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二节 成熟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二节 成熟


  殷景松脸色阴沉的从陈英禄办公室里走出来,见到赵国栋而来,脸色稍稍缓和一些“赵市长,去陈书记那儿?”

  赵国栋也觉察到殷景松似乎心情不太好,点点头“怎么了,景松书记,我看你气色不太好啊?晚上有没有空,我家小刘过来了,把嫂子叫上一块儿吃顿饭?”

  殷景松有些意外,他和赵国栋关系谈不上很亲密,但是还算是能谈得拢。加之赵国栋这人心思活泛,对人都还亲切,两人在一起也能有话题。

  上一次他妻子过来,带了一个两条丝巾,给自己妻子女儿一人一条,当时还觉得这个丝巾怎么这么硬,后来女儿都回大学了才知道那是什么正品爱马仕丝巾,要三千块钱一条,这让殷景松大为吃惊,本来还想也即是国外进口的丝巾∽过就三五百块钱,没想到一条丝巾就是三千块,这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赵国栋的豪爽大方出乎殷景松的想象,但是人家逞了两条丝巾,你也不好要退回去或者说要付钱,看赵国栋两口子的模样也毫不在乎,殷景松也感觉到这位赵市长似乎家境非同一般,就算是他妻子在国外工作,似乎也不可能这样大手大脚才对。

  殷景松迟疑了一下“小婉要开学导,我正说今晚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呢。”

  赵国栋似乎听不出殷景松言外之意,爽朗的接上话:“那正好啊,我们两口子就在你那里蹭顿饭吧,我们那位也不喜欢在外边吃饭。

  “行啊,只要你们两口子不嫌弃,那还有啥说的。”殷景松也是一笑,这位赵市长可真是不客气“澄江县副县长冉敬科因涉嫌收受贿赂被市纪委双规了,我刚向英禄书记作了汇报,可能会很快在市委常委会上通报。”

  赵国栋吃了一惊,冉敬科年龄不算大,在澄江县分管工业工作,也是县委常委,澄江县经济状况在全市算中上游,由于企业改制较晚,赵国栋印象当中,都是自己到了怀庆之后才开始推进的,乡镇企业倒是有些亮点,只要集中在机械制造方面,大多是为五大厂配套的中小型企业。

  冉敬科给他的印象不算深,只是听邓若贤提起过,说此人还是有些能力,但是太过于油滑了一些,没想到却突然听到这个消息。

  “受贿?是不是涉及企业改制问题?”赵国栋相当敏感。

  “嗯,举报也主要就是涉及他在企业改制中涉及收受贿赂谋取私利,现在纪委已经把他控制了,正在做前期调查,估计他的问题很多,很快就要移交给检察院。”殷景松没有多谈具体案情,这倒不是不相信赵国栋,而是职业习惯和组织纪律要求。

  “前仆后继啊,看来我们怀庆反腐工作任重道远,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只能是一种天真的幻想。”赵国栋摇摇头,有些感慨的道“总有一些心存幻想企图侥幸心理的人要想来试水,其结果就是身陷囵圄。

  “算了,不说了,那我就晚上恭候你们小两口的光临了。”殷景松也叹号一口气,摆摆手走了。

  赵国栋步入陈英禄办公室就能感受到陈英禄脸色的阴冷,发生这种事情尤其是这是在他任上出的第一桩这种事情,只怕任谁心里都极度不爽,见到赵国栋进来也只是无声的抬抬手示意入座,却没有多余言语。

  “陈书记,刚才碰见景松书记了,他说冉敬科出事儿了?”

  “哼,不知自重的东西,国栋,你说这些家伙为什么就这样无视法纪就敢这样胆大包天呢?”陈英禄几乎是咬牙切齿“我还说澄江今年经济发展势头不错,值得表扬,这和澄江企业改制顺利成功有很大关系,这可好,一下子就给蹦腿出这么一桩事情来,冉敬科这个混蛋栽进去不要紧,我倒是很担心会不会牵扯出其他人来,成了又一个古耀华式案件。”

  “陈书记,我看不至于吧。”赵国栋皱起眉头,他也觉得有些头疼“我听景松书记大略说了两句,估计都应该是集中在企业改制这一块,澄江企业主要是以乡镇企业为主,冉敬科分管企业这一块有些时间了,记忆中我来怀庆的时候他就在分管企业,这种分管时间太长的确容易滋生问题,如果说自身道德和法律之弦绷得不够紧的话,就很容易被拖下水。”

