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四节 放言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四节 放言


  澡英禄陪着宁法走在了前面,胡廉在高志明陪同下稍稍土,副市长钱元辉则陪着副省长康仁梁,青坪县委书记申德荣、县长褚华彩紧紧跟随陈英禄其后。

  青坪县在发展茶叶生产上还是花费了一些心思的。作为怀庆市地势起伏最大的丘区县。其地势迅速拔高,海拔及到,田0米的山区谷地中拥有由页岩风化而来的肥厚的酸性紫色土,加上温暖湿润多云雾的山间气象条件也孕育了安西地区最适合种植茶树的地段。

  这里气候水热条件都相当适宜茶树生长,而茶树栽培也有相当历史,青针茶一经创响便赢得了相当美誉,其色香味独具一个,被专家誉为和竹叶青、甘露、毛峰、毛尖这一类名品绿茶不相上下。

  宁法在陈英禄等人的陪同下实地的察看了茶山茶园情况,也询问了当地一些茶农的情况,看起来似乎一切都中规中矩,当地乡镇的书记乡长也是回答得像模像样,宁法表情也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多问了几句茶农茶叶销路情况。

  陈英禄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恐怕有些不对劲儿,宁法对于县里汇报的情况听得很仔细。尤其是在参观完之后,仍然问了申德荣和褚华彩不少问题,好在申、褚二人也是早有准备,对于宁法提出的问题也是有问必答。回答得相当爽快准确。

  青坪县的茶山茶园规模正在不断扩大,茶农投入巨资进行茶树改良,并且县里也出台了相当多政策鼓励茶农继续扩大优质茶树种植面积,力争要在三年内让目前的十万亩传统茶园都要变成优质生态茶园。

  之后宁法没有对青坪县茶园建设作任何评价,然后又参观了县茶厂的制茶生产线,才一言不发的上了车。

  申德荣和褚华彩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直目送到省市领导上车都还在兴高采烈的挥着手,只有陈英禄和赵国栋两人意识到问题恐怕有些不对,只是这种时候他们俩也是赶鸭子上架,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宁法上车。

  赵国栋轻轻瞥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副省长,康仁梁面无表情,目光落在窗外。

  这位康省长看来心情不太好,大概是和绵州表现不佳有些关系,虽然绵州市委书记是外边调过去的,但是市长据说却是他在任时的市委副书记。能够上市长也和他的一力举荐有很大关系,现在挨了冷遇吃了排头,自然心中也是有些抑郁。

  “老陈,青坪县的十万亩茶园改质计划口号喊得很响,但是我看老百姓似乎并不太热心啊。”宁法膘了一眼神色有些尴尬的陈英禄,“光是政府一门心思的鼓捣,老百姓不配合不支持,那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起不到好效果。”

  “宁书记,主要是这第一期茶园改质效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农民看不到实打实的好处,所以在积极性上就有些欠缺。”

  陈英禄也知道有些东西瞒不过宁法,撒谎也得看时候,万亩茶园这个点是青坪县强力争取来的,副市长钱元辉并不十分赞同,但是申德荣和褚华彩两人在他这里再三拍胸脯打包票,他也实地查看过,觉得问题不大,结果没想到宁书记就能从和几个茶农谈话中对方的语气表情里察悉端倪。

  “不完全是这个原因吧。”宁法淡淡的道:“我询问了一下近两年茶价。不尽人意。茶园改造花费不就算茶叶质量和产量有所提高。但是光是这种粗加工的茶叶是卖不出好价钱的,茶农付出这样大,效益却难以保证,怎么可能有积极性?你所说的那些都是想象性的,决定这一切的是市场。而不是你政府的宣传吆喝。”

  陈英禄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再解释,心里却慢慢沉下去。

  丰田考斯特在劲国道上飞驰,视野渐渐变得开阔起来,走出了青坪的丘区进入怀州浅坡低地地段,阳光也显得明媚许多,不过车上的陈英禄和赵国栋心中却有些发冷。

  “我刚才听了青坪县委书记的介绍,茶园茶山改造主要是提高质量和产量,而最重要的提高产量,千州也在作这方面的工作,看来你们两地在这方面倒是心思一致,我也问过茶农,他们生产出来的茶叶除了卖给县茶厂之外。也就是一些私人小制茶厂能收购一些。我看以他们的销售渠道很难想象能够打开什么大的门路。”

  “我很担心千州和你们都在大规模进行改良扩建,茶叶产量上去了,但是销售怎么办?你们那个县茶厂能消化得了么?价格会鼎“袁续路老低当地政府讲行过市场调杳没有。有没有农做过拓宽销售渠道的的准备工作?有没有考虑过将产量增加之后的新出路比如精加工问题?会不会上演增产减收的怪现象?”

