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节 GDP之惑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节 GDP之惑

  “凹害死人啊。几乎成了一个魔障。尤其是党政主要领…在已经言必称加,要不就是什么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额,吸引外资总额,财政收入。工商税收入,非税收入,这些术语数据我看各县县委书记、县长都是一个个烂熟于胸,不仅仅是对自己县里数据了如指掌,对于周邻县也是如数家珍,我看比克格勃还厉害。”

  尤莲香叹了一口气,让自己身体浮在水中,她本来身体就丰腴妖娆,皮肤白哲,尤其喜欢泡温泉滋养,快四十岁的人了,尤其注重保养自己身体,所以花林县的温泉她几乎是每个星期都要去泡一次,如果时间充裕,一周还要去两次,就是希望能够在人前保持一个越丽青春的形来

  “专注凹从某种角度来看是好事,至少我觉得是建立了一个健康向上的机制,让各县政绩考核有了一个较为明晰的方向,但是我并不赞同单纯以凹来作为考核一地社会经济发展事业的唯一目标,我倒是比较赞同上一次应省长在永梁考察时提出来的观点。”赵国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

  “应省长在永梁考察时的观点?”尤莲香微微蹙眉。“应省长在永梁考察的观点你也知道了?你在现场?”

  “没有,不过省政府办公厅整理了一份应省长在永梁时的一份讲话,提出了凹固然重要,但是衡量一座城市发展,一地党政工作能力绩效,不能单看口。衡量一座城市发展不但要看凹增速,还要看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收入增幅,要看可支配财政收入,还要看可持续发展后劲,看城市竞争力是否加强。而看一地党政班子能力绩效,则还要看一些模糊指数,比如群众幸福指数,宜居指数,环保指标,等等一系列涉及民生方面的指标。”

  尤莲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早就听说应省长的素来独立特行,观点也与众不同,他这一番观点似乎有变相推翻现在以凹论英雄的味道啊,嘿嘿,省里边难道就没有其他声音?”

  赵国栋瞥了一眼一脸深思状的尤莲香,斜坐在他身旁的尤莲香乳沟深陷,马甲式的两件套将她胸前那对凸起勾勒得几乎要裂衣而出,煞是惑人,双颊白嫩,娇靥如花,丝毫看不出是一个快年近四旬的女人,怎么看也就是三十四五岁的模样。

  这大概也得益于她在宁陵工作期间坚持每周去泡温泉作养护的缘故,那麒麟观的温泉的确对人身体皮肤有着天然的滋养作用,这一点似乎已经被权威机构鉴定验证,也成了星浪公司上市说明书介绍所拥有的资源一大亮点。

  赵国栋知道尤莲香是想问宁书记对此有什么看法,这女人政治敏感性也是越来越强。稍稍噢到一点风色就能做出正确反应,看来当组织部长也是让她越来越成熟了,他也知道尤莲香与戈静之间建立起了单独联系,不再需要自己这个搭桥人,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这正是他所希望见到的,要不每一次尤莲香联系戈静都要通过自己,那多累?

  “宁书记在来怀庆视察时,我也曾经大略提及过这个观点,宁书记问我怎么看。”赵国栋淡淡道。

  不仅仅是尤莲香大吃一惊,连旁如勺简虹和尤惠香也都是惊得张大了嘴巴,这个赵国栋难道昏了头。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宁书记面前提这个观点,这不是故意去触霉头么?

  “国栋,你当时没发烧吧?”尤莲香震惊之余实在想不出奂合适的话语来形容,只能透出这样一句话来。

  “尤姐,你觉的我是故意没事儿找抽是不?”赵国栋眨眨眼睛,似笑非笑的道:“真要感谢尤姐的关心了。”

  “赵市长,你这恐怕真的有些失策,无论你是赞同还是反对,我觉得你都不太适合在宁书记面前提及这个话题。”少有插言的简虹也皱起眉头细声细气的道。

  “不,我不这样认为,我感觉得到宁书记是早就了解到了这个。观点了,而且似乎也在考量琢磨这个观点,无限风光在险峰。你不去冒些风险,怎么能够获的你想要的?怎么能在领导面前留下深刻印象,简虹,有些时候一旦你认准了,你就得大胆表现,不管对错,至少得让领导对你有一个印象不是?”赵国栋盯了一眼简虹,若有所指的道。

