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五节 定案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五节 定案


  泌国栋用他的急智稍稍挽回了一局。宁法并没有兴趣多了解裕泰集团能够给青坪县的茶叶产业带来多大的机遇,他只是想要提醒地方党委政府不要一门心思只花在了怎么糊弄上边,而要真正的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

  就像你要打造茶叶基地。那你就得考虑发展这个产业能不能真正替茶农带来实惠,带来实际收益,你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不是这样一拍脑袋就是一个主意,兴之所至就要大干快上一番,只图一时吸引领导眼球目光,却不管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怀州区正在蓬勃兴起的中小型私营企业群引起了宁法很大兴趣,原本中小企业最活跃的应该是以安都的华阳、麓山等县和县域经济最发达的建阳市下辖各县,但是宁法没有想到素来以国有大中型企业为主的怀庆居然也在发展以私营企业为主的中小型企业上做足了工夫,而且已经形成了像样的规模。

  一直到晚间在七星关下散步时。宁法和胡廉都还在陈英禄、赵国栋二人探讨这个问题

  赵国栋的回答言简意垓。那就是要最夫限度吸纳消化本地剩余劳动力,培养一代熟练工人,同时吸引在沿海打工而又有一定经验和创业意识的人才回来创业,促进本的经济的发展。

  宁法对于赵国栋相当直白的作风倒是很欣赏,尤其是赵国栋敏锐的噢觉和犀利的观点往往深合他内心的一些不能见诸于外的想法。

  比如内陆廉价的劳动力资源和矿产资源向沿海输入促成了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而内地则付出了教育培养一代劳动力所需要的成本,负担这些劳动力丢下的妇孺老人所需要的医疗文化教育治安等社会成本,承受因为开采各种矿产资源和粗加工所带来的环境污染代价,这种不对称的发展方式使得内地与沿海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受到这些因素影响,内陆地区的各种矛盾也越显突出,这也反过来使得内陆地区在招商引资上的更加不遗余力和不计后果。

  赵国栋稍嫌激进的言语风格让宁法像是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一般,十年前自己在沿海某市担任市长时也是这样,但是现实的种种历练让他逐渐学会了要善于妥协和忍耐。要善于扬长避短,只有这样你才能在起起落落的风雨中成熟起来。

  七星关下古驿道这一行走下来,的确达到了陈英禄的目的,只有他们四人,陈英禄和宁法走在略略前面一些,毕竟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之间也还有一些需要单独沟通交流的话题,这一点胡廉和赵国栋自然明

  。

  好在两人也找到了共同的话题。那负是七星关和古驿道的再史渊源和典故。

  赵国栋也是信手指来,说的绘声绘色,也还真有那么一回事一般,听得胡廉也是暗自称奇,没想到这位赵市长还能在这方面也是拿得出手。

  赵国栋对怀庆的历史典故相当熟悉了解,随便拉出一个也能口若悬河般的编弄半个小时,一直到宁法和陈英禄的谈话告一段落往回走时,胡廉和赵国栋的探讨都还真有点意犹未尽的味道。

  “梧桐书院虽然始建于唐代。但是那时候不过是私人学熟,还谈不上真正意义的书院,真正形成气候应该是五代以后宋初,比起我国古代四大书院来,梧桐书院名气虽然不及,但是若是论历史和规模以及出现意义,丝毫不逊色。”

  在和讯科技工地上,在机床厂车间里,赵国栋相当理智的保持了沉默,那该是陈英禄表现的时候。作为市委书记他理所当然的要表现出他对工业经济发展的密切关注和深刻理解,而在对于像梧桐书院这一类社会事业以及牵扯的旅游产业呢,则是由赵国栋来负责解说,同时赵国栋也要利用这个机会来推出怀庆未来城市规发董前景。

