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四节 规划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四节 规划


  农现在赵国栋面前的是一卷怀庆市区远景规划图的图纸烈旧这张图纸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在这一年来仔细对照了不下十次,而按照这个图纸规刑,这两三个月里,他也已经三度沿着规刑的路线进行了实地考察。

  整个南部区域都是用颜色较深的阴影部分所笼罩,那代表的是工业区,包括五朵金花的四朵都主要分布在东南和正南区域,以燕都观为坐标中心向南部不规则的蔓延开来。

  燕都观南边就是治金机械厂的家属区,呈平行线向东南延伸下去的就是冶金机械厂的厂区,而靠着东面则是五朵金花中石油钻采设备厂的地盘,石油钻采设备厂规模也不算太大,只比冶金机械厂略大,工作人数也相差无几,沿着鹿角湖和插子河向东面分布,属于庆州区的地盘了。

  而在石油钻采设备厂的南边则是怀庆最大的企业中南重型机器厂,厂区加上家属生活区足足占了将近八平方公里,而中南重型机器厂的西面就是怀庆另外一家支柱企业了安原机床厂。

  从冶金机械厂开始,安原石油钻采设备厂、中南锅炉厂、中南重型机器厂、安原机床厂回家企业形成一道半弧形的弧线,从东边向南边分布,由于地质情况的限制,很多这几家企业的厂区更多的是分布在生活区外围,而生活区则在内圈连接起来。

  除了五大厂的生活区占据了怀庆市区的东部和南部外,传统的以燕都观为中心的市区就走向西边延伸,劲国道沿着燕都观三百米开外由东北向西南穿过怀庆城区,成为怀庆城区的一条交通主动脉,也将怀庆老城区和五大厂分割开来,形成一道鲜明的界限。

  东边和南边的五大厂职工和家属大多数都讲北方方言和江淅话,而以西边和北边的怀庆本土人则讲湖广官话,当然随着时代的展,五大厂和本地城市居民通婚趋势日趋增多,也就呈现出一种融合趋势,但是就目前来说,这种区别还是相当明显的。

  “猛国道目前看起来是我们怀庆市的一条交通动脉。但是它迟早会成为我们怀庆市区的一条枷锁,注意,我指的是怀庆市区,不是指怀庆市。

  许乔一边抚弄颊边被风吹散的梢,一边侃侃而谈,“大家可以看一下,猛国道就这样斜插下来,直接穿越了我们怀庆主城区,以燕都观这个中心坐标为基准,劲国道就把我们整个怀庆市区剖成了两半,一边是以五大厂家属区和厂区为主的东南片,一边是以部分老城区的为主的西北片。”

  一干市领导们目光都落在规刮图上,听着许乔的介绍。

  “现在猛国道每天车通行量相当惊人,已经时我们市区空气质量造成一定影响,而且由于大量过境汽车的通过使得在市区这一段的道路交通堵塞现象日益严重。交通事故频频生,根据市交警支队来的数据统计,仅仅今年上半年。峦国道市区内路段共有四公里。设有红绿灯交汇道口八处,其中三处每逢上下班高峰时段堵塞情况相当严重,两处堵塞情况较为严要,其他三处情况较好。”

  “赵常长和我原来一度考虑过是不是在我们几个主要路口建立立交桥,但是在综合测算评估之后,认为立交桥造价过高,拆迁量较大,而且最重要的是立交桥只能缓解一时,对于长久无益,尤其是对我们怀庆市区总体规刮无益。所以我们就邀请了省城市规划设计院以及沪江城市规划设计院的一些专家学看来对我们怀庆市市区规刮进行了综合研判,特别提出了要考虑猛国道这条主干线的实际情况。既要继续挥它的交通动脉作用。又要彻底消除它对我们怀庆城市的展制约和环境影响。”

  “经过各方多次实地考察和研判,赵市长和我倾向于按照京城和安都目前的模式,建设环线工程,将猛国道的交通过境功能彻底从我们市区迁移出去。而将目前的劲国道市区段规划改造为我们市区内的一条生态景观大道。”

