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节 平台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节 平台

  杨天培终于走了。来的时候是什么心情,走的时候还是徘一。旷习赵国栋并没有给他什么定心丸或者锦囊妙计,一切得取决于天乎集团是否具有那样的消化能力。或者说要看省里边能在条件上做出多少

  。

  华茂集团手中控制着相当多的土地资源,这是华茂自己现在觉得能够拿出手的最重的砝码,这些土地资源都存在着很大的增值空间,当然这需要开发和时间,而华茂本身现在既无能力开发,而也没有时间来供它开发了。

  不过赵国栋也提醒杨天培华茂集团其实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觉察的资源,那就是他们的人力资源,作为一家老牌一级建筑企业和长期从事房地产开发营销的国营企业。他们在人力资源上的丰沛程度不是一般的企业所能比拟的,而在房的产开发这一行中,人力资源含义很丰富,不仅仅是设计、施工和开发、营销方面的人才资源,而且也代表着背后一个潜在性的代名词,那就是人脉资源。

  赵国栋只列举了吞下华茂可能面临的种种风险,以及可能带来的种种好处,虽然杨天培希望赵国栋能够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赵国栋拒绝了,就像他自己所说。任何人也没有企业经营者本人对自己企业的了解,能不能接下这个大块头,还得由杨天培和乔辉他们来做决定。

  他也半开玩笑的告诉杨天培,他已经不是最大股东代表了,在通过在开曼群岛设立特殊目的公司来完成上市前的股本重组之后,占总股本百分之五的股份已经正式转移到了翟韵白头上,赵乎望的股权只占到百分之二十五左右,而杨天培则以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成为天享集团第一大股东,赵乎望退居第二。而乔辉以百分之十八的股份紧随其后。

  古志常的股份经过公司多次扩股稀释,已经滑落到只占到百分之四左右,甚至还低于新贵雀韵白,好在古志常心态很好,基本上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股份虽然在稀释,但是资产总数却早已经翻了无数倍了,他在这一辈子无论如何也花不完这么多钱;也乐得清闲自在。

  “国栋哥,你是说天乎如果兼并掉华茂集团,那么这个云螺湖度假庄园也会成为天乎旗下的资产?”

  古小鸥也不是昔日那个啥也不管不问的小丫头了,虽然并不清楚自己父亲在天乎集团中所占有股份的具体数额,但是从自己父亲言谈举止和平时给自己的花销上,她也知道自己父亲在天乎集团里的股份不会

  。

  “理论上是如此,不过好像云螺湖度假庄园早已经被抵押给了省中行,如果天乎接手之后想要保留这一块,那就不得不偿还中行那边的贷款。”赵国栋笑着回答:“怎么,看上这儿了?”

  “看上了到说不上,如果能够成为天乎旗下产业,是不是可以随时订房而不用担心定不上了呢?”

  古小鸥有些感慨的道。她为了能够和情郎有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相处环境所以才会在这里来包几天,但是没想到这个再史上第一个国庆黄金周云螺湖却是爆满,有钱人真多,国庆七天这里的一栋耳供容纳四到八人的小型别墅每天的费用最低不会低于两千元,而可以容纳更多人的大型别墅群落甚至可能每天既要上万元,即便是这样,最后还是通过赵国栋关系费了不少周折才算是订到这里。

  “小鸥,至于么?你就觉得这里这么好?”赵国栋一时间没有意识到古山鸥内心的真实想法。

  “不是,我只是想要寻找一个能够供我们俩无忧无虑不被人打扰的空间而已。”古小鸥嫣然一笑,“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赵国栋愣了一愣,有些怔仲的想了一想才苦笑道:小鸥。这只怕不是空间间题,而是我的身份问题了,上了政道这条路,就像是有了一条无形的绳索。永远不可能有多么自由,或者自由的时间和程度都很有限了,这就是代价。不过小鸥,如果你真想找这种机会。我想我们可以不在安原,去外省。比如海南,甚至我们也可以到香港澳门或者日本去转一转。”

  “你现在能随便出国么?”喜出望外的古小鸥又有些担心的挑起

  “当然不能,得经过批准,不过在国内没有太多限制。”赵国栋微微笑道:“中国这么大。不至于没有我们俩安安静静享受的私密环境吧?”

