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四节 大佛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四节 大佛


  汰纳闷的看着眼前这个有此阴柔的男子涕过来支灿,也汹栋赶紧摆摆手,“对不起,我不会,谢谢。”

  “赵市长年轻有为啊。我真不敢相信在**讲求论资排辈的政权架构里居然有赵市长这样的年轻俊杰,由此可以想象得到赵市长的卓越能力肯定是得到了省委的认同啊?”

  对方面色有些苍白,手指细长,指甲也修剪的相当整齐细致,没有戒指,没有手表,衬衣挺阔,金利来领带看上去略略有些老气,放在茶几上的圣大保罗皮包一看就知道不是货,更主要的是这个人身上没有一般生意人那种特有的气息。

  一今生意人能够说出这样居高临下的一番话来,足以证明他身份的非比寻常,这让这让赵国栋很是好奇?

  当初接到陈英禄电话说是要介绍一位朋友给自己认识,他就觉得很惊讶,陈英禄的朋友还需要介绍给自己认识?

  他下意识的就有些警惕,但走进来之后陈英禄只是介绍了对方的名字,却没有介绍其他,而且从陈英禄的表情也看不出特别的亲密或者热络,但也不像那种纯粹的敷衍味道,这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

  郭川这个名字他没有一点印象,但是看着陈英禄这样郑重其事介绍给自己,他也不敢怠慢?

  “不知道郭老板在哪里发财?”见陈英禄似乎无意介绍,赵国栋只有听着头皮开口。

  呵呵,做点小本经营,在永梁搞了一家建材公司,见笑方家了。”阴柔男子脸上微微一笑,“和赵市长还是第一次打交道,希望日后赵市长能够多多赐教,这是我的名片;”

  阴柔男子双手相当尊敬的把烫金香水名片递了过来,赵国栋接过名片膘了一眼,百”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川,经营项目却是相当庞杂,包括大理石和花岗岩在内的各种石材、管材、水泥制品,也兼营水泥、钢材这一类普通建材。

  永梁是全省有名的建材生产基地,其中几个县所产石材相当有名,其中金梁县的花岗石、浦县和石鼓县的大理石不但质量上乘花色种类繁多,而且出产量相当大,也是当地的支柱产业。

  寒暄了六阵之后,阴柔男子也没有多余废话,很有礼貌的告辞了,只剩下一直没有多少话语的陈英禄和虚情假意应付的赵国栋。

  “陈书记,这又是哪位神仙介绍来的?”赵国栋已经约莫猜测出啥来由了,但是他还是想不出是哪位领导介绍来的,会让陈英禄这样重视,总不会是宁法或者应东流吧?

  “唉,你感觉出来了?”陈英禄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走到哪儿都甩不开这些难缠的主儿,不想理睬吧,不看僧面看佛面,又觉得不太好,你接待吧,端出来的都是些难以下咽的菜,你说这些破事儿怎么就完结不了呢?”

  赵国栋笑了起来,“这尊佛是哪位?”

  陈英禄没有直接答复。却把话题岔到一边:“国栋,看来咱们市里关于这个城市规利建设方案的争论连省里领导们都知道了,不少领导都来问我,是不是我和你在这个观点上意见分歧很大,这让我解释都不好解释,我可是没有正式看到咱们市里这个规戈,方案啊。”

  陈英禄说得很委婉,但是赵国栋却听得出来对方话语中隐藏的提醒,任何事情脱离了党的领导那将会一事无成,赵国栋自然清除其中轻重。

  “陈书记,这要怨就怨我。”赵国栋相当耿直的把责任担了下来,“我考虑到这份规划方案可能超前性上大了一些,会让一些人不太满意,或者难以让人接受,所以我就打算对这个。规发小方案进行适当修改调整,一来可以细化一些,让我们城市规划每年的步伐更清楚,二来也可以让这份规划更切合实际。我的想法是等到大家都对这份经过修改之后的方案比较认可之后再来向您作一次全面的汇报。”

  赵国栋态度很端正,这让陈英禄很满意。

  其实他也知道赵国栋这段时间频繁与有关方面的专家作者进行会商,希望对一些太为超前的计哉进行适当修改,以求能在上常委会之前赢得更多人的支持,陈英禄也相当赞同赵国栋这样做?

