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节 盟军在行动 1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节 盟军在行动 1

  赵国栋猜测得没错。39号广本雅阁正是安然亲自驾车,水井巷她来过无数次了,自然轻车熟路,汽车轻盈的驶入巷中在中段拐入一道铁门口,按了按喇叭,很快铁门就打开了,汽车驶入一个独门小院内泊好。

  安然迈着轻快的步子,保姆已经满脸堆笑的把内院的门打开,安然也是点头表示感谢,然后进了门。

  客厅内的中年妇女看见安然进来了脸上浮起高兴的神色,“小然,你可真是赶得巧啊,你姑父前脚进门,你后脚就进来了,没碰见你姑父?”

  “没有啊。”安然笑着送上一个礼品包装盒,然后道:“姑姑,祝你生日快乐。”

  “买啥东西啊,你能来吃饭我就很高兴了,这家里带两个儿子有啥用,,当妈的过生。连个电话都不知道打回来问候一下,还是我们安家的人懂事儿。”中年女人虽然是在发牢骚,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嗨,姑姑,小瑞和小祥他们那也是工作忙,你这也不是大生,我是在安原当然要来,他们一个在京里一个在澳洲,怎么顾得过来?”安然也知道自己姑姑说是这样说,但是心里却很是为自己两个表弟感到自豪,并无责怪之意。

  “是啊,小瑞小祥他们若是真的天天守在你身边了,只怕你白头发都要给愁出来了。”楼上换了一身衣服的老者走了下来,一头银发外加清癯的面颊,更显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姑父今天怎么舍得这么早就回家了,单位上没有事情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姑父你提前回家呢。”安然嬉笑着打趣道。

  “你姑姑过生,我再怎么也得表现一下不是?”胡廉一摆手示意安然入座,“入席吧,也就简单弄了两个菜,安然来了正好,也算是替你姑姑庆贺一下,我们喝杯红酒。”

  安然酒量甚好,当然不推辞,三人也就坐了下来。

  “凌高又出差了?”胡廉随口问道,话一出口才意识到问题,瞅了一眼一脸愠色的妻子,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安然毫不在意的道:“他随时都在出差,就是不出差也不想和我在一起,我都有半个月没看见他了,孩子就放在他**家,我看再等两年都快要不认识我和他爸了。”

  胡廉脸色阴了下来,这桩婚事他促成的,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只是这婚姻之事他也不好多插言,现在结婚这么多年,孩子都快十岁了,都是成年人,他们之间的事情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说得清楚。

  “安然,要不就让你姑父想想办法把你调回来吧,怀庆距离安都虽然不远,但是你要上班,总是有些不方便,就算开车,那也得一个小时,你总不能每天来回跑吧?那也不安全啊。”中年女人叹了一口气,她也知道这件事情上怪不了丈夫,要怪也只能说他们俩无缘。

  “小然。想不想回来?如果想,你姑父拼着这张老脸去找找宁书记和应省长,替你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也不是什么问题。”胡廉目光一凝。

  “不,姑父,没有这个必要,我现在感觉很好,我喜欢现在的工作,而且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也不是因为我们工作缘故,感情这个东西,不是这几十公里距离所能影响的,不是么?”安然目光稍稍变得有些忧郁,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姑父,姑姑,我们不要提他了,好不好?”

  胡廉和自己妻子交换了一下眼色,摇摇头,不再言语。

  “你们市里这段时间很热闹?”胡廉也许是想要打破有些沉闷抑郁的气氛,寻找着话题。

  “咦?姑父,连你都知道了?”安然大感惊讶,据她所知,姑父是很少对下边地市这些东西感兴趣的。

  “嗯,你们那里有一个明星人物嘛,赵国栋现在是代市长,本来在是否有他来担任这个职位时争议就很大,最后还是宁书记拍的板,不少人都觉得他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执掌怀庆市政府有些出格,觉得可能担不起这副担子,都瞪大眼睛瞅着呢。”胡廉虽然当初也对赵国栋评价很高。但是也觉得他的年龄和阅历的确是一个弱势,好在陈英禄是个老到沉稳的角色,这样搭配稍稍令人放心一点。

