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五节 纷由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五节 纷由

  ※讣所有人的目先都落在自只身卫,许乔反而更是斗志,昂物二精神抖擞。

  “我知道吕市长和诸位领导心中担心问题主要就是两方面的,一个是我们怀庆市区现在是不是需要规戈,这么大,是不是符合我们怀庆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需要;另一个就是如果规戈,这么大,怎样来运作发展,也就是说财政能不能支撑得起这样庞大一个计刑。”

  许乔这一番话出口,立时赢得众人点头,前者是理由,后者是基础,失去了这两者的支撑,一切都无从谈起。

  赵国栋嘴角含笑,只是看着许齐表演。

  许乔口才很好,这大概也和她性格有关系,不屈不挠的性格造就了她喜欢和人辩论的口才,即便是自己为了说服许乔接受这个方案那也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甚至好准备了相当充分的资料来应对对方的诘难。

  但是一旦说服了对方,那也就意味着自己赢得了一个坚定却有实力的同盟军。

  为了这份城平规哉”赵国栋和许乔两人也几度拉着建委一帮人上安都和省城市规划设计院以及沪江城市规利设计院的专家进行论证探讨,光是这份征求意见稿就是几易其稿。赵国栋希望能够在上常委会研究之前能够首先在市政府这边统一思想,甚至在市委常委会研究之后,最好还要像当初自己在花林县搞的那样,放在全市进行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现在这份数刮在很多人眼中都显得太过超前而不切实际,甚至有些大而无当的感觉,但是赵国栋却知道。城市规哉你如果没有足够的前瞻性,没有相当的超前意识,那这座城市的建设发展就不得不付出更加巨大的代价。可以说后悔莫及绝不为过。

  赵国栋也知道现在把这份规发小图拿出来未必能够赢得全市百姓的支持,但是他希望首先在市里边统一意见,然后将这个规划图与全市未来的社会经济发展对照图通过图标和文字多种方式来进行对照,让广大市民对照怀庆市经济发展情况和城市建设开发进度来进行评判,他相信通过这种方式,能够赢得犬部分市民的支持。

  许乔开始发挥自己博闻强记和滔诣不绝的口才。

  从怀庆建市以来的城市发展情况开始介绍,讲述怀庆城市人口构成和变化,以及改革开放以来怀庆城市市区规模变化,尤其是结合怀庆市区多湖泊、沼泽和绿地的特殊环境和条件,提出怀庆要打造全国生态山水园林城市这个目标,要结合怀庆发展电子信息产业这个主导产业,实现将怀庆打造成为吸聚人才的全国前三、全省第一宜居城市的目标。

  不能不说许乔的口才相当出色,无论是吕秋臣还是钱元辉抑或是许路平和顾晓鹏,都再一次领教了许乔的舌辩能力,大半个小时下来,许乔滴沾不绝口若悬河就没有歇过嘴。

  从怀庆市产业构成变化到城市人口增加状况。从市委市府确定目标到城市建设规刮发展的前景,从当前国家土地政策具体变化到远景国家国土政策的走向,从住房分配制度变革导致的住房福利性结构的崩溃以及促进了房地产行业的兴起,再到对土地市场政策制度变迁对对财政收入中非预算收入的巨大影响,可谓有理有据,翔实可靠,抛开个人感情因素在其中,应该说这是一次相当成功的演讲。

  吕秋臣努力的消化着许乔给他带来的东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政府工作上还是一个门外汉,自己对城市建设这一块工作更缺乏一个综合理性而又准确可靠的分析判断基点,所以他也无从判断许乔所推测和展望这一切是不是会如她所说那样在几年后变成现实。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吕秋臣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真实含义,现在自己手中没有掌握足够的东西来,所以还是守拙的好,否则问两个,问题若是没有问到点子上,只能白白招人笑话。

  也许现在市里里边能有资格发问的就只有曾经管了几年城建工作的那若贤,但是邓若贤是赵国栋的嫡系,而许乔现在有明显是赵国栋授意搞的这一出,估计那若贤也不会对此发表什么异议。

  “许市长。我看了看规划,图,比起我最初和赵市长的设想似乎又有了不小的变化,尤其是西面和北面,规哉,范围扩大了许多,我看了看尤其是在绿线和紫线规划出来的面积不也就是说可能要在公共绿地面和文物保护用,一面投入很大。甚至大得超出了我们想象。

