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节 群体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节 群体

  “是不是赵市长也有这种亲身体验呢?。霍云达朗声笑匿。一沮宽大的真皮沙发摆放在八十平方米的客厅里依然显得十分宽松,霍云达不是第一次云螺湖。但是上一次来这里却不是这一片别墅群落,对于这里的环境氛围他也十分喜欢。“人家令狐可是连婚都还没结呢。”

  “这年头。试婚似乎也很流行,大家住在一起先适应一段时间,能适应就继续,不能适应趁早分手,都别互相耽误,令狐一个人呆在这边也的确很难,赵市长你可要体恤下情,把令狐的另一半问题解决了才是啊。”彭元厚笑眯眯的插话,老古板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足见他的心情十分愉快。

  “我问过令狐了,他说不急,当然也只是口头山,我估摸着内心还是急切得紧,精壮小伙子一个,一直这样还不得流鼻血?”赵国栋也是随意开着玩笑。很久没有和这些老同事老部下在一起,也许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最快的融入到原来那种状态中去,“翻了年吧,等翻了年把楚调过来,就是不知道小楚的父母同意不同意。”

  “能不同意么?怀庆的条件可比宁陵好不少,尤其是生活环境那更是全省都首屈一指。湖光山色,森林密布,号称百湖之城、生态公园,这可不是靠吹能吹出来的。”肖朝贵摇摇头,“当父母的哪有不替儿女着想的?楚广河又不是傻子,他还能不知道令狐潮跟着您日后会有什么造化?怀庆市前几年弱了一点,但是现在经济有您把脉问道,发展起来也是迟早的事情。楚广河还能不支持?能摊上这样一个女婿,只怕他睡觉都得笑出声来。”

  肖朝贵也是老宁陵了,对于楚莉的父亲楚广河也很熟悉,当日楚莉和令狐潮正式确定关系之前,还曾经通过各种关系了解令狐潮底细,也问到了肖朝贵名下,肖朝贵也是交口称赞。

  “怀庆基础不错。但是耽搁了几年,现在宁陵发展势头我看也很猛,尤其是宁陵投资环境改进很大,我看怀庆未必能赶上宁陵目前的速度。

  赵国栋也知道黄凌在宁陵的手笔也很大,连续出台了不少鼓励招商引资的政策,而投入大量资金强化基础设施建设也使得宁陵的基础设施环境也得到了极大改善。尤其是对于安东地区几乎是输血管生命线的西柳铁路的即将全线通车,对于宁陵来说更是一个难以言喻的机遇。

  目前西安到安康段已经正式通车运营,而安康到通城段也将在本月底正式竣工。而中间的瓶颈段通城到宁陵段和宁陵到宾州段也进入了全面铺设阶段。估计在明年上半年就要全部铺设完毕,预计明年十月就要整个西柳铁路全程就要全面通车,届时西安到柳州只需要飞个小时即可到达。

  而沿线原本不通火车的通城和宁陵将迎来一个难得发展机遇,尤其是宁陵,可以借助西柳铁路和乌江航运优势,实现水陆联运,进一步确立宁陵作为安东湘西交汇处的交通中转枢纽和物资集散中心的优势地位。

  “呵呵,赵市长。宁陵能有今日,你也付出了艰辛的努力。现在你到了怀庆,有这样好的基础,我相信怀庆市政府在你的主导下,肯定可以取得比宁陵更大的成绩。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要云达言出至诚。对于赵国栋搞经济的本事他深信不疑。他在赵国栋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和赵国栋的差距也是明显的,尤其是赵国栋超前的噢觉和眼光不是谁想要学或者赶超就能做到的,有些东西那是通过多年的熏陶和摸索养成的,而非看几本书或者碰两回运气就能收到成效的。

  “行了,你就别给我戴高帽子了,说实话,我在怀庆工作远不及我在西江工作开心顺心,这一点桂全友知晓。”赵国栋有些动情,“无他,在宁陵我能有一帮子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能理解我的想法,能提出中肯建议,能不计利害得失的客观分析问题,这样我才能有所收获,到现在我都怀念那段经历

  被赵国栋这一番话都说得有些感动,无论是肖朝贵还是霍云达他们,都被禁不住为之感慨不已,和赵国栋在一起共事,虽然最初未必是心甘情愿志同道合。但是随着大家相互间的了解加深,大家都自觉不自觉的簇拥在了赵国栋周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就在大家喘嘘感慨。回味着昔日的种种时,一辆黑色的别克驶入了岔道,钻了进来,紧跟着别克背后还有一辆桑塔纳四。

