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九节 东风西风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九十九节 东风西风

  和邓若贤的谈话基本上达到了预期效果。但是赵国栋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压力,怀庆经济能否达到城市规划中所描述的那一步是个问题,否则就会像邓若贤所说的那样大而无当,这是所有人都可以用来公开质疑的问题。

  邓若贤提出的最好能够将这一个规划方案较为明确的分成两个阶段来细化,使之与怀庆经济发展的相适应,这样可能会更容易说服大家接受,这个建议让赵国栋觉得可行,毕竟太过遥远的构想容易让人陷入虚无,如果能够有较为短期的目标得以实现,那么就可以极大的增强这个规划的说服力和可信度。

  就在赵国栋和许乔紧锣密鼓的展开游说攻势时,吕秋臣一样不甘示弱的在行动。

  许路平是他首先获得盟军,原本许路平就对许乔提出的这个规划方案十分反感,认为毫无可操作性,认为是不切实际的虚幻,只会劳民伤财浪费财政资金,吕秋臣扛起大旗,他自然站在了吕秋臣一边。

  吕秋臣进而也与李长江和顾晓鹏交换了意见,只不过效果却不及他从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刘连昌那里获得的支持更大,李、顾两位副市长也对许乔的规划表示了一些质疑,但是并不强烈,只是说需要进一步了解核实情况。但是刘连昌却是很罕见的表态说这个城市规划方案甚至胜过了沿海城市,远远超出怀庆实际发展情况。

  一时间市委市府里这个话题的火爆程度前所未有,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个话题调动起来,尤其是许乔的规划方案的细化稿拿出来之后,更是成为市委市府里边最热门的话题。

  “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了一个风向标了。”桂全友轻轻一笑,放下手中茶盅。

  “哦?”赵国栋有些意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桂全友话中含义,“你是说我和吕秋臣之间的角力较量?”

  “嗯,也许你本意不是如此,但是在许多人眼中却不能如此着想。”

  桂全友身上一件挺阔的斜纹衬衣,却没有打领带,一条熨得笔挺的长裤,似乎一下子让他年轻了好几岁,当了代县长之后桂全友也变得意气风发起来,穿着打扮也比以往要显得注意许多,当副秘书长时穿着略显老气,而现在在县里则要显得精神许多。

  “哼,庸人自扰。”赵国栋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不,赵市长,我觉得这不是庸人自扰。”桂全友正色道:“您刚上来,还是代市长,而且来怀庆也不过两年时间不到,吕秋臣是土生土长怀庆干部,担任常委多年,而且又干了一届组织部长,可以说人脉厚实程度要胜于你。最重要的是他很得陈书记的青睐,如果说之前许市长的城市规划还只是纯粹工作上的分歧,那么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牵扯了如此多的领导对这个方案的不同看法和意见,而且两方泾渭分明,那就不能不考虑这个方案能否获得通过带来的政治意义了。”

  赵国栋还是没有吱声,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我知道您不想为这些事情去刻意争个什么,尤其是牵缠到太多工作以外的因素你就更不愿意了,可是有些时候也就由不得你,毛老人家不是说过么?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句话用在很多时候都很真实。”桂全友沉声道:“若是这个方案不能获得通过,那么这无疑为长他人威风,灭自家志气,对于在年底就将过人代会选举的您来说,绝不合适。”

  赵国栋笑了起来,“全友,我看你到县里去了这么久似乎深有感触啊,是不是和老顾处得不顺心啊?”

