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六节 人事人心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六节 人事人心

  相当敏感的意识到了赵国栋在和她谈话时语气的变花,“乎对方对整体方案通过市委常委会相当自信,要求自己转变工作重心,考察城开司班子人选,为年底城市建设大幕做好充分准备。

  许乔对此颇感惊奇,据她所知吕秋臣似乎也在积极活动,而且好像也还有不少市领导对他的意见持赞同态度。

  包括自己将这份修改后的规划方案送给对方时,吕秋臣也是一边看一边摇头,提出的几个问题还是老问题,怀庆经济规模和发展速度被过分夸大,所谓人才和资金吸聚能力是虚无缥缈的噱头,没有现实价值意义,以城市建设促进经济发展这个提法是一厢情愿,怀庆城市发展按照这个规划就要重蹈以前怀庆开发区的空洞覆辙,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的方案还需要从根本上大幅度裁撤缩减。

  许乔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与吕秋臣进行争辩,在她看来她已经做了足够的说明和解释,但是有些人思想观念已经彻底定型,多说无益,唯有让事实来证明这一切。

  赵国栋言语中流露出来的含义也就意味着要着眼于方案获得通过后的具体工作了,尤其是城开司班子人选也是一个。让人颇费思量的难题。

  接手城建这一块工作快半年了,许乔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在城开司班子成员的选配问题上,她和市建委主任方雄飞的观点并不一致,赵国栋把这个重要权力交给了她,也就意味着赵市长对自己更看重,这也让许乔倍感压力和兴奋?

  她知道自己作为民主党派人士。虽然担任了副市长,但是更多的是作实际工作,在人事问题上她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

  不管是她原来分管科技、文化、卫生、尸电等工作时,还是现在她分管城建、交通和国土以及公用事业部门时,她也都没有奢望过自己可以对这些部门的班子成员人用问题上能有多大的发言权。

  毕竟执政党是**,党管干部这个基本准则被贯穿于政权机构的每个角落里,但是现在赵国栋似乎想要颠覆或者调整这个规则?

  当然许乔也知道赵国栋不会公然的来挑战这个原则,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拿出一个城开司班子成员组成的观点出来,但这也就变相的意味着他可能将以自己的观点为基础来确定城开司班子成员。

  而今后的城开司和现在的城开司其地位、权力和作用都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要说城开司也就是副处级单位,总经理也就是副处级干部。副总就是科级干部,但是这个副处级干部其含金量甚至胜过某些冷门的处级干部,现在虽然尚无明确说法出来,许乔就知道已经有很多人的计算着城开司班子成员的位置,开始四处敲木钟了。

  这样一组相当敏感的人事安排交给自己来的筛选,的确让许乔感到一丝意外和惊讶,当然也有些许兴奋和自豪,这证明自己的表现和能力赢得了素来有些独断专行的赵国栋的认可和尊重。

  ,,

  高志明放下电话,觉得还是不放心,又打电话把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柯南通知过来,专门叮嘱了一番,要求准备各种资料,并且一定要通知到各位常委和需要列席的领导,这才放下心来。

  省委书记宁法将要在下个星期考察建阳、绵州、千州、怀庆四市,怀庆是最后一站,原本准备放在下个星期召开的市委常委会被提前到本周星期四召开,会期一天,重要讨论两项工作,一项自然是宁书记视察接待工作,一项就是已经发酵太久的怀庆市中长期城市建设规划。

  这两桩事情高志明都觉得有些棘手。

  他才来不久,许多工作和情况都还不熟悉,还在适应阶段,可是现在就要遇上省委宁书记视察怀庆,整个接待方案需要市委办和市府办进行协调来确定,有专门的接待办,由一名副秘书长负责分管,但是高志明还是有些紧张。他记得一位领导曾经说过,接待工作,你做一百件好事,领导不会看得见,但是只要出一桩差错,那么领导就会铭记在心,这就足以说明接待工作的重要性。

