一致,那就是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问题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如果中央和省里再不重视这个问题,迟早这要出大乱子。”

  赵国栋坐在游泳池边上的遮阳伞下边,一夜的风流快活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精神,反倒是让他很有点顾盼生威的感觉。能采椒到罗冰这一朵葳蕤自守的牡丹花,那份畅快和得意足以让他兴奋一段时间了。

  而让拂去罗冰心中的乌云让她重新恢复到正常的生活,这更让赵国栋感到高兴,如果不是早就越好今天要和甘萍副省长就如何推进省里确定的推进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试点工程工作进行一次非正式的商谈,赵国栋绝对不愿意选择这个时候出来。

  “嗯,国栋,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老何虽然还没有走,但是组织上已经确定由你来担怀庆市政府这副担子,你考虑问题的时候恐怕就需要综合权衡利弊缓急了。”甘萍白生生的大腿细腻光滑,尤其一双纤细匀称的美足还涂抹了鲜艳的指甲油,这让赵国栋都觉得暗自惊奇,甘萍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没想到居然爱美之心却半点不减。

  “我知道甘省长您的意思,我们怀庆对农业工作历来较为重视,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把三农工作提升到了一个罕见的高度,我和陈书记都为此商量过,就是打算利用省里把怀庆确定为试点这个契机,强力推进我市农业结构调整,促进农民从多种渠道增收。”

  甘省长的美腿虽然但是对干赵国栋来说却没有多大兴趣,昨晚才和程若御一沪冰恩爱一宿,别说是甘省长这种半老徐娘,就是西施招蝉在这里,他也懒得多看。

  “嗯。那你说说你们有什么具体打算?”

  甘萍也知道赵国栋是个干实事的人,也正是赵国栋当初在宁陵干得相当出色,让山的畜牧业快速发展起来,畜牧业和奶业已经成为宁陵最为火爆的热点,尤其是伊利集团和光明集团国内两大奶业巨头分别在宁陵大建加工基的。使得宁陵的名声大振。

  所以这一次甘并才会在应东流面前力主让怀庆再来搞一次成功经验复制,力求让宁陵和怀庆两个点,一东一西两面开花,结出硕果,也让自己这个分管农业的副省长长长脸。

  “我前期对各县农业农村这一块进行过一次调研,感觉我们怀庆下下各县区情况不尽一致,各有各的优势项目和长处。但是也一样各有各的短板和缺陷。而且总的来说问题也不少。所以我感觉要想在怀庆打开局面,我们还是得有针对性选择两个具有代表性的县区来好好儿琢磨琢磨。”

  赵国栋一边琢磨一边说:“比如青坪相当典型。是全市最穷的丘区大县。我们怎么在这种丘区穷县打开局面寻找到一条适合青坪发展的路子相当重要。例如打造青针优质绿茶基地,发展亚热带水果产业,;又比如归宁,地处咽喉要冲,距离安都市区和机场都很近,如果利用归宁特殊的地理优势来发展近郊现代科技型或者劳动力密集型农业。会不会更适合?”

  “嗯,国栋,你有这方面的预见性和前瞻性很好,今年中央把三农尤其是解决农民增收问题提到了相当高度,应该是注意到了我们国家面临的严峻局面。城乡差距持续拉大,尤其是城乡收入比例差距更见悬殊,已经到了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的境地,必须耍花大力气解决农民增收问题,农业产业结构们整是实现这个目标的重要一环,解决好这个问题有助于农业走上健康发展道路,在实现农业结构调整问题上,我觉得一切都可以尝试,尤其是发展现代农业和实现农业产业化上,运用现代科学技术,提高产品科技含量,确保农产品生产优质高效绿色环保,大有可为。”

  赵国栋颌首表示理解,“甘省长,一句话,你发话,我接招,咱们怀庆绝对不拉后腿。”

  “不拉后腿还不行,你们怀庆还得给全省弄出一个典范来,要不我找你来干啥?”甘萍浅笑吟吟,双腿也许是长久摆放一个姿势有些发麻,又换了一个姿势,这白生生的大腿就在赵国栋面前晃悠,煞是惑人。

  “呵呵。谢谢甘省长看重,那怀庆没的说,绝对不让甘省长失望,我回去之后还的再和老钱商量一下,农业这一块这几年实事求是的说市里边有些轻忽懈怠了,关注不够,投入较少,今年借助这个东风,市里边也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做出一些成绩来。”赵国栋笑容盈面,“甘省长,我们怀庆试点。总得有点政策资金这方面的扶助吧?”

  “你小子。我就知道你啥都不问就奔着这个来!”甘萍瞪了他一眼,这个。赵国栋还是相当会做人,在宁陵时候就把科委和农业厅一帮人弄得如胶似漆一般。这一次一说定在怀庆,科委和农业厅的人都是满口赞同,真还看不出赵国栋年纪轻轻手腕倒是不差。

  “甘省长,您也知道我网接手市政府这边工作,要打开局面不容易,这么多年来,从我到花林县开始,您就一直不遗余力的关心支持我,这一次您也不能让我太丢您脸不是,怀庆基础不错,但是由于前期带帐太多,在农业这一块上一时间要让市政府投入太大也不现实,所以还得请省里在多方面给予支持,尤其是在人力资源方面多给予一些倾斜扶持。

  赵国栋满面诚挚。

  甘萍讶然之后又有些感动和欣喜,这平边市里边找到自己的不少,那都是来要资金要政策,和赵国栋先前说的也差不多,要说赵国栋和自己打交道这么多年,自己对他印象也相当好,也知道此人属于既能踏实做事也能迎合上意善于造势的精明角色,但是赵国栋最后这一番话说出来还是让她有些觉得此人不一般,他提出来的首要请求竟然是为了在人力资源上给予倾斜扶持,这让她顿时对此人刮目相看。

  兄弟们,月票位置堕落了,急求兄弟们的推荐票,每天自动生成,不投也作废了啊,支持一下老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