  许乔的手指落在规划图上,“大家看,我们初步设想是从这里庆州区的东风渡口开始。这一段道路是通往武川的省道,目前通行车流量并不大,经过适度改造之外,这一段路程可以担负起分流重任,然后到这里的歇马桥转道略偏向西南,这一段除了我们可以利用的叩叨站段外。绝大部分需要新建。这段道路总共大概在八公飓从口。考虑地质情况原因,我们绕开了日月双湖,这样可能会稍稍长一点,但是也不会过一千米。”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许乔的介绍吸引住了,下意识目光和思绪都跟着许乔的纤纤细指移动。

  “由于我们城市规划建设由于历史原因,一直是依托五大厂再规戈,虽然名义上是以燕都观为坐标中心,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城市中心是在冶金机械厂生活区和中南重机厂生活区交汇处的联合俱乐部。

  但是现在随着时代变迁和我们城市展需要,我们需要将城市中心逐步向西向北迁移,因为北边和西边有更优质的自然环境和更丰足的土地资源,而且在困扰城市建设的拆迁问题上更是无法和东南部相比,所以这个原则也我们也基本上确定下来。”

  “许市长,我问一个问题,我看了一看你刚才划出的规利大致规模,大大出我的预想,我想在座的其他市领导大概也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吧?如果按照你的设想。我们怀庆城市市区规模将会有多大?这符合不符合我们怀庆当前的实际状况?”

  吕秋臣实在忍不住了。他本来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许乔生冲突。一来许乔官声极好,虽然是民主党派人士,但这非但没有影响她的言权,反而对她的影响力有一种奇妙的帮助,无论是原来的何照成还是现在的赵国栋,无论是她原来分管的工作还是现在分管的工作,她都敢和何赵二人当面争论个究竟是非。

  而且他也知道许乔的意见已经得到了赵国栋的认可,甚至就是赵国栋的观点,这会不会让自己和赵国栋之间本来刚刚趋于缓和的关系重新变得紧张起来?

  但是他还是决定要问个究竟。毕竟这是关系到今后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几十年怀庆展方向,而且也会涉及到怀庆财政的承受能力,这样大的城市规划建设财政能够支撑得起么?作为常务副市长他有权利也有义务要就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意见。

  吕秋臣的问话也问出了其他几位副市长心中的疑惑,尤其是顾晓,鹏心中担心更甚。

  他是财政局长出身,对于市财政的家底可谓了如指掌,现在虽然当了副市长并不分管财政。但是这短短一个月难道甫财政还能就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显然不可能,还不说许乔下边的勾画,仅仅是许乔现在的粗略几笔,也足以见出其规划的宏大了,市里边怎么可能支撑得起?

  “吕市长,我知道这个问题恐怕是在座诸位领导心中都在打鼓嘀咕的问题吧。”许乔爽朗的一笑,还颇有点英姿飒爽巾烟英雄的味道。

  “嘿嘿,许市长,你别说,我老钱还真是有些担心咱们市财政是不是支撑得起市里边这样宏大的规刮,看许市长指点江山的意气架势。我感觉我们市区规刮恐怕要扩大许多吧,从庆州区的东风渡口拉过来,岂不是要把庆州相当一部分郊区都要划进来?这和以前的市区规划差距很大啊。”钱元辉笑呵呵的道。

  从规刮图上来看的确如此,东风渡口距再燕都观直线距离至少在四公里以上,按照许乔的设想。这个绕城环线分明就是要把这环线以内的区域列为日后市区规刮范围。也就是通俗所说的红线区,红线区范围的土地规刮使用就要收归市里统一安排,不但怀州区北郊被划,了进来,庆州区原本属于西北郊区的的段也一下子被勾了进来,这道弧线甚至把大半个开安区也给包揽了进来。

  这还是只是许乔纤手在北边的一划看她那架势,西边恐怕也将有相当大一块被刮进来,问题在于突然间将城区范围扩大这么多,依据何在,原因和理由是什么,有没有这个需要?

  一座城市的展规划既要考虑近期前景和长远设想,但是也需要从实际出,尤其是需要考虑本地经济展度和城节化进程带来的人口增加的需求,这样大跃进式前规刑,有什么科学依据?

  包括吕秋臣和钱元辉等不少副市长心中都有这个想法,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许乔这三寸不烂之舌怎么来说服他们。

  月票,推荐票,一个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