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节 人生如戏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节 人生如戏


  识间的聚全同样是令人愉快的,大家伙几坐在起。由欺凹啊挑头。要求各自说一说自己在这一年生活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或者印象最深的人。

  这个提议得到了尤莲香等人的附和。不过大家都有些难以适应,不过尤莲香支持的前提就是要让赵国栋第一个发言,而且必须要言之有物获得大家一致通过才能算数,这也赢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赵国栋也不客气,就说了自己在青坪县考察时的见闻,提到了青坪县常务副县长蓝有方给袖的印象。觉的此人很有点强项令的味道,就是不知道是恃才傲物呢还是沽名卖直。

  赵国栋的话语引起了桂全友和王丽娟的注意,蓝有方在青坪并不得意。县委书记申德荣是个油滑如泥鳅的角色,而县长褚华彩却是一个出名的炮仗脾气,发起火来就是六亲不认,连申德荣都敢顶撞。

  蓝有方又是一个倔强脾气,工作观点和褚华彩经常不一致,两人常发生争执,褚华彩经常在政府办公会和常委会上斥责蓝有方,而申德荣则摆出一副不偏不倚的模样,整个青坪县班子建设去年在全市考评倒数第一。

  好在其他人对于蓝有方并不认识。只是当作一个新鲜事儿来听着。

  尤莲香也讲述了她作为组织部长在广东和江淅一带考察时的一个深复印象。

  她在在广东和江渐一带考察时,感觉当地普通人想要自己当老板而不是打工的**相当强,哪怕是三五个人一个小摊子,哪怕是每天风餐露宿的辛苦,也不愿意去坐在悠闲安静的办公室里干按部就班的工作。这种强烈进取的精神和内地热衷于进政府机关和国有单位寻求一个。稳定工作的心态大相径庭。

  这也件起了大家的一阵热议。

  在座不少人都到沿海去考察过。对于沿海地区居民浓烈的经商氛围十分感触,尤其是诸如深圳这样的城市快节奏工作生活方式也是感叹不已,认为内地人懒散的心理定势是经济发展一大障碍,尤其是像内地安于现状小富即安的心态相当普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观点也是相当

  。

  各地媒体也曾经对于这个观点也是争论不少,也有不少观点认为过度紧张的生活方式会产生大量心理疾病,还认为生活上休闲和工作上奋进并不矛盾,主张合理分割,种种争论一直在延续。

  不过赵国栋有一点还是觉察到了。宁法主政安原以后明显提出了要强化政府部门办事效率,改进工作作风,尤其是对经济部门和行政服务部门的要求更为严格,这也促进了安原全省在这方面的制度和作风的提升。使得外地来安原投资者都能明显感觉到变化。

  赵国栋的这个提议让这个晚上变的相当热闹而富有意义,如果哪一个人讲述的东西不能让人满意,那他就得不愕不煞费苦心的重新琢磨构思。

  几乎每个人都完全的投入到这个活动中去了,甭管你说人还是说事儿,你总得拿出一点让人感兴趣或者耳目一新的东西来,当然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说事儿而不说人,每一个人的发言都能激起一番争论。

  当最后一人说完时已经晚上十一点过了,这一个夜晚是如此充实而有意义让很多人都忽略了时间的飞逝。

  四栋错落有致的别墅足以容纳三十多人,十六间环境幽雅的客房也能保证大家能获得良好的休息,山间林泉潺潺,空气清新,将近万元的开销若是还不能保证有一个。舒适的休息场所,那还能行?

  ”

  两天的聚会终于散去了,天下本来就无不散的宴席,不过这一次聚会让大家都有一种心境放松而又有所获的感觉。

  七天的黄金周对于赵国栋来是一个难得的放松机会,前两天交给了昔日的朋友同事,那么后五天就得属于自己了。

  赵国栋是这样安排的3号算是一个过渡期。他选择了回家陪一天父母。既可以享受一下母亲替自己做的专享饭菜,另外也可以逗逗赵灵珊的孩子,充分享受一下大家庭的温暖,晚上他要和翟韵白去看一场阿汤哥的电影《碟中谍幼,翟韵白这段时间似乎有些迷上了进口大片,前些日子拉着赵国栋去看了碟中谍酚上演了一段时间了,估计也没有那么人了,两人打算瞧瞧去看看神州影城的夜场。