  毕竟一个引发太多争论的城市规戈,建设方案纵然是再科学再合理,再具有前瞻性,没有大家的认同和支持,即便是现在强行通过了,日后在实施过程中也会伴随太多的矛盾和质疑,这对于工作开展推进也很不利,而如果能把补救工作做到前面,最大限度赢得更多人支持,那么日后工作也就会顺利许多。

  “国栋,你这样做很好。”陈英禄点点头,“我虽然还没有正式看见这个城建规利的方案,但是也听说了一,一时间为了纹个方案市里边卜下也是吵得沸沸扬志反应的问题就是认为我们怀庆城市建设规哉太过于超前,不能与我们怀庆社会经济发展相适应,有好高鹜远劳民伤财之嫌。”

  赵国栋身体微微前倾,一脸肃色,表示在认真倾听。

  “我个人对这种观点不予置评,因为我没有看到具体东西。但是我要说明一点,我赞同在城市建设规划上要有一定前瞻性,否则,一旦我们日后经济发展起来,城市规划建设滞后,再想来重新调整,会付出很大代价,甚至是无法调整,而适当超前可以让我们手中掌握一定的调整幅度,避免这种情形发生。”

  陈英禄鲜明的观点让赵国栋眼前一亮的同时也觉察到对方话语中隐藏的深意,一定前瞻性并不代表就认同自己的观点,也许自己的观点在对方眼中就是大大超前,那么这就需要调整。

  “陈书记,具体方案我想还是等到许市长调整完毕之后最后拿出来的为准,届时陈书记可以仔细看一看,结合我们市政府对怀庆今后几年经济发展预测报告,再来评判我们城市规划建设方案是否太过超前,我想陈书记可以给这个方案一个公正的评判?。赵国栋淡然一笑道。

  “嗯,不仅仅是我个人,而是整个市委常委会以及我们全市民众。

  。陈英禄下意识的强调了一句,然后转开话题,有些苦恼的道:“我们城市规划方案尚未正式落板,这不,就已经有愿意为我们怀庆城市建设“尽微薄之力。的朋友上门来了?”

  赵国栋笑了起来,“赵书记,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位郭老板背后的大佛是谁呢?。

  陈英禄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郭川是秦省长的小舅子,他在永梁经营的建材公司规模不我在蓝山担任市长时,他就曾经来为蓝山的市政建设“出过力”

  “秦浩然恭省长?”。赵国栋心中一凛。这可是一尊不好打发的大佛。

  秦浩然是常务副省长,手握重权,而且最为关键的是秦浩然是目前省委常委中为数不多的土生土长安原本地人。是从绵州市委书记成长起来的,和当初从建阳市委书记成长起来的常务副省长张广澜合称安原本土干部中的双子星,他们和戈静这种从企业上走出来的领导也还略有不同,都是从基层县乡一步一步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直到走上省领导位置。

  赵国栋在备交通厅工作时也算是间接的和秦浩然有过接触,当初自己胆大妄为的越权与海外公司联系安桂高速和安渝高速合资事宜引起高层震怒时,秦浩然还曾经帮助自己缓颊,蔡正阳和秦浩然关系也还算不错,只是后来自己到了宁陵之后就没有怎么接触了。

  秦浩然在省里边的官声尚可,也没有听说过这样那样的传言,赵国栋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代市长还没有来得及转正,就遇上这么一桩事情,而且赵国栋还隐隐约约知晓,付天和秦浩然关系似乎很不一般,这一次付天能到怀庆也许就有秦浩然背后的影子,这更加深了他内心的担心。

  只怕这又是一桩火辣的烫手山芋。

  “他想来搞什么?。

  “还能搞什么?还不是听说我们怀庆市政建设将要拉开帷幕,希望能够在建材上能够考虑由他这个公司来提供。”陈英禄没好气的道。

  “秦省长打了电话来要我们给予关照?。赵国栋一问出口就觉得自己这句话就像某位流行女星一样很傻很天真。

  “你说呢?”陈英禄请哼了一声,“有这个身份就足够了,还需要打电话么?当然也许领导的确不知情。”

  赵国栋报以苦笑,“他想要奎断咱们市政建设的建材供应,这胃口太大了吧?”

  “整个建材供应他当然不可能垄断,但是他希望能够在他的石材厂供应的材料范围内由他来提供材料。”陈英禄叹了一口气。显然也是为此事烦恼,这方案还没有通过呢,已经有人登门了,这个方案甭管怎样修改通过,这日后这种事情只怕不知道还有多少,想到这儿陈英禄就顿觉头大如斗。

  “陈书记,您的意思?”赵国栋试探性的问道。

  “市政建设这样大的规模,大的方面肯定要招标,但是有些关系也不能不考虑?。陈英禄皱着眉头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政府这边可以酌情考虑,国栋,你来把握尺度,如果真有大问题,我来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