  “全友来了,后面的丰是晓岚的吧?”径一友的到来免不了又是番亲热寒暄,令狐潮和楚箱的到际引刁来了大家的祝贺和善意的椰愉。

  令狐潮的身份已今非昔比了,赵国栋这一届市长当下来,令狐潮最不济也能弄个实职正科级位置干一干,如果肯继续跟着赵国栋再转战一届,也许就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副处位置等着了,也是一个前程无量的角色,就凭这年龄也能压倒无数人。

  随后而到果然是魏晓岚和王丽梅,大客厅里顿时热闹起来。

  许久没有见面的魏晓岚和桂全友也是一阵感慨,一前一后,两人分别在宁陵和怀庆各自走上了县长位置,也算是目前从赵国栋的推手扶持下走出的最高级别官员,这不仅仅要看各人的能力,更重要的也是要遇上合适的机遇。

  一大群人都是许久没见面,扎堆儿的聊起天来,天南地北,但在商言商,在政言政,大者谈国家政策、经济走势小者谈本市本县政情发展人事变化,尤其是当尤莲香和简虹到来之后,就更显闹热了。

  王丽娟和尤惠香是最后到的,比起姗姗来迟的骆育成和陈雷都还要慢几分钟,她们俩在座众人大多不认识,不过有尤莲香和王丽梅在,两个人的身份一介绍,也就很快融入到了这个大群体中来了。

  云螺湖这边度假山庄有一个极大优势那就是它的送餐制,无论你多少客人,只要你提前预定好。他们都能保证你不需出门就能吃上一顿大餐。

  如果你们人数少,他们可以直接将做好的菜肴通过保温车送上来。保证你吃上热气腾腾网出锅的各式饭菜,如果你人多,他们也可以将饭菜粗加工,然后送到别墅厨房里由厨师替你进行加工,然后再送上饭桌,这样周到的服务足以让客人们为此付出高昂的费用而觉得值。

  道不尽的知心话,说不完的未了言,所有人都是因为赵国栋这个纽带而被连接在一起,一片欢声笑语,喜意盎然。

  虽然赵国栋已经离开了宁陵。但是他还是很明显的发现自己怀庆这边的最大失策。

  那就是自己没有在人事上建立起一个,能按照自己的工作思路推进的体系保障,除了桂全友和王丽娟这两个其实是自己从外部带入而非从怀庆本土培养出来的角色。放眼望去在整个怀庆各区县和各职能部门中竟然找不到两个中意入眼的角色。

  这和自己到怀庆工作时间太短没有太大关系,像肖朝贵、彰元厚、莫荣、骆育成这些人都是自己在西江之后才逐渐建立起来的关系,而自己在西江呆的时间不过一年出头,而自己在怀庆已经两年了。

  这与自己过来担任的是政府副职有一定关系,毕竟在政府这边工作更是是做事而非量人,但是这不是主要的,自己在花林县担任副县长时一样能相中桂全友和王二凯,但是自己在这个常务副市长位置上一干就是将近两年,愣是没寻找到两个值得看顾相交的下属,如果不是在同僚里还算有两个颇为相得的,赵国栋真要觉得自己这两年在这个层面上就太失败了。

  赵国栋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就应该适当调整工作重心和工作方式了,虽然市政府工作仍然是以做事为主,但是自己已经步入市长角色,市长不同于副市长,既要重点抓实事,又要通盘考虑全局,更多时候需要将具体工作放手交给自己的副手来推进。

  自己需要考虑的是怎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各个副职的能力发挥到最佳状态,同时也需要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各职能部门班子和县区班子的人事问题,从工作角度来考虑这些人的升擢降贬。

  从工作中来寻找涌现出来的优秀人才,这是最佳的办法,但是收效可能会慢一些,另一方面就是自己在日常工作细节中来发现选拔人才,这范围可能会太狭窄了一些,而且亦会有个人主观色彩在其中,还有就是从自己信任得过的人推荐的干部中推荐的角色来筛选,这也是一个办法,但是同样会受到推荐人的个人感**彩影响。

  在没有真正建立起客观公正的人才评价体系之前,这几种方式都是一种有益补充,而以目前的后备干部选拔体系来看,程序规章制度似乎都相当完备了,但是如果实施人缺乏一颗公心,一样会失去公正性,这就只能看当局者自己擦亮眼睛去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