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一节 常委会之各领风骚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一节 常委会之各领风骚

  “诸位,都说说吧,若贤副市长可算是给我们上了课棚,从、深省,意犹未尽啊。”

  陈英禄此时已经在考虑吕秋臣这一次该是怎么收场以及收场之后他在市政府还怎么开展工作的问题了,但是现在会议还得继续,陈英禄唯有着望刘连昌、高志明或者张果喜能够站出来,也像邓若贤这么引经据典的来上这么一段,让吕秋臣不至于太过狼狈,但似乎这两人都还不具备这份品质和口才。

  母庸置疑邸若贤是在工作上花了心思的,能把自己主抓的工业经济这一块和城市规刮建设有机的结合起来,而且煞费苦心的琢磨出有模有样的道道来,这就不简单。

  陈英禄的目光落在张果喜、刘连昌和高志明脸上,张果喜老练成精,脸皮比城墙到拐加碉堡还厚实,面对陈英禄的目光毫无反应,就像是于自己半点关系没有,而刘连昌脸色阴郁,嘴唇微微一动,似乎想要发言,但是最终还是将头扭向了窗外,力挽狂澜那得有这份实力才行,要不就是丢人现眼了。

  而高志明似乎从邸若贤一开始发言目光就没有离开过眼前的笔记本,似乎全副身心都投入到了笔记本中的天地去了,时而挥笔记录,时而抚额沉思,但是目光始终没有抬起来过。

  陈英禄心中冷哂。瞧瞧,这就是吕秋臣绮为臂助的角色?

  “陈书记,我来说说吧。”萧潮搁下手中的钢笔,不慌不忙的将笔帽插好,好整以暇的道:“方才邓市长所说的让我也是感触良深,平常我们都只注意自己本职工作,对于和自己本职工作不相干或者关系不大的工作也就没有怎么学习研究,这一点我觉得恐怕我们在座很多人都需要向那市长学习。”

  “城市规戈小建设对于一座城市的长远命运可谓举足轻重,也许就是我们的一个决定,就能决定一座城市三年五年乃至十年的变化发展,我们怎样才能更好的驾驻这个时代潮流,让城市规刮发展适应我们经济发展需要,在疼一点上,刚才邓市长已经讲得很好了,我就不赘言了,我着重还是想要谈一谈我自己对这个方案的一些意见。”

  “我只想谈两个问题。第一,我看过这个城市规刮的基本走向,坐标中心偏向了西北,而我们怀庆城市历史格局却是以东南为重,毕竟这里是我们最重要产业工人聚居区,或许我们为了更进一步发展新产业而必须要将城市中心向西北转移,但是我觉得不能以牺牲或者忽视我们原有老城区的需求为代价!”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城市规划方案在这一点上没有体现出来,中期规发小里似乎完全看不到关于东南老城区这一片的市政设施改造和文化教育和卫生设施的建设投入,我担心如果不及时弥补这个缺陷,这个方案一旦公之于众,在年底的人代会上恐怕几大厂的代表会提出意见的。”

  赵国栋心中一凛。萧潮口气相当委婉,但是暗含的警示口气却如森冷刀锋一样贴颈而过。让他原本因为邸若贤的出色表现而有些发热的头脑顿时为之一清。

  这才是真正的一剑封喉,直接插到了整个方案的关键要害处!

  先前主耍注意力都放在了怎样规划拓展新城区,却完全忽略了老城区还有这样大一片产业工人及其家属的社会需要,现实的功利性似乎蒙蔽了自己和许乔的眼睛,让自己和许乔只想着怎样让这座城市能够步人猜新的时代,却忘记了要想割裂与历史的渊源,本来就是一种虚妄的错觉。

  “除了这一点之外,我也注意到在开发方案上市政府提出了依托城开司这个载体,实行滚动开发,即一边猛的平整,一边实现土地商品化,采取招拍挂或者协商出让的方式来将土地变为现金,从而实现快速转换,以经济腾飞催动城市发展,以城市发展促进经济增速,这种方式其实在国内其他一些的市也有先例,但是我个人看法还是需要分清本来”

  萧潮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出手招招深彻见骨,让人感受到其间犀利

  。

  “谁是本,谁是末?这个,问题必须要搞清楚,虽然科学前瞻合理的城市规刑可以有力促进经济发展,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明确,经济发展永远是本,只有经济发展才能支撑和确保城市建设的恒久性,才是城市建设的永动力,这一点必须要搞清楚!”