  这次接待也在很大程度上要考验他的综合应变能力和处理协调能力,也是他就任…漆柚书长!后的桩最大的挑战,很大程度卜要决定他龙二眼中的分量和地位。

  他下来时,省委组织部一位和他关系密切的副部长,也是在他从正处一跃成为实职副厅上起到关键作用的领导,在他临行前就给他专门说过一番话,至今他都铭记在心。

  这位副部长告诉他,市委秘书长这个。职位很微妙,如果操作得好,可以顶得上一个副书记的斤两,如果操作不好,那就只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传声筒,而其中奥妙,就在于你在市委书记心目中的地位和分量,再说直白一点,那就是你能不能成为市委书记的贴心人,而要想成为贴心人,你首先就得展示你自己的能力水准。

  他觉得这番话很精辟。

  市委秘书长其实就相当于市委大内管家,市委书记日常接触最多的人除了他身畔的秘书司机之外,大概就是这个。秘书长了?

  这样一个特殊的位置,自己怎样把握操作?

  高志明深知自己的弱点,那就是既没有搞过政府行政事务,也没有基层工作经验,也许唯一的优势自己从组织部出来,在人事关系上相对熟悉,也还算运气不错,陈英禄以往在蓝山当市长时就和他较为熟悉,这样一下来也算比较快就进入了状态。

  宁法的这一次视察将在怀庆一天半,也就是说还要在怀庆住宿一晚,一天半时间需要考察的目标和视察的对象是哪些。怎样挑选出具有代表性的看点来。市委市府的工作汇报准备,都将要在这几天里准备齐全,这让高志明也是倍感压力。

  如果这桩事情高志明都还能应对的话,那么城市规划方案就成了高志明的梦魇了。

  吕秋臣频频和自己接触,阐明他的观点,似乎付天、刘连昌以及张果喜都赞同了他的观点,这都不是关键的,关键在于吕秋臣和陈英禄关系密切,这是不是代表了陈英禄的观点?如果是,那么他当然乐观其成,做个顺水人情也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陈英禄不偏不倚,这就有些考纲了。

  在组织部门打拼了这么多年,高志明当然知道常务副市长和市长之间的差别,一个副字,天差地别,想要翻板机会太渺小了。

  吕秋臣在市政府办公会上就铩羽而归,现在他以为拉上几个常委的支持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打击赵国栋的威信,未免太高看自己了,除非陈英禄态度鲜明的支持他,否则他在常委会上一样会一无所获。

  高志明打算看一看再说,陈英禄极少在下边人面前透露口风,不到关键时候他不会表明态度,但是他一旦表明态度那也就意味着大局已定。

  心思回到赵国栋身上,高志明就忍不住叹气。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鬼使神差的安排到怀庆市担任市委秘书长,先前副部长给自己暗示可能自己会在这一批省委机关干部下挂任职中有所获,他也是欣喜若狂,能实现正处到副厅的飞跃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是他万万未曾想到自己居然会安排到怀庆挂职。

  想到要经常面对赵国栋那张似乎总有着一种说不出味道来的脸,高志明就不是滋味。那场过节和现在高婵的心态不正常更是让他提心吊胆,既要担心赵国栋利用现在的身份故意给自己找麻烦,又要担心高婵会不会被这个花样男人所魅惑;

  虽然他也不愿意承认,但是他还是知道赵国栋这种三十岁就有如此辉煌的男人的确对于那些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子有着莫大的杀伤力,相较于看惯了大学中那些个稚气未脱的男生们来,这种在事业上和年龄上以及性别魅力上都处于白金阶段的男性,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足以让少女情怀为之悄然萌动。

  高志明尤其担心高婵会被对方所迷惑,高婵已经明显流露出了对赵国栋的兴趣和好感,那古书上的话来说,正处于思春期,春心萌动之时,被男人稍稍花言巧语就有可能上钩,但好在高志明仔细观察过赵国栋,对方似乎对高婵这样的小女孩并没有多大兴趣或者说没有什么歹意,这才让他稍稍放心。

  从某个角度来说,高志明还是有些庆幸自己可以近距离监视赵国栋,防止高婵会像她表姐一样沦为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