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七节 韩君子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七节 韩君子


  江国栋从没有想到讨自只的形象在家人心中如此不小他正兴致勃勃的出席韩度的上五十寿宴。

  韩度五十大寿,但是却没有对外声张,除了家里人外,也就只有宣传部里的一些同僚之外,以及赵国栋和安都、蓝山来的寥寥几人。

  韩度性格淡泊平和。在蓝,工作期间,一路担任县长、县委书记、副市长、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时就有“韩君子”一说,说的就是韩度历来主张“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个观点,反对拉拉扯扯抱团结派,自己也是以身作则,担任组织部长和市委副书记期间,在用人风气上着力肃清不正之风,在蓝山民间也颇有好评。

  当然他在蓝山工作二十多年,一路成长起来,又在安都工作了几年,要说没有几个关系较为密切谈得拢的朋友,那也不可能不正常,像今天来参加他的寿宴客人中。都晏他信得过且关系较为密切的挚友。

  韩度很注意影响,家里人也就选了一个安都市郊区的农家乐办了几桌替他庆贺,规模控制的相当小而简单,寥寥几桌人,连农家乐老板都不清楚是谁在这里办寿宴。

  赵国栋到的时候韩冬那辆富康已经到了,停车场里还有几辆小车。安都牌照和蓝山牌照的都有。

  “你怎么才来?”韩冬有些不高兴的噘起小嘴,让赵国栋有些感觉像是妻子在埋怨迟到的丈夫。

  “嘿嘿,时间还早啊,我可是提前出发提前到达,绝对不会迟到。”赵国栋看了看手表。摸了摸自己脑袋道,这个时候解释无意义,说两句好话就行了。

  “你就不能早点来。显示你派头大级别高?”韩冬轻哼了一声。

  初秋的韩冬一袭长袖连衣裙,乳白色长袖和格子装连衣裙让弗冬显得清丽脱俗,梳成马尾巴的发型平添了几分活泼气息,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二十**的大龄女。比起真实年龄要小上三四岁。

  赵国栋陪着笑脸岔开话题,“明白了,下次一定注意小冬,你今天这身打扮可是很吸引人目光啊,瞧瞧周围人看你的目光。”

  “哼,少油嘴滑舌。竟些人大多都是我的亲戚,谁还能不认识我不成?”韩冬心中虽然高兴,但是嘴巴上却是半点不软。

  讨了个没趣,但是赵国栋也不在意,这女孩子都这样,煮熟的鸭子嘴巴硬,心里分明美滋滋的,嘴上却是一样不肯松口。

  “未必吧,我看那边几位都是安都和蓝山这边的客人吧?”赵国栋已经注意到了大概比自己先到一步的两位客人投过来的目光有些诧异,大概是看到自己来得最晚。而且是韩冬亲自引进来,却又从未见过。

  “走吧,过去我替你介绍一下,他们都是我二叔在安都和蓝山的同事。还有就是省委宣传部的几位,我二叔现在的同事。

  韩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脸一热,赵国栋都是有妇之夫了,自己却好像每每忘记这一点。下意识的把他当作自己人,这一回味还真有点、不避嫌。

  赵国栋也不怵,当了代市长也有一个多月了,啥场面也见过不少。

  到省里开会,初一两次周围投过来的目光也多是惊异而又羡慕的,年龄是个宝,文凭不可少。这年龄优势却不是谁都能抓得住的。就凭这一点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足以让无数人艳羡不已了。

  “国栋,这是我的直接领导安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艾春阳艾部长,这是卓部长韩冬只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微微发烫。她知道部里两位领导肯定是有些误会了,但是这种误会却让她有一种怪异的滋味。既想要马上澄清,又想让这份滋味多保持一会儿,但理智还是马上提醒她这种时候任何不理智的行为都会给两人的名誉带来损害,“艾部长,卓部长,这是赵国栋。”

  艾春阳是一个五十出头和眉善目的儒雅老者,一件对襟衫,一双北京布鞋,还真有点和韩度相似的飘逸味道,卓部长却是一个精悍之气露于色的壮年男子,衬衣穿在他身上显得略略有些紧扎的味道。估计是安都市委宣传部的一位副部长。

