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八节 角力 2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八节 角力 2

  “陈书记,我这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你可以向路平和晓鹏他们了解一下,也可以向老钱老李他们咨询一下意见,看看他们对这个方案的意见,尤其是晓鹏副市长的意见您更应该听一听,他市财政局长出身,我相信他对这个方案应该有一个比较公允的评判。”吕秋臣相当自信的道。

  陈英禄点点头却沉吟不语,吕秋臣敢这样拍着胸脯表态肯定也就意味着在这个方案上争论颇大,实际上他听到的反映也是如此。

  在陈英禄看来,争论大也就意味着这个方案并不成熟,而对于政府来说,做一件事情除了考虑是否科学合理之外,也还要考虑现实接受程度,如果说不考虑干部群众的接受能力和承受能力,冒然提出一些看似美好的计划,这其实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现在他还无法确定赵国栋和许乔的意见是否正确,他还需要通过自己的眼光和思维来了解判断。

  “秋臣,我没有看过你们市政府的这份城市规划方案,所以无法置评,而且光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和看法也不能说就是对这份方案的最终评判,这需要集体来研究判。”陈英禄缓缓的道:“但是有一点我需要提醒你,虽然我没有看过这份方案,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这份方案不可能像你说描述的那样荒谬绝伦一文不值,如果真是那样,那也就意味着省委和我们市委对赵国栋和许乔两位的智慧作出了误判,你觉得呢?”

  吕秋臣被陈英禄这一番话弄得张口结舌,本想通过激烈的批评言语来刻意强调自己态度的强硬坚决,却没有想到老板会以这样一个奇怪的角度来判自己的看法,这让他有些沮丧,过犹不及这个词儿跃入他的脑海。

  见吕秋臣顿时不做声了,陈英禄更加深了自己的判断,“秋臣,我知道这份城市规划方案引起了很大争议,姑且不论这份方案是否会付诸实施,作为一级领导干部,尤其是你作为常务副市长,我觉得你应该保持冷静平和心态来看待这件事情。不管这个方案在你心目中印象如何,是假大空还是唱高调,是好高骛远还是脱离实际,你也要站在一个理智中立的角度上来评判是否得失。”

  “这个方案是真的一无可取之处么?我看未必,许乔是分管副市长,赵国栋现在是代市长,这个方案也不是他们两人搞出来的东西,也肯定是集合了建委和省里边一些有关专家学者的智慧结晶,不管它是否符合实际,我们都应该采取辨证的态度来看待。”陈英禄慢条斯理的侃侃而谈。

  “这个方案有没有可取之处?有,是哪些,可否有保留的价值?哪些不符合实际,依据是什么,你也要一点一点罗列出来,你就是要反对别人的观点也要拿出真凭实据来,而不是光是口头谩骂攻击一番,那不是当领导的工作艺术。”

  “你不是说其他几位副市长都表示无法接受而反对么?你可以让他们也把自己的观点想法拿出来啊,有针对性的提出各自的看法和意见,正大光明的找到国栋和许乔交换意见嘛。看看是他们能够说服你们,还是你们说服他们?如果有不同意见,也可以保留嘛,最终还有市委常委会来研究讨论的机会嘛,理不辩不清,我们党领导的**与集中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的么?”

  吕秋臣对陈英禄的风范由衷的感到佩服,这一番话说出来是光明正大,气象森森,是啊,你可以提出方案意见,我们也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看法,尤其是那一句有针对性更绝,你觉得方案中哪里有问题,你完全可以有针对性寻找其中破绽攻其一点,达到目的。

  *************************************************************************

  “若贤,你是觉得我们这个方案太过超前?”赵国栋与邓若贤之间关系一直保持得相当紧密,虽然邓若贤并没有分管城建这一块了,但是对于他的意见赵国栋也相当尊重。

  “嗯,有一些疑问和想法。”邓若贤也不隐讳自己的观点,“运作上我大略估摸得出你的想法,无外乎是要利用城开司作为主要推手来推动城市公用基础设施建设,利用政府行政中心迁移等一些行政手段来促进城市核心区域的转移,促使目标地域土地增值,从而实现土地出让增收,这我也赞同,因为我原来分管的时候也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和你也聊起过。”

  赵国栋点点头,他主要想听邓若贤的不同意见。

  “但是我还是觉得你们在规划的规模上太大了,或者说太超前了,我担心会不会出现大而无当的情形,西边和北边虽然人口密度小,又属于浅丘地形,打打擦边球,相当一部分也可以不算基本农田保护区,但是这样规划出来如果三五年无法开发过去,势必引起一些不良反应,这一点,你考虑过没有?”

