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九节 旖旎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零九节 旖旎

  到楼上果然只有罗冰一人在家,一打开房门就是一份瓒一来的

  情。

  接过自己手中公文包,然后替自己把拖鞋拿出来套上,在沙发上坐定,一杯温度适宜的蜂蜜茶已经递到了手上,尽可一饮而尽。

  赵国栋有些恍惚,犹如回到了溪畔逸景双雁家中,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徐春雁也是这般柔情似水,徐秋雁也是那等英姿飒爽,两对姐妹花,只不过那边的是亲姊妹,这边却是胜似姐妹。

  沉浸在幸福中的罗冰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甚至是爱上了现在这种生活。生怕有什么会破坏现在这种状态,这让程若琳也经常批评她不思进取小富即安。

  省广播电影电视学院党办的工作清闲而有规律,她可以有很多时间来看看书,上上网,处理办公室的事务也是小菜一碟,驾轻就熟,也替老主任分担了不少。

  温润如羊脂玉一般的端庄面庞因为唇边那一颗痣使得罗冰原本素雅雍容的气度顿时多了几分冶艳魅惑的气息,当然这只能是在闺房内近距离亵玩时你才能感受得到。

  丰润光洁的身体即便是没有实质性的接触,仅凭目视,你也能感受到那份惊人的弹性和滑嫩,罗冰不知道用行么方法保养,三十出头的女子肌肤保养得如此细嫩光滑,在赵国栋看来完全可以去当那些个业2或者碧欧泉之类的化妆品的代言人了。

  程若琳一人独居时,赵国栋来更多的是感觉到居室里的慵懒迷人,而罗冰来之后,那就截然两样了,慵懒散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窗明几净,井井有条,不过程若琳还是坚持在自己居室中保持自己的个人风格,罗冰也只是把客厅和厨房里焕然一新而已。

  “若贼他们栏目组的人到唐江、卢化和宾州做宣传去了,估计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罗冰手中拿着一本《瓦尔登湖》,这让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微一动。记忆中自己和刘若彤初见之时自己也是拿着这本《瓦尔登湖》。只不过心境却是迥然各异。

  “难怪,我说怎么没有看见车,去练练手艺也好,要不始终不敢走远途。”

  赵国栋笑了起来,这样广本雅阁也是赵国栋鼓动撺掇下买的,罗冰只有不到十万块钱的积攒,程若琳买房付了首付也就所剩无几,每月还得付按揭,赵国栋知道程若琳心思,也就不提其他,但在买车上,买一辆性能太差的车赵国栋就表示反对了。

  无论从安全角度还是驾乘乐趣来说,两个女人都宜买一辆稍稍好一点的车。原本赵国栋属意别克,毕竟大气安全,但是程若琳和罗冰都反对,一来觉的太过岔眼,二来感觉太大,驾驶起来有些吃力,而程若琳喜欢广州本田的精致灵巧,于是就选了一辆广州本田雅阁,不足钱赵国栋添上,算是借给程若琳的。

  “嗯,他们单位上车不够,若琳的性格还有啥说的,顺便也到那边去旅游一圈,一行人开了三辆车就这么去了,都去了两天了,估计在有三四天就该回来了。”罗冰温婉的笑道。

  “那这几天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没车还能不上班了?没买车时还不是一样坐公交车或者打的,这有啥?平时有时候若琳有事悄,还不是我自己赶车去?也不是太远罗冰妩媚的一笑,“这有啥担心的。”

  “不,我不担心别的,我就担心现在公车色狼特多,你这一上车,正人君子都难免意动神摇,更不用说那些意志薄弱者了,这是诱人犯罪啊。”赵国栋看着罗冰那副肉感的身材,就忍不住想要耍贫嘴,这似乎也是一种放松自我的方式。

  “贫嘴!”罗冰瞪了赵国栋一眼娇嗔道。

  “那我就贫一次嘴吧。”

  赵国栋手臂轻轻一带,罗冰的身体便靠了过来,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也就听凭赵国栋的双手滑入自己的睡衣衣襟下。

  细密的喘息声渐渐在赵国栋耳际浮起,罗冰对于赵国栋挑逗勾引的抗拒能力很差。双手攀上那对堪比香港三级巨星的**,细细把玩,两点如豆,在赵国栋手指捻磨下迅速膨胀肿大起来。