  “姑父,你对赵国栋印象不好?”安然一扬乌黑漂亮的老鸦眉问道。

  “恰恰想法,我对他印象很好,但是印象好并不代表他就能够胜任他现在的角色,至少目前你们怀庆闹得沸沸扬扬的城市规划方案一事儿就证明了他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缺乏政治智慧。他还是代市长,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要在人代会之前就要弄得满城风雨,这样对他有何好处?”胡廉毫不客气的道,“小然,我知道你倾向于支持赵国栋,我不是针对具体是非,我只是说他处理这个问题的时机问题。”

  “可是姑父,我不认同你的观点,如果说按照你的意思,赵国栋就不得不从他担任代市长开始战战兢兢畏首畏尾的等四五个月,一直要等到当选市长之后才敢来放手大胆开展工作?”安然摇摇头,“怀庆市现在等不起,我觉得只要是工作上的正常争执,那也没啥,把道理摆出来,谁是谁非,谁更科学更可行。是非自有公论。”

  胡廉被安然这一番话也顶得一时间有些语塞,他当然知道安然所说的从道理上来说当然没错,但是现实的政治环境却由不得你这样理想化的行为,固然赵国栋这个代市长位置不会因为这样一桩事情而动摇,但是这同样也会在人民代表选举的票数上体现出来,得票的高低也能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出一些端倪。

  “安然,四五个月时间很长么?我看对于一届市长任期来说不算什么吧?我并不是说他赵国栋在担任代市长期间就要无所作为了,一市之长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开展,回避或者搁置一下矛盾太过尖锐的工作,先易后难,把能够抓起来的工作抓起来。难道不可以?非要在这种事情弄得满城风雨,这样难道就合适了么?如果一定要抓这项工作,先前的沟通协调工作做好没有?”

  胡廉的话让安然有些心惊,也有些警惕。

  经过这两年的接触下来,她对赵国栋的印象由最初的恶劣逐渐改观,到现在的欣赏赞同,在外人眼中,她也是逐渐转向投入了赵国栋的阵营,虽然她自己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事实却是如此,许多问题上两人能够有共同的观点,在处理对策和方式上两人的意见也大多一致,尤其是将怀庆建设成为中西部地区职教大市职教基地的想法上,两人不谋而合,让安然颇有意外之喜的感觉。

  两个月前姑父曾经不经意的问及她对怀庆现任领导的看法,她也没怎么在意,随意的按照自己的观感进行了评点,她注意到姑父对谭立峰和赵国栋两人很关注,这才意识到姑父是不是也要了解一下谭立峰和赵国栋谁更适合这个代市长人选。

  在谭立峰和赵国栋两人的作墨点评上,她自认为还是相当可观,谭立峰政治经验更富,人脉关系更厚实,如果说是三四年前的怀庆市,他来担任市长无益是最合适的,至少比何照成更合适,但是现在怀庆政治格局已经稳定下来,需要的是在经济发展上有一个大跨越,在这一点上,赵国栋无论是在思路眼界还是魄力以及实干精神上都要强于谭立峰。

  姑父在听了自己评点之后并没有吱声,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后来赵国栋胜出,安然不知道自己的评点是否对自己姑父的看法产生了什么作用,也不知道自己姑父在后来的省委选择这个代市长人选问题上有没有发挥什么影响,但是事实就是赵国栋赢得了这场竞争,虽然谭立峰的收获也不算小。

  “姑父,具体情况我比你清楚,这一次市里的城市建设规划争论主要就是集中在这个规划方案是建立在怀庆市的经济发展速度将会是建立在一个持续高速发展的基础之上。反对者虽然也认同怀庆经济会一直发展,但是却认为怀庆经济规模不可能达到城市规划所描述的那种程度,认为城市规划有些好高骛远之嫌。”

  安然淡淡的道:“后来许乔把计划分为了两部分,分成了中期规划和远期规划,争议就小了许多,市政府办公会上十个人只有两人反对,其余八人都赞同,现在已经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尖锐对立了。”

  胡廉点点头,不再在这个问题多问,又顺口问及今年怀庆经济发展状况和招商引资情况,安然也在席间随意的说了怀庆的一些想法和意图,顺便也把赵国栋在城市发展建设的一些观点也推了出来。

  安然提及的赵国栋在城市建设上主张打文物发掘保护和营造历史人文氛围这一观点相当感兴趣,他64年考进安原大学历史系,学的就是文物考古专业,一直就对文物保护有着天然偏爱,听得赵国栋有这种想法和观点,让胡廉也是颇感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