  “不,不,没那事儿。顾书记水平很高,我是抱着去向他学习,熟悉工作的态度而去的,他对我也很看顾,在工作中对我帮助也很大,我在他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桂全友知道无论自己和顾永彬之间关系如何,都决不能在这种时候暴露出来什么,这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否定。

  “哼,东风压倒西风,西风压倒东风,那是老人家描述敌我矛盾的,我和吕秋臣之间还不至于到那种水火不容的境地,工作上的一些分歧总会被一些无聊者来无限放大,全友,我不希望在你这里也听到类似的言论。”赵国栋一脸严肃的道:“你到归宁,我对你寄予厚望,顾永彬现在是市委常委,也是市领导,归宁目前发展态势良好,他功不可没,你要多向他学习,并且要努力搞好班子团结。”

  “至于市里这些事情,你不要太多关注,我知道怎么处理。”赵国栋顿了一顿道:“现在怀州和庆州两个区这半年来发展势头很猛,尤其是依托开发区的发展,他们也不甘示弱,动作很大,你到归宁,一方面要尊重老顾。但是另一方面你作为代县长,也要拿出自己的想法来,求得老顾的支持,要力争利用你们归宁特殊的地理区位优势在招商引资上做出成绩来,否则,如果归宁这个全市经济总量第一在你和老顾身上被怀州或者庆州夺了去,只怕你们俩都难以像市委和全县人民交待啊。”

  桂全友见赵国栋把话题岔开,而且是点到自己头上,也意识到自己话语有些过了,有些事情可意会不可言传,说得抬头反为不美,也就借势就坡下驴把话题岔到一边,这位赵市长已非吴下阿蒙,城府也比以往深沉许多,现在已经很难感觉他内心真实感受了,除非他真的有意想要透露出什么。

  ***************************************************************************

  市政府办公会上两边态度旗帜鲜明,在许乔修正了整个城市规划方案之后,修改后的方案得到了邓若贤和安然的全力支持,而钱元辉和李长江也表明了支持态度。

  顾晓鹏则对方案中一些细节提出了技术性的建议,但最后还是表示出了支持态度,只有吕秋臣和许路平表示了反对,最后在赵国栋相当公允平静的表态中通过了方案。

  吕秋臣显得很平静,与那一次办公会上的态度截然不同。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实际上李长江和钱元辉态度暧昧他就知道自己很难在市政府办公会上赢得胜利,虽然赵国栋只是一个代市长,但是他是在主持市政府工作,而且他挤走了谭立峰,仅凭这一点,在陈书记没有明确表态之前,没有人会轻易把支持票投给自己。

  市政府办公会只是一个前奏,吕秋臣在办公会结束之前也很坦率的表明了他保留自己意见,这也就意味着他可能会在常委会上坚持他自己的反对态度。

  *************************************************************************

  前面那辆广本雅阁轻盈的拐弯驶入了旁边那条幽静的小巷。

  赵国栋有些惊奇,水井巷又被称作常委巷,除了一位在位时因病去世的省委副书记家眷还住在这个小巷子里。其他住在这个巷子里的住户都是现任省委常委,而一旦不再担任现任职位,这些人都会不动声色的搬离这个所在。

  并没有谁强制要求谁搬离这里,但是没有谁愿意在没有担任常委还愿意继续居住在这里,有人说这是这条巷子里浓郁的权势压力使得一般人要窒息,宁肯搬离这里,也不愿意承受这份压力。比如原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潘援朝,虽然在省人大担任党组副书记、常务副主任,但是他还是在到人大之后最短时间内就搬到了人大那边。

  那辆广本雅阁的车牌号很熟悉,是安L——00039,怀庆市政府2000年初买的一批新车,主要是改善市政府里办公条件,配给了当时的五位副市长,邓若贤、钱元辉、许乔、安然、李长江,一人配了一辆,而这怀庆市的39号车就是安然的座驾,而且安然经常自己开车,司机也只是在工作时间才替她开车。

  一般说来省领导家中是不接待下边干部的,这已经是一个禁忌。水井巷和省委大院只有一墙之隔,甚至省委还有一道后门直接通到水井巷,而领导们的办公室里也都有可供住宿休息的复式套间,所以一般说来除了年边时候有人走动,寻常是绝少有下边人去这里的。

  安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水井巷?赵国栋看看表,马上十二点了,这种时候去就显得很耐人寻味了,难道是到哪位领导家中吃午饭?

  联想到安然似乎对自己的家境有所了解,赵国栋心中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位安市长看来还真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