  “赵国栋?”两个人一时间都有些耳熟,却没有想起来。

  “艾部长,卓部长。你们好,我和小冬是多年老朋友了,韩部长上五十,我从怀庆赶过来来得晚了一点赵国栋含笑躬身伸手和对方握手。

  从怀庆这一句话一出,艾春阳立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赵市长?!呵呵,我可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差一点把蛟龙当草蛇了。果然是英俊奋发

  另外那边精悍男子也是一脸惊诧,目光中也尽是上下打量观察的意味,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眼前这今年轻人就是号称全省最年轻的厅级干部,怀庆市的代市长,而且据说还是从安都走出去的干部。

  “呵呵,艾部长这么一说让我汗颜啊,要说艾部长算起来也是我的老领导啊。”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哦?怎么说?”艾春阳也颇感好奇。

  “我昭年在江口县工作的时候,艾部长还是我们安都市娄副秘书长

  赵国栋记忆力相当好。韩冬谈及她的顶头上司的履历时也顺便提及了艾春阳原来是安都市委副秘书长,而当时韩度正好任市委秘书长。

  后来韩度担任安都市委副书记之后,艾春阳虽然还在市委副秘书长位置上,但是却兼任了市委办主任,也算是稍稍前进了半步,直到韩度荣升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时,艾春阳才算是终于迈出了至关紧要的一步,坐上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个位置。

  当时在这个位置上的竞争相当激烈,艾春阳也是得到了韩度在省委主要领导面前的大力推荐才最终胜出。

  “赵市长还在我们江口工作过?”艾春阳目光一凝,“那时候江口县和还是卢书记在当县委书记吧?”

  “呵呵,艾部长记忆力真好,那时候正是卫红书记在当书记,导麟秘书长在当县长。”赵国栋接口道。

  “呵呵,现在他们两位都是我们安都术的中流砥柱角色了,江口出人才啊。”艾春阳面色如恒。淡淡笑道:“赵市长恐怕没在江口呆多久吧?”

  “嗯,我在江口总共工作了四只时间,悔年就调到交通厅。后来就下放到宁陵去工作了。”赵国栋知道艾春阳虽然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但是在安都市里却是个特殊人物,态度却一直不偏不倚,在安都市两巨头之间走钢丝。

  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茅导麟现在属于苗振中的嫡系,而卢卫红却和姚文智走得很近。苗振中这位省委副书记兼市委书记现在和代市长姚文智的关系也是相当微妙。

  要说苗振中作为省委副书记兼着市委书记,姚文智一个代市长本无法和他叫板,但是姚文智乃是宁法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而苗振中本人因为个人风格原因,在省里边人缘关系也不太好,所以二人关系一般人看不清,当然这只有安都市里深谙底细的人才知道其中内情。

  “唔,我是觉得怎么对赵市长没有多少印象,看来赵市长是在宁陵成长起来的啊。”艾春阳笑了笑:“这么年轻就是一市之长小韩可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提及过她还有这样一个朋友呢。”

  “头部长。我和小冬也是在江口工作时认识的。这一晃就是七八年。岁月如梭啊。”赵国栋也不多解释。

  一阵寒暄之后,赵国栋也得知卓姓男子是安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卓放,原来是华阳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网升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不久。

  在座的还有蓝山的两位干部,一个是蓝山市固岚区副区长宋定国,他是韩度在蓝山担任市委副书记时的秘书,韩度离开蓝山时,他下到固岚区一个乡担任乡长。七年时间他从乡长已经成长为副区长。

  另一个是蓝山市委组织部长黎克华。

  赵国栋和这几位加上省委组织部两位副部长和一位处长坐在了一桌,原本韩冬也想坐过来。一来位置不够了,二来也觉得自己坐过来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也就只有作罢。

  蓝山市的两位对赵国栋也同样充满了兴趣,除了赵国栋如此年轻就担任了怀庆市的代市长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任蓝山市委书记祁予鸿是昔日宁陵平委书记。也是那个时候赵国栋的直接领导。于是乎双方也就很容易的找到了谈话内容,从宁陵到蓝山,自然免不了关于祁予鸿的种种。

  这一顿饭吃下来,赵国栋也是觉得颇有收获,认识了几位朋友,能够被韩度看得起的角色自然有其独到之处,比如艾春阳的独立特行,黎克华的优雅风趣,卓放的博闻强记,宋定国的妙语如珠。都足以证明韩度的朋友同事圈子的确和其他那些人的圈子不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