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八节 指点迷津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八节 指点迷津


  韩度也没有想到赵国栋会赶来参加自己的寿诞。

  他本不想搞这种形式,但是熬不住家里人劝说,也就是家里人和近亲乐呵乐呵,没打算要请外人,但是像部里以及往日关系较为密切的朋友同事里也有几个知晓,早不早就说要来,他也不好推辞,也就只有这么凑合着搞孓几桌,有这么个意思就行了。赵国栋的到来有些出乎意外,但是他也没觉得有啥,看见赵国栋能和艾春阳以及黎克华他们谈笑风生颇为投缘,他心里也挺高兴。

  他不太喜欢结交那种纯粹利益捆绑的朋友,更喜欢那种因为工作中对事物问题的看待处理有着同样观点而逐渐走到一起的朋友,当然这种朋友同事的确太少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

  艾春阳和黎克华都是他关系较为密切的朋友,而宋定国则是他以往秘书,一直有着联系,至于卓放,那是有心想要攀结自己,韩度心知肚明,但是此人虽非和自己同道,但是也算是个有所为的角色,韩度并不因为对方有所图就狭隘的排斥。

  传统寿宴都是那种约定俗成模式,免不了一番恭贺祝福,好在韩度也只是上五十,男做虚,女做满,韩度也四十有九了,而作为一个副省级干部,这今年龄可谓风华正茂。

  如果今后几年发展得好,很难说能不能再上一步走到正部级干部这个台阶上,这种层次已经不能完全用能力来说明问题了,许多时候都要看机缘和造化了。

  这顿饭一直热热闹闹的折腾到天色黑尽才算结束,农家乐的氛围显然只适合热闹一顿,到了晚间,大家也就各自启程返回,好在蓝山也不算远,两个小时足以跑到。

  看着客人们陆续离去,纬度却没有离开,赵国栋也觉得自己该离开了,但是韩冬似乎一直在忙着送客人,他也不好就这样遽然离开,总得在离开之洙和韩冬打个招呼才行。“国栋,运段时间很忙?”韩度的话语将赵国栋拉了回来,他意识到韩度似乎有话要和自己说。

  “韩部长,说实话这段时间的确有点忙。”赵国栋见对方坐了下来,意识到自己这样站着显得有些不耐烦,也就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是你们城市建设规划的事儿?”

  赵国栋心中咯噔一声响,怎么都知道了?难道说韩度也有啥要预埋?又似乎不像。

  “不完全是,城市规划市里边有些争议,近期也一直在组织专家研究修正,力争尽快通过付诸实施,怀庆等不起了。另外近期几家台资代工企业也在我们怀庆考察,我们希望尽早敲定落户我们开发区,这样可以与和讯科技形成抱团效应,也有利于上下游产业链的完善发展和规模做大优势。赵国栋解释道。

  “哦?已经敲定了么?”韩度颇感兴趣的道:“宁书记下个星期要到东边几个市走一走,你知道了吧?你们怀庆是最后一站,你可要拿点像样的东西出来啊,光是和讯科技一张牌可远远不够啊,国栋。”

  韩度破含深意的话语让赵国栋似乎琢磨出其中一些味道来,看来这个城市规划方案只怕又让自己在省里边受到一些非议,本来在自己能否上这个市长位置上就有很多争议,尤其是燕然山对自己并不看好,后来还是宁法力排众议拍了板,这一次宁书记视察四市,若是自己拿不出一份像样的答卷来,真还有些不好交差。

  “韩部长,我这接手也才一两个月哪里能弄出多大变化来神仙也没这么不大本事啊。”赵国栋苦笑着回答道:“还要请韩部长指点迷津啊。”

  “你们怀庆的城市建设中长期规划就是一个很好的素材嘛。”韩度淡淡的道:“不要把思路拘泥于一个范围,你怀庆城市规划为什么要搞这么大,理由和设想是什么?完全可以结合你们怀庆社会经济事业的构想来体现嘛。”

  “你们怀庆今后几年社会经济事业发展准备有什么新突破新创意,结合城市建没有什么新思路新亮点,怎样相互结合实现经济发展和人民增收,宁书记他来既不是看你某一个具体项目某一项具体工作,也不是来听一些空洞枯燥的数字,当然这些也要有,但是更重要的你得拿出你们这一届班子的真实想法意图和目标,而且要是切实可行的,要让宁书记觉得你们提出的目标令人振奋,而且还能看得见摸得着!”