  一连串如连珠炮般的发问轰得陈英禄晕头转向,他没有想到宁法就在这么短时间内能看得这样透彻,而更不幸的是千州在这个问题上似乎也走在了自己前头。

  这第一炮就打哑了,后边的视察参观就有些棘手了,幕一印象就运么蔫不溜秋撂下来,宁书记来怀庆的这一趟视察弄不好就得变成和绵州一样惨淡收场。

  “宁书记,实际上我们也有一些想法,只不过因为还在谈判阶段,而且是以市里的招商局在负责联系协调,所以暂时就没有对外宣悄,毕竟您也知道这现在引进一个企业不容易,得防着弄不好又被人给半路截走这一手不是?”

  赵国栋的适时插话进入让陈英禄大大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知道赵国栋所说的谈判阶段是指什么,但是他知道赵国栋这家伙脑瓜子非同寻常的好用,而且敢冒着可能被视为冷嘲热讽的意思来说这一番话,肯定有些名堂。

  所以他也就只是嘴角含笑,做出一副本来不想说,但是赵国栋说了他也就不遮掩了的模样。

  “哦?小赵,看来你本来还打算在我面前藏着掖着似的,怎么出了华芯国际这么一桩事儿,到现在心里都还有嫌陈,觉得省里边没有一碗水端平?呵呵,你这胸襟看来也不够啊。”宁法一怔之后,朗声大笑了起来,“为峰,老胡,仁梁,瞧瞧,我看老陈也不吭声,是不是也觉得小赵说的是那么一回事儿啊?”

  任为峰、胡廉以及康仁梁三人都笑了起来,陈英禄刚想解释,赵国栋却抢先一步:“宁书记。话不是那么说,陈书记也两次专门和我沟通,要我眼光胸襟放远放开一些。不要计较一城一地得失,我还是心里有些不忿,怎么下山们桃子的事儿都喜欢作,可种桃树却不见人影了呢?当然,这是企业行为,我不能责怪谁,双向选择嘛,只是我有些不服气而已,所以…”

  “所以你就把和讯科技给挂到你们怀庆了?”宁法乐呵呵的接上话。

  “嗯,这也是光明正大的竞争啊,我也知道省里边也有不少人打和讯科技的主意,可我不怕!有本事再来把和讯科技也给拉走,我算他本事!”赵国栋口气越发激烈,“咱们怀庆有底气啊,那天在锦江饭店华芯国际和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签约之后,我去见了张轶京先生。我就明确告诉他,他选择安都未必是错误,但是不选怀庆则绝对遗憾!”

  听得赵国栋在宁法面前也是如此张扬的言语,康仁梁微微蹙眉,而任为峰和胡廉则是含笑不语。

  宁法倒是不以为忤,笑着道:小赵,自信心很强嘛,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说说你们在茶叶基地上的想法,我保证今天在座的替你们怀庆保密,怎么样?”

  赵国栋假意看了陈英禄一眼。陈英禄也就装模作样的点点头。

  “宁书记,我们正在和裕泰茶业集团进行紧密商谈,准备引进裕泰集团进入我市整合我市制茶产业。同时也准备让裕泰与青坪县农户合作,采取公司加农户和农户自产两种方式相结合方式来实现十万亩茶园的改造,形成以裕泰集团为主导,利用裕泰在资金和技术以及品牌和销售渠道上的优势,复制裕泰在宁陵打造碧雾山黑茶模式,将我们怀庆青针这块牌子打造出来,让我市制茶产业能够进入一个较高阶段。”

  “裕泰集团?嗯,我有些印象,这是国内制茶业的前几强啊,好像你在花林县搞的黑茶基地就是引入这个企业合作吧?效果很好啊,怎么你又想把他们引到怀庆?”宁法微微颌首。

  “嗯,有这方面的想法。正在谈,他们现在因为把黑茶品牌做出来了,觉得有些趾高气扬了。所以要价也就高了起来,我估计和他们还得有一番唇舌交锋才行。”赵国栋笑道:“不过我们这方面的思路不会改变,就像刚才陈书记介绍时说的,打造青针品牌,以茶叶产业化来带动茶园茶山上规模上档次,相互促进,裕泰不行,我们还有其他可供选择的对象,我就不信这深工,藏宝货,还能没有识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