  4号赵国栋准备和翟韵白去江口青瓦湖自驾游,度过浪漫一天,5号翟韵白和参加天乎集团在沪江召开为期渊沁的高层会议。辛要议题就是商量是否接妥省经委的建伙庐愤手华茂集团,上午十点钟的飞机离开。

  而赵国栋则要在等房子全从京城飞过来,商量已经进入了快速恢复期的国内经济对国全能源集团的影响及其对策,而赵长川也要从沪江飞过来一起商议研究。

  6日赵国栋还要参加朱星文的嫁女宴,?日还没有安排,但是赵国栋估摸着只怕计划没有变化快。怎么也得安排一天时间作为缓冲,要不万一有个啥变故,还没有时间调整应对了。

  ,,

  朱星文嫁女选在了安都凯旋国际酒店,名字听起来挺气派,但是也就是一家三星级酒店,但是环境还算不错,位于市区二环线上,占地面积也不尤其是酒店后院一个颇大的园林式池塘和树林,被改装成了一个半露天咖啡走廊,看起来也颇有味道。

  赵国栋还没有到的时候就分别接到了邱元丰和童曼的电话。

  邱元丰要参加这个婚礼。这可以理解,好歹也是和朱星文共事一场,虽然他是杂征远提拔起来的。但是在朱星文任上两人相处也不错,之直到邱元丰调到清江分局当政委时,两人关系都保持着往来,但是童曼也要参加,就让赵国栋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了。

  童曼前年就结婚了,丈夫明耀就是安都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一名侦查员,据说还是比赵国栋他们高两届的警专师兄,只是赵国栋没啥印象了。当时赵国栋他们这一批网进校一年,他们就毕业出校,那时候高低分明,高年级也不怎么理睬低年级,所以也就更没有往来。

  在童曼结婚前两人也和赵国栋见过两次面,赵国栋对对方印象很好,很阳光的一小伙子,对童曼也很好,现在网提拔担任了支队下边一个大队长了,也算是年轻有为。

  朱星文现在在梅县担任政法委书记,似乎也不可能邀请大概已经没有多少印象的童曼了,而童曼似乎也不可能屁颠屁颠主动要求参加朱星文女儿的婚礼吧,这让赵国栋大为不解,难道是明耀要下挂到梅县?

  赵国栋在凯旋国际酒店门口等到了童曼两口子,两口子开了一辆黑色桑塔纳,悬挂的是安0牌照,不得不把车停在了一边的停车场才走路过来。

  “就这么把细?。赵国栋笑着和明耀握手,明耀虽然比赵国栋还大三岁,但是在赵国栋面前却还是有些放不开的感觉,倒是要曼显得很随意。

  “嘿嘿,不得不如此啊,现在省厅查得挺严格,严禁警车和公安专段车停放在餐饮娱乐场所。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丰不能离身,说有事儿让你走,你就得走。”

  明耀似乎心情很高兴。脸上笑容充满幸福感,这让赵国栋也觉得奇怪,瞅了一眼童曼,却见童曼身体似乎有些变化,恍然大悟:小曼,要当妈妈了?。

  童曼脸上浮起一抹红云,幸福的点点头,“明年四月份

  “可喜可贺啊。”赵国栋心中浮起一抹说不出的味道,和童曼之间虽然只有那么一抹若有若无的情愫,早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无踪了。但是这种时候看见对方那副幸福的表情,他还是忍不住有些酸意,不过他很快就甩开了这一抹本不该有的情绪,“怎么朱局长嫁女,还请了你们俩?”

  童曼笑了起来,“国栋,看来你真有些孤陋寡闻啊,新郎是咱们的同学你都不知道?。

  “谁?”赵国栋好奇的问道。

  “黄化成啊。”童曼笑着回答,

  “黄化成?”赵再栋大吃一惊,这个名字已经在自己的记忆中模糊了,昔日的同学,曾经一度因为自己和童曼走得比较近而对自己很有些不舒服,现在居然找了朱星文的女儿,这太令人惊讶了,他可真没有想到黄化成还有这本事。

  “嗯,他现在调到市里天河分局刑警大队了,就在邱局长麾下呢。”童曼似乎觉察到赵国栋的惊奇,笑着解释道。

  真是人生如戏,昔日视自己为情敌,追求童曼不舍,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机缘,居然找到了朱星文的女儿,而且还调到了邱元丰的麾下,这很显然是朱星文的情面。赵国栋下意识的摇摇头,这一切恍如

  。