  宁法一行人含笑点头,步入梧桐书院。

  梧桐书院依然有部分保留着宋代建筑风格,但是因为历经多次重建,主体建筑群落则是以明代建筑风格为主,亦有部分是清代重建。

  站在梧桐书院门前,正好可以俯瞰山丘下的绿树掩映的碧波潭,碧波潭四周朽林遍布,一直向外延展几十米,郁郁苍苍,令人心胸顿生云

  。口甘叶站在书院门口向迄外眺望,大半怀庆城区尽收眼底,略柑口黑压压一片就是五大厂,而低矮破落零散的居民房沿着东南方向,其密度由正常向西北缩

  赵国栋不动声色的介绍着目前怀庆城市布局,以及新规划的城市远景建设方案设想。

  宁法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这位年轻的代市长也非没有心计,至少能把自己引到这个位置来,然后不显山露水的把话题拉扯到这上边,大概就是想要用自己的嘴来为怀庆这个城市规划方案正名。

  “英禄。国栋,怀庆这一两年经济发展速度很快,随着以安都为核心安中平原城市圈的规模日益成型,怀庆在这个城市圈的定位和作用也日益显得重要,今后十年将是我国经济快速发展壮大的十年,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事业的发展抑或是城市化进程都会大大加快,所以我觉得在城市建设规刮上一定的超前意识很有必要。”

  说到这儿。宁法语气稍稍加重了一点。

  “这个观点我在点评安都市的城甲规发小上也表明了态度。一座全国第五经济大省的省会城市,目标是瞄准内陆地区第一经济金融强市,内陆地区沟通中西的交通枢纽,如果还是小家子气夹手夹脚,像小脚女人一般迈不开脚步,那样不行,是会耽误发展的。”

  “同样。怀庆也一样,我一直认为怀庆可以成为不逊于绵州和建阳的经济体。有着良好的机械制造基础,有着依托安都的上好区位优势,现在你们又抢的了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的先机,你没有什么理由不敢相信自己可以把怀庆建设成为安原的深圳?说安原的深圳气魄都小了些,应该说是内陆腹地中西部地区的深圳!”

  “而以你赵国栋对怀庆厚重浓郁的人文历史底蕴充满了骄傲自豪么?我觉得你们甚至可以做得更好,让怀庆不是成为一个单纯的工商业城市,要让怀庆成为一个真正的充满发展活力和人文魅力的生态型都市!”

  宁法没有半句话评价怀庆城市规发小发展的具体问题。但是他这一番话让身旁的陈英禄、梁凯山、赵国栋、姚景等四大班子领导都听得身心振奋热血沸腾。省委书记对怀庆如此充满信心,作为怀庆的一员就完全没有理由让这座城市落在后边,而宁书记潜藏的话外含义也是相当明确,不要小家子气。不要畏首畏尾,要敢于开拓进取。要敢于冲破旧习俗旧观念。

  在归宁的工作汇报会开得富有漏*点而热烈,连素来冷静温和少有动情的市委书记陈英禄在汇报时也是言语激扬,豪情满怀。

  省委书记宁法也对怀庆近年来取得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同时也在最后的讲话中寄语怀庆党政班子,改革开放的步子要迈得更大一些,要敢于摒弃旧有观念束缚,要敢于接受新生事物,在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也要兼顾社会事业的发展,要将三农工作尤其是解决农民增收问题提升到党委政府日常工作中的重要地位上来,切实做到工农并重,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同步增收。

  宁书记一行人的车队终于在无数人挥手中离开了怀庆境内,只留下一堆心情各异的怀庆官员们。

  就像是突然卸下了一块沉若千钧的巨石,无论是陈英禄还是赵国栋都觉得这一次总算是圆满过关。

  陈英禄不知道怀庆的表现在宁书记考察的四个地市中究竟算得上第几名,但是他也能揣摩得出怀庆的表现不算差。尤其是宁法在梧桐书院门口和归宁县政府会议室里那一番话,那都是相当富有深刻涵义的,怀庆工作日后该怎么搞。轻重缓急怎样来区分,陈英禄心中也有了大概数,而相信赵国栋,只怕一样心中有数,只等具体安排部署下去

  。

  宁法对怀庆的期盼很高。陈英禄甚至感觉到这已经超出了对一般城市的期待要求,安原乃至内陆地区的深圳,这个名衔现在挂在怀庆头上,那怀庆人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而怀庆怎样来利用宁书记这一次来考察的契机,从各方面来推动怀庆经济发展。陈英禄也是踌躇满志,壮丽的画卷已经在自己面前展现开来,浸润了足够多墨汁的狼毫也放在了自己手中。怎样谱写渲染,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请将投票养成一个好习惯,投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