  邓若贤一直在仔细的一处一处的观察着规刑图,他并没有跟着许乔的思路走,作为一个分管了几年城建的副市长,他也在城市规划,建设上下过一番苦功;许乔那些观点和政策能把其他几位副市长吸引住,但是对他却没有多大吸引力,他更关注现实的东西。

  他也知道许乔能拿出这样一个大手笔计划,甚至连自己都觉得震惊,比起最初他和赵国栋关于在城市规划方面的讨论无益又有了不变化,尤其是在城市道路规划和绿地考虑方面前有不少变化,这肯定是和赵国栋研讨过的。但是这么大的变化尤其是多了紫线中文物保护用地,他还是想要问问具体情况。

  “我不是反对扩大公共绿地和文物保护用地,但是我觉得这应该和我们城市建设规划用的有一个科学合理的比例,能不能给我们释释疑

  邓若贤语气很温和,甚至还带着一缕笑意,但是许乔却知道这是上任分管领导对自己的考较了。

  “那市长这个问题也是冉在关节上了,可能大家都注意到了我们在市区内的公共绿的规划上面积比较大,我们是这样考虑的,由于我们怀庆有着其他地方所无法比拟的天然河湖和湿地资源。而其周围不少地带也是屏于浅坡型乔木林带或者灌木林带,这对于清洁水资源保护水土以及滋养湿地资源起着第一道防线,可以说这伤得天独厚的资源若是不善加保护,很容易遭到破坏,而我们怀庆要打造天然山水园林城市最具实力的一张牌,就是我们原生的没有遭到破坏和人工修饰的自然环境资源,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尽可能保留多一些绿地来维系自然体系的良性循环。”

  那若贤微微蹙眉,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至于紫线戎出来的地域,除了国家和省级文物部门确定的文物遗址古街区外,作为国家级的历史文化名城,市里边也考虑如果我们要树立“旅游亮市。这个招牌,就必须要挖掘出更多的具有学术研究价值或者能够吸引游客的看点来,而我们怀庆一千多年的历史人文沉淀,在这方面值得细细挖掘整理的很多

  “比如市区的宋代窑炉遗址,前期的挖掘研究工作已经进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但是由于经费不足而搁置下来,又比如庆州区东风渡口的明代水利枢纽遗址。尚残存不少碑石记载,这些都可以进行发掘整理和包装,丰富我们怀庆的旅游资源和看点,营造一个浓厚的人文历史氛围,这样对于我们一个社会经济蒸蒸日上的城市来说,无疑可以起到相当良好的烘托效果。我们怀庆不仅仅是一个工业强市,更是一个拥有着浓郁人文氛围的知识型城市。”

  舌绽莲花。

  许乔的解释让那若贤没有否吱声,但是停在吕秋臣耳里却很不是滋味。什么人文历史氛围,什么知识型城市,都是些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东西,玩这些噱头谁都会,问题是这对这座城市未来的规利建设有多大实质性的意义和价值?

  就这么一些上不沾天下不沾地的莫须有理由就要让这座城市的市区规哉,一下子扩大几倍。吕秋臣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只是现在他知道自己还没有真正把这其中的底细搞清楚,还不敢轻举妄动,他已经下定决心一下来之后就要把财政和建委这两方面的情况摸清楚,看看赵国栋和许乔两人煞费苦心的玩出这样一出戏来给大家看其中究竟有什么猫腻。

  如果说前段时间赵国栋是刻意打压自己不给自己机会,现在他已经在陈书记和付天的压力下做出了妥协让步,自己还不知道抓住机会切入实际工作中去掌握本该属于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东西,那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也就真的该到头了。

  陈书记有句话说的对,当常务副市长自己还得学着像赵国栋当常务副市长那样,强势霸道得建立在真抓实干做事儿的基础之上,否则那就真的是水中捞月。这一点上赵国栋已经给自己做了一个鲜明的榜样,现在自己也要以其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赵国栋他现在也就是一个代市长,而且就算是他当了市长,在人脉资源上他就不信自己还斗不过他。

  求具票!又幕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