  没等赵国栋回答,邓若贤继续道:“我知道如果政府采取行政手段干预,比如道路交通设施建设跟进,也可以勉强开发出来,问题在于开发出来的意义和价值何在?一块块像原来开发区规划出来搞完了几通一平设施的土地一样,没有企业进入,空空荡荡放在那里,难道这也叫开发?”

  “开发开发,我理解为开垦——发展,你把土地开垦平整出来,还得要发展,什么是发展?那就得有人建企业,建商业区,建居住区,得有人气,这才叫开发,今后几年怀庆发展速度肯定会比前几年快这一点我相信,但是不是就能达到这样的需求规模和程度呢?”

  邓若贤的一系列反问都凸显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怀庆肯定会发展,发展速度和经济总量规模以及所带来的城市化程度会不会达到许乔所设想的那样,这是一个无法完全用设想和构想来验证的,这大概也是其他许多人心中所担心的。

  赵国栋默默点头,他在考虑用什么理由和证据来说服邓若贤,如果连邓若贤都对这一点持怀疑态度,那就别提想要去说服其他人了。

  “若贤,你的担心不无道理,但是我对此表示乐观。”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慢慢的道:“怀庆城市规划不是为一年两年而规划,而是五年十年规划,保持足够的前瞻甚至一定超前构想我觉得很有必要,因为我们无法设想三年五年后我们的经济发展会是什么样。”

  邓若贤紧紧抿着嘴思考着赵国栋的话语。

  “但是如果我们现在的规划过于保守,那么也许三年五年后我们就不得不面对我们需要重新修改规划,许多原本已经建好的基础设施不得不拆毁或者推倒重来,如果只是一些具体部位也许可以重来,但是一些大框架你想要推倒重来那代价也许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你分管过城建,应该知道必要的超前意识的重要性。”

  “一座城市的发展要和城市整体经济发展规模相适应,但是决不仅仅是相适应而已,而应该保持必要的弹性幅度,这个弹性幅度只能趋松而非收紧,这一点早已经被无数例证所验证,否则到后来你将不得不痛苦的发现你的规划随时都在落后,随时都在需要修改。”

  “我国经济进入高速发展时期,怀庆今年经济增长势头更猛,若贤,你不会对自己分管这一块工作没有信心吧?”赵国栋笑了起来,“全市尤其是开发区招商引资呈现爆发式增长,尤其是电子行业企业落户速度增长迅猛,这种吸聚效应越到后面将会越明显,可以说我们怀庆已经占据了先机,而这份先机将确保我们在这个产业上对其他地方的优势会越来越大,电子信息产业规模的迅速扩大也会促使大量劳动力向市区集中,也会其他第三产业的发展,对此我可是满怀信心啊。”

  邓若贤也笑了起来,赵国栋的话说到了他心头上,怀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名气由于和讯科技的进驻陡然上升到了一个相当高度,而赵国栋也专门要求宣传部门对怀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宣传也要紧紧跟上,使得国内外许多电子企业都把目光汇聚在了怀庆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以往名不见经传的开发区身上。

  优良的自然环境,公开的一站式行政审批程序,一流的办事效率,温馨的服务态度和理念,使得纷至沓来的考察客商对怀庆开发区的条件相当满意,而这也带动了怀州、庆州两个区行政机关办事作风向开发区管委会的工作作风看齐,怀州、庆州两个区也感觉到了巨大压力,开始加入到了这一波招商引资的竞争中来。

  邓若贤也得承认如果按照怀庆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赵国栋和许乔的设想的确不能算是一个遥远的梦,尤其是赵国栋用深圳、大连、青岛、苏州这些城市来形容怀庆更让邓若贤意识到赵国栋一开始就打算把这个城市的标点放在了沿海城市的起跑线上,而非本省其他城市,这让邓若贤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