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节 捭阖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节 捭阖

  啡是青直湖畔的一吻定情。让赵国栋老入了翟韵白冰李讧。汰圳心间,也才有后来麒麟观的沦陷失守,一直走到现在。

  翟韵白并不后悔。虽然现在她和赵国栋的这种关系并不为世俗道德所接受,但是她觉的自己不需要活在别人的道德框架之下。

  赵国栋也和他谈及过他的婚姻问题,翟韵白也知道赵国栋和刘若彤之间的婚姻更像是一种必走的程序,这让翟韵白也安心不少,至于说赵国栋还与其他女人有往来,雀韵白也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这种两人在一起能够心意相通相知相得的感觉。

  缠鼻长吻之后。赵国栋凝视着翟韵白,娇靥如花,美眸似水,朱唇绎点,青丝赛墨。“韵白,啥时候咱们再去青瓦湖走一遭,回味一下,好不好?”

  “好啊”。翟韵白妩媚的抬起脉脉含情的双眸,“故所愿耳。不敢请矣。”

  道不尽的相思心缠绵情,两人又是一个星期没有见面,在一起自然免不了卿卿我我,恩爱缠绵。

  “国栋,我看你刚才一直在出神想事情,连我进门你都没有发现,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事情?”依偎在赵国栋怀中的翟韵白抬起美眸问道。

  “嗯,市里产、事调整变化了,付天调任市委副书记,高志明任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这有些出乎我的意外。”赵国栋随口把自己和付天之间的心结以及与高志明的过节仁一道来,只是没有提及高婵的事情,听得翟韵白也是哦眉微蹙。

  “你是不是担心日后他们俩会在工作中针对你?”

  “倒不完全是,付天和我虽然有心结,但是这么久了,他也不清楚当初我为什么会没有帮他一把,或许他会觉得我不想帮他是因为我自己想到高开司或者我自己不太方便去和蔡哥说,我只是觉得付天来了怀庆,手难免就会耍伸到市政府这边的工作中来,尤其是这两年市里建设规划也大略出来了,基础设施和道路建设力度很大,他又是交通厅出来的,如果真要变相插手,政府这边还真不好应对。”赵国栋喝然道:“有了这个心结在里边,我很难相信这个人了

  “国栋我倒是觉得一切在没有发生之前你没有必要这么担心,他才来,分管建设这一块的许乔又是民主党派人士,我听你说过许乔的性格,你只要放权给许乔,自己只管大方向,具体工作让她放手去管,我看付天就是真想要插手,他也未必能让许乔服帖,说不定他还得投鼠忌器呢。”翟韵白认真的替赵国栋分析道。

  赵国栋眼睛一亮,自己倒是有些忽略了许乔的民主党派人士身份,而且许乔的性格也是弹簧性格,你越压她反抗力量越大,不符合原则的事情她是难得被压服,而且她作为市民革主委,非党干部,也不会像其他领导那样会考虑自己的乌纱帽受太多的束缚,只要自己权利义务都交给她。由她来应对。倒不失一个好方法。

  见赵国栋吻了自己一下,知道自己的谏言得到了情郎的赞同,雀韵白也是格外得意,“至于说高志明这边,我想你也想太多了,当初是他们对不住你,不是你对不住他们,按理说他还应当有歉疚感才对,从情理上来说,他还应当支持你作为弥补才对,怎么会针对你来呢?”

  赵国栋无言的苦笑,高婵和自己之间这段似乎根本就不存在的关系他觉得没有必要和翟韵白提及,如果没有这桩事儿。翟韵白所说的也许有些道理,但是现在有这个由头在里边,就不能以常理来计较了。

  让赵国栋担心的不仅仅是付天会在政府事务上插手的麻烦,他更担心的是在市委常委会上这些和自己不睦的对手们会不会结成一个反赵同盟。

  付天若是真的在市政府这边碍手不成,肯定就会联想到是自己从中作梗,一旦他和吕秋臣、刘连昌结盟,再加上一个随时可能加入他们的高志明,自己在常委会上就算是得到那若贤和萧潮的支持,也相当难过了,尤其是萧潮还得以陈英禄的意见为准的情况下,这就更危险了。