  韩度的一番话如暮鼓晨钤敲醒了赵国栋的思维对啊,为什么不把危机当契机呢?自己就任这代市长是负面的东西,但是至少也会让很多人心生疑虑。

  这连韩度都知晓了,而秦浩然的小舅子也赶来,也就意味着秦浩然不可能不知道,可以想象得到,只怕省领导都还是一直想当关注怀庆的事情的。

  怀庆比不得宁陵,距离省城太近,很多事情这边刚传开,省里领导便听在耳里,如果不寻找一个机会解释,那也许就是一个印象摆在那里,如果自己能够借这个机会把城市规划方案展现在宁书记一行人眼前,这难道不是一个机遇?

  一直到回家的路上赵国栋都一直在琢磨韩度的点拨,不愧是省领导站的位置不一样,看事情的角度也就不一样,当局者迷,自己陷入局中,就只想到怎样说服陈英禄来赢得这一战。

  但是就算是说服了陈英禄,市里边那些反对力量依然存在,尤其是吕秋臣和许路平这两个市政府班子成员,日后城市市政建设推开之后,就算是阳奉阴违做得巧妙一些都会给工作带来不少麻烦,如果能够得到省领导的认可,在许多工程上,谁想要刻意刁难,那就不得不考虑可能带来的后果,不管是自己还是陈英禄只怕都绝不会纵容这种接过发生。

  柯南打来电话通知后天要开常委会,看来陈英禄也是打算在宁法视察之前把一些事情确定下来。

  澄江县副县长冉敬科基本上落板,还牵扯有两名科级干部,县人大已经依法已经免去了他的副县长职务,市委也已经作出决定免去了他的县委常委一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县委书记和县长虽然没有被卷进去,但是不可避免要受到一些影响,不知道陈英镍是不是有意要对澄江班子进行微调?

  古楼班子也是有些问题,萧潮上一次和自己交谈间也流露出了一些意思,估计是陈英禄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让萧潮通过这种渠道来试探自己的想法,只是这种问题太过敏感,赵国栋也不好深问。

  看来在自己这个市长头衔没有正式尘埃落定之前,市委市府这个协调机制始终无法进入正常轨道,在人事话语权上自己还显得太过孱弱,扳起指头算了一算,也就只有桂全友到归宁算是自己一个成功的动作。

  陈英禄让吕秋臣来担任常务副市长虽然令人遗憾,但是让萧潮担任组织部长的确和恰当,自己和陈书记虽然以前络有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味道,但是就任代市长之后很多话两人要想尽兴而谈就得寻找合适的机会了,而通过萧潮这个管道来沟通就要顺畅融洽得多。

  原本市委秘书长应该是一个更合适的角色,毕竟组织部长涉及的范畴只是在干部人事方面,只可惜高志明这个角色到现在似乎都还没有找准定位,也许是因为和自己之间这种复杂的纠结关系让他难以从心理陷阱中自拔,但愿这个家伙能够早一点摆正位置。

  没有看到车位上那辆广本雅阁,赵国栋有些惊异,看了看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也不知道若琳和罗冰两人谁没有在家。

  若琳的超级sHOw》初赛进行得如火如荼,在怀庆的分赛区也是嬴得了全城人民的瞩目,安然还代表市政府会见了到怀庆作宣传的程若琳一行,如果不是考虑到的确不方便,赵国栋真希望程若琳能够留住一晚,让自己和她能单处一晚。

  从农家乐回来又陪着韩冬到到蓝湾半岛上去坐了一阵,当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已经是两个相当理智的成年人,无论在做什么事情之前都需要考虑清楚了。

  赵国栋得承认有些时候自己没心没肺似的,和韩冬在一起时总觉得充满了歉疚之情,觉得自己若是能有这样一个伴侣陪一辈子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一踏出咖啡馆被清冷的江风一吹,立时冷静下来,自己身畔如此多的女人,怎么可能轻易舍弃得下,没有选择韩冬无疑是最明智的决定。

  而一走到这里,想起罗冰那丰腴肥美的身体和含情脉脉的温情,他就觉得自己似乎就耍戏了下半身动物一般,全身发热,自己的确是一个花心滥情的角色,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想根除自己这种似乎与生俱来还是后天生成的习惯,赵国栋估摸也只能是一个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