  “对,我也和老殷谈了谈我的看法,纪委不应该只局限于一般性的预防和事后奎处,而是应当考虑寻找一些创新举措来从体系制度上来堵塞可能出现的漏洞。”陈英禄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年呢,你要让他应付千变万化复杂场面却又担心他扛不下来,耽搁一地发展,选好领导f部这项工作不容易啊。”

  “我看现在报纸上对《生死抉择》这部电影评价很热烈,市委宣传部虽然也组织了一些单位观看,但是大多流于形式,我看了看这部电影,觉得很受触动,陈书记,我建议凡是卦科级以上的f部都应该要观看这部电影,而且要根据自己的实际工作写出深刻观后感,如果有必要可以搞一个这样评展活动。”赵国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这固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是我觉得哪怕能够对我们极少数干部有一些触动,那也是值得的。”

  “这是个好主意!《生死抉择》这部电影拍得很有现实意义,我们有些干部整日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却看不到无数下岗职工和失地无业农民的生活艰辛,霓虹灯下有血泪这句话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我们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偏差和不足的鞭策,我看这个活动可以加大力庋宣传搞起来,让宣传部和纪委以及市委办来牵头,总工会和共青团都来协办,搞一个有声有色的宣传活动!”

  陈英禄眼睛一亮,赵国栋的这个建议恰到好处,冉敬科的出事儿不可避免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甚至可能会影响到目前怀庆本来大好的局面,这是陈英禄绝对不愿意见到的,如果能够利用观看《生死抉择》这部电影在市里来掀起一股向电影主角学习的风潮,这不但可以有效的抵消冉敬科事件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许还能加上一分。

  想到这儿陈英禄不为人觉察的瞄了一眼似乎丝毫没有感觉的这位年轻市长,这个家伙的政治敏锐性和应变能力丝毫不亚于袼立峰啊,谭立峰败在他手中一点也不冤,自己原来还是小看了他,还以为他虽然在槁经济上有一手,却没有想到在考虑这些问题方面一样是如此稳重慎密。

  看对方的模样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这个提议的关键,给人感觉他更像是随口而出,但是这可能么?虽然还只是代市长,但是三四个月后,他就要真的成为这怀庆市五百六十万人口的一市之长了,陈英禄心中喟然,看来每个人都会迈向成熟这一步。

  赵国栋丝毫没有被城市规划方案一事所困扰,在包括桂全友在内的不少人认为自己需要好生考虑怎样让这个甚至决定着自己在市委市政府里的威信度的方案如何获得通过时,他却完全没有思想包袱。

  吕秋臣这段时间明是偃旗息鼓,其实摩拳擦掌,看在赵国栋眼里却更觉好笑,有时候站的位置不一样,的确就会有戬然两样的感觉,你自认为相当精妙的表现也许在别人眼中就合倍感可笑。

  有力一挥拍,一记凶狠的扣杀结束了战斗,赵国栋懒洋洋的接过球童递过来的球,似笑非笑的望着对面的杨天培,他已经连续两个破发,几乎要击垮了对方信心,今天他的状态相当好,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与罗冰和程若琳的琴瑟和鸣的结果?

  “培哥,若是你不能破我这一局发球局,你就很危险喽?”赵国栋单手持球在地面上抛动两下,挑衅妁目光看得杨天培一阵牙痒痒。

  “少废话,你小子就会老太太吃柿子…专挑软的捏,专门在你培哥面前耀武扬威,一会儿德山和乔辉过来,你有本事和他们玩玩。杨夭培用毛巾擦拭了一把额际颈项上的汗珠,吸了一口气“来吧,看看老夫怎么破你的发球局。”

  “呵呵,培哥,我感觉你有点阿加西的味道,不过,我可不是梅德维德夫,你想要逆转,不太可能吧。”赵国栋洋洋得意的道。

  赵国栋发球技术一般,但是善于在底线抽击,对付像杨天培这种年龄不小体能差距较大的业余选手来说,他自认为是大材小用,但是面对乔辉这种技术全面半专业选手和赵德山这样的莽汉,并不经常打网球的他又g觉略逊一筹,也只有在杨天培身上来寻找征服快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