  贪婪的撬开罗冰的丰唇,颊齿流香,灵舌纠缠,赵国栋双手慢慢将罗冰睡衣纽扣一颗一颗解开,一对钟形**暴露在空气中。

  罗冰只感觉自己臀瓣被一双大手捧起向上一抬。便知道爱郎要行那欢好之事,只是这是在客厅里,这等公然宣淫让她无法接受,可是却又报不过爱郎的意愿,只有翘臀抬腿,听凭对方将自己睡裤连同亵裤一起录。哗推半就的坐进了赵国栋怀中。一个多星期没有回来的赵国栋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这男人身畔没有女人还真是个问题,也不知道那些个两地分居的夫妻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固然人的意志可以压倒一切,但是太过刻意压抑就是一种煎熬式的扭曲了。

  前戏做足的罗冰早已经是媚眼如丝,面若桃花,丢开了程若琳的影响,罗冰终于可以放开心怀的独享这一份欢悦。

  赵国栋屏心静气的感受着自己进入对方身体那份甘之如铅的快感,罗冰是自己经历过这么多女人中身体最为敏感的一个”自己每前进一分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急剧颤栗变化,湿热滑腻的花房让赵国栋体会到如君王临幸般的酣畅淋漓。

  随着如悲雁哀鸣般的呻吟声回响在客厅里,赵国栋的愁意挞伐也终于迎来了爆发,虎吼连连声中,长弓劲射,矢矢中的。

  虽然是在安全期中。罗冰还是不愿冒险,悄悄在卫生间里蹲了一阵,才洗了一个澡出来

  赵国栋满足的看着眼前这个在上床休息前都要收拾打扮一下的女人,罗冰很注意形象,尤其是在自己面前更是如此,睡衣换了一套相当性感的吊带短裙,那对**几乎有半个都暴露在外,甚至可以看到那浅淡的一抹粉色。

  爬上床来依偎在赵国栋怀中,里冰静静的体味着这难得的静谧温

  。

  “国栋,我姓子找了毒两次了。”

  “哦?你嫂子?罗锐?”赵国栋还在回味方才的欢愉,有些神思

  。

  “嗯,罗铿也来找过我一次。”罗冰叹息了一声,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听愕自己能和省委组织部的大员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看到赵国栋和卢卫红之间熟络亲密,罗锐自然就坐不住了。

  “他们想怎么样?”赵国栋心思慢慢回来,想了一想才道:“想让我去找卢卫红帮他说项,还是要我去找人帮你弟弟提拔?”

  罗冰幽怨的瞪了赵国栋一眼,“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罗家早就和我恩断头绝了,他们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

  “是么?可你还姓罗。而且我感觉你好像从来就没有真的把自己和罗家割裂开来似的。”赵国栋轻轻一笑,抬手挑起对方面庞,捉狭的

  道。

  “没那事儿。”罗冰一扭头躲开赵国栋的凝视。

  “女人啊,为什么总是口是心非呢?”赵国栋摇摇头。“就像你原来一样,内心早就想和我在一起,却又要逃避,有些事情你逃避是逃避不了的,就像你和我一样。你和你家里这层关系也一样,与其逃避,你还不如考虑怎样灵活现实的应对。”

  被赵国栋这一番话说得垂头不语,罗冰内心也是矛盾万分。

  罗铿虽然没有明说啥,但是也是旁敲侧击的询问了许多事情,尤其是问及自己通过什么关系从宁陵调过来,话语间很明显对自己的关系充满了兴趣,而罗锐的委子两次邀约自己喝咖啡更是毫不讳言的提出要自己帮一把罗锐。

  罗锐正处于关键时候。竞争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的人很多,其中很有几个强力人选,罗锐虽然颇得副主任童非的青睐,但是在办公室主任这种关键职位人选问题上,他是没有多少发言权的,而且竞争者也是强手林立,个个背后都有相当背景。

  这些情况都是对方告诉罗冰的,罗冰知道自己要说自己没有那本事对方也不会相信,能和省委组织部要员一桌吃饭,能一步千里从宁陵调到省里,你要说没那份能耐。连罗冰自己也觉得缺乏说服力。

  就像国栋所说,关键在于自己的真实态度。

  如果她这能做到斩情断性,与罗家人再无瓜葛,那也简单,但是做不到,那你还不如仔细琢磨怎样处理好这层关系,理智的面对现

  。

  赵国栋感觉到罗冰面庞在自己轻轻摩挲,显然是被自己这番话说得有些意动。

  “行了,你要真不想帮,那就冷处理吧,搁在那里。”赵国栋故意道。

  “就帮罗锐这一次。好不好?”罗冰抬起美眸,哀求般的望着赵国栋,看得赵国栋心中一荡。那对汹涌饱满的**用这样一种方式悬垂,更是显得惊心动魄的豪硕,落蕾坚挺,让人口话燥。

  有了一次还能没有二次?赵国栋心中暗叹,只是这等时候却不能坏了气拜

  旖旎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