  现在处于中间状态而能争取的就是纪委书记殷景松、宣传部长张果喜和新晋市委常委顾永彬。

  张果喜原来一直和谆立峰关系密切,禅立峰一走之后他就主动向陈英禄靠拢,加上这个人性格温和低调,最擅长的就是当闷葫芦不吭声,实在推不掉的时候。也就是和稀泥,这种人你芯然让他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表态。恐怕难干上青天

  顾永彬这也是属于谆派角色,只不过现在浮立峰已经离开怀庆,虽然是因为和自己竞争这个市长职个而离开,但是政治上这个东西千变万化,不能因为自己和浮立峰曾经是竞争对手就会一定站在自己对立面。

  只是要争取这个角色也得费些心思,尤其是他和自己当初在宁陵网任市委常委兼西江区委书记时的地位一样尴尬,至少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充当常委会上的着客。

  值得自己琢磨的恐怕也就只有纪委书记殷景松了。

  这位纪委书记性格沉静稳重,倒也符合这个纪委书记的定位,而且纪委虽然是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但是相对其他诸如组织部、政法委这些部门来说,独立性要稍稍大一些。

  也就是说作为纪委书记,殷景松拥有更大的独立审视问题的权力和意愿,这很关键。

  怎样拉近这位纪委书记和自己的关系还是一介,颇费思量的难题,纪委属于党委系列,自己和殷景松关系也很平淡,原来还不觉得,但是现在看来自子没有利用当初在冶金机械厂查处问题上的机会和殷景松拉近关系有些失策。现在再要找机会来就显得有些突兀和明显。

  翟韵白见赵国栋始终有些心神不宁,也就安静的依偎在赵国栋怀中,直到好一阵后。赵国栋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才发现誓韵白已经在自己怀中睡着了。

  有些惭愧的摇摇头。程韵白也相当忙碌辛苦,而自己似乎也不该把工作上的事情带回来。本来是一个相当轻松的氛围,却因为自己的不慎而弄得有些沉闷了。

  “陈书记,这也太不像话了!赵国栋他凭什么让邓若贤分管开发区?这一直是常务副市长的职责,他在当常务副市长的时候,不也是把持着开发区么?现在知道我要当常务副丰长了,就提前把开发区交给邸若贤分管,他这是私相授受!”

  吕秋臣愤愤不平的坐在陈英禄办公室里,市长办公会一结束,他就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径直出了会议室,直奔市委这边而来。

  “我知道他反对我来当常务副市长,想让老萧去给他当搭档,不就是觉得老萧人老实软和。有不同意见也不敢提出来么?!他休想!我吕秋臣不是愧儡,当这个常务副市长也不会就甘于做个聋子的耳朵摆设,有啥不同意见我就要提出来!不但要在市长办公会上提出来,就是常委会上我也一样要提出来!陈书记,我先和您撂下话在这儿了!”

  “混账!”

  起初陈英禄一直耐心的听着吕秋臣的抱怨,他也觉的当时自己答应赵国栋将开发区交给邸若贤分管有些稍嫌草率,毕竟常务副市长分管开发区一直是怀庆传统。这样做就有些公开削吕秋臣的权了,但是当时也是考虑到开发区今年的确面临着相当大机遇,如果不把握好,就真的要错过许多机会,所以也就同意了赵国栋的建议,但他也搁了话,等到吕秋臣工作熟悉之后,还是要恢复常态化管理。

  但是这个时候陈英禄还真有些庆幸自己同意当时赵国栋的意见了,吕秋臣的权力欲太强了,如果不给他狠狠敲敲警钟,陈英禄担心他不但要破坏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团结氛围,而且他本人也可能要出问题。

  被陈英禄的突然爆发粗口吓了一大跳,吕秋臣呼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吕秋臣,你看看你这副模样,你刚才的表现哪里像一个**的领导干部?!峪。我都为你感到脸红!”陈英禄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站起身来背负双手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我告诉你,让邸若贤管开发区是我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这种心态摆不端正才会让邸若贤暂时先管一管,现在看起来我的担心没错!”

  脸色煞白的吕秋臣见陈英禄气得这副模样,眼睛冒火,双眉倒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原本想要争执两句,这个时候也只有咬着牙关犟着脖子等着他斥。

  新的一天,新的推荐票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