  简虹被赵国栋目光一盯,再听得赵国栋这番似乎在集拨自己的话语,心中一动,顿时联

  自打赵国栋离开宁陵之后,简虹就发现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泥潭中,市委副秘书长这个位置对于她这今年龄来说要让她老死于此,她的确心有不甘,虽然尤莲香也帮过她努了力,但是却未能成功。

  从竞争市委办主任失败之后,她的位置就有些尴尬了。市委四个副秘书长,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黄凌对他感觉一般,谈不上特别好感,也无甚恶感,自己虽然也是勉力做事,但是始终感觉难以有所突

  今日赵国栋这一番点拨倒是让简虹心中顿生一番顿悟之感,黄凌本就是一个不拘常理的角色,循规蹈矩的表现在他眼中就是平庸,与其这样勤勉消磨,还不如寻个机会突出奇兵,也许还能博得些许机缘。

  赵国栋的确是有意点拨简虹,在他看来黄凌目前在省里还是颇为受宠的,尤其是宁陵经济增速一直保持着全省一二位,宁应两人都是甚为满意,虽说自己和尤莲香知晓黄凌怕是迟早要出事情而需要留一手防备,但是像简虹目前的身份显然还牵扯不到,不如寻个机会博得黄凌青眼,再有尤莲香帮忙说项一番,趁机下到县里谋个。发展,这也是他替简虹思虑的。

  简虹心思偏在一边去了。尤莲香和尤惠香两姊妹的目光却落在赵国栋身上,显然是想要知晓赵国栋是如何作想,却又如何回答的。

  “我的回答是,应省长的观点有一定道理,应该是代表了一种发展方向,会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而逐渐向他提及的这些更丰富更人性化的趋势发展,但是权衡利弊和轻重,在目前的情况下,凹作为考核县市的第一指标地位绝不可动摇,毕竟这是代表一地总体经济发展最直观的表现,但是作为补充,我个人看法是应该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幅合计列为一个重要指标,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凹增速,其次还有一个重要指标就是政府财政收入,尤其是工商税收,这三项指标都应当成为考核一地发展的重要编组数据。”

  赵国栋的回答当时的确引起了宁法的兴趣,为此也询问赵国栋看法

  。

  赵国栋的回答是,在现有经济发展作为全党全国的中心工作情况下,考量一地经济发展的最直观的指标还是凹,其他只能作为参考要素,但是人均收入这个指标为什么需要提高到一个前所拳有高度上来是因为这是代表着党的执政宗旨和目标,那就是为人民服务,让人民生活更幸福,扣除价格指标影响后的收入增加就是其中一个最重要最直观的指标,不管你凹发展再快,如果老百姓不能从中受益,生活水平没有得到提高,那就说明当的党委政府在这方面是失败的。

  至于财政收入则是作为政府税收级取能力表现,财政收入越高也就意味着地方经济运行程度越良好,政府能够投入民生事业的资金越充沛,这也是观察一地经济发展是否健康的一个。重要指标。

  虽然当时宁法没有对赵国栋的观点作出评判,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自己的意见宁法是认真倾听并思考了的,尤其是人均收入这个观点,宁法看来有些触动。

  那一句党的执政宗旨和目标就是让广大普罗大众在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中因此受益,而最直观的就是收入增加,以此作为衡量评价一地党委政府的政绩观,这就是体现党的根本核心。

  按照赵国栋的观点,凹、人均收入和政府财政收入在编组考核指标时其重要性就是442的比例,而环保则可以作为一个一票否决权的杀手铜,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理想化观点,他也知道在目前这种氛围下要实现这种理想化观点不太现实,但这至少可以代表一种发展方向。

  宁法后来没有再提这个话题,赵国栋也很知趣的把话题岔到了一边,这个话题就被埋了下去。

  现在他这番话又让尤莲香两姊妹都陷入了一阵沉思,显然这个含义太过丰富的话题让两女都觉得一时间难以完全消化。

  赵国栋也懒得多解释。能理解的迟早都能理解,不能理解,你就是解释清楚他也不会接受,至少目前理解的也未必能接受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