  望着古小鸥潇洒颀长的身影登上甲壳虫,赵国栋心中也是一阵莫名的感动,凭什么让这样的女孩子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她应该有她自己的生活,有她自己的路走,现在却这样如黑市情人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临近中午。汽车陆陆续续的到来了,来度假的是宁陵的一群老朋友。

  金秋时节是云螺湖最美丽的时节,丹械如火,松涛似海,在这里既可以爬山涉水登高望远,又可以享受高尔夫、网球、羽毛球和游泳的运动乐趣,同时这里也有各种齐备的娱乐设施和丰盛的膳食,还有周到服务的接送车。虽然能来这里的大多都是自带车。

  这其实是赵国栋为在宁陵的朋友们搭建的一个交流平台。

  事情由头还是从一个电话而起,霍云达在电话中说起这第二个黄金周因为五一节这第一个黄金周感受了一番人山人海的滋味。所以就不敢出门,而呆在家里一呆七天又觉得憋得难受,赵国栋也就打趣对方为什么不来安都走一走,几天时间完全可以和朋友们一块儿聚一聚。

  这个建议得到了霍云达的赞同,于是乎,肖朝贵、莫荣和彭元厚就加入了进来,而王丽梅则是通过自己姐姐知道这件事情,又知道魏晓岚也要来,干脆就和魏晓岚一起来。

  肖朝贵、霍云达、莫荣、彰元厚回家人是一起来坐两辆车而来的,而魏晓岚则是把王丽梅叫上一起过来。

  老朋友很久不见。自然免不了一份亲热,赵国栋心情也是很好,成功送走了宁法一行之后赵国栋就给陈英禄请了假,表示要在这个国庆黄金周里好好休息一下。陈英禄很爽快的准了假,让赵国栋可以安安心心休整几天,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不会打扰他。

  霍云达大半年没见,霍云达似乎少了些许棱角,多了几许沉静,只是脸膛上的笑容依然那样熟悉,肖朝贵依然是那副略显木讷的稳重,当了副书记的他已经十分知足了,正是因为他的存在,彰元厚、霍云达和莫荣三人才能形成一个稳定向上的团体,也正是他们几个保持着向心性支持曾令淳这个区娄书记工作,使得西江区这两年的工作也呈现出一副蒸蒸日上的态势,而宗建这个区长就像是落在一张妹网中始终无法为所欲为。

  莫荣似乎老了不少。大概是兼着临港工业区和河南新区的管委会主任的职位让他倍感压力,河南新区都还在其次,临港工业区已经成为西江区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从临港工业区建成开始,便有大量企业进入,使得临港工业区在全区工业中的比重迅速上升,而大量进入的企业使得临港工业区一期的土地很快就告蔡,二期建设也将要全面启动,这也让他工作压力更大,不过他很满意。

  这里边没有啥变化的反倒是彭元厚,坐上了组织部长这个位置让他十分满意,而紧紧抓住一条,那就是紧跟一把手旗帜也使得他在西江区班子里的地位稳如泰山,即便是连对这个隐隐约约的小团体很是不满的宗建对彭元厚都挑不出个啥毛病来。

  “尤部长和简秘书长还没有到?”肖朝贵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似乎就被这一口新鲜空气给涤荡一空,“我们出发时和她们联系了一下。她们说马上出发,我们的车速也不算快啊。”

  “我网打了电话,快要到了,已经上了辅道了。”赵国栋笑着道。

  家眷们都兴高采烈的去转悠了,还有小半个卜时,这里的风景极美,很容导勾起人们去踩踏一番的**,近距离接触这些原生植被,感受那份野趣。

  “晓岚县长和王丽梅她们俩可能要晚一点,晓岚县长是从苍化出发,在西江接上王丽梅才一道过来,估计得十二点半才能到。”霍云达解释道。

  “没关系。还有好几天呢,我们也不急着这一顿饭不是?大家难得聚在一块儿,轻松轻松,这里的条件不错,啥都能给我们准备停当。

  赵国栋乐呵呵的道。

  “老桂呢?升了县长就忙得连老朋友来了都没时间见了?”彰元厚也是四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浓郁的山林气息让整个建筑物都笼罩在一种野地里的自由自在感。让人如处于深山幽境中。

  “你别说,我也在纳闷呢。嗯,可能是去把令狐潮小两口拉着吧。”赵国栋想了起来。有些捉狭的笑道:“令狐潮的对象楚过来了,大概是别胜新婚不想起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