  “我无意否定玳点戈,的作用。我也同意邓市长才才提及的第三产业也就气腆”业,将在今后经济发展中发挥出越来越明显的增值效应,而科学合理的城市规戈,可以吸聚第三产业向其叠加,但是我个人看法,第三产业向某个地方的积聚更主要是因为其主体经济发展起来达到了某种特定程度,这才是主要因素,而城市规划,建设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我们不能过分夸大其作用。”

  一连串赞同中更多的是提醒和警告,让很多被邓若贤鼓动起来的煽情顿时泼了一碰冷水,可从说萧潮并没有否定整个城市规划方案,但是他从具体细微处着手。攻其软肋,的确起到了踩刹车的作用。

  包括陈英禄在内的常委们都在记录着萧潮的意见,吕秋臣更是听出了其中的深层次含义。裣色也变得更加严肃。

  “当然,市政府拿出的这份城市规刮方案总体来说我觉得还是符合怀庆发展趋势的。这必将推动我们怀庆经济的更进一步发展。”

  萧潮后边的这两句话虽然赞同这个方案,但是却是中规中矩干瘪无味,和先前提出批评和质疑时的尖锐犀利大相径庭,让人很是怀疑其真实意图,不过赵国栋、邓若贤和许乔等人却不这等看,萧潮提出的两个问题都触及到了关键核心,一个是真实不足,一个是善意提醒,都算是明鉴吧。

  萧潮话语的尘埃落定让陈英禄心中也稍稍笃定了一些。至少也算是勉强替吕秋臣遮掩了一下难堪之极的局面,让吕秋臣不至于连下台的台阶都没有,但即便是这样吕秋臣下去之后只怕也得夹着尾巴好生安分一段时间了,萧潮虽然指出了方案存在的问题不足,但是却也无法否认方案的根本,这就已经为今天常委会的第一个议题定了型。

  两位常委的表现各显神通,各领风骚,陈英禄也是相当满意,不管怎么说,能有这样一番造诣,也足以证明整个班子的能力水准,邓若贤也是他看得起的角色。萧潮自然不用说,作为市委书记他不像其他人,胸中还会有这样那样的区别,即便是各人感情上有些亲疏,但是却不能影响到对事务的处理上。

  “其他人呢。大家都可以各抒己见嘛。刚才若贤和萧潮他们两位的评点都很精辟啊。连我都真得大有稗益,其他那位同志也发表一下高

  陈英禄显得很平和,目光已无先前萧潮未发言时的肃色,对于他来说必要的平衡才是王道,抑此扬彼,扬此抑彼,都是一种策略而已。

  “陈书记,我来说几句吧。”付天知道该是自己来为这个议题画句号的时候了,再这样继续下去,没准儿许乔主动请缨或者赵国栋亲自操刀上阵,这事儿就真的要变得不可收拾了,当然付天也相信赵国栋不至于在这种占据明显优势的情况下来打吕秋臣这条落水狗,那没有太大意义,反而会让陈英禄警觉,所以最好的结局就是自己来挽总画句号了。

  “好啊,老付。你也是交通上下来的专家,说说你的看法。

  陈英禄欣然点头,一边开始摸着桌上的红壳娇子,准备撒一

  。

  付天抿了一口茶。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不慌不忙的启口道:“我在交通上搞了多年,记得有一句话,经济要发展,交通要先行,或者再通俗一点就是要想富先修路,那么转化到我们城市经济发展上来,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经济要发展,城建要先行?”

  “城市是一个地域的中心核心区域,其汇聚了一地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要素,同时很多情况下也是诸多要素的流通集散枢纽,也就是说它的发展直接关系到一地社会经济发展,我觉得经济要发展。城建要先行。这句话并不为过。”

  付天根本不理睬吕秋臣投过来的惊疑不定的目光,自顾自的道。

  “但是先行并不意味着不切实际好高鹜远,这样需要与地方经济发展相适应,而相适应也不代表就不需要必要超前意识和前瞻性,”

  辩证法被付天经典的演绎了一番,中心意思也在付天抽丝录茧般的阐述下慢慢表达出来,方案是可行的,但是需要在实施过程中注意控制推进速度力度要与怀庆经济发展相适应,相当巧妙的把握好了其中的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